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饵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点离开这具尸体,他……”
  
  呼!
  
  一抹从秦然手掌上升起的烈焰让惊慌失措的鲁夫回过了神。
  
  他终于记起了眼前的人的身份:半人半神。
  
  不是普通人!
  
  “这具尸体焚烧可以处理干净吗?”
  
  秦然强忍着瘟疫之力的雀跃感,以极为平和的语气向着鲁夫问道。
  
  刚刚就是瘟疫之力的‘指引’,让他发现了这具尸体。
  
  不过,突兀出现的尸体,虽然携带的力量十分的美味,但是秦然可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下口。
  
  要知道,鱼咬饵后,嘴可是被钩死的。
  
  最好的命运也是丧失了部分‘捕食’的能力,以漏嘴残余生活。
  
  而最坏的?
  
  则是成为了别人的盘中餐。
  
  这两种秦然哪个都不想要成为。
  
  所以,他越发的谨慎了。
  
  “可以!”
  
  “充分燃烧后,用土淹没那些灰烬就可以!”
  
  鲁夫十分认真的说道。
  
  这是这位智者从未露出的神情,哪怕是在被秦然逼迫时,对方的认真也不及此刻的一半。
  
  恶魔之炎燃烧过后,一捧灰烬留在原地。
  
  鲁夫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灰烬全部推入了一侧的深坑,完全的用土将其夯实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这并没有结束。
  
  对方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支药剂。
  
  “艾登,去车上将我的喷壶拿来。”
  
  对方吩咐着自己的弟子。
  
  秦然就在一侧旁观着对方将混合着水的药剂,喷散在了尸体圆心半径的10米之内。
  
  “有效吗?”
  
  闻着刺鼻的类似消毒水般的药剂味道,秦然问道。
  
  “有一些,但根源不在这里。”
  
  “腐烂之瘟的源头不是这里……这种瘟疫的传播速度是超出想象的,既然已经死了一个人,那么就至少还有一百个这是描述腐烂之瘟的谚语。”
  
  鲁夫苦笑的看着秦然,继续的说道:“而在约特平原,吟游诗人最大的聚集地就是戈尔德领!”
  
  “我祈求您,希望让我前往那里。”
  
  “它曾掠夺了我的家人。”
  
  “我无法容忍它毁灭我的家乡。”
  
  说着,智者单膝跪地,向着秦然行礼。
  
  秦然微微颔首。
  
  “感激您的仁慈。”
  
  鲁夫看到秦然点头后,马上就再次行礼,然后,他扭过头,郑重的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艾登请你跟在冕下的身后,如同服侍我一般服侍冕下。”
  
  宛如是遗言一般的嘱咐,让年轻人不知所错。
  
  “老师,我……”
  
  “我无法给予你更多的教导了。”
  
  “但你是一个好孩子,必然会有自己的道路,”
  
  “记住,我曾经教导过你的贪生怕死不可怕,因为死亡是恐怖的,人是厌倦死亡的,但是不能忘却你的心。”
  
  年轻人下意识的开口了,却被鲁夫打断。
  
  说完,鲁夫头也不回的向着马车跑去。
  
  在车上他有着一些东西必须要带上。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他……
  
  也没有把握。
  
  即使是这么多年他都在研究‘腐烂之瘟’也一样。
  
  至于求助秦然?
  
  鲁夫想过。
  
  但马上就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海。
  
  当年约特平原爆发‘腐烂之瘟’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求助纳威亚城,结果,是毫无用处的。
  
  甚至,当时宽恕神庙的两位祭司也被感染。
  
  那位前来的大祭司,也是在那位宽恕之神的神光中幸免于难,但也让原本壮年的身躯急速的衰弱,不得不将大祭司的位置让给了继承者后,独自面对死亡。
  
  连真正的神灵都无法治愈‘腐烂之瘟’。
  
  一个半神?
  
  怎么可能会有办法。
  
  而他?
  
  更加不用说了。
  
  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背着包袱的鲁夫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然后,他的耳中突然传来了车轮声
  
  轱辘、轱辘!
  
  “老师!老师!”
  
  艾登的声音则让鲁夫猛地回头。
  
  “我不是说过了让你跟随那位冕下……莱恩冕下?”
  
  鲁夫斥责着自己的弟子,他认为是自己的弟子随意做出了不该做的决定,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太正常了,但是马上的他就看到了自己弟子身旁的罗夫,对方的稳健可不会跟自己的弟子一样胡闹,而后打开的车窗,坐在内里的秦然更是告知了鲁夫一切。
  
  “没有用的。”
  
  “即使您是半人半神,面对‘腐烂之瘟’也是……”
  
  “我为什么要面对‘腐烂之瘟’?”
  
  “我此行是前往戈尔德领翻阅记录300年前约特平原和纳威亚城的契约,关‘腐烂之瘟’什么事?”
  
  “而你?”
  
  “身为艾亚哨所的军事顾问,我也只是顺带捎你一路。”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步行。”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语气淡然的说道。
  
  隔着车窗,鲁夫细细的打量着秦然的面容。
  
  他希望从秦然的脸上看到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但可惜的是,他之前看不到,现在也看不到。
  
  “感谢冕下您为我所做的一切。”
  
  “但艾登太年轻了,他……”
  
  “老师我要和您同行!”
  
  鲁夫原本希望秦然同意自己的弟子返回艾亚哨所,但是话语才出口,就被自己的弟子打断了。
  
  鲁夫气得一瞪眼,但是看到艾登倔强不舍的模样,心里却又一弱。
  
  不过,鲁夫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改变自己主意的人。
  
  “不行!”
  
  “你必须返回艾亚哨所!”
  
  鲁夫狠着心说道。
  
  而早有准备的艾登,却是笑嘻嘻的回答着。
  
  “你之前让我尽心服侍莱恩冕下,所以,我已经是莱恩冕下的侍者了!现在莱恩冕下要前往戈尔德领,我身为侍者当然要跟随了。”
  
  “我教导你话术可不是让你用来气我的!”
  
  鲁夫抬手就要作势打自己的弟子,但是罗夫的动作却更快。
  
  啪!
  
  剑鞘又一次的敲打在了鲁夫的脖颈上,这位智者哼都没哼一声就昏倒在地了,罗夫一把拎起对方,扔进车厢后,向着秦然施礼后,再次坐到了车夫的位置,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啪!
  
  一声脆响,马车以更快的速度前往了戈尔德领。
  
  而在戈尔德领内,那位衣着朴素的老人则恭身站在一道身影前。
  
  “大人,计划一切顺利。”
  
  “种子全部的散了出去,那条小鱼也咬饵了。”
  
  “小鱼?”
  
  “很不错的形容,也真的很符合他的身份。”
  
  “半神?”
  
  “真是再好不过的衬托。”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