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逐渐清晰

  贺拉斯一愣,但还没有等到他说什么,感知中传来的危险就让他本能的要进行躲闪。
  
  但‘傲慢’更快!
  
  一抬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然后……
  
  呼!
  
  燃烧的恶魔之炎,带着那特有的咆哮声,从神庙外飞了进来,狠狠的砸在了贺拉斯身上。
  
  轰!
  
  炎浪爆裂,灼热翻腾。
  
  本就不大的神庙大厅,一瞬间就陷入了火海。
  
  仿佛就是一头真正的烈焰恶魔在其中肆虐般。
  
  踏、踏踏。
  
  清晰有力的脚步声中,一道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身影缓步走来,就这么沿着之前被贺拉斯撞塌的厚重墙壁走入。
  
  黑色的身影踏入烈焰的刹那,剧烈燃烧的火焰一顿后,冲天而起。
  
  杀!
  
  潜藏在秦然心脏中的恶魔之力极速的转动起来。
  
  它迫不及待的要撕碎对手了。
  
  这,一向是它的爱好。
  
  与其它源力完全不同,独特之极的爱好。
  
  但随着秦然的意念,它立刻偃旗息鼓。
  
  就如同它深知自己的爱好一样,它对自己的立场也是十分清楚的。
  
  至于爱好和立场的冲突?
  
  不存在的。
  
  秦然一伸手,将‘傲慢’拉了起来。
  
  他没有搀扶。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傲慢’绝对会挣扎开。
  
  ‘傲慢’的骄傲面对他时会收敛,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毫不顾忌。
  
  “交给你了。”
  
  ‘傲慢’这样的说着,就在烈焰中消失了。
  
  即使死亡,‘傲慢’也能在秦然的心脏中重生,但如果不死的话,谁又愿意去真正的体会死亡呢?
  
  他又不是那个视死亡如毒蛇猛兽,却又被死死纠缠的另类。
  
  呼!
  
  ‘傲慢’消失的下一刻,秦然的左手上再次出现了一团恶魔之炎,就这么的扔到了脚下。
  
  轰!
  
  又是一声爆炸。
  
  本就在恶魔之炎中不断哀嚎的贺拉斯,彻底的没有了声息。
  
  但秦然却毫不停歇。
  
  恶魔之炎如同是机枪的子弹,一枚接着一枚砸在了对方的身躯上。
  
  直到对方……飞灰湮灭为止。
  
  然后,秦然转过身,直直的看向了在烈焰中显得越发精美的雕像。
  
  “很聪明!”
  
  “不愧是杀手出身。”
  
  “你能够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吗?”
  
  “我自认为隐蔽了所有气息。”
  
  突然的,雕像开口说话了,宛如真人一般,嘴唇嗡动,脸上露出了不解与好奇。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目光看向了旁边狩猎者的雕像。
  
  在恶魔之炎的焚烧下,这尊雕像不仅变得漆黑一片,而且一道道裂纹出现在了雕像的表面。
  
  相反,另外一尊柯克的雕像,却依旧是光彩如新,完美无缺。
  
  “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
  
  “是我疏忽了。”
  
  大笑声从雕像嘴里传来,下一刻,这尊雕像带着让人听之就下意识感觉豪迈的笑声,缓步走下了神坛。
  
  对方仅仅三步就走到了秦然的面前。
  
  “加入我的麾下,怎么样?”
  
  “不要着急拒绝!好好思考!”
  
  “要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对方低下头,俯视着秦然。
  
  “我拒绝。”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我说了不要着急拒绝,你需要好好的思考。”
  
  “我很少欣赏一个凡人,你是第一个。”
  
  “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雷霆之神。”
  
  秦然淡然的语气打断了对方招揽的话语,对方一愣,然后,又一次的大笑起来,亦如之前般豪迈。
  
  “聪明的凡人。”
  
  “那么,你还知道了什么?”
  
  对方笑问道。
  
  “我还知道了你的另外两个身份。”
  
  秦然回答着。
  
  “哦,是哪两个?”
  
  对方饶有兴致的问道。
  
  “‘吞噬者’和‘英雄’艾格。”
  
  秦然语气平静的说出了足有让所有人为之惊讶的答案。
  
  “看来300年前的隐秘还是被发现了啊!”
  
  “我确认我已经抹去了所有。”
  
  “你是怎么发现的?”
  
  对方叹息了一声,既有着沮丧,也有着一种炫耀感,就如同是孩童一般,而之后的询问也变得和好奇的孩子般。
  
  “存在必有痕迹。”
  
  “抹去,只会留下更多的痕迹。”
  
  秦然当然不会说出真相。
  
  当‘懒惰’带回雷霆神庙外强中干、空无一物和周围没有盘踞任何怪物的消息时,秦然就感到了怪异。
  
  谁会在纳威亚城都毁灭的前提下,还这么大费周章的保护雷霆神庙?
  
  没错!
  
  就是保护!
  
  通过‘懒惰’的描述,除了保护之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而除了雷霆之神自己外,还有谁是更合适的怀疑目标吗?
  
  没有!
  
  只有对方会这么做。
  
  也只有对方有能力这么做。
  
  所以,秦然最初怀疑的是‘雷霆之神’和‘吞噬者’合作制造了纳威亚城的毁灭,但在高等邪灵发现了仅有躯壳的‘吞噬者’后,秦然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怀疑。
  
  一个仅有躯壳的‘吞噬者’怎么能够和雷霆之神合作?
  
  哪怕它依旧强大的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但,总需要有人来操纵这个躯壳,才能够发挥出其应有的威力。
  
  那么……
  
  谁是那个操纵者?
  
  联系着‘懒惰’带回的消息,再想想在之前的战场上,谁是理应出现,却最终寂静无声。
  
  雷霆之神!
  
  雷霆之神和‘吞噬者’是一体的!
  
  得出这个结论的秦然十分的震惊。
  
  但按照这个结论去推测的话,一切却又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300年前‘英雄’艾格从‘吞噬者’手中拯救了纳威亚城,但对方却没有封神,反而是跟随对方的人全部成为了真正的神灵。
  
  这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这么多年来,阴谋论就没有停止过。
  
  秦然也曾是其中之一。
  
  他一度相信‘英雄’艾格没有成神是被毒害了。
  
  但得出了雷霆之神和‘吞噬者’是一体的推论,秦然可不会这么想了。
  
  ‘英雄’艾格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是雷霆之神的对手,或者说,如果‘英雄’艾格真那么强大的话,雷霆之神早已不存在了。
  
  但结果却是,雷霆之神还在,‘吞噬者’也在,‘英雄’艾格消失。
  
  那么最关键的一点出现了:‘英雄’艾格消失了或者干脆说是被干掉了,那他的追随者凭什么成为了新的神灵?
  
  假如说,‘英雄’艾格是被雷霆之神干掉的,那么对方的追随者,秦然可不会认为雷霆之神会宽容大量到让他们全部封神的程度,能够饶过对方的小命,在秦然看来就是极为难得的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放任敌人成长到堪比自己的程度?
  
  秦然并不认为纳威亚城最强大的雷霆之神会是这样的存在。
  
  要知道再隐蔽的秘密终究有被发现的一天。
  
  一旦被发现雷霆之神和‘吞噬者’是一体的,那些曾经是‘英雄’艾格的追随者,此刻的纳威亚诸神会发干什么?
  
  用脚后跟想想就知道了。
  
  至于雷霆之神被‘英雄’艾格的品格所感动,决定放弃杀戮对方的追随者之类的?
  
  又或者‘英雄’艾格的追随者被雷霆之神的宏伟所感动,放弃复仇?
  
  别开玩笑了。
  
  这又不是小说。
  
  所以,又一个推测出现在了秦然脑海中:‘英雄’艾格也是雷霆之神扮演的。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雷霆之神为什么放过了‘英雄’艾格的追随者。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方的。
  
  当然了,那些追随者并不知道真相。
  
  或者说,仅仅知道部分真相。
  
  想想荆棘女士和财富女士交手时,雷霆之神对后者的偏爱。
  
  想想他和财富女士交手时,对方突然暴露的愤恨,联系对方曾经是‘英雄’艾格情人的身份,一些东西自然的明朗了。
  
  当然了雷霆之神操纵‘吞噬者’,扮演‘英雄’艾格可不是闲得无聊。
  
  对方有着极大的阴谋。
  
  是什么?
  
  消失的纳威亚诸神早已说明了一切。
  
  对方不过是在‘养猪’罢了。
  
  按照老书本所描述的对方‘成神’的过程,和之后的询问,秦然可以肯定纳威亚诸神也应该类似,最多不过是比老书本强大了许多罢了。
  
  但本质却没有什么不同。
  
  老书本只能够针对学者和一些吟游诗人来获取‘养分’,即使达到了完全体的程度,也不过是把充当‘养分’的情绪变为了更高级的信仰之力。
  
  那么雷霆之神也只能够吸收属于他的信徒的信仰之力。
  
  这在纳威亚刚刚出现,还是个镇子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对劲,但是随着纳威亚的人口越来越多,逐渐要变为一个硕大的城邦时,雷霆之神变得不甘心了,他要更多的、乃至全部的信仰之力。
  
  可他只是雷霆之神!
  
  他的强大是真实的,但他无法囊括所有的信仰!
  
  因此,对方有了另外一个选择:‘吞噬’所有信仰。
  
  秦然不知道‘吞噬者’是怎么出现的。
  
  但他知道,正因为‘吞噬者’的出现,才让雷霆之神挑选了一个个恰当的目标,演了一出‘英雄’戏码,然后,理所应当的将这些人养到了足够美味的程度,再利用‘吞噬者’一口吞下。
  
  很自然的,在这个过程中,对方穿插了‘追随者’,背叛者等等元素。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对方来说就是一个点缀,为的只是让一切看起来更加的自然。
  
  而对方付出的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罢了。
  
  相较于对方的收获,更是提都不用提。
  
  播种。
  
  收获。
  
  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愉快的过程。
  
  可惜的是,对方的出现打乱了这个节奏。
  
  他意外的一剑不仅让‘吞噬者’身躯只剩下大半,也让对方受到了重创,以至于对方吞噬了纳威亚诸神后,也只是将‘吞噬者’的身躯补全,而自身受到的重创却没有彻底的恢复。
  
  不然的话,以双方的仇怨,对方根本不会利用一个神庙的外.围.成员去戈尔德领,名为帮助那位妄想的领主散播瘟疫、实现梦想,实则是为了吸引他过去。
  
  做为距离艾亚哨所十分近的戈尔德领,一旦爆发了瘟疫,暂居艾亚哨所的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而只要他到了戈尔德领,不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以老书本的性格一定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一定会碰到老书本。
  
  也一定会得到那些看似隐秘的信息。
  
  而那些信息最终都会将他引到这里。
  
  引到这座隐蔽的神庙。
  
  引到吞噬了纳威亚诸神,却依旧无法恢复如初的对方面前。
  
  他。
  
  成为了对方新的吞噬目标!
  
  因此,对于对方所说的加入,秦然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恐怕,所谓的‘加入’,也就是吞下。
  
  吞进了肚子里,自然成为一体了,那肯定是加入了。
  
  “你说话的方式,真是让我熟悉。”
  
  “看来温妮莎给予了你相当多的教导。”
  
  “或者,她还给了你很多提示,让你提防着我。”
  
  “不过……”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挑明吗?”
  
  雕像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不确定?”
  
  “惧怕?”
  
  秦然随口说道。
  
  “她既不确定,也在惧怕!”
  
  “要知道”
  
  “我可是雷霆之神啊!”
  
  随着对方的一声低吼,雕像外的石壁瞬间崩碎,一道道粗大、耀眼的电流,犹如一条条扭动的蟒蛇,它们纷纷围绕着一个足有5米高,通体蓝色的身躯起舞。
  
  嗤嗤!
  
  响亮的电流声中,恢复了本来面貌的雷霆之神微微一握拳,立刻更加响亮、犹如蜂鸟振翅的电流声就在大殿中回荡。
  
  对方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秦然,露出了一个恶意夹杂得意的笑容。
  
  “时间刚刚好。”
  
  “是啊。”
  
  “刚刚好。”
  
  秦然看着对方的笑容,嘴角却不由一翘。
  
  无疑,对方是在拖延时间。
  
  可,他也是在拖延时间啊。
  
  不然为什么要和对方废话,甚至是明知是对方的布局,还要毅然而然的踩进来。
  
  这都是在为……
  
  ‘暴食’拖延时间!
  
  ‘吞噬者’的躯壳就在海底。
  
  他不知道雷霆之神从哪里找到的这个躯壳,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这个威力强大的躯壳。
  
  但是,他知道另外一种更加贴合实际的用法
  
  吃!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