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一章 单纯的‘暴食’

  “我可以解释,我……”
  
  噗!
  
  胡桃树的主人刚张嘴,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高等邪灵一击掌刀枭首。
  
  头颅高高的飞起,重重的摔落在地,在那张脸上还凝固着呆滞与不解,似乎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就下死手。
  
  高等邪灵看着那满是血污的头颅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它可没有时间和对方多费口舌的心思。
  
  既然敌对了,那就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或许对于自己的契约人,高等邪灵有着相当多的、小小的不满,但是它却十分承认它的契约人的观点。
  
  好的敌人,必然是死去的敌人。
  
  抖了抖手掌上的鲜血,一道笔直的、鲜红的血迹线出现在了地面上,接着,高等邪灵伸出舌头舔着嘴唇,环首开始扫视四周,它声音阴沉,杀意腾腾的一字一句说道:“过线者……死!”
  
  周围的密林一静。
  
  那些徘徊在侧的窥视目光,很快的隐匿不见。
  
  高等邪灵明白,它使用的小手段前半部分奏效了,那些家伙被它连续击杀对手的方式唬住了。
  
  不过,只需要一点时间,这些贪婪的家伙就会回过神。
  
  高等邪灵实在是太过明白,在贪婪的支配下这些家伙绝对不会甘心的退去,他们一定会再次冒险一试。
  
  所以,它绝对不能够给对方喘息的时间。
  
  “这里有我守着,去找到那些家伙,然后……”
  
  “干掉他们!”
  
  高等邪灵对着老书本说着,脸上流露出着残忍的笑容。
  
  看着这样笑容的人,下意识的会以为自己看到了屠夫、刽子手。
  
  不仅隐匿在周围的贪婪的家伙们是这样想的,被点名的老书本也是这样想的。
  
  老书本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但看着那三具尸体,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这么拎着黑胡桃木杖向着密林走去。
  
  很显然,老书本被吓到了,根本不敢反抗高等邪灵。
  
  但在这个时候,高等邪灵可不会解释,而且,在老书本进入密林后,高等邪灵就缓步的走向了秦然。
  
  当靠近秦然后,就这么的消失不见。
  
  仿佛是凭空消失,更像是融入到了秦然的影子中。
  
  这一幕让周围贪婪的家伙们越发的惊疑不定了。
  
  因此,在老书本靠近的时候,这些家伙们很自然的选择了躲避。
  
  他们搞不清楚高等邪灵想要干什么。
  
  是引他们显身?
  
  还是无视他们?
  
  又或者是有着什么阴谋?
  
  种种想法出现在这些贪婪者的脑海中。
  
  他们变得犹豫了。
  
  而这,就是高等邪灵想要的。
  
  化为虚无,隐匿在秦然影子里的高等邪灵长长松了口气,它知道它成功了。
  
  接下来?
  
  就要看自己契约者的了。
  
  对此,高等邪灵信心十足。
  
  它坚信秦然会成功。
  
  哪怕这个时候的秦然看起来很不妙。
  
  事实上,秦然比看起来的还要不妙。
  
  疼痛!
  
  源自灵魂的疼痛,远远超出了.肉.体,那种仿佛要将自身血肉一点点磨碎,然后,再次重组,再次磨碎的滋味,让秦然额头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他的牙咬着嘎吱嘎吱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要咬碎。
  
  鲜血一点点沿着嘴角留下。
  
  但除了最初的痛哼外,秦然再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他有着自身的骄傲。
  
  他绝对不会让所谓的疼痛击败自己。
  
  他不允许自己发出痛苦的声音。
  
  他更不允许所谓的昏厥。
  
  感知着秦然的状态,站在‘吞噬者’头顶的‘傲慢’不由嘴角一翘,他为什么愿意跟在秦然的身旁。
  
  除了本身他就源自秦然的内心外,更多的就是这种类似的感觉。
  
  或许他的高傲让人一眼看到。
  
  或许秦然一直表现着冷漠、淡然。
  
  但在骨子里,他们一模一样。
  
  呼!
  
  黑色的烈焰自‘傲慢’身躯上燃起,以比以往强大了一倍的态势,狠狠的灌入了脚下的头颅。
  
  “嘶!”
  
  “慢点!慢点!”
  
  “我需要调整节奏的!”
  
  站在‘吞噬者’身躯中间位置的‘懒惰’倒吸了口凉气,连连惊呼着,但表情却还是懒洋洋的。
  
  显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原罪之力,在‘懒惰’的调动下,由‘暴食’提供着能源,开始极速的增长着。
  
  ‘贪婪’‘愤怒’‘嫉妒’‘色.欲’再这样的增长下,都出现了一种满足后的呆滞感。
  
  它们从未体会到这样的感觉。
  
  但很快的,它们就变得失落起来。
  
  因为,这样的力量被分薄了。
  
  这些力量以它们为媒介,全都涌入到了那颗心脏中,没有任何的保留,以长驱直入的方式,但那颗心脏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相反,在‘懒惰’的调动下,这力量开始一点点的改变着那颗心脏。
  
  咚、咚咚!
  
  心脏一次一次的跳动,速度没有加快,但却越来越强劲了。
  
  从最初的正常响声,到如同战鼓般,仅仅是两三个呼吸的工夫。
  
  而且,这还是一个开始。
  
  以其余原罪为媒介,以‘心脏’为原点,那些力量融入到了血液中,随着心脏的跳动,开始涌入秦然的全身。
  
  ‘懒惰’精细的控制着一切。
  
  可就算是这样,疼痛依旧越来越强烈。
  
  如果说之前只是血肉被磨碎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秦然觉得自己的脏腑、骨骼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就好像是他整个人被扔进了一个磨坊里,不停的被碾压一般。
  
  呼吸,不自觉的加快。
  
  而一直缓缓在他身躯中流淌着的晨曦之力则在这个时候开始加速了,温暖的感觉让秦然的痛楚稍稍减轻。
  
  但马上的,更大的痛楚就袭来了。
  
  因为,‘懒惰’加快了这一进程。
  
  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眼前的‘蜕变’,这就是‘懒惰’定下的计划,不仅是因为他的精力无法长时间支撑这样的精细调配,还因为吃撑了的‘暴食’还在……继续吃着。
  
  哪怕吃不下了。
  
  可任然不放弃。
  
  ‘懒惰’从未见过这么执着的家伙,甚至可以说是傻。
  
  “你这家伙真的要吃到圆满吗?”
  
  “难道不知道停下休息一下吗?”
  
  ‘懒惰’没好气的泛着白眼。
  
  “休息?”
  
  “不!”
  
  ‘暴食’很明确的拒绝了这一提议。
  
  但‘懒惰’话语中的某些词汇却吸引了他。
  
  “圆、圆满?”
  
  “圆满?”
  
  ‘暴食’结结巴巴的自语着。
  
  然后,正在大吃特吃的他突然发现,眼前情形一变。
  
  那美味的肉类全都消失不见,代替的是一座桥。
  
  桥上有着一个老婆婆熬着汤。
  
  鼻子嗅动,根本没有迟疑,‘暴食’就走了过去。
  
  “喝下它。”
  
  “忘却一切。”
  
  “前尘往事,葬于黄土。”
  
  老婆婆面带和蔼、慈祥的微笑,舀出一碗汤,递给了‘暴食’。
  
  ‘暴食’很干脆的接了过来,鼻子再次嗅动了数次后,抬头向着老婆婆问道:“有葱花和香菜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