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九章 恭喜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生不如死!
  
  尤其是对于高等邪灵这样几乎不死的生灵来说,此刻一会儿是冻入灵魂的寒气,一会儿又是恢复一切的金光,来回交织下,它真的快哭了。
  
  以往虽然会死亡,但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可现在?
  
  来来回回,不停反复。
  
  “boss你要做什么?”
  
  “能不能快一点?”
  
  高等邪灵大声的喊道。
  
  秦然却默然不语的看着那位荆棘女士。
  
  高等邪灵心底大急。
  
  它知道自己的boss是一个喜欢观察、思考的人,但是再怎么喜欢观察、思考也需要考虑场合啊。
  
  要知道,它现在可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折磨啊!
  
  顿时,高等邪灵心底有句……嗯,不敢讲。
  
  真的不敢讲!
  
  契约的作用下,它真的敢把心底那句话说出来,那它就真的得等死了。
  
  折磨和真正的死亡怎么选?
  
  从心而选。
  
  高等邪灵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然后,无能为力只能够被动承受的它开始看向了他们的敌人。
  
  “咦?”
  
  惊讶声中,高等邪灵瞪大了眼睛。
  
  因为,它发现那位荆棘女士竟然只对它出手了,而无视一直给予它恢复的boss。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无视boss?
  
  难道因为我太吸引人了?
  
  疑惑不自觉的从高等邪灵心底升起。
  
  “骂她。”
  
  突然的,从心底通过契约的力量,响起了秦然的声音。
  
  “什么?”
  
  高等邪灵一愣。
  
  “骂她!”
  
  “用你最恶毒的言语骂她。”
  
  秦然重复着。
  
  “明白!”
  
  高等邪灵给予了秦然肯定的回答后,目光就看向了那位荆棘女士,它深深的吸了口气,用最大的声音,高喊道:“嘿,孙贼~”
  
  呼!
  
  暴风雪更大了,瞬间的淹没了高等邪灵。
  
  在挥手让【王之赞誉】笼罩高等邪灵的同时,秦然大踏步的走向了那位荆棘女士。
  
  他想要证明一些事情。
  
  在距离对方大约不到10米的时候,秦然脚步一顿。
  
  因为,一股寒霜向着他激射而来。
  
  但是当他击散了这股寒霜,且后退后,那位荆棘女士的注意力就再次放在了高等邪灵身上。
  
  而在连续尝试了数次后,秦然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眼前的荆棘女士是没有思维的,有着的只是一种模式。
  
  一种秦然十分熟悉的模式。
  
  例如:‘辱骂者’是弱者,是不可饶恕的。
  
  例如:理应给予犯错者一个机会。
  
  例如:荆棘只是前进的阻碍,冰霜才会是撕裂身躯的武器。
  
  ……
  
  秦然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些描述。
  
  在成为那位真正的荆棘女士的大祭司时,秦然曾经翻阅过荆棘神庙的教典,其中有着太多太多的描述与眼前荆棘女士相符合的东西了。
  
  “符合教典的荆棘女士?”
  
  “不、不是符合,是被人们所期望的模样……”
  
  “这就是问题所在?”
  
  心底得出了一些猜测的秦然不再有所耽搁,他向着高等邪灵下达了继续辱骂的命令后,就大踏步的向着眼前的荆棘女士走去。
  
  呼!
  
  冰寒的冻气,夹裹着暴风雪向着秦然吹来,就如同是一柄柄的小刀般,不仅要淹没秦然的身躯,还将秦然有可能后退、躲闪的路线全部的笼罩了进去。
  
  未卜先知!
  
  这是人们对荆棘女士的重要认知之一。
  
  任何的攻击都无法躲过荆棘女士的眼睛,任何的悄悄私语都将被荆棘女士所听闻。
  
  这样的力量足以让人感到绝望。
  
  甚至,还未出手就会胆怯。
  
  望而生畏这样的词汇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形容荆棘女士的。
  
  这也是荆棘女士位列纳威亚城四神之一的重要缘故。
  
  但早已走出了误区的秦然,完全无所谓惧!
  
  就算被看破了动作,能怎么样?
  
  甚至,你能够预知一段未来又怎么样?
  
  只要我的速度快过你的眼睛,你的预知就是无用的!
  
  我的身躯,足以抵挡你的任何攻击!
  
  我的火焰,足以让你灰飞烟灭!
  
  轰!
  
  冻气吹来的雪花随着一声爆鸣就这么的飞上了天,一道足有6米高,头上笔直双角,背有烈焰双翼的熔岩恶魔身影仿佛是从无底深渊爬出来的一般,霍然降临在了人间。
  
  高温扭曲着四周。
  
  暴风雪迅速的消失了。
  
  冻气更是化为乌有。
  
  操纵着这一切的那位荆棘女士再次冷哼一声。
  
  “蝼……”
  
  轰!
  
  对方的话语并没有说完,一道覆盖百米的烈焰冲击波就湮灭了所有,而后,当那足有3米长,1米宽,好像是城门门板的烈焰巨剑从天而降的时候,又是一阵爆炸,在熔岩恶魔拎起斩首烈焰剑,开始挥舞的时候,灼热的火焰旋风开始肆虐周围了。
  
  冰寒彻底的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位荆棘女士的身影。
  
  胜负已分。
  
  战局已定。
  
  感受着此刻属于自身的强大,秦然嘴角一翘,目光细细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文字。
  
  【变身恶魔3】
  
  【全属性+1阶】
  
  【获得完整恶魔领主体质(恶魔领主护甲(自动判定防御为3之上,面对能量伤害减免35%的伤害),恶魔领主身躯(力量再次额外+6;每次攻击带有3级别焚烧,并且有几率在半径10米之内产生爆炎且触发火焰溅射,爆炎为3之上的火焰伤害,溅射的火焰判定为1级别,当承受攻击时,攻击者将承受2级别焚烧反噬;元素伤害抵抗+1);生命+2000,体力+2000)】
  
  【获得大烈焰冲击:以扇动烈焰双翼形成一道面前150°、100米内的火焰冲击波,烈焰判定为4、冲击力判定为4,3次/每次变身】
  
  【获得暴虐斩首烈焰剑:召唤一把完全以烈焰组成,判定烈焰级别为3、锋锐级别为4的巨剑,持续时间3分钟,1次/每次变身】
  
  【获得恶毒亵渎之语:被你击杀的生物,你可以让他们再次为你战斗,且获得些许增幅,并拥有次级烈焰使用的能力,持续时间3分钟,1次/变身】
  
  【获得硫磺之烈:领主级的火焰不仅会灼伤与你敌对的生物,而且他们的呼吸也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任何敌对生物都将承受一次体质与你-3的判定,如果未通过,每一次呼吸都将承受额外500点毒素伤害,其每一次呼吸都会减弱自身的力量】
  
  【获得恐惧灵光:身为领主,你的威严不容侵犯,任何与你对视的生灵,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不低于s级的判定,否则就将陷入到恐惧震慑中!)】
  
  【恶魔天平:血脉正式的晋升,让你拥有了恶魔领主真正的天赋,你可以任意将某一项属性,以1:1.5的方式叠加在其它属性上(叠加属性不得低于a,被叠加属性无法超过精神属性+3的上限),持续时间3分钟,1次/变身)】
  
  ……
  
  不同于之前的3级,此刻在融合之心真正意义上的进化后,达到了领主级别的恶魔血脉真正意义上的展露在了秦然面前。
  
  强!
  
  全属性的增加不再是小等级,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跨越大等级,这让他面对强敌时,拥有了翻盘的资本,
  
  而拥有着【烈焰硫磺3】【黎明之剑】等属性的加成,与此刻的恶魔血脉叠加后,秦然就拥有了正面面对5阶敌人的资本。
  
  至于【恶魔天平】?
  
  这个属于恶魔领主血脉天赋的出现,让秦然有了更多的选择,甚至,可以说面对某些敌人时,他再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就是直接的硬碰硬,用恶魔的身躯碾压对方,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
  
  既然变身恶魔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那么……
  
  欲.望之兽又会是什么模样?
  
  即使是以秦然的心智,这个时候,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现在.欲.望之兽的模样,但终究只是想。
  
  秦然可不会浪费资源。
  
  特别是在情况未明的时候。
  
  呼!
  
  带着灼热的吐息,恶魔化的秦然看向了远处的焦土。
  
  那里是之前荆棘女士所站立的位置。
  
  而现在?
  
  一个幼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亚麻色的头发,同色的双眼,稚嫩的不超过10岁的面容,身上穿着麻布衫,脚则是光着。
  
  一副普通人类小女孩的模样。
  
  “可怕的家伙。”
  
  不符合年纪的赞叹声从小女孩嘴中响起,接着,对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走到了恶魔化秦然的面前。
  
  不仅无视了那灼热的空气,还伸出手想要触摸那熔岩身躯,但马上就被秦然躲开了。
  
  “温妮莎女士?”
  
  恶魔化后,秦然的声音粗豪、沉重,犹如地震的嗡鸣。
  
  “是我。”
  
  小女孩故作成熟的点了点头,似乎想要维持当初荆棘女士的风度,但随即从心底升起的雀跃就让她再次抬起手,想要触摸秦然恶魔化的身躯,脸上的好奇更是怎么也无法遮掩。
  
  “咳咳咳。”
  
  “抱歉。”
  
  “脱离束缚之后,我暂时还有点不太习惯。”
  
  又一次的被秦然躲开后,温妮莎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
  
  “束缚?”
  
  “刚刚的你吗?”
  
  秦然没有理会这样的掩饰,他询问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嗯。”
  
  “一个由纳威亚城所有人构筑出来的、十分理想的‘我’。”
  
  “你应该知道了我们是怎么出现的吧?”
  
  温妮莎点了点头后,反问道。
  
  “知道,通过某些奇物出现的。”
  
  秦然没有隐瞒。
  
  “是啊,通过某些奇物,走上了一条捷径,获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最终,却成为了我们的束缚。”
  
  “不!”
  
  “不能够说是束缚,应该说是囚牢!”
  
  “抹去自我意识的囚笼!”
  
  “你绝对不会想到成为那样的存在后,会是多么的可悲。”
  
  温妮莎眼中浮现了一抹心有余悸的目光。
  
  “信仰之力?”
  
  秦然没有追问后果,他再次的切入了关键点。
  
  “当然!”
  
  “你现在有很多疑问吧?”
  
  “可惜我无法给你解释了。”
  
  “我在这里是有着时间限制的,剩下的,你去找那个家伙吧!”
  
  温妮莎又一次的点了点头后,就要离开,但却被秦然阻拦了。
  
  “怎么?”
  
  在秦然的注视下,温妮莎有点不自然的看了看自己。
  
  除了没有鞋之外,一切很正常啊。
  
  “酬劳!”
  
  “我帮了你!”
  
  “理应获得酬劳!”
  
  秦然直言不讳道。
  
  顿时,温妮莎一愣。
  
  她根本没有想到秦然会向她索取酬劳。
  
  “难道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吗?”
  
  温妮莎反问道。
  
  “是。”
  
  “但没有折扣。”
  
  秦然一脸认真的说道。
  
  在恶魔化的前提下,这张认真的脸分外有震慑力,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极度的狰狞恐怖。
  
  温妮莎被吓了一跳。
  
  她后退了两步,但又觉得这样会让自己有失风度,接着,温妮莎又走回了原本的位置上。
  
  她没有立刻回答。
  
  她细细的思考着,她确认她与那位‘地上之神’的约定中确实没有对秦然有着太过具体的规划。
  
  简单的说,既没有说付出酬劳,也没有说没有。
  
  她可以给。
  
  也可以不给。
  
  但……
  
  看了看恶魔化的秦然和对方手中的烈焰巨剑,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的温妮莎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她毫不怀疑,如果她赖账的话,对方手中的烈焰巨剑会马上砍下来。
  
  “好,我会给与你酬劳。”
  
  大约十几秒钟后,温妮莎突然想到了什么,稚嫩的脸上浮现了一个雀跃的笑容,接着,不等秦然询问,就是一挥手。
  
  无形的、从未感受过的力量就这么的触碰到了秦然的右眼,那只被财富女士刺瞎,又被曾经的荆棘女士扔入了命运之河中,重新长出的右眼。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右眼中弥漫。
  
  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当那感觉消失时,温妮莎也消失了,
  
  周围的环境也变了。
  
  秦然出现在了一间熟悉无比的书房,燃着的壁炉,胡桃木的摇椅,针织的毯子,坐在毯子上的老妇人。
  
  除了没有那只黄白相间的肥猫外,一切和秦然记忆中的黑街1号的书房一模一样。
  
  坐在摇椅上翻看着书本的老妇人放下了手中的书。
  
  她看着秦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很不错。”
  
  “2567,你合格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