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医生
    丰收酒馆内,依旧是那样的热闹。
  
      没有了副本世界中的小心翼翼,独行者们也各自在好友面前放下了警惕,端起的酒杯中,酒液琥珀晶莹,桌上的餐盘内,烤肉金黄味美,汉斯抱着一个手风琴在柯尔面前边弹边唱。
  
      柯尔低着头,发出了阵阵的轻笑声。
  
      周围的拉蒙特、犀牛、布莱尔、盖尔文则时不时的鼓掌吹口哨。
  
      很显然,汉斯和柯尔的掩耳盗铃快要结束了,两人的关系应该马上就要挑明了。
  
      ‘孤僻者’莱文则抱着自己的猫,照例坐在酒馆的最角落中,低着头轻轻的摸着猫,嘴里哼着简单的小曲,看起来心情十分的不错。
  
      无法无天则拿着拖布用力的擦着本就干净的地板,时不时看向喧闹的人群,眼中流露着向往。
  
      而每当这个时候,拉蒙特等人就越发的大声了,莱文的哼唱也变得响亮。
  
      “怎么了?”
  
      在秦然走进来的时候,相熟的独行者们纷纷举杯示意,秦然点头回应后,就很自然的坐到了拉蒙特等人所在的桌子旁。
  
      “无法无天偷吃瑞秋刚刚做出的奶油樱桃派被发现了。”
  
      “然后,在被瑞秋暴打了一顿后,开始全天二十四小时无休的工作模式。”
  
      “大约要持续一周。”
  
      拉蒙特咧着嘴,幸灾乐祸的说道。
  
      “就因为这样?”
  
      秦然不解。
  
      瑞秋虐无法无天不是正常的吗?
  
      至于这么高兴吗?
  
      “那份奶油樱桃派是汉斯给柯尔准备的礼物。”
  
      犀牛凑了过来。
  
      “被无法无天偷吃后,瑞秋不得不再做一个更大的。”
  
      布莱尔补充着。
  
      “而且,还是免费。”
  
      盖尔文继续道。
  
      “我猜这个更大的奶油樱桃派足够你们所有人分,而汉斯也同意了,对吗?”
  
      秦然微笑的问道。
  
      “没错。”
  
      所有人一起点头,包括远处的‘孤僻者’莱文也不例外。
  
      “敬免费的食物!”
  
      秦然笑着端起了柯尔送来的免费柠檬水。
  
      “干杯!”
  
      所有人端起了杯子,不管是酒类还是饮料,纷纷的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秦然在无法无天幽怨的注视下,走了过来。
  
      “我认为你应该同情我。”
  
      无法无天很认真的说道。
  
      “嗯。”
  
      “我赞同你说的‘应该’。”
  
      秦然点了点头,将三件魔法级别的道具交易给了无法无天。
  
      “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无法无天看着寥寥无几的魔法道具,惊呼道。
  
      如果说这是其他人的话,无法无天绝对不会这么惊讶,反而只会是认为运气不好,但是眼前的好友可是有着‘宝藏猎人’的称号。
  
      “没有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吧?”
  
      下一刻无法无天就担忧的问道。
  
      “相信我,收获并不是单单看到的这些。”
  
      秦然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径直的向着酒馆后的小厅走去。
  
      无法无天看着秦然即将消失的背影,终于想到了什么。
  
      “你说的‘应该’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就这样抛弃了我吗?”
  
      “就因为我偷吃了一个奶油樱桃派,你就要和这些家伙同流合污吗?”
  
      ……
  
      无法无天越发怨念的声音被小厅的隔音秘术所阻挡了,穿过走廊,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中的瑞秋和一位穿着棕色机车夹克、卡其色工装裤与柳钉靴的男子,对方坐在那里姿态轻松,与瑞秋有说有笑。
  
      看起来,双方的关系不错。
  
      在见到秦然走进来的时候,还处于虚弱状态的瑞秋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直接替两人介绍着。
  
      “德尔德尔,我认识的人中最好的医生。”
  
      “2567,这个大名鼎鼎的家伙我不用介绍了吧?”
  
      “当然不用。”
  
      “很荣幸的见到‘宝藏猎人’。”
  
      对方笑着伸出了手,而且,很自然的没有用‘黎明之剑’或者是‘火之君王’这类显得疏远的称呼,而是选择了独行者间的称呼。
  
      “你好。”
  
      秦然没有听闻过对方的名字,但这并不妨碍他回应对方。
  
      基本的礼仪,秦然是懂得的。
  
      而且,对方医生的身份,让秦然很在意。
  
      要知道,在酒馆外面,可就有一个需要医生‘照顾’的家伙。
  
      “德尔德尔就是无法无天的‘主治医生’,虽然那个家伙不知道。”
  
      “而这次,他会帮助我们治疗‘渔夫’。”
  
      没有等秦然询问,瑞秋就很干脆的说道。
  
      “没有见到J.佩雷尔曼前,我无法保证什么。”
  
      “我只能说,我会尽力。”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德尔德尔谨慎而又不拖泥带水的说道。。
  
      谨慎的态度,干脆的行动,立刻让秦然对对方的印象好了一分。
  
      “稍等片刻。”
  
      “我的人在带J.佩雷尔曼前来。”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带带J.佩雷尔曼前来?
  
      难道不应该是他前去吗?
  
      德尔德尔一愣。
  
      而坐在沙发中的酒馆老板娘却是猜到了什么,她扫了秦然一眼,端起了面前的酒杯,问道:“有把握?”
  
      “放心吧。”
  
      “我的人是专业的。”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然后,秦然就转过头,看向了德尔德尔。
  
      “有关无法无天的病情,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
  
      “当然,我知无不言。”
  
      德尔德尔笑着回答道。
  
      而就在秦然详细询问的时候,高等邪灵和洛尔带着J.佩雷尔曼胆战心惊的向着车站走去。
  
      “没有问题吧?”
  
      洛尔的声音中满是委屈,甚至是带着哭音。
  
      上一次就是诱饵。
  
      这一次还是诱饵。
  
      甚至,最初的他也是诱饵。
  
      难道他看起来就这么的可口?
  
      “你说呢?”
  
      高等邪灵注意着四周,嘴里没好气的说道。
  
      它也不想当诱饵啊!
  
      但是它也不敢违背它的那位契约者。
  
      尤其是随着那位契约者越发的强大,它就连最初的那点小心思也都全都的抛到了九霄云外。
  
      甚至,连残酷、无情、吝啬这样十分贴合的词汇也不敢说了。
  
      就算是心里默念也会随之转移到其它方面,例如:残酷的世界,无情的现实,吝啬的人们等等。
  
      这是它发现规避契约的新方式。
  
      为此,它忍不住的多念了几遍。
  
      而就在高等邪灵默念着‘人生’时,类火车远远的出现了,周围一切都是正常的,不由的高等邪灵松了口气。
  
      但是,当类火车停下,车门打开时,看到车里面坐满的人后,高等邪灵的眼皮就一阵跳动。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