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五章 袭击
    秦然话音落下,整个人就这么的消失在原地。
  
      快!
  
      一种速度超越肉眼视力的快!
  
      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看清楚秦然的动作,即使是一直关注着秦然的威尔。
  
      哪怕在看到秦然露出微笑的时候,这位老顾问就知道不好,但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
  
      “快追!”
  
      亡羊补牢的老顾问,以远超年轻人的速度追了出去,其他特别行动组成员紧随其后。
  
      不过,蜜尔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她不会参加这次的追捕。
  
      事实上,这次的追捕,在蜜尔看来简直是愚蠢极了。
  
      一眼就能够看到的阴谋,自己的爷爷却还是这么的踩了进去,真的是太令她失望了。
  
      “有的时候,都是逼不得已的。”
  
      拉格仑突然叹息一声。
  
      “但也应该坚守自己的底线。”
  
      蜜尔说道。
  
      “你怎么知道,威尔没有坚守自己的底线?”
  
      “他一直在坚守着。”
  
      “只是,方法不被你所认可罢了。”
  
      “要喝一杯吗?”
  
      拉格仑笑着举起了啤酒杯。
  
      蜜尔扫了一眼,刚要点头,就突然听到旅店外传来连续的枪声。
  
      轰!
  
      枪声中,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
  
      巨大的爆炸令旅店的地面都颤抖起来,而耀眼的火焰更是将旅店大厅都照的一片亮堂。
  
      蜜尔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拉格仑的眉头再次的皱起。
  
      “果然是有些家伙在搞鬼。”
  
      “不过,在这个时候……”
  
      似乎知道什么的旅店老板陷入了沉思。
  
      ……
  
      离开旅店的秦然,一个闪身就隐入了‘火炉烤鱼’街道外的阴影中,他目送着随后追出的威尔等人跑远后,这才缓步沿着阴影而行。
  
      呼!
  
      一阵阴风陡然吹起,就这么的靠近了秦然。
  
      与其它的风没有什么两样。
  
      除去……
  
      略显阴冷外。
  
      假如是其他人的话,一定会下意识的忽略了这股阴风,但是对于秦然来说,任何的异变都是值得在意的。
  
      更加不用说,他是早有准备了。
  
      砰!
  
      秦然一腿踢出。
  
      脚掌就这么踩入了无形的风中,本该无形的风立刻变为了有形,一道身影从半空中跌落在地。
  
      人影泛红的双眼中还带着惊讶,它不知道秦然是怎么发现它的,但它知道偷袭的计划失败了。
  
      更加知道,想要活命就必须要赶快离开。
  
      胸膛坍陷,内脏被巨大的外力搅成了浆糊的血裔,仿佛没有受伤般,就要站起。
  
      可秦然更快。
  
      没有任何的犹豫,当秦然发现感知中还存在着对方的生命气息时,毫不犹豫的就是一脚踩下。
  
      砰!
  
      血裔头颅碎裂,脑浆四溅。
  
      这一次,血裔再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它的尸体颤抖了数下后,就这么的瘫软在地。
  
      但战斗远未结束。
  
      犹如是多米诺骨牌般,随着这名血裔的死亡,更多的血裔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它们一个个手持武器,面容狰狞的看着秦然,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子弹如暴雨般向着秦然射去。
  
      密集而有效的火力网,足以表明这些血裔早已演练了不知道多少次,但不论演练多少次,面对秦然时,依旧是不够看。
  
      在血裔们抬起枪口的瞬间,秦然就已经脱离了子弹笼罩的范围,他左手一挥,【威尔克之救赎】的光辉一闪。
  
      嗖!嗖!
  
      两根如同长矛般的冰刺径直射入了血裔中。
  
      砰!砰!
  
      两股半径3米的冻气,就这么的爆发出来,彻底笼罩了街道的尽头。
  
      位于冻气核心位置的血裔化为了一座座冰雕,而边缘位置的血裔也在迅速的冻僵。
  
      枪声消失了。
  
      就如同它突然出现般,消失时也是那样的仓促。
  
      只有空气中还残余的硝烟证明着它曾经存在过。
  
      秦然迈步向着冰雕们走去,似乎是要打扫战场,但就在他靠近冰雕时——
  
      轰!
  
      巨大的爆炸出现了。
  
      数百公斤的烈性炸药,将小半条街道的地面摧毁殆尽,街道上的冰雕一个个在冲击中粉身碎骨,房屋更是化为了瓦砾飞上了天。
  
      “猎魔人又怎么样?”
  
      “现在早已不是刀剑称雄的日子了!”
  
      “面对着炸药,也要死!”
  
      讥笑的话语中,布置了这一切的血裔,从街道另一头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在它的手中还拿着炸药的起爆器。
  
      随手将起爆器仍在一旁,它准备离去了。
  
      它可不想要和赶回的特别行动组成员碰面。
  
      而且,面对族长的奖赏,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不过,就在这名血裔刚要转身时,一只手掌就这么的从它身侧的阴影中伸出,将其拖入了阴影内。
  
      ……
  
      “感谢您的赏光。”
  
      在K家族的老巢内,厄拜斯.K设宴款带着它这次计划的大功臣。
  
      伴随着阵阵音乐声,长方形的餐桌上,一个个银盘盛放着各样的美食,足足摆了几十道,但菜肴还在继续上着。
  
      一个个衣着得体的侍者,恭敬而又谦卑的行走在餐桌旁。
  
      高级邪灵的目光扫过这些侍者。
  
      不是血裔。
  
      是,人类。
  
      选择屈服血裔的人类。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被驯养出的人类。
  
      对此,高级邪灵并不感兴趣,就如同它对那些演奏的人类也不感兴趣一样。
  
      当然了,它对餐桌上的菜肴也不感兴趣。
  
      虽然能够变化成自己契约者的模样,但是这并不代表它有着和自己契约者一样的好胃口。
  
      此刻最让高级邪灵感兴趣的是眼前的K侯爵。
  
      对方就如同它的契约者预料的那样,对它的契约者图谋不轨。
  
      但是,有一点它的契约者却没有料到。
  
      一想到自己契约者面带惊讶的模样,高级邪灵的嘴角不由一翘。
  
      不过,这样的笑容,似乎是让厄拜斯.K误会了什么。
  
      这位K侯爵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并且,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自然,酒杯中装着的是血液。
  
      很新鲜的那种。
  
      高级邪灵刚刚才目睹了一个宛如木偶般被牵扯过来的少女割破了手腕,将鲜血注入了杯中。
  
      “让我们共饮。”
  
       K侯爵说着。
  
      “嗯。”
  
      “共饮。”
  
      高级邪灵端起面前的酒杯,然后……就这么的扔在了地上。
  
      酒杯没有摔碎。
  
      厚厚的地毯缓冲了重量,但杯中的酒液却散了一地。
  
      顿时,大厅一静。
  
      演奏的乐师停下了演奏。
  
      上菜的侍者停下了脚步。
  
      他们不知所措而又惊骇的看着高级邪灵从椅子中站起,缓步的走到了厄拜斯.K的面前。
  
      高级邪灵俯下身,饶有兴致的看着厄拜斯.K。
  
      足足半分钟后,高级邪灵才开口道。
  
      “你是谁?”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