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章 我的Boss怎么可能这么温柔

  呆愣在原地的高等邪灵看着那些化为白光消失的尸体残余,眉头紧锁。
  
  它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是哪里不对劲,它又说不上来。
  
  好像一切都很正常。
  
  扭过头看了看还在发呆的洛尔和j.佩雷尔曼,高等邪灵下意识的将询问的话语,咽了回去。
  
  而在这个时候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阴影中人影闪现。
  
  秦然迈步走了出来。
  
  没有开口说话,秦然的目光扫过刚刚发生爆炸的位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
  
  秦然低声自语着。
  
  “boss,发生了什么?”
  
  高等邪灵凑过来问道。
  
  “他应该是一位诅咒师。”
  
  秦然解释着。
  
  “也就是说,他刚刚是在下咒?”
  
  高等邪灵惊讶出声。
  
  “嗯。”
  
  “不过,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一些小把戏。”
  
  “我会帮你解除的。”
  
  秦然点了点头。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高等邪灵迫不及待的问道。
  
  “现在就开始。”
  
  “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假期,最近的你辛苦了。”
  
  秦然走到了高等邪灵的面前,微笑的说道。
  
  “真是感激不尽。”
  
  高等邪灵感动的身躯颤抖,然后,冲着秦然微微欠身。
  
  而秦然则抬起手向着高等邪灵的肩膀放去。
  
  噗!
  
  可还没有等秦然的手放在高等邪灵身上,高等邪灵的手掌就穿过了秦然的身躯,然后……就是一阵再也压抑不住的笑声。
  
  “你是来搞笑的吧?”
  
  “没错!”
  
  “你就是来搞笑的!”
  
  “boss可不是你这样的……冒牌货!”
  
  高等邪灵转动着手掌,将对方小腹上的口子一直扩大到了胸前,接着,就顶着对方的胸腔,将对方举了起来。
  
  “我哪里出了错?”
  
  “我自认为一模一样!”
  
  对方很不解。
  
  “是啊,一模一样。”
  
  高等邪灵一边说着一边将另外一只手掌也插入了对方的胸腔,然后,两只手掌一用力。
  
  刺啦!
  
  犹如是布皮撕裂的响声中,冒牌货的身躯就这么的被一分为二。
  
  内脏夹裹着鲜血就这么的砸落下来,不过,还没有等落到高等邪灵的身上,这些东西就全都消失不见。
  
  高等邪灵的眼前微微一花,它看到了焦急推搡着它身体的洛尔。
  
  “喂,你怎么样?”
  
  “发生了什么?”
  
  洛尔急声询问。
  
  “很好,很不错。”
  
  “松手,废柴。”
  
  高等邪灵这样的说着,就好像很嫌弃的想要甩开洛尔抓着它的手,但是,下一刻,它就一脚踢在了被洛尔抗在肩上的j.佩雷尔曼身上。
  
  砰!
  
  洛尔的力量根本无法和高等邪灵对抗,扛着的j.佩雷尔曼就这么的飞了出去。
  
  洛尔一愣,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悄悄的挪动步子,站到高等邪灵身后。
  
  “还要装下去吗?”
  
  高等邪灵摊开双手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
  
  躺倒在地的j.佩雷尔曼并没有爬起来,而是就这么的开口了,声音因此变得怪异。
  
  “从一开始那些人准确无比的出现在类火车上,我就开始怀疑了。”
  
  “或许我没有boss的谨慎,但是我也足够的小心,理应没有被人盯上。”
  
  “特别是,除了boss外,我不认为谁能够让我无声无息的进入幻境中,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而在之前一直被我抗在身上的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高等邪灵笑嘻嘻的说道。
  
  “那为什么不是你身边的另外一个人呢?”
  
  对方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是一个废柴。”
  
  高等邪灵斩钉截铁的说道。
  
  洛尔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因为,在他心底,他对这个称号也是默认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
  
  洛尔就是那类人。
  
  不过,很显然,趴在那的对方可不是,对方在沉默了片刻后,又一次的开口了。
  
  “你是怎么发现那是幻境的?”
  
  “对于2567我调查了很久!”
  
  “自认为不会露出破绽!”
  
  “即使你有着随从契约,但是我刚刚的幻境,也足以让你产生错觉!”
  
  对方十分的执着于这个问题。
  
  而高等邪灵这一次可没有回答。
  
  难道它要说自己的boss不擅长接触诅咒?你之前收集的信息,很显然出现了某些错误?
  
  它敢透露这一点,它保证自己会被boss丢过去喂‘暴食’,那家伙对它垂涎已久。
  
  又或者对对方说,自己的boss对自己根本不可能这么和颜悦色,也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假期?
  
  这么说出去也实在是太丢人了!
  
  说出去是不可能说出去的,这辈子不可能说出去的。
  
  所以,高等邪灵轻笑出声。
  
  它用笑声来掩饰自己的无法回答。
  
  只是这样的笑声却让对方有些误会。
  
  “是我不知道的手法吗?”
  
  “这一次算是我的失误。”
  
  “但是下一次,你们可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我一定会让你们陷入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
  
  话音落下,趴在地上的j.佩雷尔曼就这么爬了起来,快速的向着远处跑去。
  
  高等邪灵看着对方的背影,并没有追击。
  
  “我们不追?”
  
  洛尔悄声问道。
  
  “追?”
  
  “你真以为我刚刚跟他废话半天是在增进友谊吗?”
  
  高等邪灵反问道。
  
  “那是……在试探?”
  
  洛尔思考了半天,这才回答道。
  
  “废柴。”
  
  高等邪灵撇了撇嘴角,决定不在和对方说话,并且给对方丢了一记白眼。
  
  怎么可能是在试探!
  
  它是在拖延时间啊!
  
  为它的boss拖延时间!
  
  踏、踏踏。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了,高等邪灵原本挺直的身躯,立刻弯了一截,然后,带着满脸的笑意,一溜小跑的向着声音跑去。
  
  “快点跟上,废材”
  
  跑了一半的高等邪灵回头喊道。
  
  “哦、哦。”
  
  洛尔连连点头,加快速度的跑了过去。
  
  转过街角,洛尔就再次的看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
  
  阳光与建筑交错的阴影下,对方静静的站在那里,穿过小巷的风,不断的卷动着对方的斗篷,在猎猎响动中,对方左手拎着的‘j.佩雷尔曼’不断的被斗篷的衣角抽打着脸部,啪啪啪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