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章 初次面诊
    丰收酒馆后街,小巷。X23US.COM更新最快
  
      瑞秋叼着一支香烟,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看着被秦然仍在地上,任由德尔德尔检查的‘j.佩雷尔曼’,。
  
      淡淡的白色夹杂着一丝翠绿的光辉,从德尔德尔手中冒出,笼罩在‘j.佩雷尔曼’身上。
  
      无法无天抱着肩膀看着这一切。
  
      他就站在自己的好友身边,看着这无疑要持续一段时间的过程,低声向着好友询问道。
  
      “按照你的描述,渔夫被人附身了?”
  
      无法无天加重了‘附身’的读音。
  
      这是刚刚秦然向他介绍时,找到的说法。
  
      秦然很明智的没有说‘人格’之类的,在介绍德尔德尔的时候,则是明确的说了是医生,但却更加明确的指出了对方是因为‘j.佩雷尔曼’的事件而来。
  
      至于真实的目的?
  
      那是绝对不会告诉无法无天的。
  
      而为了让这个目的达成,秦然还不得不吸引着无法无天的注意力。
  
      “类似。”
  
      “具体是什么,我无法确定。”
  
      “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在‘j.佩雷尔曼’的家伙是一个相当自负,且有些小聪明,或许在巨大城市接触过相当的信息渠道,但绝对没有更深的接触,因此,应该是拥有一定的势力,却不够强大,但自身实力较为强大。”
  
      秦然回答着。
  
      对于无法无天,秦然大部分的时候不会隐瞒。
  
      “能够给我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我最近除了擦地板就是擦桌子和擦玻璃,我总觉得的我把自己十年要擦的东西全都擦了。”
  
      无法无天再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特意的压低了声音。
  
      但秦然清晰的听到了酒馆老板娘更加轻的冷笑声。
  
      很明显,如果不是为了让无法无天接触、认识德尔德尔的话,恐怕他这位好友还在擦地板。
  
      当然了,一会儿之后,必然是要继续的。
  
      期限也会无限的加长。
  
      带着淡淡的怜悯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秦然解释起来。
  
      “他布局想要干掉我的随从,但是被我的随从拆穿后,却没有认输,只说了这是失误,并且,下一次一定会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他了解到我有着一定的解咒能力,应该是上一次解咒师的事件,但他也就知道这些,并不知道后续,只会以为那是我的布局。”
  
      “至少,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安排的。”
  
      “所以,他十分的自负,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个。”
  
      对于高等邪灵,秦然定义为随从。
  
      在副本世界找到一个随从不容易,但也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尤其是对于独行者来说,一个好的随从是相当大的助力。
  
      因此,独行者们也不介意拥有随从。
  
      当然,大部分的人还是选择独行。
  
      毕竟,好的随从,很难得。
  
      无法无天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继续问道:“实力强大我能够猜到,但那在巨大城市拥有一定势力呢?”
  
      如果实力不够强大的话,根本不可能知道自由者联盟或者‘守护者’。
  
      这一点,身为‘为入阶’的无法无天很清楚。
  
      要不是瑞秋时不时的提起,他到现在对这些都是一无所知的。
  
      但他不理解的是自己的好友为什么确定对方拥有一定的势力。
  
      “类火车上的那些人,你忘了吗?”
  
      秦然反问道。
  
      “你说那段的时候,我猜刚放下拖布。”
  
      无法无天无奈的一耸肩,然后,马上又追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顺藤摸瓜的找到那些家伙,大干一场吗?”
  
      话语间带着一种逃脱束缚的兴奋。
  
      秦然看到了酒馆老板娘嘴里的香烟猛地燃起,而且,向后燃了一大截。
  
      再次的向自己的好友默哀了一次后,秦然摇了摇头。
  
      “没用的。”
  
      “那些人不会知道更多。”
  
      “那个家伙虽然自负,但他的自负是建立在他自认为的聪明之上,你认为一个聪明的家伙会留下那么多的破绽吗?”
  
      “哪怕他是自认为的。”
  
      秦然说道。
  
      “那就这么看着吗?”
  
      无法无天焦急的问道。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丰收酒馆一段时间,现在的他看到水桶、拖布、抹布就觉得心悸、发冷、全身冒虚汗。
  
      秦然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德尔德尔。
  
      一切都需要德尔德尔得出‘更准确的判断’后,他才会有所行动。
  
      虽然他在第一时间截住了对方,但是对方却马上‘消失’,任由‘j.佩雷尔曼’晕倒在地。
  
      对方自认为握住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而他不介意对方这么认为。
  
      至少,这会给他争取更多的时间。
  
      不着痕迹的,秦然与酒馆老娘对视了一眼,后者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
  
      秦然走到了德尔德尔的身边。
  
      “我可以确定j.佩雷尔曼在,但那那个家伙我感知不到。”
  
      德尔德尔故作无力的摇了摇头。
  
      为了逼真,他还让自己发出了阵阵喘息。
  
      “嗯。”
  
      “那接下来交给我吧。”
  
      秦然说着一把拎起了‘j.佩雷尔曼’向着后巷的更深处走了过去。
  
      无法无天想要跟上去,却被酒馆老板娘一把拉住了。
  
      “?”
  
      无法无天不明所以的看着酒馆老板娘。
  
      “没你的事了。”
  
      “回去拖地。”
  
      酒馆老娘淡淡的说道。
  
      “我……”
  
      “嗯?”
  
      “好的!”
  
      无法无天还要反驳什么,酒馆老板娘一瞪眼,前者马上转身返回了酒馆内。
  
      在确认无法无天离开后,酒馆老娘看向了德尔德尔。
  
      “怎么样?”
  
      “很糟糕。”
  
      “比我预计的更糟糕。”
  
      德尔德尔回答着。
  
      “真是坏消息。”
  
      “不过,你借着这个机会真正的接触到了那家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下一步的治疗,你怎么计划的?”
  
      酒馆老板娘吸了口烟,吐出了一个烟圈。
  
      “我会努力成为无法无天的朋友。”
  
      德尔德尔如实的回答着。
  
      “很容易。”
  
      “无法无天现在的性格缺陷很明显。”
  
      酒馆老板娘说着,看向了巷子深处,那里被一片超自然的黑暗所笼罩着。
  
      “那里没问题吧?”
  
      听着若有若无咽口水的声音,德尔德尔感觉很不舒服,他下意识的问道。
  
      “相信2567吧。”
  
      “更何况,就是一个顺带的解决的家伙。”
  
      酒馆老娘说完就转身向着丰收酒馆走去,德尔德尔再看了那一眼黑暗后,马上就跟了上去。
  
      虽然很好奇那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并不认为打探一下会是什么好消息。
  
      也许2567饲养了什么猛兽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德尔德尔消失在了酒馆的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