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出现

  刺啦!
  
  锋锐的剑气切割着迎面而来的冻气,犹如是布皮撕裂的响声中,冻气四分五裂,但却没有消失。
  
  相反的,它们直接变为了一团寒霜,将半径5米之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其中。
  
  嘎吱吱。
  
  地面迅速的凝结出了一片冰霜。
  
  巡察使闪身出现在了冰霜外,他低下头看着左手袍袖上的霜痕,不由笑了起来。
  
  “依克特你终于不在那么死板了。”
  
  “不过,还是有点慢了。”
  
  巡察使抬起了握剑的右手,在那柄寒芒四射的长剑上,一抹鲜红正在缓缓的消逝,好像是被长剑本身吞噬了一般。
  
  本就锋锐的长剑,这个时候发出了阵阵嗡鸣。
  
  刺痛感出现在了依克特的小腹一侧。
  
  噗!
  
  大量的鲜血喷散而出。
  
  依克特抬手堵在了伤口处,立刻,一层冰霜覆盖在了上面,冻结了伤口。
  
  然后,沾染着鲜血的手掌上冻气弥漫。
  
  不仅是冻气漫延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漫延的范围也扩大了数倍,持剑的巡察使,一下子就被笼罩其中。
  
  “刚刚才说你不那么死板了。”
  
  “看来是我错了。”
  
  “你又开始玩弄牺牲冻气威力,追求了速度和范围的把戏了,可惜,你忘了,没有威力的冻气……对我来说,真的是不堪一击!”
  
  在弥漫的冻气中,持剑的巡察使笑容不变,一个急速的冲锋就来到了依克特面前,抬手就是一剑。
  
  锋锐的切割感再次的出现了,剑刃还没有碰到依克特,后者的身上就已经出现了道道血痕。
  
  但这一剑却并没有落在依克特的身躯上。
  
  锵!
  
  仿佛是金属交击的响声中,一支染血的冰剑挡在了这支长剑前。
  
  这支从依克特手掌中生出的冰剑稳稳挡住了持剑巡察使的斩击。
  
  “咦,你开发出的新招数吗?”
  
  “不错!”
  
  持剑巡察使一愣,随即夸奖起来。
  
  “更不错的还在后面!”
  
  一直沉默不语的依克特冷冷的说道。
  
  在话音刚刚落下的刹那,一缕缕冻气就从冰剑上漫延出来,不仅冻结了持剑巡察使的长剑,还将持剑巡察使的手掌也冻住了。
  
  而且,冻气还向着持剑巡察使的全身漫延。
  
  “值得夸赞!”
  
  “你就应该这样灵活的应用你的能力。”
  
  持剑巡察使连连点头,如同是一位长辈夸赞自己的后辈般。
  
  不过,这样的态度,却刺激到了依克特。
  
  “住嘴!”
  
  一声低吼中,一支崭新的冰剑出现在了依克特的另外一只手中,对准了持剑巡察使的咽喉直直刺去。
  
  但就在依克特的冰剑距离持剑巡察使还有一拳的距离时,对方发出了一声叹息。
  
  “看来你还是无法正视自己的过去啊。”
  
  嗡!
  
  叹息声中,被冻结的长剑发出了剧烈的嗡鸣。
  
  一瞬间,冻结的冰霜就全都被震碎了,而与长剑交击的染血冰剑更是断裂成了数截,跌落地面。
  
  一同跌落地面的还有冰剑的主人:依克特。
  
  扑通!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花俏,被震飞的依克特重重的跌落在了地面上,小腹一侧的伤口径直崩裂不说,那断裂的冰剑剑尖更是侧着他的面庞,插入了眼前的水泥地面。
  
  咔!
  
  清脆的撞击声中,想要爬起来反击的依克特全身一颤。
  
  看着近在咫尺的冰剑碎片,并不是傻瓜的依克特马上反应了过来,他抬起头,咬着牙,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你在同情我?”
  
  “没有。”
  
  “只是一时没有控制好……”
  
  持剑巡察使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他一个闪身出现在了依克特的面前,手中的长剑直直刺下。
  
  依克特一愣。
  
  他没有想到死亡来的如此的突然。
  
  然后,依克特闭上了双眼。
  
  在曾经做出选择时,他就知道他选择了一条必然充斥死亡与危机的道路,现在死亡,也算不了什么了。
  
  至少,他做得足够的多。
  
  不过,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相反的是,一抹温热出现在他的脸上。
  
  依克特再次睁开了双眼。
  
  持剑巡察使的长剑刺在他身下的影子中,那本该是死物的影子在长剑下,不住的扭曲。
  
  而属于持剑巡察使的影子则一剑贯穿了持剑巡察使的胸口,他脸上的温热感,就是喷散而出的鲜血。
  
  “李?!”
  
  依克特一声惊呼,冰剑对准了那影子刺出。
  
  但是,影子却比想象中的狡猾。
  
  猛地缩成一团后,就这么的恢复了原装,而在不远处的街角,一道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影走了出来。
  
  而在那道身影的旁边,亚利基诺正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巡察使,李。”
  
  “‘反抗者’首领之一,依克特。”
  
  “是不是觉得有些意外?”
  
  亚利基诺边走边说。
  
  一直来到了两人面前大约10米左右的范围时,亚利基诺才停了下来,这是他精心计算的‘安全位置’。
  
  “意外,有一些吧。”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有外援。”
  
  持剑巡察使虽然身受重伤,但依旧给人一种笑嘻嘻的感觉。
  
  “叛徒!”
  
  相较于持剑巡察使,依克特就直接多了。
  
  “叛徒?”
  
  “我可没有背叛你们这群天真的傻子!”
  
  “毕竟,我从未真正意义上的想要投靠你们!”
  
  “你们不过,就是我利用的棋子罢了。”
  
  亚利基诺冲着依克特晃了晃手指,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被系统遮掩的面容变得扭曲,声音更是恶毒不已。
  
  “刚刚那一下可是真疼!”
  
  “不过,我不会介意的。”
  
  “因为,做为补偿,我会砍掉你的四肢!”
  
  “阁下,请您……”
  
  说着,亚利基诺就转过身准备向自己的合作者请求帮助,他可不会亲身涉险。
  
  可就在亚利基诺转过身的一瞬间,他就呆愣在了原地。
  
  被他视为最大依仗的合作者,这个时候正被人拎在手里。
  
  而那个人……
  
  不需要更多的辨别,黑色的鸦羽实在是太好认了。
  
  2567!
  
  没有任何的犹豫,亚利基诺转身就跑。
  
  这个时候的亚利基诺,明显是使用了某种道具,爆发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好似一道流光般,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点。
  
  而秦然似乎不在乎对方的离去,反而是将目光放在了眼前持剑巡察使与依克特的身上。
  
  面对着秦然的注视,一直淡定自若,哪怕是受了重伤都能笑出来的持剑巡察使,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位持剑巡察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从秦然身上若有若无散发传来的气息。
  
  那气息带来了无边的压力,不仅让这位持剑巡察使全身战栗,还让对方的心防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握剑的手开始颤抖,剑刃更是不住的发出低吟。
  
  持剑巡察使知道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不然在秦然威压下,他好不容易完成的核心体系就要崩溃了。
  
  下意识的,这位持剑巡察使就想要说些什么,可一旁的依克特却抢先开口了。
  
  依克特当然认得秦然。
  
  也清楚秦然的强大。
  
  但依克特最无法容忍叛徒。
  
  因此,依克特咬着牙强撑着喊道。
  
  “2567阁下,他快跑……”
  
  轰隆!
  
  喊声被雷声所掩盖,晴空万里下,一道雷霆当头劈下,直接吞噬了跑出老远的亚利基诺。
  
  灰飞烟灭。
  
  雷光闪烁中,依克特不自觉的瞪大了双眼。
  
  他既惊讶于秦然的强大,也惊讶于此刻秦然表现出的能力。
  
  雷电?!
  
  不应该是火焰吗?
  
  要知道,除去‘黎明之剑’外,秦然在巨大城市可是有着‘火之君王’‘炎之恶魔’这样的称号。
  
  但,雷电?
  
  却没有!
  
  新获得的能力吗?
  
  心底很自然的出现了一些猜测,但是还没有等依克特思考更多,他就觉得身上一沉,秦然在看着他。
  
  不需要去真正的观察,依克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特别是随着秦然目光的变化,依克特更是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压迫感正在发生变化。
  
  很不好的那种。
  
  几乎是福至心灵般,依克特马上开口说道:“我是‘守护者’敌对组织‘反抗者’的成员,我有办法解除‘魔女馈赠’的隐患。”
  
  话音落下,依克特就感到自己身上的压迫感瞬间消失。
  
  微微松了口气,依克特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持剑巡察使。
  
  他想要看看这个他心目中一直以来的最强敌会怎么应对。
  
  苦笑。
  
  除去苦笑外,持剑巡察使就没有了其他想法。
  
  虽然在眼前男人的身上他没有察觉到杀意,但是压力却是越来越大,很显然,如果眼前的男人想要杀他的话,他真的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了。
  
  接着,更加糟糕的事情来了。
  
  一分契约出现在了持剑巡察使的面前。
  
  “不!”
  
  “我不会……好的,我答应了。”
  
  本能的,持剑巡察使就要拒绝。
  
  但在感知到眼前男子的气息中出现了杀气后,持剑巡察使立刻改变了态度。
  
  再糟糕的事情,能比死亡更糟糕吗?
  
  秦然接过了契约。
  
  上面清楚写着:
  
  在不违背之前签订契约的前提下,拼尽全力的帮助2567一次,期间不得有任何欺骗和谎言。
  
  ……
  
  看着契约上的名字,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没有搞清楚‘魔女馈赠’的真实面目前,他轻易不想要触碰到任何带有‘魔女馈赠’的玩家,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仍由对方放肆。
  
  他是不会直接干掉对方。
  
  可想要一个人死亡的方式太多了。
  
  尤其是在巨大城市中,更是数不胜数。
  
  例如:将对方打成重伤,交给其他人处理。
  
  按照巨大城市的‘收益’规则,很多人乐意完成。
  
  甚至,秦然有把握,让旁边的依克特直接动手。
  
  两人的关系很复杂。
  
  之前的战斗,持剑巡察使处处留情,依克特不依不饶,再加上依克特的身份,秦然大概能够猜测出发生了什么。
  
  但对此,秦然并没有更多的兴趣。
  
  他更想要知道该如何处理‘魔女馈赠’。
  
  同样的,一份契约递到了依克特的面前。
  
  扫过契约的内容,依克特毫不犹豫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仅是因为,契约上的内容,就是他刚刚答应秦然的,还因为持剑巡察使的榜样作用。
  
  刚刚在看到持剑巡察使瞬间妥协后,依克特的心情是复杂的。
  
  既有着一种鄙夷,还有
  
  着一种复杂之极的失落感。
  
  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却让他彻底的没有了心理负担。
  
  “我会去找你们的。”
  
  秦然这样的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秦然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后,依克特站了起来,低下头看了一样持剑巡察使,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至于趁着对方击杀对方?
  
  先不说之前对方是为了救他才重伤的,单单是依克特秉承的信念就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刻板的家伙!”
  
  注视着远去的依克特,持剑巡察使从地上爬了起来,感受着自己的伤势,回想着刚刚签订的契约,这位持剑巡察使不由嘟囔起来。
  
  “这下麻烦可大了。”
  
  “希望能够蒙混过关,不然……”
  
  带着心底的想法,持剑巡察使一瘸一拐的向着穹顶时钟塔而去。
  
  而在这个时候,秦然已经靠近了亚利基诺的房间。
  
  对方的房间距离穹顶时钟塔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仅仅两个街区,但是很难找,隐藏在一条巷子中间的位置。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秦然这样的自语着,目光再次扫过了击杀亚利基诺后获得1500积分和2技能点的信息提示。
  
  远比意料中要少的积分、技能点,以及对方连续出手猎杀他人的行为,让秦然心中不由出现了一些猜测。
  
  而此刻,就是验证内心想法的时候。
  
  咔!
  
  当秦然将手放在了门上时,房门立刻缓缓开启了,房间内甚至传来了房门开启的回音。
  
  秦然迈步走入其中。
  
  立刻的,一个硕大的足有足球场大小的房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在这硕大的房间中,周围都是空空荡荡的,唯有在房间正中央,立着一根一人多高,水桶粗细,通体漆黑的石柱。
  
  在这根石柱上,雕刻着诸多牙尖嘴利鬼面画像。
  
  看着这根柱子,感知着其中隐藏的气息,秦然嘴角一翘。
  
  他知道这次他将会有不菲的收获了。
  
  而就在秦然准备详细查看石柱的信息时,高等邪灵却通过契约传来一阵阵的悸动。
  
  它,希望获得这根石柱。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