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高等邪灵的休息
    那声音停了下来。
  
      几乎是戛然而止的。
  
      那股满是压抑、怨毒的气息更是为止一静。
  
      时间,似乎停止了一般。
  
      只剩下了恶魔的咆哮与原罪们的低吟。
  
      秦然捏着对方的头颅,将俘虏从地上拎了起来,双眼平视着对方。
  
      没有任何的话语,但是那淡然的目光去足以说明一切。
  
      毫不犹豫的,气息消失了,以比之前出现时,更快的速度。
  
      随着这样气息的消失,被秦然拎起来的俘虏,也如同是融化了一般,迅速的化为了一滩液体。
  
      看着地上的那滩液体,秦然左手上火光闪烁。
  
      嗤!
  
      迅速的,液体消失不见。
  
      然后,秦然转过身继续关注着高等邪灵。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
  
      怎么可能!
  
      等待许久的目标已经出现了,他怎么会什么都不做。
  
      ……
  
      巨大城市,某处隐秘之地。
  
      一道道符文烙印在这里的地面上。
  
      一根根需要两人合抱的符文支柱上更是闪烁着黑暗、不详的光辉。
  
      一尊雕像被摆放在最中间的位置上。
  
      一个身穿祭司袍的人正在那里祭拜着。
  
      但是,突然的,那尊雕像急速的抖动起来。
  
      “冕下,发生了什么?”
  
      跪拜在雕像前的人,惶恐的问道。
  
      “离开!”
  
      “快点离开!”
  
      “带着我去‘避难所’!”
  
      雕像中响起了急促的声音。
  
      跪拜在雕像前的人,马上跑过去抱起雕像就向外跑去。
  
      但是就在这道身影刚刚穿过了那一根根符文支柱来到了外面的时候,一抹微风吹过。
  
      呼!
  
      风吹动着祭司的头发。
  
      风吹动着祭司长袍的衣角。
  
      祭司的头颅,掉落在地。
  
      鲜红的血,浸染着祭司长袍。
  
      抱在怀中的雕像就这么的飞到了半空中,但是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只手接住了。
  
      在手掌触碰到雕像的瞬间,雕像上就冒出浓郁的黑色烟雾,而在黑雾中还有着一道道黑色的闪电来回穿梭。
  
      嗤!
  
      碰触到雕像的手掌迅速的枯萎,根本无法抓牢雕像,任由雕像半空坠落。
  
      嗡!
  
      脱离了那只手掌的雕像上黑色的电光骤然亮起,宛如是一个黑洞般,雕像钻入其中,迅速的消失不见。
  
      而那只手掌的主人则发出了一声冷笑。
  
      然后,就这么拖着仿佛干枯树脂般的手掌消失不见。
  
      咕!
  
      当那只手掌的主人离去大约十几秒钟后,饥饿引起的肚子叫声响起,随之就是一连串拖延口水的声音。
  
      “饿、饿。”
  
      ‘暴食’低声的说着。
  
      “克制,你要学会克制你自己。”
  
      “这对你的成长会有很大的帮助。”
  
      ‘懒惰’这样的解释着,不过,下一刻,他就带着‘暴食’返回那最初放置雕像的隐秘之处。
  
      不需要‘懒惰’再说什么,‘暴食’直接就扑了上去。
  
      地面的符文被他一舔,就消失无踪。
  
      地上的符文支柱被他张嘴一咬,喀嚓就断成了两截,然后,一点没有浪费的,全都塞入了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就好像是吃下了一根美味的脆骨般。
  
      而站在一旁的‘懒惰’则是低头思考着。
  
      当最后一点‘食物’被‘暴食’舔舐干净后,‘懒惰’和‘暴食’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
  
      “意外发现啊!”
  
      秦然听着‘懒惰’的转述,双眼眯起,他想到了亚利基诺背后会有人,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不止一拨人盯着亚利基诺。
  
      转过头,秦然看向了‘暴食’和‘懒惰’。
  
      “味道记住了吗?”
  
      ‘暴食’点了点头,刚刚一顿意外的甜点,让‘暴食’显得十分高兴。
  
      “对方表现出的一切你都铭记在心吗?”
  
      秦然询问着‘懒惰’。
  
      “当然。”
  
      ‘懒惰’一笑。
  
      “很好。”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看看这些家伙想要做什么。”
  
      秦然说着,目光就看向了高等邪灵。
  
      这个时候,高等邪灵与【巫毒之柱】的相互攻伐吞噬,进入了最后阶段。
  
      高等邪灵全身伤痕累累。
  
      通体漆黑的【巫毒之柱】也破损严重。
  
      但不同的是,高等邪灵的气息越发的强大了,而【巫毒之柱】却是摇摇欲坠,好像是随时熄灭的火烛。
  
      特别是那些鬼面画,更是全都消失不见。
  
      砰!
  
      高等邪灵的手掌狠狠的按在了【巫毒之柱】上,锋锐的手掌一点一点的深入到【巫毒之柱】的中心。
  
      【巫毒之柱】似乎知道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千疮百孔的表面开始扭曲,然后……爆裂。
  
      轰!
  
      坚硬的表面径直炸裂,在房间内形成了一处气流,碎石乱飞间,一道黑色的流光就要遁入虚空。
  
      当刚刚接触到虚空,黑色的流光就颤抖起来。
  
      “我等你半天了!”
  
      在爆炸时就化为虚无的高等邪灵再次显出了身形。
  
      它裂开嘴,露出那尖锐的牙齿,张嘴就是一吸。
  
      顿时,黑色的流光就被高等邪灵吸入了肚子里。
  
      在做完这一切后,高等邪灵扭过头看向了秦然。
  
      “boss,我需要休息一下。”
  
      高等邪灵这样的说道。
  
      “多久。”
  
      秦然径直问道。
  
      “大约一周。”
  
      高等邪灵马上回答道。
  
      它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也让自己的思想放空,它认为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毕竟,它刚刚可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
  
      “太久。”
  
      “你只能休息这么长时间。”
  
      秦然径直说道,并且,竖起了一根手指。
  
      果然被发现了吗?
  
      高等邪灵叹息了一声,将自己从惨兮兮的模样转换了回来。
  
      不过,一天就一天吧。
  
      总比没有的好。
  
      “好,一天也足够了。”
  
      高等邪灵认命道。
  
      “谁给你说是一天了?”
  
      秦然一挑眉。
  
      “那、那是多久?”
  
      高等邪灵忐忑了。
  
      “一分钟。”
  
      “还有……现在已经过去20秒了,你还有40,不,39秒。”
  
      秦然认真的回答道。
  
      一分钟?
  
      一分钟!
  
      高等邪灵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就要说些什么,但是在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高等邪灵立刻放弃一切的躺倒在地。
  
      一分钟就一分钟吧。
  
      至少,这一分钟是属于它自己的。
  
      它还可以躺着。
  
      哪怕没有床铺和枕头,但也很不错了,不是吗?
  
      在高等邪灵休息的时候,秦然则点开了高等邪灵的新属性,看着眼前出现的文字,秦然嘴角一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