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上位与线索

  高等邪灵的属性,清晰的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名称:血腥玛丽】
  
  【类型:上位邪灵(异态)】
  
  【品质:1】
  
  【攻击力:1】
  
  【防御力:1】
  
  【属性:1,幻术;2,虚体;3,手掌如刀;4,吸食;5,极速再生】
  
  【特效:1,形态改变;2,神秘知识(专家)3,贵族知识(精通)】
  
  【需求:臣服。】
  
  【备注:因为一次意外,而从血色女王王冠中诞生的高等邪灵(异态)在吞噬了巫毒之柱后,它达到了普通邪灵的极限,但它并不是普通邪灵,并且,它很聪明的没有随意选择融合那些看似强大的东西,仅仅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力的。】
  
  ……
  
  【幻术:制造一次需要精神判定不低于sss,感知不低于1的幻术(一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极强级别的精神冲击,两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1阶的精神冲击),当目标为复数时,精神、感知判定随人数增多而减少,而当目标人数的情绪不稳时,判定随之增加】
  
  【虚体:化为虚无,免疫所有物理伤害,当面对能量伤害时,仅承受其中80%的伤害,且潜行等级+2】
  
  【手掌如刀:双手如同名刀般锋锐,判定攻击等级+1(不超过3)】
  
  【吸食:身体任何部位都可以吸食生灵的鲜血,快速的恢复伤势、体力,驱除负面状态,当使用咀嚼状态时,恢复速度+1】
  
  【极速再生:消耗较少的体力,快速恢复生命力,并且可消耗一定的体力,让断肢再生(包括但不限于头颅等)】
  
  ……
  
  【形态改变:改变成任何见过的人类、类人和生物模样(拥有自身全部能力,且拥有部分变形生物的气息特质),变形生物体积不能超出大型级别(大象为大型极限);或者变为血色王冠(契约者佩戴时,可选择血腥玛丽的两项属性能力做为技能)】
  
  【神秘知识(专家):对诸多神秘侧知识,变得越发得心应手。】
  
  【贵族知识(精通):熟识贵族们必须要掌握的知识。】
  
  ……
  
  (标注1:奴隶契约,不需要任何花费)
  
  (标注2:加强契约,即使脱离了最初的范妥思手稿,它依旧是你的奴隶)
  
  ……
  
  秦然的目光扫过备注和标注2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高等邪灵的做法值得赞赏。
  
  强大是必须的,但盲目的,不顾一切的强大,乃至伤害到自身根本,影响到了未来发展,在秦然看来却是愚蠢的。
  
  至少,在正常情况下,秦然绝对不会这么做。
  
  而标注2?
  
  无疑就是一份保险。
  
  【范妥思手稿】的束缚有多大,秦然无法得知,但是随着高等……不,是上位邪灵的变强,这样的束缚必然会变弱才对,直至达到脱离的程度,所以,一份加强的契约,在秦然看来就是必要的了。
  
  事实上,秦然已经打算,每次上位邪灵变强,就和对方补充一份契约。
  
  毕竟,这么好用的工具,他可不舍得随意丢弃。
  
  收回了目光,秦然看向了躺倒在地的上位邪灵。
  
  “一分钟到了。”
  
  秦然这样的说道。
  
  上位邪灵马上爬了起来,向着秦然鞠躬示意。
  
  “乐意为您服务。”
  
  上位邪灵一丝不苟的说道。
  
  仿佛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后,它已经完全的忘记了疲惫。
  
  “‘懒惰’会告知你一切。”
  
  “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盯紧那些额外出现的玩家。”
  
  “当然了,教导霜狼和火鸦的任务,老书本只是暂时接替你,在你这个任务之外的时间,你需要尽可能的教导霜狼、火鸦。”
  
  秦然说着转身就走。
  
  而在秦然的身后,‘懒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和【巫毒之柱】同源的东西出现了……”
  
  声音渐渐的不可闻。
  
  秦然相信‘懒惰’会处理好一切。
  
  就如同他相信上位邪灵的勤劳一样。
  
  至于他?
  
  自然是要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例如:去华尔威街旁的洛街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常。
  
  要知道,那可是他房间附近,绝对不能够大意。
  
  ……
  
  大约两个小时后,秦然心满意足的出现在了丰收酒馆中,向着无法无天等人打了个招呼后,他径直走向了吧台。
  
  “免费的柠檬水。”
  
  秦然冲着瑞秋说道。
  
  “仅限一杯!”
  
  酒馆老板娘强调着,然后,老板娘鼻尖嗅动,道:“草莓抹茶冰激凌、巧克力香蕉船、奶油华夫饼、红豆派、还有……酸奶捞,你是打劫甜品店了吗?”
  
  “没,我付过钱的。”
  
  “而且,我处理过味道。”
  
  秦然不解的看向了酒馆老板娘。
  
  “不要把真正厨师的鼻子当做是常规摆设,它可以闻到你永远想不到的味道。”
  
  “我多放了一片柠檬,可以解腻。”
  
  说着酒馆老板娘将柠檬水放到了秦然面前。
  
  看着杯中的两片柠檬,秦然一笑。
  
  解腻?
  
  他可不需要,不过,他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就如同他不打算隐瞒之前发现的一样。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眼前的酒馆老板娘早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从最初因为无法无天的存在而相互妥协,到现在又因为无法无天而站到了同一战线上,双方的关系很奇妙。
  
  虽然纽带是无法无天,但是两人却往往要绕过无法无天,不能让对方知晓。
  
  不过,在心底,两人都希望告知无法无天这一切。
  
  几乎是下意识的,坐在吧台外的秦然和站在吧台内的酒馆老板娘就同时向着无法无天看去。
  
  而这个时候的无法无天正端着酒杯开怀大笑。
  
  “为了欢迎我们的新朋友德尔德尔的加入,还有老朋友j.佩雷尔曼的归来,今天的酒水我请!”
  
  “大家开怀畅饮吧!”
  
  “还有,我给大家表演我的压轴节目一人独饮!”
  
  话音刚落下,一字排开的二十二支造型各异,装有酒精浓度不同酒液的就被就这么的出现在了桌子上。
  
  唔,还是算了吧。
  
  看着这一幕,秦然、酒馆老板娘一起摇了摇头。
  
  在没有治愈前,无法无天就让他继续的没心没肺下去吧。
  
  转过身的秦然没有开口,而是通过私信将刚刚的一幕描绘了出来。
  
  然后,他就发现酒馆老板娘有些发愣。
  
  “怎么了?”
  
  秦然问道。
  
  “你确定是风?”
  
  “还是微风?”
  
  酒馆老板娘强调道。
  
  “我相信我的随从,它不可能看错。”
  
  秦然十分肯定。
  
  如果单独是‘暴食’的话,秦然还会有所犹豫,但还有着‘懒惰’在,秦然相信以‘懒惰’的能力不会出错。
  
  “假如真的是微风,那就麻烦了。”
  
  “因为……”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酒馆老板娘猛地停下了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