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类似
    莫林顿尔小道,17号。
  
      一栋三层的,有着木质倾斜屋顶的小楼,屋檐下的一层是一个圆形的窗口,之后的两层则是田字型。
  
      房屋的墙壁是砖木混合制成。
  
      木头在雨中散发着特有的味道,秦然抬起头看着在雨中变得模糊的门牌,走上前轻轻的敲了门。
  
      当获得了进入的许可后,秦然推门而入。
  
      一个火塘出现在了门口处,里面的火焰在干柴的填入下,旺盛的燃烧着,迅速的驱散了秦然鸦羽斗篷上的寒气,
  
      依克特就站在火塘边。
  
      这位反抗者一言不发的看着秦然,丝毫没有邀请秦然真正意义上的进入到屋子内部。
  
      而在这位反抗者的身旁,则站着一个身材高挑,身着黑色皮衣的女士,紧绷的皮衣让对方.胸.前越显宏伟,双腿则越发的修长,特别是当对方双手怀抱胸前,斜靠在墙壁上的时候,立刻,全身的美好就展示了出来。
  
      “欢迎,2567阁下。”
  
      “我是贝拉,很荣幸见到您。”
  
      对方说着站直了身躯,并且,伸出了手。
  
      秦然低下头扫了对方伸出的手一眼,但没有伸出手。
  
      一些礼仪在巨大城市并不通用。
  
      不是因为高傲。
  
      只是因为小心。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对面的玩家拥有什么样的能力。
  
      贝拉看着秦然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恼怒,反而是不着痕迹的将手向身侧一引,道:“请您走这边。”
  
      “很抱歉,这里只是我们的一个临时据点,因为一些缘故我们无法将您带到我们的大本营。”
  
      “请您见谅。”
  
      对方恭敬有礼的说着,就径直走在秦然身前带路。
  
      立刻,被皮衣包裹着的部位,就这么出现在秦然的面前,随着对方的走动,而上下颤动。
  
      不过,相较于眼前的事物,秦然更加关注的是对方口中的临时据点。
  
      沿着火塘进入了走廊后,两侧各有一个门。
  
      左侧的门是关闭着的,秦然看不到。
  
      右侧开启的门则出现了还未清洗的锅碗等厨具,并没有完整的食物。
  
      当经过两侧的门后,房屋一层的大厅就出现在了眼前。
  
      一排三张,总共两排,摆放着六张桌子,每张桌子四周都放着长条的椅子,而在两排桌子中间还放着两个火盆,内里的炭火比之火塘内的还要旺盛,让房间中的温度比之进门时,还要暖和。
  
      “请坐。”
  
      贝拉转过身为秦然拉开了一条长条椅。
  
      没有客气,秦然就这么坐下,贝拉则做到了桌子对面,依克特依旧是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另外一侧,做了下来。
  
      如果不是有着呼吸的话,完全就像是一个机器人。
  
      “我很早就希望联系您,但关于您的一些传闻,让我心生疑虑。”
  
      “不过,依克特向我的转述,却让我的疑虑消失了。”
  
      “您与传闻中的并不同。”
  
      “所以,我很希望您能够加入到‘反抗者’中来,毕竟……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守护者’!”
  
      “那些依靠吸食他人而生存的蛀虫!”
  
      贝拉一开口,就对秦然发出了邀请。
  
      而且,在提到‘守护者’时,她的语气中满是愤恨。
  
      不过,对方却恰到好处的停下了话语,并没有再继续下去,更没有说所谓的‘吸食’是什么,充分的给予秦然一个猜测的空间。
  
      事实上,在秦然进入到这个房间后,对方就一直再让秦然猜测着。
  
      从火塘前不着痕迹的指引,走廊内开启的厨房门,乃至到这个大厅中的桌椅摆放,秦然可以肯定对方都是有意识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有可能是试探他的深浅。
  
      也有可能是在传递错误的信息,让他分心在毫无作用的信息上。
  
      甚至,对方为此还不惜利用自身。
  
      对方的这身衣服,秦然可不相信会是对方的常服。
  
      而那种走路姿势更不可能是日常的行动方式。
  
      在突破人物模板限定的副本世界中,那位安.拉特里奇.欧肯就是这么走路的,对方无时无刻的不在展示着自己的魅力。
  
      因为,那就是对方的武器。
  
      同样的,眼前的贝拉也是这样。
  
      但和安.拉特里奇.欧肯相比较,却要差了一点。
  
      不够自然,有些故意为之的感觉。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都不会对秦然造成麻烦。
  
      他很擅长应付这样的局面。
  
      淡淡的威压随着秦然的气息改变而出现在房间中。
  
      一直保持着游刃有余姿态的贝拉身躯不由自主的向后扬去,她的双眼中出现无法掩饰的惊骇。
  
      因为……
  
      在此刻的她眼中,秦然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就是一头巨大的,充斥在她全部视野中的漆黑怪兽,而且,那头漆黑怪兽,正张开了嘴,准备吞噬她。
  
      强忍着尖叫出口的贝拉,迅速的站了起来,与秦然拉开了距离。
  
      接着,就是浓重的喘息声。
  
      呼哧、呼哧。
  
      每一次呼吸,似乎都是拼尽了全身的力量,以至于数次呼吸后,贝拉只能够依靠着墙壁让自己站立。
  
      “这就是你们的‘欢迎仪式’?”
  
      秦然第一次开口了。
  
      他看向了依克特,淡淡的问道,身上的威压随着这番话语,开始加重。
  
      房屋中,似乎响起了若有若无的咆哮声。
  
      “她是自作主张的。”
  
      “和我没有关系。”
  
      “她认为能够将你彻底的拉入到我们的阵营中。”
  
      依克特实话实说,然后,一个小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就这么的放到了秦然的面前。
  
      【名称:屏障之水】
  
      【类型:药剂】
  
      【品质:传说】
  
      【属性:均匀涂抹在‘魔女印记’上时,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的隔绝这一‘印记’的作用】
  
      【需求:无】
  
      【备注:它的诞生不单单是魔药学和炼金术,还夹杂了一些你暂时无法理解的东西在里面】
  
      ……
  
      当秦然拿起小瓶时,这样的信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不够。”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这是现在的极限了。”
  
      “我们正在努力的研发更加有效的。”
  
      依克特一丝不苟的回答着。
  
      “我需要后续的。”
  
      秦然提出了要求。
  
      “按照契约,我会把属于我的那份给你。”
  
      依克特这样的回答着。
  
      “嗯。”
  
      秦然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再理会那位贝拉一眼。
  
      而很显然,被吓到的对方,也不打算过多的招惹秦然。
  
      直到秦然离去后,贝拉这才松了口气。
  
      “他的精神属性太强大了。”
  
      “我根本无法撼动。”
  
      贝拉似乎是在解释自己失败的缘由,但是依克特完全没有理会,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
  
      他和对方本来就是平级。
  
      他不需要对方的解释。
  
      也不会承担对方的失误。
  
      一切都交由首领负责。
  
      至于最终的结果?
  
      依克特思考着,但是,下一刻
  
      轰隆!
  
      突兀的一声惊雷,惊醒了依克特,他摇了摇头。
  
      他不应该去想这些没用的。
  
      他只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就足够了。
  
      哗、哗哗。
  
      雨越发的大了,巨大城市彻底的淹没在了雨水之中。
  
      一道断手的身影穿梭在雨幕中。
  
      他放心大胆的行走在大雨中的巨大城市,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他不担心暴露。
  
      更不担心被发现。
  
      因为,一切都将被雨水掩盖、冲刷。
  
      不论是痕迹。
  
      还是……
  
      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