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发生了什么?
    “真是如同瑞秋说的那样,脏乱差。”
  
      刚一进入华尔威街13号,‘炼金士’勒梅就很直接的评价着。
  
      对此,秦然毫不在意。
  
      他对于房间的安排,第一条,从来都是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第二条才是干净、整洁。
  
      如果第二条违背了第一条,那么就无视第二条。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习惯。”
  
      秦然回答着。
  
      “东西呢?”
  
      ‘炼金士’勒梅很明智的没有和一个男人争论房间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整洁程度。
  
      这就如同是男人和女人去争论逛街的意义一样白费功夫。
  
      有着这样的精力,还不如多喝一口儿的好。
  
      “这个。”
  
      秦然说着就把装有【屏障之水】的小瓶交给了对方。
  
      事实上,在得到【屏障之水】的第一时间,秦然就联系了对方。
  
      对于一件来自陌生组织的道具,秦然可不会随意使用,更加不用说是这上面已经标注出了‘夹杂了一些你暂时无法理解的东西在里面’这样的描述了。
  
      啪!
  
      扒开瓶塞,‘炼金士’勒梅伸手在瓶口扇了扇。
  
      秦然没有阻止对方。
  
      他相信对方的专业知识,这也是他联系对方的缘故。
  
      而对方也没有让她失望。
  
      “有趣!有趣!”
  
      “我需要更长时间去分析它。”
  
      “大约需要一周到两周。”
  
      勒梅这样的说道。
  
      “没问题。”
  
      秦然点了点头。
  
      “10w积分。”
  
      “没有优惠!不要讲人情!”
  
      勒梅报出了一个价格。
  
      “好的。”
  
      在某些别无选择的时候,秦然会表现出干脆利落的一面,当然了,心底的疼痛,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签订了契约。
  
      ‘炼金士’勒梅带着【屏障之水】离开了,在推开门的时候,秦然敏锐的察觉到了‘孤僻者’莱文的猫就在自己华尔威街13号对面,虽然没有发现对方在哪,但是对方的猫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人肯定也在附近。
  
      当然了,鉴于双方的契约,秦然没有多嘴,只是目送着‘炼金士’勒梅的离去,然后,转身返回了房间。
  
      一直隐匿的老书本走了出来。
  
      “大人。”
  
      向着秦然行了一礼后,老书本继续捧着【动物随从训练之书(抄录)】阅读起来。
  
      既然暂时将火鸦、霜狼的教导任务交给了对方,秦然自然希望对方能够达到最好的程度。
  
      所以,没有打扰对方。
  
      秦然径直走向了属于自己的沙发。
  
      他坐在其中后,就点开了自己的人物栏。
  
      看着因为吞噬‘吞噬者’而纷纷入阶,且都达到不低等级的力量、敏捷、体质,以及本就是他最高等级属性的精神,再看了看依旧是SSS+的感知,秦然不由轻吸了口气。
  
      没有谁比他更加清楚感知的重要性了。
  
      最初他选择‘独行者’这条路时,高等级的感知属性,就是他底气的来源之一。
  
      在未知的副本世界中,你会遇到更多未知的危险,而更高的感知总是你能够对抗这些危险的最大的保障之一。
  
      而且,秦然深知衡量一个人的最强的一点,永远不会是看向他最优势的地方,而是选择最劣势的地方。
  
      所以,秦然毫不犹豫的开始提升感知等级。
  
      【使用5点黄金属性点……】
  
      【精神SSS+→ZZ(评价:新晋Ⅰ)】
  
      ……
  
      上一个副本全部收入的五点黄金属性点,全部投入到感知属性上后,秦然的双眼、双耳、鼻尖、舌头等都传来了微微的凉意,犹如是涂抹了薄荷一般,让人感到微微的刺激,却又凉爽、舒服。
  
      然后,他觉得一股细细的风吹动在了皮肤上,下意识的,秦然睁开眼。
  
      在不远处,老书本正静静的捧着书,翻动着书页。
  
      那‘风’来自书页的翻动。
  
      感知着这一切,秦然不由一笑。
  
      每项属性在达到入阶后,都会有着显而易见的变化,特别是和自身‘极为契合’的属性更是如此。
  
      例如:他的精神与感知。
  
      对于自身很擅长精神与感知,秦然是早已经知道的事情了。
  
      最初使用黄金属性点前,相较于其余属性的F,他的精神、感知都是F+,而后随着他的强大,他两项属性的异样也越来越明显。
  
      他很期望知道自己的感知达到了Ⅴ时,会是什么模样。
  
      但绝对不是现在!
  
      现在的他,还需要进行下一步的调整。
  
      没错,不是使用黄金技能点提升原有的一些技能,而是调整!
  
      在发现通过练习技能,同样可以提升技能等级,甚至,还会让自己产生不一样的感悟时,秦然就已经有了类似‘通过练习来提升技能’的想法。
  
      而当出现了属性达到了更高等级,需要的不单单是黄金属性点还需要黄金技能点后,秦然更是坚定了这一想法。
  
      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此刻的核心技能早已经达到了黄金技能点暂时无法提升的地步。
  
      不然的话,秦然绝对会有多少投入多少。
  
      至于剩余的辅助技能?
  
      在提升与不提升,都对自身实力不会有着更多变化的时候,秦然很自然的选择去做一些实验。
  
      之后的几天,秦然没有再离开华尔威街13号。
  
      他除了练习更多的技能外,就是思考着【英雄与恶棍】的副本世界。
  
      无疑,这是一个很有欺骗性的副本世界。
  
      名为英雄与恶棍,实际上却是隐藏着更深的里世界。
  
      哪怕是有过一次经历的秦然,都无法确定,那个里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在这个副本世界中,有着极大的价值。
  
      不仅是那些可以提升‘恶魔之力’的‘莫丁雕像’,还有着能够让诸多道具、装备进化的可能。
  
      很明显的,机遇与危险并存。
  
      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的富有魅力,不是吗?
  
      为此,秦然满怀期待。
  
      时间如梭,很快的,当副本冷却完毕后,秦然整理了背包与道具,直接点击选择了进入。
  
      文字再次显现——
  
      【特殊单人副本进入!】
  
      【难度确认:第八次副本难度】
  
      【背景:这里是一个奇特的世界,有着超越常人的英雄与恶棍,他们相互攻伐,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战,而你的‘义举’在这座城市里获得了相当的声望,你被人们所熟知,但是死去的恶棍只会引来更多的恶棍,他们对这座城市虎视眈眈……】
  
      【主线任务:在十二周内,抵御那些意图不轨的超级罪犯(抵御越多,获得评价越高)】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提示:这是你的特殊副本,主线任务不可以失败,一旦失败,判定玩家游戏失败!)
  
      ……
  
      当文字消失后,秦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中。
  
      并不是他熟悉的兰顿丁街17号,也不是那理应重建的斯莫维尔街99号。
  
      而是一间……病房?
  
      没错,就是病房!
  
      白色为主,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而他?
  
      则是被束缚在床上,从肩膀的位置开始,一直到脚部,一共六根皮带紧紧的束缚着他。
  
      秦然轻微尝试了一下后,就能够每根皮带的设计都非常的合理,以至于让普通人根本无法动弹。
  
      但最让秦然感到讨厌的是:一个类似口罩的东西,戴在他的脸上。
  
      不仅让他无法明确的表达自己的话语,而且还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呼吸不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力量没有消失。
  
      没错!
  
      他的力量还在。
  
      装备道具也在一侧的柜子中,无法看到,但是秦然能够感知的到。
  
      简单的说,他只需要稍稍用力,就能够挣脱一切。
  
      不过,秦然并没有这么做。
  
      谨慎的秦然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啪!
  
      就在秦然思考的时候,病房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了。
  
      一个粗壮的男护士走了进来,秦然微微扬起脖子就看到了对方的面容。
  
      “奥多克?”
  
      秦然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奥多克,曾经是一个业余的抢劫犯,胆小怕事,擅长虚张声势,觉醒了超凡之力后,被称之为‘血人’。
  
      被他用【梅斯丽之戒】控制后,成为了一个还算得力的下属。
  
      但这个时候的奥多克可没有一丁点身为下属的觉悟,对方根本没有理会秦然刚刚嘴中含糊不清的话语声,就这么走到了床边,用力一一压。
  
      整张床就这么的立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秦然才看到他被束缚的床是能够移动的。
  
      奥多克推着他穿过了那扇门,来到了走廊中。
  
      走廊十分的狭长,几乎只能够通过一张床,而长度却足有上百米,每隔个几米就会出现一个没有窗户的门。
  
      毫无例外的,每一个门都是被紧紧关闭的。
  
      看不到任何实质的东西,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有着的只是移动床的轮子,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响声,以及身后奥多克越发粗重的呼吸声。
  
      很明显,这个奥多克的体力十分的差劲。
  
      可就算是这样,对方也没有偷懒。
  
      毫不停歇的,就这么将他推到了走廊的尽头。
  
      在走廊尽头的一侧,出现了一部电梯,电梯上方有着3F的标示,一旁则放着一个垃圾桶,垃圾桶上有着一个烟灰缸,里面满是烟蒂。
  
      秦然扫了一眼,就被奥多克推了过去,转了个身,变成了背对电梯的模样。
  
      在电梯的对面依旧没有窗户。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秦然都不知道是白天黑夜,那冷淡的灯光,除去带来照明外,没有任何的左右。
  
      嗒!
  
      便宜的一次性打火机被按下的声音响起了。
  
      香烟的味道马上弥漫开来。
  
      一支烟,奥多克从头抽到了尾,当将烟蒂又一次按在了烟灰缸里的时候,对方才按下了电梯。
  
      叮!
  
      电梯铃响了起来,面壁的秦然被拽着拉入了电梯。
  
      与一般的电梯没有什么区别。
  
      右侧是楼层与报警电话。
  
      楼层从1F到6F,报警电话是红色的。
  
      奥多克伸出手在5F上按了一下。
  
      期间完全没有理会秦然的意思,甚至,连对视都没有。
  
      当5楼到达的时候,秦然被推了出去。
  
      与之前的3楼不同,这里多了很多人。
  
      一些坐着轮椅,身上披着毯子的老人围坐在角落的电视前,另外一些看似身强力壮的中年护工则是在一旁低声交谈,时不时的传来轻轻的笑声。
  
      里面当然有年轻人!
  
      甚至,他们才是绝大多数。
  
      只是……
  
      当秦然被从电梯里推出来的时候,这些年轻人就从整个大厅的各个角落聚集了过来。
  
      他们冷漠的看着秦然。
  
      一言不发。
  
      表情刻板。
  
      而且,这样的情形还在漫延着,护工们停止了交谈,老人们停止了看电视,一同将冷漠的目光投来。。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凝固了般。
  
      “滚开!”
  
      “都给我滚开!”
  
      而在这个时候,奥多克大声的吼道,并且,扭动着粗壮的身材,在眼前的年轻人中为秦然挤出了一条通道。
  
      奥多克从推变为了拽,继续向前。
  
      在身后,秦然听到了阵阵窃窃私语。
  
      疯子!
  
      变态!
  
      是其中主要的描述。
  
      恶魔!
  
      杀人狂!
  
      是之后的点缀。
  
      “我告诉你,一会儿老实点。”
  
      “这是你为数不多为自己辨别的机会了。”
  
      “当然了,我不是什么好心。”
  
      “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每天胆战心惊的把你推来推去,你应该去其它的地方,为什么要来这里。”
  
      拽着秦然前行的奥多克嘴里不断的嘟囔着。
  
      秦然则眯着眼一言不发。
  
      他看着眼前的奥多克,又看了看按照对方前进轨迹的目的地:院长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名牌下有着一个名字:弗里斯。
  
      弗里斯,曾经是一位教师,当觉醒了天赋后,成为了‘冰冻者’,直到被秦然控制前,都是干着类似佣兵的活计。
  
      “弗里斯吗?”
  
      又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让秦然对办公室里会出现什么,有了一些猜测。
  
      而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当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后,他看到了警长普德克和艾玛.艾迪。
  
      警长普德克这个时候依旧是一身警服。
  
      但艾玛.艾迪就不同了,皮夹克、T恤、牛仔裤和板寸短发都没有了,有着的是一身十分职业化的装扮,手中拎着一个公文包。
  
      在秦然被推进来的时候,两人正在交谈。
  
      “艾迪医生我希望你用最专业的知识来为我分辨那个混蛋是真的疯了,还是在装疯卖傻!”
  
      “好的,普德克警长。”
  
      对话简短,在秦然被推进来后,就戛然而止了。
  
      “有什么的话,叫我,我就在外面。”
  
      警长普德克带着奥多克走向了外面,并且,关上了房门。
  
      砰!
  
      关门声在房间中回荡,艾玛.艾迪这个秦然记忆中的底层出身的姑娘,以优雅的姿态看着他,面带微笑。
  
      然后……
  
      她径直从公文包中,掏出了一把刀,直直的向着秦然刺来。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