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习惯,出奇迹

  秦然没有动。
  
  因为,他能够判断的出艾玛.艾迪的刀不会刺到他。
  
  事实上,也是如此。
  
  那把看起来锋锐无匹的刀,擦着秦然的耳际,刺入到了枕头里。
  
  手握着刀的艾玛.艾迪细细的看着秦然,当发现秦然眼都没有眨一下的时候,对方的眉头紧皱。
  
  然后,拔出了刀。
  
  顿时,枕头里的羽绒和棉花就这么飞了出来,沾染在秦然的头顶、面部,让秦然看起来狼狈异常。
  
  可秦然的双眼依旧平静。
  
  面对着这平静的双眼,艾玛.艾迪皱起的眉头越发的紧了。
  
  “你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
  
  “是因为你确认我不会对你造成实质的伤害吗?”
  
  很显然,变幻了身份的艾玛.艾迪拥有着足够与她现在身份相匹配的知识与观察力。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周围。
  
  从刚刚开始,他就这么观察着。
  
  他期望找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
  
  因为……
  
  自始至终,他都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是因为束口袋而拒绝回答吗?”
  
  “我可以给你摘下来。”
  
  艾玛.艾迪面对着沉默的秦然,再次开口了。
  
  这一次,她选择了另外一个突破口。
  
  当然了,在话语声刚刚落下的时候,她就发出了相应的警告。
  
  “但是,你需要向我保证,你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我在这里只需要尖叫,或者发出任何的异响,门外的普德克警长、奥多克就会进来,他们前者能力令人敬佩,且带有武器,后者十分可靠,拥有着足够让人信服的强壮身躯。”
  
  秦然并不介意让嘴上的异物脱离。
  
  所以,在对方说完后,就点了点头。
  
  第一次看到秦然的配合,让艾玛.艾迪露出了一个微笑,她认为她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艾玛.艾迪绕到床的一侧,从安全的位置,替秦然解开了束口袋,并且,在解开的一瞬间,就快速的后撤了一步,似乎担心秦然咬人一般。
  
  不过,显然对方是多虑了。
  
  秦然脱离了那讨厌的束缚后,仅仅是通过舌头舔舐了一下口腔内部后,就再次沉默了。
  
  看着秦然面部上的那一缕凸起,艾玛.艾迪下意识的回忆起了她看过的那些卷轴,眼神中马上闪过了一丝厌恶。
  
  但一闪即逝,马上的,艾玛.艾迪就恢复了冷静。
  
  她是来证明对方有罪的。
  
  而不是被对方吓到的。
  
  吃人的人虽然可怕,但吓不到她!
  
  “你对你的父母有什么想说的吗?”
  
  “如果他们其中一人需要你的血液与脊髓才能够存活,你会救他们吗?”
  
  艾玛.艾迪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眼神毫无波动。
  
  对于素未谋面的父母,他真的是无话可说。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和陌生人差不多。
  
  甚至,从某方面来说,他还有着一丝恨意。
  
  当然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和眼前的询问无关。
  
  “你喜欢猫狗吗?”
  
  “或者其它宠物?”
  
  艾玛.艾迪再次问道。
  
  依旧是沉默。
  
  “假如给你一个出去的机会,你会做什么?”
  
  又一个没有回答的问题。
  
  艾玛.艾迪在之后的半个小时中,询问了秦然十几个问题,但没有一个问题,秦然会回答。
  
  “2567先生,你非常的不配合。”
  
  “我们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我们更清楚,这么做不会有更多的改变我们,明天见!”
  
  最终,艾玛.艾迪这样的说着。
  
  秦然再一次的被奥多克推回了房间。
  
  期间吃了一顿饭,黏黏糊糊带着豆子味的流食。
  
  然后,他就再一次的见到了艾玛.艾迪,还是在院长办公室内。
  
  弗里斯依旧不在,仍然是艾玛.艾迪和普德克。
  
  而这一次也一样,秦然保持着沉默,对方一无所获。
  
  之后的食物,还是豆子味的流食。
  
  到了这个时候,秦然已经能够十分确认,这里一天只有一餐,至少他是这样的,其他人他不清楚。
  
  他每天能够看到不少大的人。
  
  但这些人却全都冷漠不已。
  
  束口袋只有在院长办公室被解除,他更无法询问什么。
  
  而在这两天中,与秦然最熟悉的并不是一直询问他的艾玛.艾迪,而是担任着护工、监管的奥多克。
  
  似乎是发现秦然并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凶残,奥多克时不时的会和秦然聊上两句,当然了,是那种自言自语的聊天,聊天的内容也是天气、薪水,还有妻子、孩子之类无关痛痒的事情。
  
  通过对方的话语,秦然了解着他此刻身处的世界。
  
  第三天,在吃完了那豆子味的流食后,秦然又一次的被推入了院长办公室。
  
  有了之前的相处,艾玛.艾迪变得驾轻就熟,在普德克警长和奥多克离开后,她就径直替秦然解开了束口袋。
  
  “今天过的怎么样?”
  
  艾玛.艾迪例行公事的问道。
  
  她一般都是以这样的话语做为开头。
  
  也从未想过秦然会回答。
  
  可这一次不一样,秦然开口了。
  
  “不怎么样。”
  
  秦然这样的说道。
  
  听到秦然的声音,艾玛.艾迪一愣,随即略带欣喜的看向了秦然。
  
  “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还不错。”
  
  艾玛.艾迪尽量表现着友善。
  
  “看到你好几次这副模样,真的不怎么样,你还是适合皮夹克、t恤、牛仔裤和板寸短发,如果再有一颗鼻钉就更完美了。”
  
  秦然淡淡的说道。
  
  “你在把我幻想成某个人物吗?”
  
  艾玛.艾迪皱眉问道。
  
  “当然不是。”
  
  “我只是再说一个事实,我到现在都无法察觉你……不,是你们如何出现的,但是你们似乎一直再让我相信自己是一个神经不正常的杀人犯,我身上的束缚,周围人的目光,都是这样的。”
  
  “而奥多克的叙述更是每天都在给我传递着这个世界的完整性。”
  
  “可他有些太过了,或者说你们急于让我相信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利用他和他编造出的家庭来欺骗我,但你们却忽略了一个嗜烟且细心的护工,如果有妻子和孩子的话,他绝对不会每次都带着浓浓的烟味回家与出现,尤其是他表明了他每天都需要急匆匆的搭班车往返,没有更多的空余时间,不得不在等电梯的时候来上一两支烟时。”
  
  “当然,不止是这一点。”
  
  “他说了,他的薪水很微薄,他也很爱他的妻子、孩子,那么为了他的妻子、孩子,他也应该少抽一两支,而不是像现在一天两三包烟,只是平常。”
  
  “还有昨天他说了下雨了,地上很滑,他差点摔了一跤,但是他的鞋子很干净,你可以说他擦过了,但是裤子呢?那条裤子是从我见他时,就一直穿着的,他还特意向我展示过,上面有着他妻子的手工活一个多出的裤盘儿,为了让他更好的把腰带放入其中。”
  
  “你如果说这些都是我的妄想的话。”
  
  “那么……”
  
  “我想要见见弗里斯!”
  
  “我不需要听到他的声音或者看到他的照片,我需要的是,真实的出现在我面前的弗里斯。”
  
  “你能做到吗?”
  
  秦然一字一句的问道。
  
  然后,艾玛.艾迪明显出现了呆滞。
  
  “你明显的做不到。”
  
  “或许在你的脑中有着完整的关于你自己的记忆,乃至是弗里斯的去向,但是,你却无法依靠这些记忆去找到弗里斯。”
  
  “因为……”
  
  “创造出你、警长普德克和奥多克已经是极限了。”
  
  “它无法再创造出类似弗里斯这种血脉早已超凡,且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更加不用说是像德累斯顿这样的人物了。”
  
  “甚至,连德累斯顿的声音、图像都无法复制。”
  
  “不然的话,它绝对会用更有说服力的德累斯顿成为这里的院长,而不是弗里斯。”
  
  随着秦然的话音落下,呆滞的艾玛.艾迪动了。
  
  她僵硬的宛如是一个木偶,扭过了头,看着秦然。
  
  “这一次是你赢了!”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你最终一定会被虚幻所淹没!”
  
  冰冷、机械的声音中,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破碎了。
  
  黑暗降临。
  
  光芒亮起。
  
  当秦然的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一张沙发中,他的背包就在脚边。
  
  而周围的一切也十分的熟悉。
  
  兰顿丁街17号,书房。
  
  这是他在上个副本世界中,长时间所待的地方,远远超过了他对其它地方的认知。
  
  因此,这里的一切,他都是熟悉的。
  
  从书架的摆放、台灯的明暗,到每一本书的位置,秦然都熟记于心。
  
  在一一检查后,这些都与他记忆中的一样。
  
  而当秦然推开书房的门时,弗里斯与奥多克正在忙碌着。
  
  “大人,您的午餐马上就好,请您稍等。”
  
  “当然,如果您有什么特别的需要,请您告知。”
  
  弗里斯恭敬而又优雅的行礼,宛如一位真正的管家。
  
  “没有,按照你的节奏来,弗里斯。”
  
  秦然说着就坐到了椅子中。
  
  “好的,大人。”
  
  一声答应,弗里斯带着奥多克就行动起来。
  
  就如同弗里斯说的那样,午餐很快的就好了。
  
  餐前酒因为秦然拒绝酒精类饮品,被换成了柠檬蜂蜜水,不过,弗里斯还是遵循礼仪,从冰箱里拿出了冰冻的杯子。
  
  冰凉带着丝丝酸甜味,从舌头到胃,不由的秦然坐直了身躯,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开胃小点是蜜汁鸡翅,鸡翅去骨,一口恰好吃下,一叠鸡翅,几乎是在端上来的瞬间,就消失一空。
  
  面包、黄油与芝士端上来的时候,奶油牡蛎浓汤还有小半,沙拉几乎吃完。
  
  秦然撕扯开面包,吸收满了汤汁后放入嘴中,感受着汤汁瞬间弥漫口腔的感觉,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轻哼声。
  
  清蒸的龙虾是和牛排一同端上来的。
  
  在餐盘旁边,弗里斯贴心的放上了清水。
  
  一口喝下清水后,秦然抓起龙虾最肥美的身段就往嘴里塞,鲜美而不涩,没有更多的搭配,龙虾的鲜活就是最好的保证。
  
  牛排也是一样,但酱汁更突出了,没有选择红酒,该用了白胡椒与芥蓝调配的酱汁,更好的封锁了牛肉的鲜味,特别是恰到好处的火候,更是让位于牛背部的西冷牛排变得韧性十足,却又不会塞牙。
  
  甜点,弗里斯为了中和油腻感,选择的是柠檬慕斯。
  
  秦然一口吞下,端起了再次送来的饮品。
  
  不再是柠檬蜂蜜水,而是苹果汁。
  
  同样的酸甜可口,却更醇厚一些。
  
  端着杯子秦然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将最后一点苹果汁都喝下去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真是很不错!除去在……那里能够吃到类似品质的食物外,我还没有碰到过这么优秀的厨师。”
  
  “之前我没有在艾肯德市发现,是因为我搜寻的不够仔细呢?还是弗里斯你在短短时间内就厨艺大进,达到了让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
  
  秦然放下了杯子,一边说着一边向弗里斯走去。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靠近,弗里斯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毫无疑问,这依旧是虚幻的。
  
  当再次恢复正常的时候,秦然已经站在了斯莫维尔街区内。
  
  周围还留存着他与‘怨毒之龙’‘丧钟’大战后的痕迹。
  
  德累斯顿正带着艾肯德市内的其它超级英雄向着他跑来。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他们当然有着喜悦的理由。
  
  要知道,这一次他们不仅扫清了斯莫维尔街区内的毒瘤们,‘暴食君王’更是将‘怨毒之龙’‘丧钟’两个让人寝食不安的混蛋干掉了。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有新的混蛋出现在艾肯德市内。
  
  但是,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艾肯德市内的普通市民们都会拥有着相当长的安稳日子。
  
  那些一向以‘怨毒之龙’‘丧钟’为榜样的家伙们,也绝对会从这次的事件中吸取到教训。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做到的。
  
  特别是听到了‘眼睛’威利斯的转述,这些超凡者们,纷纷都为有着秦然这样的同伴而庆幸、自豪。
  
  其中最激动的就要属‘正义之拳’德累斯顿了。
  
  他走到秦然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拥抱着秦然。
  
  “干得漂亮,2567!”
  
  “你知道吗?”
  
  “我……”
  
  “你是谁?”
  
  秦然声音淡淡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德累斯顿’下意识的就要后退,但却被秦然牢牢的锁定在怀中,只有上半身完成了后仰。
  
  对方的脸上带着愕然与不可置信。
  
  显然,对方根本不明白秦然是怎么发现的。
  
  明明已经抛弃了所有的顾忌,动用了所有储备的力量,做到了最好,可为什么还被发现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然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真是假的啊。”
  
  ‘德勒斯顿’一愣,然后,脸涨得通红。
  
  “你唬我?!”
  
  对方大吼着。
  
  但已经没有用了,秦然的双臂瞬间收紧。
  
  喀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