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扳回一城

      腰椎碎裂的响声中,‘德累斯顿’几乎被一分为二,远比成年男性更健壮的腰部,在秦然强力的挤压下,只剩下了不足小腿粗细。
  
      而做到这一步的秦然,并没有选择结束。
  
      他将‘德累斯顿’狠狠的灌在了地上,一脚踩着对方的后脑,双手抓住对方的双腿,犹如是拧毛巾一般,开始拧动着‘德累斯顿’的身躯。
  
      刺啦!
  
      撕扯的声音中,‘德累斯顿’真正的被一分为二了。
  
      眼前的世界,也被一分二了。
  
      战乱后的斯莫维尔街区消失了,出现的是……病房!
  
      看着那熟悉的装饰,秦然一挑眉。
  
      直到发现了窗户,且外面下着小雨时,秦然才微微松了口气经历了数次宛如‘真实’一般的幻境后,秦然大致摸清楚了这些幻境的深浅,虽然可以制造出大部分的情景,乃至是他记忆中熟悉的人,但却有着一定的极限。
  
      天气!
  
      日月星辰!
  
      这些是对方无法制造的范围,哪怕是在斯莫维尔街区时,对方拼尽全力的制造了一个类似‘德勒斯顿’的人物,但对天空,依旧是使用‘硝烟’这种手段来遮蔽。
  
      不过,为了确认,秦然还是推开了窗子,伸出了右手。
  
      密集、冰冷的雨点倾洒在秦然的右手上,迅速的整支手掌就湿透了。
  
      秦然注视着这大雨,当他的视线掠过自己的手掌时,却是一愣。
  
      然后,他猛地收回了手掌,向着他的右手背看去。
  
      原本犹如纹身,异常清晰的诡异笑脸,这个时候变得若隐若现了,周围的赤红色线条,更是失去了那种鲜艳的颜色。
  
      宛如真实的幻境。
  
      黯淡的诡异笑脸。
  
      秦然死死盯着自己右手手背上的诡异笑脸,心底出现了诸多的猜测,下意识的,他打开了系统提示。
  
      【单人副本进入!】
  
      【难度确认:第八次副本难度】
  
      【额外能量入侵!额外能量入侵!】
  
      【玩家陷入‘魔女的迷境’,玩家部分记忆被封印,判定开始……】
  
      【玩家判定通过!】
  
      【玩家脱离‘魔女的迷境’!】
  
      【玩家封印记忆,解封!】
  
      【判定玩家遭受不公对待,第八次副本难度进行调整……】
  
      【难度确认:第二次副本难度】
  
      【背景:九月的特奥瑞特迎来了新生,他们富有活力,朝气蓬勃,而你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主线任务:通过入学考试,且顺利待到学期末】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提示:这是你的第八个正式副本,但因为难度变化,主线任务可以失败,但你需要付出200积分的赎金,当积分不足时,扣除装备,当所扣除装备无法弥补惩罚积分时,判定玩家游戏失败!)
  
      ……
  
      足够完整的提示,告知了秦然发生的一切。
  
      他‘遗失’的一部分记忆,一直到种种幻境,所发生的都和‘魔女’有关,但让秦然陷入沉思的是,为什么他手背上的印记会在刚刚发动。
  
      感知到了危险!
  
      这个答案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秦然的心底。
  
      对于一个印记是否能够感知到危险这样的事情,在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中,就有着类似的记载,虽然含糊不清,但是确实是存在的。
  
      而以‘魔女’的【神秘知识】等级,获得制造这样印记的方法,也不是什么奇怪。
  
      不过,这个时候的秦然并没有深究‘魔女’的【神秘知识】等级,现在的秦然在回忆。
  
      回忆着他‘遗失’那部分记忆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以秦然的记忆力,这并不困难。
  
      更何况,在他之前接触的事物,值得在意的事情并不多。
  
      总共只有三件
  
      第一,是得自‘反抗者’的【屏障之水】!
  
      第二,他的感知获得了质的提升!
  
      第三……他进入了眼前的副本世界!
  
      只是,是这三件事中的哪一件?
  
      秦然暂时无法肯定。
  
      三件事看起来都很有可能。
  
      【屏障之水】本身就是为了屏蔽‘魔女的恩赐’,被感知到危险不奇怪。
  
      而假如感知的提升是‘魔女的迷境’出现的原因,则说明‘魔女的恩赐’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不能够驱除,之前无法驱除,无非就是他不够强大,或者说……选择错了方向,想要驱除‘魔女的恩赐’,需要的不单单是强大的力量,还要找准方向!
  
      至于第三?
  
      信息太少,秦然无法确定,但却不排斥这个可能。
  
      事实上,对于三个可能,秦然都不会排斥。
  
      毕竟,他现在已经扳回一城。
  
      自从这个诡异的笑脸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右手背上时,秦然就如鲠在喉般的难受,而当得知了‘魔女的恩赐’这个信息后,对于秦然来说,更是变得如芒在背,时刻都带着警惕。
  
      那位在巨大城市留下了种种传说的‘魔女’是什么样的人?
  
      邪异、强大,杀戮、恐惧。
  
      这些词汇都是描述对方的。
  
      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魔女’,秦然不得而知,也不会去过多的探究,他只需要知道面对这样一位留下的东西,他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尤其是,当对方已经消失,仅仅是一个所谓的‘守护者’存在时,秦然的警惕更是达到了一个极点。
  
      秦然从不会怀疑人性中的恶,就如同他坚信善的存在一样。
  
      一个已经达到了巅峰,乃至脱离的‘魔女’或许早已不在意了可能是随手而做的东西。
  
      但其他人可未必。
  
      想想‘守护者’的种种规矩。
  
      处处透露着‘丛林法则’。
  
      而且,这只是他了解到的部分。
  
      秦然相信,在他没有了解到的部分,会有更多令他吃惊的事实存在。
  
      ‘守护者’?
  
      呵呵。
  
      秦然冷笑了一声,再次看向了右手背上黯淡不已的‘魔女的恩赐’,足足数秒钟后,他这才走向了病床。
  
      在床下,是他的装备道具。
  
      虽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彻底的清除这份隐患了,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的。
  
      第二次副本世界难度吗?
  
      真是一个完美的补偿!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哗啦!
  
      黑色的皮甲代替了病号服,同样黑色的鸦羽风衣遮蔽着挂在腰间的黑色长剑,将那充斥着金属质感的箱子塞入双肩旅行包后,秦然背起背包,推门就向外走去。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