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磨刀霍霍

  尖锐的声音中,衣着得体的中年男子和沉默的年轻男子立刻向后一撤,周围注视着这里的人也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目光。
  
  他们期待着发生什么。
  
  而不论发生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有利的。
  
  但是,下一刻,满怀期待的他们就倒吸了口凉气。
  
  砰!
  
  一声闷响,脸上还带着挑衅与不屑的中年女子头颅,就如同是一颗被卡车碾压的西瓜,径直爆裂开来。
  
  血雨纷飞,脑浆四溅。
  
  所有人的身躯不由一颤,即使是在特奥瑞特内,这样残酷的现象也并不常见。
  
  一个站在街边注视着这里的年轻学生张大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嗓子里却只能够响起‘咔、咔咔’宛如咳嗽一般的声音。
  
  在那位学生不远处,一个中年的男人马上屏住呼吸,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彻底的远离了血腥味的笼罩后,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而更多的人,却是干脆脸色一白,随后就在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恐惧。
  
  发生了什么?
  
  这是所有人心底都在询问的问题。
  
  他们没有看到秦然出手。
  
  甚至,秦然动也没有动一下。
  
  那……为什么帕梅拉的头颅炸开了?
  
  种种猜测不禁出现。
  
  未知造成的恐惧,很自然的漫延着。
  
  当这些人再次看向秦然时,目光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抹惊恐,但有些人却是目光一亮。
  
  例如:那位衣着得体的中年男子和沉默寡言的年轻人。
  
  两个人重新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秦然。
  
  因为……
  
  在帕梅拉的头颅炸裂的时候,距离较近的他们闻到了淡淡的酒味……没错,就是酒味,很淡,隐藏在血腥味道中的酒味。
  
  《关食录》!
  
  一直在追查《关食录》的两人心底在这一刻,几乎是瞬间确认了这就应该是‘温酒’的效果。
  
  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猜测会给服下者带来什么能力的‘温酒’效果!
  
  两人无视血腥味道,同时深吸了口气。
  
  在他们的脑海中,数个联想就这么的浮现了。
  
  “2567阁下,我们会处理这些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到街边的咖啡馆稍等。”
  
  “我想我们会给您一个合理的报价。”
  
  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突然抢先开口了。
  
  旁边衣着得体的中年人皱了皱眉,但是当秦然的目光扫来时,却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
  
  “我很赞同加西亚所说。”
  
  “虽然我们并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衣着得体的中年人立场鲜明的说道。
  
  “嗯。”
  
  秦然的目光在穿特奥瑞特校服,面容有些刻板的年轻男子身上停留了一秒后,微微点了点头。
  
  显然,相较于衣着得体看似时刻占据着主动的中年人,眼前这个一直沉默的年轻人,更应该注意。
  
  至于那个中年女子?
  
  秦然不知道对他心怀仇恨的对方是怎么会被派到他面前的,但这并不妨碍在他确认了感知中的恶意后,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秦然迈步向着街边的咖啡馆走去,周围的人纷纷闪避。
  
  在经过无头尸体时,看似没有任何的停顿,只是鸦羽的风衣微微抖动,发出了猎猎的响声,但漂浮在尸体上的稀有道具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而在推开咖啡馆大门时候,这件道具已经出现在了他衣兜中,同时,他也将衣兜中装有酒液的试管彻底的按紧了。
  
  在食堂的伙房中找到一些酒,简直不要太容易。
  
  “您、您需要喝点什么?”
  
  咖啡馆的侍者哆哆嗦嗦的问道。
  
  以他所处的角度,很自然的将一切看在眼中,事实上,如果不是已经提前收下了定金,而且,那位加西亚还是他绝对招惹不起的人的话,他早就关门歇业了。
  
  “柠檬水,加蜂蜜。”
  
  秦然回答着。
  
  “好的,请您稍等,马上来。”
  
  侍者一路小跑的转进了吧台,开始准备起来。
  
  而还没有等侍者将柠檬水端上来,西尼尔已经推门而入。
  
  对方匆匆的走到秦然面前,坐入了对面的沙发中。
  
  “你知道你刚刚干了什么吗?”
  
  西尼尔声音中带着怒气。
  
  “我干什么了?”
  
  “我动手了吗?”
  
  “没有!”
  
  “反而是那位女士在很不礼貌的对待我。”
  
  秦然身躯后仰,让自己完全靠在了沙发柔软的垫子中后,这才好整以暇的说道。
  
  “那她为什么会死?”
  
  西尼尔瞪着眼问道。
  
  “谁知道呢?”
  
  “也许是天谴吧!”
  
  “反正我没动手,至少有五十个人可以给我作证。”
  
  秦然指了指外面依旧窥视着这里,并没有离开的人们。
  
  “天谴?!”
  
  “你逗我!”
  
  西尼尔差点被秦然噎得将眼前的桌子掀飞,但是想了想后,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
  
  一同放弃的还有心底的好奇。
  
  虽然他很想要知道秦然究竟是怎么搞到‘温酒’的,但是好奇心可是会害死猫的。
  
  西尼尔不认为自己比猫的生命还要多。
  
  所以,他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转述教授泰尔思的意思。
  
  “泰尔思教授对《关食录》很感兴趣,但是他不会给你图书馆三层的批条和更多的附属条件。”
  
  西尼尔这样的说道。
  
  “是吗?”
  
  “那真是太可惜了。”
  
  “原本我很希望和泰尔思教授合作的。”
  
  秦然貌似惋惜的叹息了一声。
  
  西尼尔嘴唇动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有时候,有的话语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
  
  “那些家伙可是迫不及待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吧?”
  
  “所以,你也应该知道自己要注意什么。”
  
  说着暗藏叮嘱的话语,西尼尔起身向外走去。
  
  秦然注视着西尼尔的背影,静静的等待着‘合作者’们的到来。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刚刚在场的人,应该都相信了他知道《关食录》的下落,甚至,还会自己脑补出一些并不存在的事实,替他完善整个过程。
  
  而他接下来就需要思考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好了。
  
  要知道一张e区图书馆批条的价值和《关食录》下落信息的价值,可是不相符的。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