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陷阱

  尖叫声令西尼尔脸色一变。
  
  他向着秦然看了一眼后,两人就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冲进了那间咖啡馆。
  
  此刻的咖啡馆早已一片混乱。
  
  杯子滚落在厚厚的地毯上,咖啡溅洒的到处都是,高背椅子犹如被推倒般,横在并不宽的走廊中,而一个个侍者和客人们则面带惊慌,嘴中带着惶恐的叫声,纷纷向着咖啡馆外奔跑。
  
  “停下!”
  
  “都停下!”
  
  “我是教师西尼尔!”
  
  “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前,谁也不许离开!”
  
  西尼尔站在了咖啡馆的门口,大声的吼道。
  
  立刻,慌乱的人群一静。
  
  在特奥瑞特,教师的名头还是非常好用的,至少在这种惊慌失措的时候,能够给予人们一些安慰。
  
  “谁是店长?”
  
  西尼尔继续问道,当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后,他马上就说道:“请你帮助我维持秩序。”
  
  接着,西尼尔拨通了联络器,开始联系教授泰尔思。
  
  “好的,我马上到。”
  
  教授泰尔思肯定的回答,令西尼尔松了口气,然后,他下意识的扭过头,想要和秦然说些什么时,才发现不知何时,秦然竟然已经走到了咖啡馆的里面,站在那具胸口插着匕首的尸体面前。
  
  “泰尔思教授马上就到。”
  
  “怎么,有发现?”
  
  西尼尔说着,又问了一句。
  
  这样的询问,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并没有指望秦然能够回答。
  
  所以,当秦然保持沉默时,西尼尔的目光开始扫视四周了,他需要在教授泰尔思赶到前,收集更多的信息。
  
  但……
  
  一片混乱的咖啡馆中,根本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信息。
  
  尤其是在发现被刺杀的德尔顿还是坐在死角后,西尼尔更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而在这个时候,秦然突然问道。
  
  “他就是德尔顿吗?”
  
  “嗯,他就是德尔顿教授。”
  
  西尼尔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带着哀伤。
  
  那是属于正常人见到亡者尸体时的哀伤,哪怕立场不同,但西尼尔对于一位教授的逝去,依旧表现着应有的尊敬。
  
  得到西尼尔的确认后,秦然再次沉默了。
  
  他看着眼前的尸体,双眼微眯。
  
  坐在椅子中的德尔顿教授,不仅衣着整洁,而且腰背挺直,如果不是胸口的那把匕首的话,对方看起来就和礼仪书籍中的规范演示一样。
  
  很显然,这位德尔顿教授生前应该是一位十分注意衣着打扮和礼仪的人,即使头发已经花白了,也不允许自己的仪态有任何的不宜,而这样的人对于环境的选择,必然是有一定的要求。
  
  至少,不应该选择距离垃圾桶这么近的地方。
  
  秦然扫了一眼角落中的垃圾桶。
  
  马上就要结束一天营业的垃圾桶中,早已堆满了垃圾,距离只要稍微近一点,就能够闻到刺鼻的异味。
  
  就算是普通人的嗅觉,在这个距离也会感到不适,更加不用说是教授级别的人物了。
  
  “为了掩人耳目吗?”
  
  秦然抬头扫了一眼店内的监控,眼神中带着不解。
  
  与他见面需要掩饰吗?
  
  不需要的!
  
  德尔顿实验室发生的事情几乎是众所周知了,根本没有掩饰的必要,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除非,对方想要和他说一些什么更为隐秘的东西。
  
  甚至,就是因此,对方惹来了杀身之祸。
  
  例如……
  
  《关食录》!
  
  这是秦然唯一想到对方和他之间称得上隐秘的事情。
  
  秦然目光微移。
  
  他看向了凶器,一柄连根没入的匕首。
  
  毫无疑问,这柄匕首是极为锋利的,但更让秦然在意的是,使用这柄匕首的人。
  
  能够将一位教授级别的人物一击必杀,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为了保险起见,秦然再次问道。
  
  “德尔顿教授的实力怎么样?”
  
  “能够被称之为教授的,在特奥瑞特本身就代表了极强的实力,或许性格方面会有所缺陷,但是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西尼尔肯定的回答着。
  
  “那么,你心中有人选了吗?”
  
  秦然问道。
  
  相较于他,对方无疑更熟悉特奥瑞特。
  
  “没有!”
  
  “我熟知的人中,实力强大的很多,但是能够用匕首将德尔顿教授一击毙命的却没有。”
  
  “也许泰尔思教授知道。”
  
  西尼尔摇了摇头。
  
  秦然没有再开口。
  
  他看着眼前的尸体,静静的观察着、思考着,他总觉得他好像遗漏了点什么。
  
  叮铃!
  
  咖啡馆门前的风铃响动,教授泰尔思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在对方的身后则是身着制服的守卫。
  
  教授泰尔思冲着秦然、西尼尔点了点头后,就走向了尸体。
  
  看着毫无声息的德尔顿教授,泰尔思忍不住暗自叹息。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事情将超出了他的预料。
  
  双手合十,泰尔思教授向着尸体恭敬行礼。
  
  虽然生前双方有着分歧,但是在死后,泰尔思不会再追究。
  
  对方已经死了,而他还活着,继续追究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不仅是泰尔思教授这样,身后的守卫们,包括西尼尔都是这样。
  
  大约三秒钟后,泰尔思教授放下手,戴上了手套,准备细细检查尸体时,一直思考的秦然却突然出声。
  
  “等等!”
  
  “所有人马上离开!”
  
  “快点!”
  
  秦然语气急促,而周围的人,却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2567,发生……”
  
  “陷阱!”
  
  “这是陷阱!”
  
  秦然指了指西尼尔,然后,第一个快步的走出了咖啡馆。
  
  教授泰尔思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当即就是一变。
  
  “快点!”
  
  “马上离开!”
  
  教授泰尔思重复着秦然的话语,顿时,所有人就开始向咖啡馆外跑去,而就在所有人离开咖啡馆的刹那,德尔顿教授的尸体内开始爆发出超出常人想象的灼热,仅仅两三秒钟后
  
  轰!
  
  尸体炸裂,强劲的冲击波第一时间粉碎了整个咖啡馆,然后,余波不止的冲向四面八方。
  
  烈焰在其中翻滚、肆虐。
  
  呼吸间,以咖啡馆半径50米内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火海。
  
  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接二连三的变化,让咖啡馆内的人们彻底的陷入了呆滞,哪怕是几个刚刚在冲击波下跌倒在地的倒霉鬼,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喊疼。
  
  他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其中,就包括西尼尔。
  
  不过,与普通人不同的是,西尼尔已经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
  
  但正因为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西尼尔的脸色哪怕是在火光的照耀下,依旧是苍白一片。
  
  他被利用了!
  
  德尔顿教授也被利用了!
  
  那个杀人凶手完美的利用了德尔顿教授的借口和他心底的丝丝不满,制造了眼前的一切!
  
  甚至从某方面来说,德尔顿教授就是因他而死的!
  
  因为,那个杀人凶手根本的目的是想用德尔顿的死,引来泰尔思教授!
  
  想想吧,当他陪着2567返回这里,在发现了德尔顿教授的尸体时,会怎么做?
  
  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联系泰尔思教授!
  
  如果不是2567反应及时的话……
  
  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火海,西尼尔不由打了个寒颤。
  
  他扭过头看着一旁神情淡然的秦然,勉强的露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谢、谢谢。”
  
  随着道谢声,西尼尔走到了教授泰尔思的面前,如同是一个犯错的孩子般,低下头,道:“抱歉,教授。”
  
  “没事的,这并不怪你。”
  
  “只是……”
  
  教授泰尔思安慰着西尼尔,目光却不自主的看向了秦然。
  
  同样的,这个时候,秦然也看向了泰尔思。
  
  “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
  
  教授泰尔思这样的说道。
  
  “嗯,我也这样认为。”
  
  秦然点了点头。
  
  没有远离火场,两人径直走向了一侧的巷子,西尼尔则在泰尔思的示意下,紧紧的跟在后面。
  
  “感谢你刚刚的提醒。”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进入巷子,教授泰尔思确认周围是安全的后,就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向秦然道谢,然后,话语一顿,这位教授继续问道:“德尔顿的死,你怎么看?”
  
  “《关食录》。”
  
  秦然很肯定的回答道。
  
  虽然德尔顿的死成为了一个陷阱,但是秦然并没有改变最初的想法。
  
  那位德尔顿教授的死亡,依旧是因为《关食录》。
  
  至于泰尔思?
  
  秦然有极大的把握,对方也应该在调查《关食录》,甚至,也掌握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不然,那位干掉了德尔顿的凶手,不可能这么大费周章的设局。
  
  当然了,也不排除那位凶手对对方恨之入骨的可能。
  
  所以,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你有什么仇人吗?”
  
  “有,还不少,但没有一个能够做到眼前这种程度。”
  
  “他应该是为了《关食录》而来。”
  
  泰尔思苦笑起来,然后,选择了一定程度的坦白。
  
  不需要继续隐瞒,在秦然询问这个问题时,泰尔思就知道眼前这个新生首席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对于眼前这个新生首席,泰尔思一直印象深刻。
  
  不论是因为对方表现出完全不像是新生的实力,还是那种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的状态,都让泰尔思明白,对方一定会成为铭记在特奥瑞特史册上的人物,但是到刚刚为止,泰尔思才明白,他依旧小看了这位新生首席。
  
  对方的表现绝对不单单是载入特奥瑞特的史册,而是那种会留下种种传说的人物。
  
  或许,对方现在还很弱小。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方一定会强大到让所有人侧目。
  
  因此,他不允许对方发生什么意外。
  
  “对于《关食录》,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
  
  “但是,我希望你马上退出。”
  
  “我会给你签发一张申请书,暂时去a区进修,当这里的事情尘埃落定后,我会去接你回来。”
  
  泰尔思很诚恳的说道。
  
  “你认为我还有退出的可能?”
  
  秦然反问道。
  
  “去了a区,一切皆有可能。”
  
  “西尼尔会陪你一起去,到了那里,会有人照顾你们的一切。”
  
  泰尔思微笑的说道,并且,已经开始着手为秦然安排前往a区的事宜。
  
  在泰尔思看来,生死攸关的前提下,秦然没有拒绝的必要,所以,在看到秦然摇头时,泰尔思一脸的诧异。
  
  “为什么?”
  
  “你是在担心戴维德和加西亚身后的人吗?”
  
  “放心吧,他们……”
  
  “感谢你的好意,但我有我不能离开的理由。”
  
  秦然打断了对方。
  
  或许发生了一些意外,但这些意外并不影响秦然的计划,甚至在秦然看来却都是对他有利的!
  
  因为,在这些意外中,秦然隐约看到了《关食录》真正的踪迹。
  
  在这样的前提下,秦然怎么会选择离开。
  
  泰尔思不解的看着秦然,最终,叹息了一声。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留下,但请务必小心。”
  
  “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请马上联系我我会催促工匠,加快对你的联络器的制作,天亮前就会送到你的公寓。”
  
  泰尔思叮嘱着。
  
  “谢了。”
  
  “艾德伯格是和你一起的吗?”
  
  秦然道谢后,貌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泰尔思一惊,他愣愣看着秦然,他不知道秦然怎么发现这样的秘密,但最终选择点了点头。
  
  “是。”
  
  “你去‘食堂’,就是为了证实你这个猜测吗?”
  
  “艾德伯格也没有逃过你的眼睛吗?”
  
  忍不住的,泰尔思脸上再次出现了苦笑。
  
  “我认为你应该多关注一下艾德伯格。”
  
  “你被人盯上了,我不认为他的状况会好到哪里去。”
  
  秦然说出自己想说的后,冲着泰尔思挥了挥手,转身向着巷子外走去。
  
  他没有询问更多有关《关食录》的事情,因为,泰尔思根本不会说,就算对方欠了他的一个人情也一样。
  
  就如同他,不会告知对方他去‘食堂’的真正原因。
  
  事关原则。
  
  而看着秦然离去的背影,教授泰尔思毫不犹豫的拿出了通讯器,开始联络艾德伯格。
  
  嘟、嘟、嘟。
  
  连续的忙音中,没有人接听。
  
  顿时,教授泰尔思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