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人生如戏
    一身便装,头发早已花白的罗恩姆思站在火炉巷口,看着自己变为废墟的住所,忍不住的唉声叹气着。
  
      他既可惜自己精心挑选的住处没有了,又可惜自己的收藏毁于一旦。
  
      特别是其中几本,可是他花费了大工夫才找到的精品。
  
      我才翻看了一百多遍啊!
  
      一想到今后再也没有这些伴他入眠的书籍,罗恩姆思的心情不由越发的糟糕了。
  
      西尼尔看得出院长的心情不好。
  
      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但是泰尔思教授受了不轻的伤,好友伦纳德跟在了那个大麻烦身边,除了他,就没有其他人了。
  
      “院长,已经确认了是鲁德和德尔顿!”
  
      “不过……”
  
      “与我们之前猜测不一样的是,这次预谋不是以德尔顿为首,而是以鲁德为首!”
  
      西尼尔硬着头皮汇报着自己得到的消息。
  
      “以鲁德为首?”
  
      罗恩姆思回过了神,眼中闪过诧异。
  
      “嗯。”
  
      “根据2567的描述,在他和德尔顿战斗的时候,您居住的小楼突然爆炸,但是德尔顿并没有任何的惊讶,显然是早有预料。”
  
      “然后,鲁德走到了他们交战的地方,德尔顿对鲁德恭敬有加。”
  
      西尼尔点了点头道。
  
      “这只是2567的描述。”
  
      “我需要更加直接的证据。”
  
      “还有……之前2567知道《关食录》的信息也是直指鲁德,他们两人不应该没有关系。”
  
      罗恩姆思提醒着西尼尔。
  
      “我们有着更加直接的证据,两队赶来的警卫遭到了鲁德攻击,一瞬间两队人就陷入了幻境。”
  
      “那种实力,至少是教授级别。”
  
      “还有速度!”
  
      “鲁德表现出了匪夷所思的速度,哪怕是教授级别都不如。”
  
      西尼尔在询问那两队警卫前,对于秦然的话,也是心有疑虑的,但是在询问完后,却是十分笃定了2567的说法,德尔顿是鲁德的附属。
  
      因为,强者怎么会向弱者效忠?
  
      就如同是绵羊不可能领导狮子一样。
  
      “是这样吗?”
  
      “那2567和鲁德的关系呢?”
  
      罗恩姆思追问道。
  
      “我询问了,他说是因为鲁德的手下抢夺新生晚宴的小彩虹蛋糕时,被他发现了端倪。”
  
      “说起来真的是让人有些不相信。”
  
      “恐怕谁也想不到一次意外的抢夺,竟然能够引出这么大的事件来。”
  
      西尼尔一脸的唏嘘。
  
      “没有人相信?”
  
      “如果真没有人相信的话,2567是怎么做到的?”
  
      罗恩姆思反问道。
  
      “他?”
  
      “他和一般的新生有些不太一样,不仅是实力极强,而且思维模式好像也和正常的人不一样。”
  
      “也许这就是那些所谓的天才。”
  
      西尼尔回忆了片刻后,摇头苦笑着。
  
      总有些人是与众不同的。
  
      在常人看来无比艰难的问题,在他们的眼中根本没有难度。
  
      一些宛如迷雾般的事件,在他们的眼中也是简单无比。
  
      至少,在赶来火炉巷前,西尼尔从未想过德尔顿……不,是鲁德的目标会是院长。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将院长引出小楼,离开火炉巷。
  
      很自然的,那栋小楼中应该有着极为珍贵的东西才对。
  
      至于是什么?
  
      罗恩姆思没说,西尼尔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询问。
  
      但是对于2567,西尼尔这个时候却是心服口服。
  
      “也许吧!”
  
      “但我更加关心的是……鲁德!”
  
      “一个努力隐藏自己的三年级生可要比一个天才的首席新生危险多了!”
  
      “西尼尔,将有关鲁德的一切资料都给我找来!”
  
      罗恩姆思说道。
  
      “是的,院长。”
  
      西尼尔一点头就拿起了通讯器。
  
      ……
  
      接受了西尼尔询问的秦然,此刻已经返回了他的公寓。
  
      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那些都已经不关他的事情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鲁德’的身上。
  
      而秦然相信上位邪灵会做到最好。
  
      就如同此刻。
  
      通过契约,获得了上位邪灵视野的秦然,正在查看着德尔顿十分在乎的东西。
  
      那是一张地图。
  
      一张标注清晰的e区地图。
  
      迷境。
  
      开启时间。
  
      危险程度。
  
      这样的词汇显而易见的告知了秦然这张地图的价值。
  
      “竟然会是崭新的迷境?!”
  
      在德尔顿为了这件东西宁肯放弃《关食录》时,秦然就对这件东西有着一定的猜测,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会是一张新迷境的地图。
  
      一个崭新的迷境价值多少?
  
      早已不是初入副本世界的秦然可是十分清楚的。
  
      不说里面可能存有的秘宝,单单是内里的‘食材’就足以让人趋之如骛了。
  
      对于秦然来说,更关键的是视网膜上出现的文字
  
      【获得关键物品:新迷境推断图】
  
      【拥有‘新迷境推断图’的你开启特殊试炼,提前获得特殊副本世界:食之名】
  
      ……
  
      “提前获得了特殊副本的资格吗?”
  
      秦然嘴角一翘。
  
      提前获得了下次进入这个副本世界的机会对于秦然来说,好处真的是不言而喻了。
  
      至少,他计划中某些束手束脚的部分,可以用更好、更容易的办法来解决。
  
      略微思考后,秦然命令上位邪灵拿出了《关食录》。
  
      然后,秦然皱起了眉头。
  
      通篇的古文。
  
      没有任何的注释。
  
      这些古文不属于【神秘知识】范畴,而是这个世界延续而出的古文,对于仅仅获得了通用语的秦然来说,这样的文字和天书一般难懂。
  
      而且,刚刚发生的事情注定了他暂时无法研究古文。
  
      哪怕他做的足够隐蔽,但突然开始大量的研究古文,也足以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事实上,如果不是图书馆有着一位称得上麻烦的守卫的话,他早就让老书本将那里的书籍全部在最短时间内翻看完毕。
  
      而现在?
  
      “必须用更隐蔽的方法吗?”
  
      秦然沉吟着。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那个徘徊在二层的类似怨灵般的生物。
  
      也许……
  
      三层也有?
  
      心底出现了这样的猜测后,秦然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拿出了从德尔顿身上爆出的道具,以及昨晚两位袭击者爆出的道具。
  
      一件魔法级别的餐碟。
  
      一件稀有级别的酒壶。
  
      一件传说级别的油壶。
  
      在灯光下,三件道具在秦然的面前绽放着各自的光辉,是那么的让秦然感到欢喜。
  
      【名称:精巧碟子】
  
      【类别:奇物】
  
      【品质:魔法】
  
      【攻击:无】
  
      【防御:较强】
  
      【属性:冷凝】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糕点师在迷境中发现的低级秘宝,除了能够放糕点外,海鲜刺身也是不错的选择】
  
      ……
  
      【冷凝: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淡淡寒气(长时间接触也不会对人造成伤害)】
  
      ……
  
      【名称:小巧的吞炼酒壶】
  
      【类别:奇物】
  
      【品质:稀有】
  
      【攻击:无】
  
      【防御:强大】
  
      【属性:吞炼】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酒兽在迷境中发现的秘宝,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千金不换】
  
      ……
  
      【吞炼:将特殊食材放入其中后,会根据食材特性自动产生不同酒液(产出速度按食材等级而定,无法吞炼传说及其上的食材),1次/周】
  
      ……
  
      【名称:秘调油脂】
  
      【类别:奇物】
  
      【品质:传说】
  
      【攻击:无】
  
      【防御:无】
  
      【属性:烹饪时,将其倒入其中,将会有一定几率提升食物品质,3/3(当超出1份标准用量时,将会视作2份)】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只有油脂巨人的精华才能够称得上‘秘调’】
  
      ……
  
      将三件道具细细检查了一遍后,秦然小心的将其收了起来,尤其是【秘调油脂】,能够有几率提升食物品质的道具,他很清楚谁最适合拥有了。
  
      而【精巧碟子】和【小巧的吞炼酒壶】则和之前的战利品放到了一切。
  
      虽然秦然不喝酒,但是这并不会阻碍秦然将其放入背包。
  
      在做完这一切后,秦然推门而出。
  
      要知道,马上就是晚餐时间了。
  
      你说一直放在桌上的通讯器?
  
      对于这种完全由别人制造的东西,秦然从心底不放心。
  
      他不知道里面会不会夹杂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哪怕泰尔思一直表现的很和善也一样大,但依旧不是秦然能够认可的朋友。
  
      ……
  
      e区食堂。
  
      秦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地下厨房入口处的艾德伯格,失踪了两天的对方,虽然神情疲惫了一些,但站在那里高壮的身躯,依旧如同黑猩猩般,特别是嘴里叼着的烟斗,正一闪一灭的冒着火星,表示着此刻对方不佳的心情。
  
      “晚上好,厨师长。”
  
      秦然打着招呼,并且,非常自然的向着楼上餐厅走去,就如同他的目的地本身就是那里一般。
  
      “等等。”
  
      “你去哪?”
  
      艾德伯格叫住了秦然。
  
      “餐厅,吃饭。”
  
      秦然言简意赅的说道。
  
      “你这两天不都是在伙房吃的吗?”
  
      艾德伯格冷笑的问道。
  
      “伙房?”
  
      “您在说什么胡话?两天以来,除了必要之外,我是今天第一次正式前往餐厅吃饭。”
  
      秦然眉头一皱,神情中浮现了不悦。
  
      “伙房的事不是你在搞鬼?”
  
      看着面前无比真实、自然流露着不满的秦然,艾德伯格一愣。
  
      在脱离了束缚,返回食堂后,本就满心懊恼的艾德伯格听说了食堂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后,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秦然。
  
      按照对方出现的时间,艾德伯格就站在这里守株待兔。
  
      然后,他看到了预料中的秦然。
  
      只是……
  
      眼前秦然的表现,则让他对自己最初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道真的不是他?
  
      当心底有了这样的疑问后,艾德伯格的气势瞬间弱了三分。
  
      “没有任何证据,凭空猜测污蔑他人,这就是你的做法吗?”
  
      秦然继续问道,艾德伯格气势再弱一分。
  
      “而被污蔑者,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秦然一声冷哼,艾德伯格气势再弱一分。
  
      “好吧!好吧!”
  
      “我承认因为德尔顿那家伙,我有些乱了方寸,我会补偿你的!”
  
      艾德伯格拿下了烟斗,挠了挠头后,这样的说道。
  
      “什么补偿?”
  
      “传菜间……”
  
      “想也不要想!”
  
      “你这辈子都不要再想踏入传菜间一步!”
  
      秦然的话语才出口,就被艾德伯格打断了。
  
      “那你还有什么补偿?”
  
      “正餐级别的食物吗?”
  
      秦然一挑眉。
  
      他不相信对方能够拿得出正餐级别的食物。
  
      当然了,如果对方能够拿得出来,他也是不介意的。
  
      “你怎么不去抢?”
  
      “我会告知你一个关于‘食堂’的传说在‘食堂’内隐藏着一门强大的技巧,传闻中是在伙房内,但是究竟在哪里我并不知道。”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个传说是真的!”
  
      艾德伯格恼怒的低喝了一声后,才缓缓的说道。
  
      “这算什么补偿?”
  
      “我从其他人那里也能听到过这个传说。”
  
      秦然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我给与你夜间食堂的进入权限,你可以在这里仔细寻找。”
  
      “并且我保证,只要你找到了,那就是你的。”
  
      “我和特奥瑞特校方绝对不会插手其中。”
  
      艾德伯格认真的说道。
  
      “好吧。”
  
      秦然故作思考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然后,带着些许无法开怀大吃的惋惜,向着楼上餐厅走去首席生有着独立的餐厅。
  
      至于寻找传说中的技巧?
  
      秦然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那么多人,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以至于成为了传说,他可不认为自己运气好到能够天降机缘。
  
      “来三份a套餐和三份b套餐。”
  
      “再给我三份c套餐。”
  
      秦然目光扫过餐单,对着窗口的服务人员说道。
  
      不是不想要更多,而是……
  
      他没有更多的现金了。
  
      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后,他只从‘鲁德’的秘密仓库中获得了一些现金,在那仓库被炸飞后,他就失去了现金来源。
  
      “需要找地方用黄金兑换一些现金……嗯?!”
  
      思考着的秦然,突然觉得有极其微弱的气息一闪而过。
  
      遵循着气息来源,秦然一抬头。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