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机会
    不由自主的,秦然口腔内的唾液开始加速分泌了,他的目光看向了香味飘来的方向,也是他们前进的方向。
  
      “闻到了吧?”
  
      “史密斯之所以把研究室放在了这种边缘的位置,除了他本人不喜欢喧闹外,更多的就是因为他的研究。”
  
      “这股味道太香了,我每次都忍不住想要冲进他的实验室,看看究竟是什么。”
  
      “可惜……”
  
      艾德伯格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毫无疑问,艾德伯格没有成功一次。
  
      但秦然并没有理会对方是否成功,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的被那股香味所吸引了。
  
      满是蔬果的芬芳中有着丝丝肉类油脂遇到烈焰后的香气,后者很微弱,但却真实的存在着。
  
      “水果与烤肉?”
  
      秦然心底默默的想着。
  
      “你这个家伙一定会和史密斯处得来的。”
  
      “毕竟,你们两个都是这种沉默寡言的家伙。”
  
      见到秦然没有丝毫说话意思的艾德伯格忍不住的耸了耸肩,加快了汽车的速度。
  
      本就是免费的司机,再加上还要付出自己六个月的薪水,这让艾德伯格有着些许的惆怅。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是不想要再见到秦然。
  
      下意识的,艾德伯格又拿出了自己的烟斗。
  
      不过,并没有点燃。
  
      一直到史密斯教授的实验室的大门前为止,都没有点燃。
  
      “到了。”
  
      艾德伯格说着推开车门走下了车,向着铁栅栏大门走去。
  
      透过铁栅栏,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门内大片的种植地,既有着常规的蔬菜、谷物,也有着他认不出的东西,而在田地的中央位置则是一栋完全由木头搭建而成的二层房屋,门前爬着一只体型硕大的犬类。
  
      而且,气势极为惊人。
  
      爬在那里,宛如一头老虎般。
  
      就如同秦然无法分辨出那些他不认识的作物般,这只明显特殊培育出的犬类,他也不认得。
  
      “嘿,博尔德,史密斯醒来了吗?”
  
      艾德伯格冲着那只体型硕大,气势凶猛的犬类打着招呼。
  
      但是,那只大型犬对艾德伯格爱答不理,反而是一直看着秦然。
  
      那双眼睛中有着浓重的警惕与丝丝恐惧。
  
      大约过了十几秒后,这只名为博尔德的大型犬才走了过来,将铁栅栏从里面打开,但整个过程,依旧对秦然抱有极大的警惕。
  
      “兽类的直觉吗?”
  
      秦然暗道。
  
      他虽然极力收敛了气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看起来就和常人差不多,但是在动物眼中却不同。
  
      尤其是这种经过特殊培养的动物。
  
      “你这家伙果然是个大麻烦,连博尔德都发现了。”
  
      “放心吧,博尔德,他就是来借用一下史密斯的高等接收器,然后,就会和我一切离开。”
  
      艾德伯格冲着秦然一笑后,就对着博尔德说道。
  
      似乎这样的解释真的起了作用,又或许是秦然一直保持着收敛状态,博尔德抖了一下身躯,晃动着尾巴,再次走回了木屋前,爬在了原本的位置。
  
      “来吧。”
  
      艾德伯格用下巴冲着木屋示意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走在田地间的梗道上,生怕踩坏两边田地内已经发芽的农作物。
  
      秦然跟在后面,目光看向了木屋。
  
      他可以清晰的辨别出,香味是从木屋中传来的。
  
      “外面的农作物是做为掩饰吗?”
  
      秦然猜测着。
  
      特奥瑞特很神奇,有着众多无法想象的美食,但是其中蕴藏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做为原住民的史密斯自然是要有所防备的。
  
      就好比这只名为博尔德的大型犬。
  
      在经过对方身边的时候,秦然又低头看了对方一眼,但是换来的却是对方很不友好的呲牙与低呼。
  
      秦然明智的加快了脚步。
  
      在这种时候,他可不想要节外生枝。
  
      木屋的门被艾德伯格推开了,对方用大嗓门连连喊着。
  
      “史密斯、史密斯。”
  
      嘎吱、嘎吱。
  
      木质楼板的呻吟中,一道身影缓步走了下来。
  
      个头不高,只能说是标准,但是却极为壮硕,当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就好像是一面墙在靠近。
  
      宽松的背带裤和麻布衫穿在对方的身上,被绷得紧紧的。
  
      但更吸引秦然目光的是对方的形象。
  
      光头,独眼,瘸腿。
  
      一手拿着拿着手杖,一手拎着一个硕大的牛皮壶,从壶内传来的味道,秦然可以确定里面是高度的酒类,而从响起的声音来看,牛皮壶内的酒只剩下一半左右。
  
      艾德伯格的眉头一皱。
  
      “你又在早上喝酒了。”
  
      “算了,这是2567。”
  
      “这届的新生首席,他需要用一下你的高等接收器,费用我来出。”
  
      艾德伯格很无奈的一抿嘴后,介绍着秦然,但史密斯却完全不在意,甚至,看都没有看秦然一眼。
  
      “先交钱。”
  
      史密斯声音沙哑,带着些许含糊。
  
      不知道是先天如此,还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艾德伯格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递了过去后,史密斯也没有查看,就这么扔在了一侧的沙发上。
  
      “跟我来。”
  
      史密斯扭身向着一楼的内里走去,在经过了狭长的走廊,推开了尽头的门后,一个样式极为怪异的椅子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那是一个完全由石头制成的椅子,椅子背、扶手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即使经过了处理,但看起来就好似是从遗迹废墟中挖出来的一样。
  
      “迷境吗?”
  
      秦然联想到了什么。
  
      “坐上去,把传承水晶握在你的手里。”
  
      史密斯这样的说道。
  
      秦然并没有马上依言而行,他在史密斯不耐烦的注视下,绕着椅子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坐了上去。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一到三个小时,会有疼痛感。”
  
      史密斯说着扭开了酒壶,将壶中的酒液,滴了一滴在房间的地面上。
  
      啪!
  
      酒液落在木质的地板上时,秦然能够敏锐的感知到,一股莫名的气息出现了,但是还没有等到他细细寻找,他的眼前就被一副副画面所代替。
  
      并不是陌生的画面,在昨晚的楼顶,那个虚影向他掩饰过相似的画面。
  
      但此刻看到的画面要更加的细致、真实。
  
      就如同是自己的经历一般。
  
      可拥有强大精神属性的秦然却清清楚楚的明白,这是假的。
  
      他好像是看电影一般,再一次的目睹了那位‘厨师’的一生。
  
      然后……
  
      ……
  
      在滴了一滴酒液后,史密斯就关上房门和艾德伯格返回了客厅中,将手杖立在一边,史密斯坐到了沙发内。
  
      “怎么样?”
  
      艾德伯格则是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椅子中,然后,他径直询问道。
  
      史密斯抬起头,浑浊的双眼看了一下艾德伯格后,并没有回答,就又一次扭开了酒壶,连灌了数口。
  
      咕咚、咕咚。
  
      一抹异样的红晕出现在了史密斯的脸上,他拎着酒壶,靠在沙发中,扭过头看着门外的朝阳,嘴里嘀咕了几声后,就这么抱着酒壶,将身躯蜷缩在了沙发内。
  
      但马上的,史密斯就翻身坐起,看向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在那里一股灼热的气息突然出现,并且翻滚不休,就好像是一头完全由岩浆组成的怪物在咆哮般。
  
      木屋内的温度迅速升高。
  
      很快的,本就干枯的木头,即将进入到点燃的临界点。
  
      史密斯再次扭开了酒壶,又一滴酒液滴落。
  
      顿时,整个房屋的温度就恢复到了原本的程度。
  
      一切都和原本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史密斯却变得不同了。
  
      他那本来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丝丝锐利的精芒,好像是劈砍了浓雾的长刀,让人不敢对视,头皮发麻。
  
      “他拿的是谁的传承水晶?”
  
      史密斯问道。
  
      “传说中E区食堂里的那块。”
  
      艾德伯格抱着肩膀,面带微笑的看着史密斯。
  
      他很期待看到接下来的一幕。
  
      “‘炎之恶魔’?”
  
      史密斯一皱眉。
  
      “那是世人的误解,他是真正了不起的厨师,我更喜欢称他为‘炎之救赎’!”
  
      艾德伯格面容严肃的说道。
  
      “救赎?”
  
      “祈求他人的救赎,永远不如自救!”
  
      史密斯冷笑了一声,然后,再次靠入了沙发中。
  
      “怎么样?”
  
      看着史密斯的模样,艾德伯格再次问道。
  
      而这一次,史密斯没有沉默,他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房间,缓缓的说道:“一般。”
  
      “只是一般?”
  
      艾德伯格不满的反问道。
  
      在他看来,秦然已经足够的好了!
  
      在这一届……不,是最近十年以来的新生中,秦然都属于是最好的!
  
      不仅是实力,还有头脑,以及冷静的态度,都是远超这个年龄阶段的程度,甚至是,一些精英教师都无法相比。
  
      “嗯,只是一般。”
  
      史密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他没有机会了?”
  
      看着认真的史密斯,艾德伯格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
  
      史密斯说着,整个人再次蜷缩在了沙发中。
  
      艾德伯格看着史密斯的模样,下意识的一瞪眼,就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这位厨师长就放弃了。
  
      唉!
  
      他叹息了一声,整个人靠在椅子中不说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但是,走廊尽头的房间内没有丝毫的动静。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当史密斯告知秦然的最大时间限度到来的时候,艾德伯格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立起来。
  
      “发生了什么?”
  
      “不是最长三个小时吗?”
  
      艾德伯格喝问道。
  
      声音中带着担忧。
  
      不论是秦然表现出的资质,还是身为特奥瑞特的厨师长,艾德伯格都不希望秦然出现任何的意外。
  
      特别是,秦然是他带着来到了史密斯这里。
  
      “好事。”
  
      “时间越长证明他和那枚传承水晶的契合度就越高。”
  
      “我收回之前的话语。”
  
      “他不是一般,是不错。”
  
      史密斯重新坐起来,看向走廊尽头的双目中浮现了一丝惊讶。
  
      “那他有没有机会……”
  
      “没有!”
  
      史密斯的评价让艾德伯格一喜,当下就想要旧事重提,但却被史密斯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撇了撇嘴角,艾德伯格不再开口了。
  
      他静静等待着。
  
      然后,第四个小时过去了,第五个小时也过去了。
  
      很快的,从日出到日落,傍晚的余辉照进了木屋,艾德伯格的人影被拉得老长,他严肃的面容中带着担忧。
  
      而史密斯也没有再躺回沙发里。
  
      他眼中浮现着前所未有的惊讶。
  
      已经十个小时了!
  
      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传承时间。
  
      即使天赋再好的人,也仅仅是四个小时而已!
  
      现在已经超过了两倍还要多的时间,而且,还是在……
  
      “你确定那块传承水晶是破损的吗?”
  
      史密斯问道。
  
      “我确定!”
  
      “虽然我不如你专业,但是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确认的。”
  
      艾德伯格肯定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就能有机会了?”
  
      艾德伯格扭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史密斯,但是史密斯依旧摇了摇头。
  
      “没有!”
  
      史密斯很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
  
      “有着这样优秀的继承人,你都不愿意要?”
  
      “难道你真的打算沉浸在过去中到死吗?”
  
      艾德伯格质问着,声音几乎是咆哮了。
  
      你没有优秀的继承人,我去为你寻找。
  
      找到了,你却还是说不行?
  
      这种无力感,让本就一直忍耐脾气的艾德伯格彻底的爆发了,他一把拎住了史密斯的衣领,将对付从沙发中拎了起来。
  
      呜、呜。
  
      不过,还没有等艾德伯格做什么,在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低低的吼声。
  
      冰冷的杀意混杂着最为直接的饥饿感,就如同是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让艾德伯格站立不动。
  
      “博尔德。”
  
      史密斯训斥着,立刻,一阵夹杂着娇气讨好的哼哼声中,那股杀意消失不见了。
  
      呼哧、呼哧。
  
      艾德伯格一把松开了史密斯,整个人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抱歉。”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要这样一位优秀的继承人。”
  
      “但……”
  
      “他太过优秀了。”
  
      史密斯这样的说着。
  
      “太过优秀?”
  
      “什么意思?”
  
      艾德伯格不解的问道。
  
      史密斯歉意的看了一眼艾德伯格,却什么都没有说。
  
      或者说……
  
      他,不能说!
  
      扭开酒壶,喝了一口后,史密斯靠在沙发中,仰着头看向了窗外彻底黑下来的夜空,注视着那些璀璨的繁星,眼中的冷意一闪而逝,当他的双眼再次被浑浊代替的时候,走廊尽头的房间中传来了响动。
  
      铛、铛铛!
  
      屋内破旧的钟表连续响了起来。
  
      时针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周运动。
  
      正好,十二个小时。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