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相像
    房间中,史密斯的指腹摩擦着酒壶的纹路。
  
      那并不是酒壶本身就有的,而是为了防止摩擦、碰撞损伤酒壶本身而制成的牛皮套子。
  
      这个牛皮套子做的非常精巧,让人看到的第一眼只会认为是一个牛皮酒壶。
  
      在靠近内侧的上面,还有一个环扣,能够让人轻松的别在腰上。
  
      当然了,对于史密斯来说,拿在手中才是最方便的选择。
  
      咕咚、咕咚。
  
      大口大口的灌了数口酒液,史密斯含糊不清的自语着。
  
      “意外的搅局者吗?”
  
      “真是让人头疼。”
  
      爬在那的博尔德立刻把头伸了过去,安慰般的蹭了蹭史密斯。
  
      “放心吧,我没事。”
  
      “而且,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
  
      “这样的意外,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冲着博尔德摆了摆手,史密斯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然后,他看向了房门外。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两个人。
  
      一个是罗恩姆思最忠诚、得力的手下泰尔思。
  
      另一个则是他要等待的人:2567!
  
      “史密斯教授……”
  
      “进来。”
  
      “还有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面对着敲门声,史密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且,更加直接的冲着泰尔思挥了挥手。
  
      教授泰尔思看着史密斯,不由面带苦笑。
  
      虽然双方都是教授,但是他这个教授和史密斯这位教授相比较,却是有着相当的差距。
  
      不论是实力,还是功勋。
  
      尤其是后者,他更是望尘莫及。
  
      因此,教授史密斯冲着身边的秦然打了个眼色后,转身退出了房间。
  
      没有停留在门外。
  
      在秦然的耳中,教授史密斯的脚步声是直接向着整栋房屋外走去,一直到了即将离开这栋房屋的外围时,才停了下来。
  
      一个既听不到房间中对话,却又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能够及时出现的距离。
  
      “自作聪明的家伙。”
  
      史密斯撇了撇嘴角,对着秦然指了指面前的沙发。
  
      “但至少,人不坏。”
  
      秦然坐到了沙发中,回答道。
  
      “你是指,你在找到对方后,对方就直接告诉了你我在哪吗?”
  
      对此,史密斯没有反驳,但话语中的不满却是显而易见的。
  
      “这次的动静很大。”
  
      秦然答非所问。
  
      “所以,你出现在了我面前?”
  
      史密斯咧嘴一笑。
  
      “嗯。”
  
      “因为,我不理解,在这样大事件中,你为什么要提前‘通知’我,甚至还给了我相当的好处。”
  
      秦然一点头。
  
      “谨慎多疑的人,会活的很累。”
  
      史密斯貌似提醒的说道。
  
      “至少,比突然到来的死亡强!”
  
      秦然则根本不为所动。
  
      “死亡有的时候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你这样的家伙,面对死亡时的姿态。”
  
      “经历了绝望、挣扎、疯狂后,你所拥有的资质,足以让所有人为之侧目我和罗恩姆思打赌,你是关键点,所以,我才会给予你【残缺的融合之种】做为酬劳。”
  
      “因为,我很清楚,像你这样的人一旦事后知道了,一定会给我制造大麻烦。”
  
      史密斯一耸肩,又一次的扭开了酒壶。
  
      “你好像很了解我?”
  
      秦然问道。
  
      “不是了解你,是了解我自己!”
  
      史密斯喝了一口酒,晃了晃酒壶,内里传来了酒液撞击瓶壁的悦动声。
  
      从声音来看,大概还有半壶左右的模样。
  
      而这似乎是史密斯的一个‘停止线’。
  
      他小心的将酒壶揣回了怀中后,这才继续说道:“或许你不相信,你和我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乃至是行为模式。”
  
      “虽然现在看起来不一样,但是你细细看看我的眼睛、眉毛、鼻子,是不是和你有点相似?”
  
      似乎是为了让秦然相信,史密斯对着自己连连比划着。
  
      “嗯”
  
      “我会努力不让自己秃顶、瞎眼、瘸腿。”
  
      秦然十分认真的回答着。
  
      “我只是光头,不是秃顶。”
  
      史密斯强调着。
  
      “有区别吗?”
  
      秦然反问道。
  
      “当然有。”
  
      “这是我自己自愿的,而不是不可抗力造成的,就好似你被马耶盗取了新生晚宴的奖励食物,然后,又引出了鲁德、德尔顿,乃至是希尔里流的派尔雷诺。”
  
      史密斯意有所指的说道。
  
      “所以,你也对《关食录》感兴趣?”
  
      秦然凝神看着对方,语气缓缓的问道。
  
      “《关食录》?”
  
      “有一点儿,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希尔里流。”
  
      “据我之前所知,希尔流派根本没有什么里流。”
  
      “但是,它却出现了。”
  
      “而且,表现出了希尔流派的一贯宗旨:速度与道具,但却更加的契合,甚至达到了将锋锐与自身手掌相结合的程度。”
  
      “因此,我不得不怀疑,希尔里流真的存在,只是我之前不知道。”
  
      “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的操蛋,每次当你认为尽在把握的时候,就总会有一些意外跳出来,让你不得安生。”
  
      说到最后,史密斯很不满的嘟囔起来。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更多希尔里流的信息?”
  
      “又或者是鲁德、派尔雷诺的下落?”
  
      秦然问道。
  
      “都可以。”
  
      “不论是希尔里流的信息,还是鲁德、派尔雷诺的下落,都可以。”
  
      “我会给与你满意的报酬。”
  
      史密斯点了点头。
  
      凝视着对方的秦然,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了真诚。
  
      感知中,也没有丝毫的恶意。
  
      简单的说,如果和对方达成交易的话,他马上就会有不菲的收获。
  
      可秦然依旧摇了摇头。
  
      “很可惜。”
  
      “两个我都不知道。”
  
      “鲁德、派尔雷诺是因为一系列的巧合,才被我发现了一丝端倪,在和加西亚的数次交易后,他们只要不是白痴就会发现问题出现在了哪里。”
  
      “事实上,我找到的那条暗线已经在加西亚对派尔雷诺出手后,就断了。”
  
      秦然煞有其事的说道。
  
      似乎一切就是真的。
  
      至少,在史密斯的眼中,这就是真的。
  
      因为,这才是符合常理的。
  
      一个隐匿多年的暗派、里流,如果真的就这么轻易的被人抓到了痕迹,那对方早就应该消失在历史中了。
  
      “麻烦了啊。”
  
      “对于你,还有我来说,都是如此。”
  
      史密斯感叹着。
  
      秦然不解的看着对方。
  
      “你不会认为奥利弗.莱德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史密斯身躯向着沙发中一靠,双眼紧盯着秦然。
  
      而早有准备的秦然则故作皱眉。
  
      “那些家族总是那么的麻烦。”
  
      秦然这样的说道。
  
      语气中带着厌恶,还惟妙惟肖的表现出了一丝无奈。
  
      虽然不是原住民,但是大量的阅读却让秦然掌握了相当的信息,再加上奥利弗.莱德的行事风格,足以让秦然明白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来描述这件事情,从而洗清自己的嫌疑。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麻烦。”
  
      “有事的话,你可以去找泰尔思。”
  
      “你不是说他人不坏吗?”
  
      “他会帮你的。”
  
      史密斯说着就将双腿也蜷缩在了沙发中,闭上了独眼。
  
      很显然,对方不想要再谈下去了。
  
      秦然也没有留下的意思。
  
      咔!
  
      房门碰锁清脆的响声中,秦然消失在了门后,史密斯则睁开了独眼,看向了一直爬在一侧的博尔德。
  
      “记住他的气味了吗?”
  
      “按照这个气味去找找。”
  
      “说不定,我们会有意外的发现。”
  
      史密斯吩咐着。
  
      博尔德点了点狗头,再次消失在了房间中。
  
      而在博尔德消失后,史密斯再一次的躺回了沙发中。
  
      “不精心求证,怎么能够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史密斯声音模糊的嘟囔着。
  
      ……
  
      “史密斯教授和罗恩姆思院长打赌了?”
  
      “赌注是什么?”
  
      秦然与教授泰尔思并肩走在返回学生公寓的小路上,没有掩饰自己的好奇,秦然很直接的问道。
  
      “赌注我没法说。”
  
      “因为关系到了罗恩姆思院长、史密斯教授的**,只有他们同意了,我才能够告诉你。”
  
      教授泰尔思歉意的看着秦然。
  
      然后,这位教授仿佛是为了弥补秦然一般,继续说道:“莱德家族已经派人来特奥瑞特了,最近几天就会到,你要小心。”
  
      “史密斯教授提醒我了。”
  
      秦然回答道。
  
      “这可不单单是提醒,而是我做为教授的警告,毕竟,奥利弗.莱德曾是莱德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关乎到的是一大群人的利益。”
  
      “虽然很多人也希望他永远消失。”
  
      “但更多的人,希望他继承莱德家族。”
  
      “我的号码你存在联络器中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出面,而如果我解决不了的话,还有罗恩姆思院长。”
  
      “你要记住,你是特奥瑞特的学生,还是新生首席,你的背后站着的是整个特奥瑞特。”
  
      教授泰尔思神情认真的说道。
  
      “嗯。”
  
      秦然微微颔首,并没有发表更多的言论。
  
      他一直坚信,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改变。
  
      看着秦然这副模样,教授泰尔思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每一届的首席生,都是这么的桀骜不驯。
  
      只有真正吃了亏,才会明白自己的错误和当初的幼稚,是多么的可笑。
  
      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够有着这样的机会。
  
      大部分的人,只能是在墓碑下,被人悼念了。
  
      “希望你不要成为后者。”
  
      教授泰尔思心底默默的说道。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秦然是听不进去的,只能是加派一些守卫力量了。
  
      秦然看着教授泰尔思的神情变化,很轻松的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但却没有提醒,或者让对方改变什么。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他需要对方这样做。
  
      至少,这会让那位史密斯教授行动起来,会有所顾忌。
  
      没错!
  
      这个时候的秦然,并没有担忧所谓的莱德家族,而是在担忧那位史密斯教授。
  
      经过刚刚的对话,秦然越发的认定了对方有所隐瞒。
  
      更加重要的是,对方看似平常的话语中,时时刻刻都带着试探。
  
      很显然,对方根本不信任他。
  
      也不会相信他所说的。
  
      必须要亲自求证后,才会相信自己看到的。
  
      恰巧,他也是这样的人。
  
      所以,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学生公寓门口,秦然与教授泰尔思告别,在雷斯特的迎接下,向着楼上走去。
  
      教授泰尔思看着前暗食者,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变成了又一次摇头的叹息。
  
      但是在心中,这位教授把刚刚制定的‘保护’计划的保卫人数,又多派出了三人。
  
      一回到房间,前暗食者很自觉的背靠着房门墙壁席地而坐,手中出现了数个独立的液晶屏幕。。
  
      对于前暗食者来说,居住的环境要求并不高,事实上,在大部分的时候,需要躲避追捕,隐匿身份的他们,根本谈不上所谓的居住环境。
  
      能够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房间中,享受阳光、微风和正常的食物。
  
      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
  
      所以,前暗食者很珍惜眼前的一切。
  
      并且,小心的保护着这一切。
  
      整栋公寓楼的走廊、天台、入口处,和各个死角,都被他装上了监控探头。
  
      他力求任何进入到这里的人,都会进入到他的视线中。
  
      秦然没有打扰前暗食者的工作,在发现对方有着机械、电子的天赋后,秦然很乐意对方给自己提供更多的帮助。
  
      就如同此刻凑过来,不停在自己背包上嗅的霜狼一样。
  
      一边嗅,霜狼一边用力摇晃着尾巴。
  
      不要怀疑,【赤鬼的胃袋】是有着隔绝气味的作用,即使是霜狼的鼻子也不可能闻到装入其中的东西。
  
      【战争狂徒的箱子】也是类似。
  
      而霜狼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了解自己的主人罢了。
  
      它可以根据秦然些许的气息就发现自己的主人一定是有着大收获。
  
      “聪明的家伙。”
  
      秦然摸了摸霜狼的脑袋,却没有将早已是准备给它和火鸦的【醍醐之液】拿出来。
  
      第一,这里并不安全。
  
      第二,气味。
  
      如果霜狼、火鸦喝下了【醍醐之液】,它们很难控制【醍醐之液】残留的气味,一旦被追踪的话,他的整个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呜、呜呜。
  
      霜狼发出了讨好的呜咽。
  
      “很快的。”
  
      “相信我。”
  
      秦然说着,拿起了一旁并未看完的书。
  
      看到秦然的动作后,霜狼马上停止了呜咽,盘起身躯窝在了秦然脚边,竖起双耳聆听周围。
  
      而在更远处的窗台上,火鸦的双目扫视四周。
  
      顿时,这让刚刚到来的监视者变得无比为难起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