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刺眼

  警报声响起,那支守卫脸色顿变。
  
  红色的光芒照耀在这些人的脸上,越发显得刺眼。
  
  秦然注视着他们快速的找到了教授泰尔思,然后……
  
  撤离!
  
  没错,就是撤离!
  
  所有人都开始撤离!
  
  包括那支最后到来,气势不凡的守卫。
  
  秦然眉头微皱,走向了教授泰尔思。
  
  “抱歉,2567。”
  
  “我无法告知你发生了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够带学生们离开,并且,将他们安全的送回公寓吗?”
  
  “我这里暂时脱不开身了!”
  
  没有等秦然开口,老好人教授难得的开口拒绝,并且,很委婉的示意秦然离开。
  
  秦然点了点头后,没有再追问。
  
  他很清楚类似泰尔思这样的老好人,一旦做出了什么决定,那就真是无法更改的,因此,他扭身向着同样张望着这里的斯坦尔特等人走去。
  
  “发生了什么?”
  
  “那个警报器是什么?”
  
  返回学生公寓的路上,斯坦尔特询问着所有人心中的疑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
  
  迈卡身为新生,和斯坦尔特一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学生会的成员,同样如此。
  
  唯有原学生会的分部长,脸上带着些许的思索。
  
  秦然目光扫过,却没有询问。
  
  这个时候并不合适。
  
  在一一将两个助理、学生会成员都送回各自的公寓时,秦然这才看向了古蒂,做为秦然学生会的副手,理应和秦然一样,最后离开。
  
  因此,这个时候,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怎么了?”
  
  面对着秦然的目光,发现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古蒂略显慌乱。
  
  “刚刚那些守卫手中的机器代表了什么?”
  
  秦然没有兜圈子的习惯,很直接的问道。
  
  “我不太清楚。”
  
  “我只是听高年级的学姐曾说过,在特奥瑞特e区有着一支特殊的守卫,他们才是真正守护e区的力量,隶属于罗恩姆思院长,解决e区内的特殊事件。”
  
  古蒂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就说了出来。
  
  她并不认为这样的事情需要隐瞒。
  
  第一,这些事情对于高年级生中的精英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第二,如果秦然想要去查证的话,以秦然现在的身份、名望,很容易知道这支特殊的守卫。
  
  与其让秦然将时间浪费在这个方面,还不如让秦然多去学生会内办公。
  
  单纯的古蒂可是十分天真的期待着秦然再次出现在学生会分部长办公室内。
  
  “还有呢?”
  
  秦然继续问道。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关于那支守卫更多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能够得知的了。”
  
  “除非获得罗恩姆思院长的同意。”
  
  古蒂回答着。
  
  “谢谢。”
  
  “我送你回去。”
  
  秦然有礼的道谢。
  
  虽然没有知道全部,但是古蒂依旧提供了相当重要的线索,一声谢谢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古蒂在听到秦然要送她回去时,却越发的慌乱了。
  
  “不、不用的。”
  
  “我自己……”
  
  “这是刚刚泰尔思教授的拜托,我答应了,就要做到。”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后,径直向着三年级的公寓走去。
  
  他没有空闲时间和对方做所谓的商量。
  
  看着秦然的背影,古蒂有些发愣。
  
  事情的发展和她想象中的好像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的秦然不应该如同一位绅士继续向她表达自己的想法吗?
  
  为什么这么直接?
  
  “快点!”
  
  就在古蒂发愣的时候,发现古蒂没有跟上来的秦然,眉头一皱,语气一沉道。
  
  “哦、哦,好的。”
  
  古蒂连连点头,跑了过去。
  
  在之后的路途中,古蒂悄悄打量着秦然。
  
  冷漠。
  
  这是所有人对秦然的第一印象。
  
  但一个冷漠的人,怎么能够劝服一位暗食者呢?
  
  所以,古蒂认为这应该是秦然的伪装。
  
  在这份伪装下,应该是一个不善于表达,且十分正直、热情的人。
  
  当然,还有实力强大!
  
  从她暗自收集的那些信息来看,眼前的新生首席十分的强大,属于那种超出了年龄限制的天才程度。
  
  这样的天才可不多得。
  
  她……很需要这样的人。
  
  尤其是在不讨厌的前提下。
  
  “2567,你、你有……”
  
  古蒂深吸了口气,打算直接开口询问,但是话语到了嘴边,却是怎么都无法说出口,只剩下了一张羞红的脸。
  
  秦然扫了一眼,根本无动于衷。
  
  “到了。”
  
  他指了指前面亮着灯的三年级公寓楼。
  
  “好、好的。”
  
  “我先走了,晚、晚安。”
  
  古蒂结结巴巴的说完,埋着头就冲向了三年级公寓楼,在进门的时候,甚至因为惊慌失措还差点摔倒。
  
  秦然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
  
  最终,摇了摇头。
  
  “有一定实力,心态太差,实战也一般,如果战斗的话,最好直接正面突破,只要打破一次她的防御,她就会自乱阵脚,实力至少下降三成……”
  
  带着这样的自语声,秦然返回了新生公寓。
  
  “大人。”
  
  “您离去后,整栋公寓一切正常。”
  
  通过走廊内监视器得知秦然返回的雷斯特早已等待在门口。
  
  “嗯。”
  
  “雷斯特,你见过这样的机器吗?”
  
  点了点头,秦然描述着之前看到的那支守卫手中的机器。
  
  在之前直接询问无果后,秦然就有了从雷斯特这里寻找更多信息的想法。
  
  毕竟,雷斯特对于机械方面十分的擅长。
  
  但听完秦然的描述后,雷斯特却是摇了摇头。
  
  “很抱歉,大人。”
  
  “按照您的描述,我无法确定这是什么机器。”
  
  “是这样吗?”
  
  虽然有了会一无所获的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出现了,秦然依旧很遗憾的叹息了一声。
  
  梆、梆绑。
  
  秦然坐在椅子中,左手食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霜狼很自然的卧到了脚边,火鸦则是冲着秦然轻轻呱了一声后,就再次跳到了窗户上,夜晚的黑暗对于火鸦来说,并不算什么。
  
  配合着雷斯特的监控设备,周围都处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在这样的前提下,秦然无疑能够更好的集中精神来思考。
  
  “很显然,体育馆内真的有什么东西,但是我之前的搜索没有找到……隐藏在更隐蔽的地方吗?”
  
  “泰尔思没有告知我,那么去找罗恩姆思的话,希望也不大。”
  
  “而除了这两个人外,只剩下了……史密斯!”
  
  一想到那位秃头、独眼、瘸腿的教授,秦然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对方很难缠。
  
  而且,对方并不像泰尔思或者罗恩姆思一样恪守着自身身为特奥瑞特一份子的规矩。
  
  想要从对方嘴中得到神秘消息,必然需要付出代价。
  
  甚至,秦然有把握对方会狮子大开口。
  
  就如同对方说的那样。
  
  双方的性格、行为方式有点相像。
  
  在能够狮子大开口的时候,秦然绝对不会手软,而换成了对方,想必也是如此。
  
  而秦然可不愿意就这么被对方咬上一口。
  
  那可不单单是肉疼了。
  
  吝啬鬼的心都要流血了。
  
  “必须要换一种方式。”
  
  “也许……”
  
  “天亮后,会是一个机会。”
  
  “雇佣的监视者都被我干掉了,背后的人不可能还坐的住。”
  
  秦然微微眯起了双眼,整个身躯微微后仰,靠在了椅子中,彻底的闭起了双眼。
  
  为了应付接下来的事情,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太阳照常升起。
  
  阳光散在大地上,带来了光芒和温暖。
  
  而难得获得周末的特奥瑞特新生们却没有赖床,他们早早的就起来,聚集在公共大厅中议论纷纷。
  
  昨晚,体育馆发生的事情,早已经随着曼尔夫的意外死亡,而传遍了整个新生公寓,再加上当事者中有着斯坦尔特这样的大嘴巴,很快的,有关体育馆内的一些情形,就成为了所有新生的谈资。
  
  “竟然真的有异常?!”
  
  “哭泣的体育馆……真是可怕!”
  
  “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疑问、猜测是新生们讨论的主旨。
  
  而当体育馆被彻底封闭的消息传来时,这样的讨论的进入了一个最热烈的阶段。
  
  “斯坦尔特助理,体育馆内真的那么可怕吗?”
  
  一个新生询问着坐在一旁的斯坦尔特。
  
  “嗯,真的很可怕。”
  
  “我现在想起来那一幕,都是后背发麻。”
  
  “你们见过人如同是腊肠一般被悬挂在空中,随着风的吹动,而不停摇摆吗?”
  
  眼圈泛黑的斯坦尔特点了点头道,说到最后,几乎是一缩脖子。
  
  对于斯坦尔特来说,昨晚的一幕真的是记忆犹新。
  
  因此,他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助理的工作,他这个时候根本不会起床。
  
  “我是万分庆幸,昨晚将首席拉着一起去了。”
  
  “不然,我恐怕,我和迈卡也要被吊在那里了。”
  
  斯坦尔特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
  
  一旁的迈卡瞪了斯坦尔特一眼,但却没有反驳。
  
  因为,在迈卡的心中,也是秦然阻止了事态的发展,才让后进入的他和斯坦尔特安然无恙。
  
  事实上,所有的新生都是这样想的。
  
  他们再一次的感叹秦然的强大和斯坦尔特、迈卡的运气。
  
  至于曼尔夫?
  
  所有人没有多想,更没有多问。
  
  在那种时候,谁也无法保证都是安全的。
  
  出了意外,只能是运气不好。
  
  就如同斯坦尔特、迈卡的好运气一样,都是对应的,不是吗?
  
  “咦,首席呢?”
  
  当话题转移到秦然身上时,新生们很自然的发现,秦然并没有出现在公共大厅内。
  
  “应该是去食堂了吧?”
  
  “首席对一日三餐很重视的。”
  
  “说到食物,我都有些饿了。”
  
  斯坦尔特猜测道,然后,摸了摸肚子,站了起来。
  
  “是啊。”
  
  “吃早饭吧。”
  
  “嗯,一起。”
  
  满足了好奇心后,年轻人们纷纷奔向了食堂。
  
  无忧无虑,本身就是他们的特点。
  
  或许会一时震惊乃至是惊恐,但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天性,却让他们有着远超成人的适应力。
  
  也有着更强的可塑性。
  
  所以,才会有着所谓的学习黄金时期。
  
  一旦度过了这个时期,想要再学习新的知识,将会变得无比困难。
  
  因此,所有人都应该珍惜这个时期。
  
  秦然也不例外。
  
  哪怕只要有技能书,技能点,他就能够告知所有人,什么叫做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他仍然是依靠更多的阅读来掌握更多的知识。
  
  在各三份a、b、c套餐端上来前。
  
  秦然坐在首席生餐厅内,翻阅着手中书籍的最后几页。
  
  对于走进来的人仿佛是完全没有看到。
  
  而对方在等待了半分钟后,就失去了耐心,抬起手在桌面上敲了敲。
  
  铛、铛铛。
  
  敲击声很重,金属的桌面微微颤动。
  
  “你好,我是雷奥.莱德。”
  
  “是死去的奥利弗.莱德的堂哥。”
  
  “你应该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吧?”
  
  一身红色西装,与奥利弗.莱德有着几分相似的年轻人略显倨傲的问道。
  
  “不知道。”
  
  秦然头也没抬的说道。
  
  “我认为你应该知道。”
  
  倨傲的年轻人冷笑了一声。
  
  “哦?”
  
  秦然放下了书本,抬起了头,看向了对方。
  
  ……
  
  “莱德先生,派雷奥少爷去,是不是有些鲁莽?”
  
  “雷奥少爷的性格,并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e区食堂不远处的一辆轿车中,身材干瘦,面容枯槁的老人微微皱眉,对着坐在对面的衣着得体的中年人说道。
  
  “放心吧,雷奥虽然鲁莽,但他仍然是特奥瑞特的毕业生,而且,毕业后,在秘境中历练超过了两年,根本不是这些还未毕业的学生能够抵抗的。”
  
  衣着得体的中年人笑着摆了摆手。
  
  “但是特奥瑞特校方……”
  
  “乌特大师,我认为您应该更多的关注希尔里流才对,毕竟,这才是我们合作的基础,也是身为希尔流派执掌者你最应该关心的事情。”
  
  身材干瘦、面容枯槁的老年人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中年人打断了。
  
  老人眉头再次皱了皱,最终选择了沉默。
  
  就如同中年人说的那样,他很清楚这次来特奥瑞特是为了什么。
  
  希尔里流!
  
  掌控希尔流派超过三十年的他,竟然不知道希尔还有着里流、暗派。
  
  心中既有着怀疑,也有着震惊。
  
  所以,他找到了对方,借着对方的力量进入到了特奥瑞特。
  
  他要一探究竟。
  
  至于对方,或者说莱德家族的目的?
  
  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轿车内陷入了沉默。
  
  直到远处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有人被从楼上扔下来了!”
  
  叫喊声传入了轿车中,中年人嘴角一翘。
  
  “雷奥还是这么直接……嗯?!”
  
  中年人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那浸泡在血液中的红西装,在朝阳下,实在是太刺眼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