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开战

  警备所,审讯室。
  
  之前的埋伏者们,被单独关押在这里。
  
  一份份审讯记录则放在外面的桌子上,经过泰尔思的许可后,秦然坐在那里,细细翻阅着。
  
  大约五分钟后,秦然抬起头看向了泰尔思。
  
  “被派尔雷诺无意中发现?”
  
  “你信吗?”
  
  秦然问道。
  
  “不信。”
  
  “但根据我们刚刚探查到的现场痕迹来看,他们没有说假话。”
  
  老好人教授摇了摇头,脸上浮现着疑惑。
  
  “他们自然是没有说假话的,可派尔雷诺是被人袭击,落到了他们面前,我只想要问……那个袭击者是谁?”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然继续问道。
  
  “不知道。”
  
  “我尽可能的思考着所有的可能了。”
  
  “但没有一个可能能够解释眼前的情况。”
  
  老好人教授苦笑了一声,再次摇了摇头。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看着老好人教授,仅仅一秒钟后,这位老好人教授就举手投降了。
  
  “好吧,有一个可能能够解释。”
  
  “可那个可能实在是太让我无法相信了,所以……”
  
  “答案仅剩一个时,再不可能的答案,也会是真正的答案。”
  
  “派尔雷诺出现在这里,可不是来探望我的!”
  
  “虽然没有正面交锋,但是因为我泄露出的消息,对方对我一定满是恨意,所以,他出现在这里,应该是为了找我报仇。”
  
  “而那个袭击他的人,显然不愿意我出现什么意外。”
  
  “当然,他也没有什么好心思。”
  
  “他大概是认为活着的我,在这里,能够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吧?”
  
  “就如同这个时候!”
  
  秦然打断了老好人教授的话语,同时,目光看向了审讯室内的一位守卫,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前,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砰!
  
  那位实力不凡的守卫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全身骨头发出了阵阵脆响,瞪大的双眼中满是不解,似乎根本无法理解秦然是怎么发现他的。
  
  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么近的距离下,夹杂着杀意的恶意目光,对于秦然来说真的是和亲口告诉他,我是来杀你的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还有另外一点。
  
  “审讯完成的速度太快了一点。”
  
  “这些家伙既然成为了伏击者,想必也是精挑细选出来,或许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死士,但也不会每一个人都是软蛋。”
  
  “在没有任何压力的前提下,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后,就说出了所有……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是有人让他们这么做的,为的就是快一点把我引到这里来。”
  
  “而除了负责审讯的守卫外,还有谁更合适呢?”
  
  “即使自始至终这些家伙努力的保证自己不会看向你,但这不是更奇怪吗?面对审讯者,被审讯者却不去关注,实在是有违常理啊!”
  
  秦然看着眼中满是不解的守卫,缓缓的说道。
  
  这自然不是解释给对方听,也不是在告知着老好人教授。
  
  虽然看起来就像是秦然在告知着老好人教授他为什么这么做。
  
  老好人教授看着倒地的守卫,面容中夹杂着丝丝难堪。
  
  要知道,在前不久他才向秦然保证过,这些守卫是罗恩姆思院长的嫡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2567,我……”
  
  咔、咔咔!
  
  老好人教授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还没有等他开口说完,那些束缚着伏击者们的镣铐,就一个个的被打开了。
  
  这些伏击者如狼似虎的冲向了秦然。
  
  然后……
  
  砰、砰砰!
  
  漫天腿影如同是一朵即将盛开的花,瞬间绽放,这些冲来的伏击者,毫无例外的在闷响声中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我认为你应该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知罗恩姆思院长。”
  
  “同时,内部调查一下。”
  
  “而我则要看看他们的尸体上是否会有更多的线索。”
  
  秦然一边建议一边向着那些伏击者的尸体走去,看似是在寻找线索,实则做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好!”
  
  连番变故下,双方的主动权,在秦然特意的把控下,不自觉的转移着,老好人教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径直点了点头,就向外走去。
  
  秦然听着老好人教授远去的脚步声,神情不变,细致的查看着眼前的尸体,而这一幕则通过传输信号,出现在了罗恩姆思的视野中。
  
  事实上,在秦然被带入警备所后,罗恩姆思的注意力就不自觉的放在了这里。
  
  “活着的2567更容易吸引注意力吗?”
  
  “确实如此,至少我的注意力一直会放在这里。”
  
  “那么……”
  
  “谁有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呢?”
  
  不自觉的,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罗恩姆思的心底。
  
  这位e区院长深深吸了口气。
  
  他十分不愿意相信,但这就是最合理的解释。
  
  “院长?”
  
  书记官莫利略带担忧的看着罗恩姆思。
  
  “放心吧,我的心脏很脆弱,但还没有脆弱到这种程度。”
  
  “一会儿你和泰尔思沟通一下。”
  
  “我去去就回。”
  
  老院长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好的。”
  
  “请您……务必小心,谨慎!”
  
  书记官莫利再一次的叮嘱着。
  
  “我会的。”
  
  “希望他不要令我为难。”
  
  带着一声叹息,老院长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中,
  
  而后,就又是一声叹息响起。
  
  书记官莫利抬起右手看着那株指尖大小盆栽中,好似蒲公英的植物。
  
  不同于平时的舒缓,这个时候的,这株植物正在激烈的扭动着。
  
  没有一个人比这株植物的拥有者莫利还要明白其中的意思。
  
  老院长说谎了。
  
  老院长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坦然自若,在对方的心底,正在迸发着无法用言语表明的怒气。
  
  “但愿一切安然无恙。”
  
  书记官默默祈祷着。
  
  但有的时候,总是那么的事与愿违。
  
  就在书记官默默祈祷完的下一刻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就在整个e区回荡起来,e区内所有的建筑开始了激烈的晃动,坚固的大地在这声爆炸中,犹如是脆弱的塑料泡沫,径直开裂。
  
  感受着这股震动,书记官身躯一晃。
  
  他闭上了双眼,脸上满是无奈、苦涩。
  
  “完了。”
  
  ……
  
  秦然感受着脚下的震动,双眼微眯。
  
  之前的轰鸣,他听得一清二楚,其中爆发出的气息,也如同他预料中的那样,是院长罗恩姆思和……史密斯。
  
  “果然他在搞什么鬼,被罗恩姆思撞了个正着。”
  
  秦然在进入警备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里监控严密,其中的探头,更是会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很显然,他处在了一种密切的监控下。
  
  秦然无法准确推断,这些监控是不是来自院长罗恩姆思的授意,但这并不妨碍他进行着原本的计划。
  
  从与史密斯的谈话中,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对方有着什么异样的心思。
  
  虽然无法窥视对方的内心,但是秦然却可以给对方‘机会’。
  
  例如:制造一个,将全部视线都吸引到他身上,忽略对方的机会。
  
  原本秦然还在思考应该怎么不着痕迹的做到这一点,但是莱德家族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了。
  
  秦然没有犹豫的选择了对方。
  
  当然了,他所说的对食物的热爱也是真的,对方袭击他更是事实。
  
  无疑,计划是成功的。
  
  甚至,比秦然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史密斯几乎是没有试探的就抓住了这个‘机会’。
  
  对方的迫不及待,让秦然有些意外,就如同此刻两人爆发出的战斗力一样。
  
  “4-5阶吗?”
  
  “不,真实的实力应该还要高一些!”
  
  秦然非常肯定这一猜测。
  
  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位院长罗恩姆思为了不损坏特奥瑞特,在克制着自己的力量,而史密斯同样如此。
  
  不过,对方应该不是担心损坏特奥瑞特。
  
  院长罗恩姆思不断阻止对方四溢的力量足以告知秦然这一点。
  
  静静思考了片刻,感知着战斗气息的消散,秦然深吸了口气。
  
  双方不分胜负。
  
  史密斯离开了。
  
  气息一下子远遁的那种。
  
  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秦然依旧不知道,但秦然肯定,对方一定不会放弃的。
  
  因此,在对方回来之前,他应该快速的解决一下自己的麻烦。
  
  哪怕他还在配合调查,人在警备所内。
  
  但对于秦然来说,这又怎么样?
  
  毕竟,他可是有着一位踏实肯干的下属就好。
  
  ……
  
  库尔德实验室,位于五年级教学楼西侧。
  
  虽然在特奥瑞特内,三年级后就偏向于了进入秘境探险、实战,但是教室之类的还是会有的。
  
  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这些教室都是空空荡荡的。
  
  但库尔德实验室不同。
  
  每一天,这里都是人来人往。
  
  今天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说,今天是人数最全的一天。
  
  实验室的负责人库尔德教授也是难得的出现在了实验室中。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库尔德实在是不想出现。
  
  因为,他只是名义上的负责人,是那种每个月拿着不菲的酬劳不管事的那种。
  
  至于实际的负责人?
  
  莱德家族!
  
  在库尔德实验室内,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这也是库尔德教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雷奥.莱德、墨分.莱德死了!
  
  和死得不明不白的奥利弗.莱德不同,两人的死是无比明确的谋杀,凶手也知道是谁。
  
  2567,那个有着最强之城的新生首席。
  
  但这又能怎么样?
  
  那位老院长可不会随意让莱德家族的人伸手,维持现在这种状态,已经是对方忍耐的极限了。
  
  一旦超过了这个极限……
  
  库尔德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做为学校的教授,他可是知道对方强大到了怎么样的非人程度。
  
  和对方相比,他又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所以,在来到实验室后,他面对着一众希望他出现的莱德家族的附属成员,就开始装聋作哑、顾左右而言他。
  
  只是周围的人的耐心显然有限。
  
  “库尔德教授,我们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
  
  莱德家族的附属成员,这座实验室名义上的助理这样说道。
  
  “帮助?”
  
  “怎么帮助?”
  
  “直面罗恩姆思吗?”
  
  库尔德一摊双手。
  
  “不需要直面那位院长,只需要您能够恰到好处的出现在对方面前,剩下的,我们会去做。”
  
  助理婉言相劝。
  
  “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你们不要把罗恩姆思当做傻子了!”
  
  “还是说,你们把我当做傻子了?”
  
  库尔德不屑的轻笑了一声,根本不为所动。
  
  而且,说完库尔德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已经没有必要留下了。
  
  眼前的莱德家族附属明显是打着让他去送死的主意,而他只是挣取一些外快,又不是来找死的。
  
  怎么可能去配合对方?
  
  “库尔德教授,不要忘了,我们的协议!”
  
  “你有义务帮助我们!”
  
  助理强调着。
  
  “上面还标注着,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库尔德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而在这个时候
  
  轰!
  
  巨大的轰鸣传来,大地开始颤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一惊,纷纷被这异常吸引了注意力,包括那位库尔德教授在那,都下意识的看向了爆炸传来的方向。
  
  谁也没有注意到,阴影中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
  
  直到这道身影扑向了库尔德时,库尔德才后知后觉。
  
  “谁?!”
  
  库尔德大喝着,整个人向前冲去,希望摆脱背后的袭击。
  
  但是库尔德错误估计了上位邪灵的速度。
  
  就在库尔德才迈出一步的时候,上位邪灵的手掌已经穿透了对方的胸膛,而这个时候,那些听到库尔德大喝的实验室内的人们才纷纷回过神。
  
  “派尔雷诺?!”
  
  他们盯着倒地的库尔德,和右手满是鲜血的上位邪灵,纷纷惊呼出声。
  
  “你要干什么?”
  
  “我们莱德家族和希尔里流没有任何的冲突!”
  
  那位助手更是大声呼喊道。
  
  “从前是没有,但是之前有了!”
  
  “2567是我们的猎物,你们竟然敢随意出手,是当我们希尔里流不存在吗?”
  
  “所以,我认为我需要给你们一个教训。”
  
  “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叫做规矩!”
  
  上位邪灵冷笑出声,整个人化为一道疾风冲了进去,手掌如刀,连连挥舞,鲜血飞溅,伏尸累累。
  
  战斗没有掩饰。
  
  这里很快就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但是在对方进入前,上位邪灵早已消失不见,仅留下了监控画面。
  
  希尔里流袭击了库尔德实验室的消息,在所有人还在震惊院长罗恩姆思和未知人交手时,不知不觉的传开了。
  
  一直关注着希尔里流的乌特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他让手下迅速确定了这个消息后,马上就拿出了只有一个特定频率的隐秘联络器,向着所有希尔流派的人发出一条消息
  
  向莱德家族开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