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亚贰诺流
确认消息发送完毕后,乌特迅速的销毁了手中的通讯器,然后,扭头看向了杂货铺老板。
  
  “我会马上离开特奥瑞特,加入到这次的战争中,如果里流阁下再次来到这里,请告诉那位阁下,希尔流派以里流为尊,既然里流决定向莱德家族开战,希尔流派势必追随!”
  
  说完,乌特就向外走去。
  
  “祝您旗开得胜!”
  
  杂货铺老板看着流派执掌者远去的背影,身躯弯下,径直行礼。
  
  因为,他很清楚,这位流派执掌者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参加这次战争的。
  
  不成功便成仁!
  
  或许其中还夹杂着私信。
  
  但这种姿态,却足以让人尊敬。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拿生命作为赌注的。
  
  就如同那些蠢蠢欲动的袭击者们,在得知警备所发生的意外后,马上就偃旗息鼓了,没有了莱德家族的领头,这些零星的势力、暗食者可不会真的出手,他们想要的是浑水摸鱼,而不是和警备所硬碰硬。
  
  因此,24小时后,秦然被教授泰尔思安全的送了出去。
  
  “你的背包是不是变重了?”
  
  在秦然选择了汽车后排,将背包扔进车内,感受着汽车的晃动,老好人教授忍不住的问道。
  
  “没有。”
  
  “应该是你太过劳累的错觉。”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可能是的。”
  
  老好人教授回忆了一下近一天以来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的苦笑起来。
  
  院长罗恩姆思和教授史密斯的战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面对着院长尽量克制后的战局,泰尔思依旧是疲于奔命。
  
  救助那些被殃及池鱼的学生、教工们,重新制定毁坏建筑的修补计划,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搜寻教授史密斯的下落。
  
  前面两项,进行的很顺利。
  
  但是最后、最重要的一项,却是完全没有进展。
  
  史密斯和博尔德就如同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也因此,泰尔思根本连合眼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泰尔思都会保持这样的状态。
  
  一想到马上就要面对的身后,泰尔思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无奈了。
  
  “真想过几天太平日子啊!”
  
  老好人教授这样的感叹着。
  
  秦然坐在后排,没有搭茬。
  
  他也想过太平日子。
  
  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要他停下前进的脚步,本就比他准备充足的敌人,一定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将他碾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事实上,不要说停下了,即使是他在一直前行中,对方也在不同的寻找着他的破绽。
  
  原本他就是为了活命进入了巨大城市。
  
  而现在却变得为了继续活下去而疲于奔命。
  
  生活果然如同那些先哲们说的一样残酷、无情。
  
  可能那些先哲们也遇到了类似他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选择,而是完全没得选,只能是被逼迫的前行。
  
  稍有反抗?
  
  那就是头破血流。
  
  “真是糟糕透顶。”
  
  秦然靠在后排座椅上,仰着头看着汽车的顶棚,嘴中低声自语着。
  
  “放心吧!”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而且,史密斯教授并不是一个坏人,2567你不需要担心什么。”
  
  老好人教授听到了秦然的自语,明显误会了什么的对方,马上安慰起来。
  
  “嗯。”
  
  秦然点了点头,但心底却不以为然。
  
  人,本身就是矛盾的。
  
  坏人不一定永远都是坏人。
  
  好人也不一定都是好人。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好坏的界线在很多时候都是模糊不清的,不仅难以定义,更加难以分辨。
  
  就好似,秦然无法得知史密斯要做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他防患于未然。
  
  车子平稳行驶,在将秦然送回学生公寓后,老好人教授挥了挥手做为告别,迅速离去。
  
  老好人教授走得很匆忙。
  
  如果不是答应了要保证秦然的安全,对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还亲自送秦然一趟。
  
  目送对方的远离,直到看不见后,秦然才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周末,新生公寓内并没有一人。
  
  应该是因为调换新生指导课的缘故,今天所有人前往了农植园参观。
  
  对于参观,秦然不感兴趣。
  
  特别是在人多的前提下,他更愿意依靠阅读来完善自己对眼前世界的认知。
  
  “欢迎回来!”
  
  雷斯特在秦然进门时,躬身行礼。
  
  “有什么意外吗?”
  
  秦然脱下了外套,挂在门后,拎着背包,向着卧室走去。
  
  “有一些家伙在窥视,不过,在发现没有机会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应该是暗食者们,他们的行事手法,我太熟悉了。”
  
  前暗食者回答着。
  
  “嗯,保持警戒。”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加快第二步计划的进度。”
  
  秦然点了点头道。
  
  “明白。”
  
  前暗食者再次一躬身。
  
  当前暗食者直起腰时,秦然已经消失在了卧室的门后,有着【梅斯丽之戒】的辅助,前暗食者没有任何的不满,他只会按照秦然的意志去做。
  
  将工具箱拿出来,一个又一个的监控探头被前暗食者组装完成。
  
  在周年庆典前,尽可能的将这些监控探头布满整个E区,就是秦然口中的第二步计划。
  
  当然了,并不是全部。
  
  前暗食者只是负责对方需要知道的部分。
  
  至于剩下的?
  
  秦然还在不断的完善。
  
  一个完美的计划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不停调整的。
  
  至少,对于秦然来说,就是这样。
  
  而调整的源头?
  
  自然是收益。
  
  将11件魔法道具和3件稀有道具一一过目后,秦然嘴角一翘。
  
  魔法道具来自与那些伏击者,稀有道具则是莱德家族的两人和那位守卫贡献的。
  
  其中,那位守卫贡献出的稀有物是食物。
  
  【名称:薄荷糖】
  
  【类别:奇物】
  
  【品质:稀有】
  
  【攻击:无】
  
  【防御:无】
  
  【属性:振奋】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是一种战备食物,具体的源头已经无法探究】
  
  ……
  
  【振奋:将薄荷糖含在嘴中,会有效驱除混乱、震慑、恐惧等负面状态,持续5分钟】
  
  ……
  
  这粒薄荷糖包裹在一个银色的铝箔纸中,严严实实,无法看清楚真实的样子,深知食物会因为离开保护而变质、降低效果的秦然,并没有冒然打开。
  
  小心的将【薄荷糖】收好后,秦然看向了莱德家族两人贡献的两件稀有道具。
  
  【名称:保鲜之坠】
  
  【类别:奇物】
  
  【品质:稀有】
  
  【攻击:无】
  
  【防御:无】
  
  【属性:保鲜】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来自东方厨师的物品。】
  
  ……
  
  【保鲜:在半径1米内,形成一个保鲜力场,让食物能够更长时间的保存】
  
  ……
  
  红色的绳子拴着一块圆形的玉,温润的绿色,不鲜艳夺目,握在手中却给人一种凉凉的感觉。
  
  “范围的保鲜吗?”
  
  秦然没有任何犹豫,就将其放在了【醍醐之液】【秘调油脂】【奶油球】【酥脆薄饼】和【薄荷糖】之间。
  
  然后,秦然看向了这一波战利品中最有价值的那件:一本稀有级别的技能书,准确点说是残缺后,依旧达到稀有级别的技能书,得自第二个被他从楼上扔下去的莱德家族族人。
  
  【检测精神达到B+,满足学习条件!】
  
  【是/否学习亚贰诺流神念术(残缺)?】
  
  “是。”
  
  面对罕见的精神类技能,不需要思考,秦然就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名称:亚贰诺流神念术(基础)(残缺)】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强大的精神足以影响现实,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润物无声生的影响到周围的人;任何与你对话的人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不低于C的判定,判定通过者将不受影响,未通过者将对你产生些许好感或者被你的言语震慑(取决与你说话的态度)】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精神B+】
  
  【备注:它是亚贰诺流的最终奥义,只要有充沛的体力,你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开启它】
  
  (标注:它是残缺的,你只能够学习基础部分,无法通过积分或者自我修炼提高它的等级)
  
  ……
  
  “催眠……不,应该说是魅惑才对!”
  
  “很有潜力的技能!”
  
  秦然评价着【亚贰诺流神念术】。
  
  或许C级精神的判定并不高,但是对应的基础级别,同样也不高,连入门级别都没有达到。
  
  秦然相信随着【亚贰诺流神念术】的等级提高,判定等级也会水涨船高才对,特别是对于他这种精神属性极高的人来说,精通选项、超凡选项,那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只是……
  
  想要寻找一个流派的最终奥义,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他连亚贰诺流这个流派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但也不是毫无线索。
  
  【亚贰诺流神念术】是从莱德家族获得,那么,莱德家族理应会有相应的线索。
  
  在给上位邪灵下达了新的指令后,秦然拎起背包、拿起外套,向着图书馆走去。
  
  他希望得到【亚贰诺流神念术】的更多信息。
  
  轻车熟路,秦然的来到了E区的图书馆,没有在一层久留,秦然直接走上了二层。
  
  “出来。”
  
  走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后,秦然低声说道。
  
  立刻,一位温婉、恬静模样的女性就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大人,日安。”
  
  传闻中只有在周一晚上才会出现在图书馆二层的拷问者,此刻正无比顺从的向秦然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什么周一晚上才出现,什么要符合传闻规矩增加威慑力,这些对于艾葛妮莎来说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从心才能生活下去。
  
  活着,最重要,不是吗?
  
  “我想要找关于亚贰诺流的资料。”
  
  秦然直接说道。
  
  “好的,请您跟我来。”
  
  拷问者直接向着二层东区走去,在其中一排书架前停了下来,径直为秦然拿出了一本书。
  
  《逝去的流派》,是书的名字。
  
  “有关亚贰诺流的资料,在第133页到第134页。”
  
  “您需要喝什么吗?”
  
  “茶水间有新来的饮品。”
  
  拷问者将书递过去后,微笑的问道。
  
  “清茶。”
  
  秦然回答着。
  
  然后,秦然也没有走向阅读区域,就这么的捧着书,站在书架中间翻阅了起来。
  
  仅仅是两页的文字记载,即使是书写细小、密集,在拷问者端着茶回来前,秦然也详细的阅读完毕了。
  
  亚贰诺流,是东方厨师来到西方后,最早诞生的流派之一。
  
  源自东方的昂之流,自称为是昂之流的分支之一,但是昂之流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即使是在亚贰诺流某次秘境探险中,中坚力量全体失踪,老弱病残被其它流派攻伐时,昂之流也从未表态。
  
  所以,大部分的人认为亚贰诺流和昂之流有一定的渊源,但却并不深。
  
  这就是两页记载的大致内容。
  
  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秦然想要的了。
  
  认真地说,这两页内容中,也没有秦然想要的。
  
  除去一个‘昂之流’值得在意外,剩下都是著作者的一些猜测,就连亚贰诺流的消失都是言语不详。
  
  更加不用说【亚贰诺流神念术】的记载了,更是一个字都没有。
  
  “整个二层只有这一本关于亚贰诺流的记载吗?”
  
  秦然转过头问道。
  
  “是的,大人。”
  
  “我可以向您保证,只有这一本。”
  
  端着茶的拷问者一直小心翼翼的注意着秦然,在听到秦然的问话后,马上连连点头,然后,略带犹豫的继续说道:“三层应该有更多的记载,但是三层我上不去,之前那里就有着一个很可怕的存在,但是前两天一个更加可怕的存在出现了,直接吞噬了那位,占据了整个三层。”
  
  “更加可怕的存在?”
  
  秦然无法了解鬼物间的权利、地盘交替,但是在那里,他似乎感知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气息。
  
  当即,秦然向着三楼迈步而行。
  
  “我不建议您前往。”
  
  “虽然您很强,但是那个存在在我的感知中更加的可怕。”
  
  拷问者大着胆子劝说着。
  
  并不是因为担忧秦然,而是因为拷问者深知那个新来的可怕存在,绝对不会满足于一个三层,她所在的二层也难逃对方的魔掌,而她可不想被对方吞噬,那就只剩下了离开一项,可想要离开对于她来说也不容易,至少需要眼前拥有很强实力的秦然帮忙才行。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拷问者是绝对不希望秦然出事。
  
  但是秦然根本没有听,继续迈步而行。
  
  看着登上三楼的秦然,拷问者心底一片绝望。
  
  完了!
  
  她哀叹着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只是,下一刻,一阵轻声的抽泣就从三楼传来
  
  “嘤嘤嘤,可怕的人又追来了!”
  
  “不要吃我,嘤嘤嘤,我不好吃!”
  
  “嘤嘤嘤,我给你抓二楼的那个,她好吃!”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