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三章 棋子
    一口鲜血喷在棋盘上。
  
      黑白两色顿时被猩红所掩盖,本就散落在棋盘上的破损棋子,此刻看起来就如同是废墟的残垣断壁般。
  
      “不!”
  
      “我不会输的!”
  
      操纵棋子的人低声吼着。
  
      哪怕是被系统遮掩着面容,胆怯者也能够意识到对方这个时候面容的狰狞与疯狂。
  
      胆怯者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
  
      他准备离开了。
  
      对于只是损失了三具不太听话的骷髅的他来说,离开就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
  
      看着猩红的棋盘,胆怯者一缩脖子。
  
      他可不想把小命都搭上。
  
      “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
  
      “炎之恶魔不是我能招惹的。”
  
      “希望我们下次还能有其它的合作。”
  
      胆怯者顿了顿后,继续说道。
  
      但在内心中,胆怯者却根本没有想过会有下一次的合作。
  
      因为,他不认为对方能够在炎之恶魔的手中活下来。
  
      说完这样的话语,胆怯者转身就走。
  
      充斥着阴影的房间瞬间淹没了他的身形。
  
      “合作结束?”
  
      “你从不知道,在你进入了这座城堡后,你就无法结束了。”
  
      操纵棋子的人完全没有理会嘴角的鲜血,对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右手,猛地一捏。
  
      噗!
  
      犹如是西瓜落地的响声中,一声惨叫急促而逝,一团血肉就这么的漂浮了过来,落在了棋盘上。
  
      “祭献!”
  
      “我要祭献这份血肉!”
  
      “我要逆转局面!”
  
      对方的声音在充斥着阴影的房间内荡着,被鲜血侵染的棋盘立刻绽放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样的光芒透过了血肉。
  
      不!
  
      准确点说是,将血肉笼罩,在光芒的笼罩下,血肉迅速的消逝,就如同是被吞噬了一般。
  
      而当最后一点血肉从棋盘上消失的时候,一枚血红色的棋子出现在了对方的手中。
  
      “现在!”
  
      “让我逆转一起吧!”
  
      说着,对方就把血红色的棋子,狠狠的按在了棋盘上。
  
      啪!
  
      过重的力道,让棋子在接触到棋盘后就发出了一声脆响。
  
      但
  
      什么都没有发生。
  
      血红色的棋子屹立在棋盘正中央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怎么会这样?”
  
      操纵棋子的人盯着血红色的棋子,双目呆滞,嘴里喃喃自语。
  
      “为什么不会这样?”
  
      “你真的以为我那位boss会什么都不做,就踏入一座诡异出现的城堡吗?”
  
      “还是说你认为我那位boss真的只是来喝牛肉汤的?”
  
      戏谑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然后,一条手臂就这么搭在了操纵棋子人的肩膀上,让对方动弹不得。
  
      “你、你”
  
      感受着手臂上的力道,操纵棋子的人惊骇的看着身边不知何时出现的人。
  
      这里是隐秘的,是不为人所知。
  
      按照道理,根本不会有人能够进来。
  
      毕竟,这里连常规意义上的门都没有。
  
      “我?”
  
      “我当然是走进来的。”
  
      “虽然很奇特,但是对于我来说,真的和家没有什么两样。”
  
      上位邪灵笑嘻嘻的看着对方,同时,打量着周围的阴影。
  
      此刻,这些阴影看似平常,但在上位邪灵的眼中,却早已看到了隐藏在深处的某些东西,正在舒展身躯准备向它张牙舞爪,且可能会发出阵阵咆哮。
  
      上位邪灵耸了耸肩。
  
      “总有人再自作聪明。”
  
      它这样的说完,搭在对方肩膀上的手臂一挥。
  
      噗!
  
      操纵棋子人的头颅在胸腔内鲜血的喷涌中,飞上了半空。
  
      这颗头颅的双眼瞪得溜圆,满是不甘与愤怒。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对方才发现,血色的棋子还在他的手中,并没有落在棋盘上。
  
      幻术!
  
      并不是菜鸟的对方,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但又有什么用?
  
      命都没了。
  
      啪!
  
      操纵棋子人的头颅就这么跌落地面,阴影中蠢蠢欲动的东西,瞬间偃旗息鼓,上位邪灵看都没看那里一眼,它拿起了对方手中攥着的血色棋子,然后,又将那棋盘拿了起来,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它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眼前被干掉的家伙,只不过是顺手。
  
      真正的敌人,还在城堡的深处。
  
      至于操纵棋子的人?
  
      对方自认为掌控的一切。
  
      但也不过就是棋子罢了。
  
      一个刚刚入阶,获得了某件奇特道具,就变得狂妄自大的家伙,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无知下。
  
      上位邪灵心中给予了对方十分忠恳的评价。
  
      同样的,被阴影一剑,刺穿了肩膀的‘铸剑师’在心底也给与了自己十分忠恳的警告。
  
      以后绝对不要欠别人人情!
  
      感受着肩膀伤口处没有丝毫疼痛感传来,‘铸剑师’面带苦笑。
  
      有伤口必然会有疼痛。
  
      有伤口却没有出现疼痛,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造成伤口的武器有毒。
  
      第二,造成伤口的人有其它的想法。
  
      不论是哪一个,‘铸剑师’都认为是糟糕透顶的。
  
      就如同刚刚他的影子给他的这一剑一样。
  
      几乎是在刺穿他心脏的时候,经历了无数次危险的他才有所感知,拼尽全力的进行了躲闪后,依旧伤到了肩膀。
  
      而且,这样的伤害是无视防御的。
  
      他身上的盔甲、内甲,乃至是力场护盾都没有用。
  
      就这么的被自己的影子一剑刺穿。
  
      就如同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剑一样。
  
      更加糟糕的是,在给了他一剑后,他的影子就这么的消失了,在自然光下,此刻的他是没有影子的。
  
      女巫诅咒?
  
      妖魔把戏?
  
      炼狱缝合?
  
      心中浮现着一个个的猜测,‘铸剑师’尝试着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着眼前的难题。
  
      但,全都无用。
  
      圣水,驱魔银器,桃木符咒等等,都没有效果。
  
      反之,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离开!
  
      马上离开!
  
      不然就要彻底的完蛋了!
  
      心底的不安在催促着他。
  
      哪怕没有了影子,也要马上离开。
  
      ‘铸剑师’遵从着心底的声音,开始向后退去。
  
      可就在他刚刚移动的时候,身后的街道就这么的消失了。
  
      眼前的城堡内城,却是在绞盘的一阵吱呀声中,开启了大门。
  
      一个全身黝黑的人走了出来。
  
      黝黑的对方没有五官,但气息却是异常的熟悉。
  
      ‘铸剑师’几乎是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有谁,比他还要熟悉对方了。
  
      因为,那就是他的影子!
  
      刚刚刺了他一剑后,他那消失的影子。
  
      漆黑的影子停顿了脚步,似乎是发出了笑声,然后,就这么凭空一抬手,拽出了一把阴影长剑。
  
      剑尖直指‘铸剑师’。
  
      ‘铸剑师’眉头一皱。
  
      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影子冲着自己拔剑相向,还因为随着对方的拔剑,周围的场景再次一变。
  
      变为了一个古代的竞技场。
  
      场地宽大,四面高台。
  
      充斥着血腥的欢呼声不住的响起。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一声又一声,高亢宛如浪潮的呐喊中,‘铸剑师’的影子动了。
  
      它倒转了剑尖,向着自己的左臂刺去。
  
      噗!
  
      阴影长剑穿过了阴影的左臂。
  
      然后,‘铸剑师’自己的左臂上就出现了一个口子,鲜血横流。
  
      不同于之前的毫无疼痛感。
  
      这个时候,真实的疼痛感瞬间传到了‘铸剑师’的大脑深处,让‘铸剑师’的呼吸都是一滞。
  
      紧接着,‘铸剑师’双眼都瞪大了。
  
      因为,就在这刹那,属于的‘铸剑师’的影子,对着自己的身躯连刺了十余剑。
  
      每一剑都避开了要害。
  
      但是每一剑都疼痛异常。
  
      痛苦的哼声,不可抑制的出现。
  
      四周高台上的人听到了这样的痛呼声后,欢呼声越发的响亮了。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又一次的,那血腥的呐喊响了起来。
  
      没有五官的影子,犹如真正的人一般,围绕着竞技场而行,它一边走一边展示穿刺着自己的身躯。
  
      每一次都给‘铸剑师’带来无比的疼痛。
  
      而当影子绕场一周后,‘铸剑师’半跪在地,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完全就和千刀万剐后的模样,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铸剑师’并没有死去。
  
      他选择的道路,注定了他的坚韧与生命力强大。
  
      也注定了他的适应性。
  
      阴影又一次的穿刺着自己的身躯,但不同的是,这一次‘铸剑师’却没有痛呼出声,不仅没有痛呼出声,反而是再次的站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铸剑师’低声的自语着。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了自己的影子。
  
      上一刻还耀武扬威的影子,面对着靠近的‘铸剑师’,却变得畏畏缩缩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铸剑师’咧嘴一笑。
  
      “你可以给我造成伤害,但是没有能力给我造成致命伤害,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消磨我的意志。”
  
      “毕竟,一旦我认定了我是失败者,在这幻境的加成下,你就有可能杀死我!”
  
      “或者”
  
      “取而代之!”
  
      最后一句话,‘铸剑师’是吼出来的。
  
      并且,在这吼声中,‘铸剑师’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影子的脖颈,犹如是摔麻袋一样,将对方狠狠的灌在了地上。
  
      “躲藏在里面的家伙,给我出来!”
  
      轰!
  
      大地都仿佛是颤抖。
  
      影子破碎了。
  
      再次的出现在了‘铸剑师’的脚下。
  
      周围的一切再次消失。
  
      ‘铸剑师’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城堡的内城前。
  
      但是,他并没有抓住那个让他伤痕累累的家伙。
  
      吱呀、吱呀!
  
      就在‘铸剑师’掏出治疗药剂的时候,内城的门再次开启了,几乎是本能反应般,‘铸剑师’将身躯躲入了一侧的阴影中。
  
      轱辘、轱辘。
  
      木质车轮的响声中,一辆囚车被人推着从内城中走了出来。
  
      看着囚车内的人,‘铸剑师’双眼一眯。
  
      那个人就是德科曼!
  
      虽然系统遮掩了面容,但是气息‘铸剑师’却是不会忘记。
  
      不过,看着囚车内的德科曼,‘铸剑师’却有些迟疑。
  
      “这,会不会是又一个陷阱?”
  
      下意识的,‘铸剑师’摩擦起了那枚黄铜戒指。
  
      在由白杰克付出了五碗牛肉汤的钱币后,秦然走出了餐馆。
  
      “我的那位合作者死了。”
  
      走出餐馆后,白杰克突然说道。
  
      “合作者?”
  
      秦然看向了白色的骷髅。
  
      “就是契约人。”
  
      “不过,我们的契约比较特殊,没有命令的成分在内,所以,我称之为合作者。”
  
      白杰克解释着。
  
      秦然没有开口,静静的看着对方。
  
      他相信,对方突如其来的话语,并不是为了这么一句解释。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秦然的注视下,白杰克继续说道。
  
      “我的合作者死了,我无法再在这座城市停留,也无法到原本的世界,我只能够按照规则消亡。”
  
      “但我不想要这么无声无息的消亡。”
  
      “所以,我想要和您重新签订一份契约。”
  
      “当然不会是那种合作的契约,而是真正的随从契约,您的实力值得我去效忠。”
  
      白杰克说着犹如一位骑士般,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心脏的位置上。
  
      “哦。”
  
      秦然出声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就绕过对方继续向前走去。
  
      白杰克一愣。
  
      无疑,骷髅从没有想过这种情况。
  
      平白无故的获得一个随从,这样的好事,竟然还有人会不动心?
  
      “大人,我愿意向您效忠!”
  
      白杰克再次重申。
  
      而这一次,秦然连理会都没有理会,就这么的走向了内城的位置。
  
      “大人小心,那里”
  
      看着秦然的动作,白杰克大惊失色。
  
      虽然因为合作的关系,它对这座城堡并不是真正的了解,但是一些危险地方,它还是知道的。
  
      例如:内城城门附近。
  
      但随即白杰克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嘎吱吱!
  
      内城的城门缓缓的开启了,一道身影毕恭毕敬的从门内走了出来,向着秦然行礼道:“boss。”
  
      行礼后,上位邪灵直起了腰,将棋盘和血色棋子双手奉上,讨好般的看着秦然。
  
      上位邪灵在等待着夸奖。
  
      当然了,眼角的余光则是看着白杰克。
  
      其中的意思简直是再明显不过了。
  
      讥讽!
  
      看不起!
  
      如果不是秦然就在面前,上位邪灵绝对一脚把白杰克踩在脚下,大声的质问对方,像它这么能干,任劳任怨的都是奴隶契约,你一个骷髅凭什么要随从契约,就因为你长的白?
  
      呸!
  
      忒不要脸!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