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四章 真幻

      白杰克惊疑不定的看着上位邪灵。
  
      亡灵对某人某物的审视,要远比人类容易。
  
      谁的灵魂之火强大,谁就强大。
  
      而在白杰克的眼中,此刻上位邪灵的灵魂之火绝对称得上是强大,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那灵魂之火浩浩荡荡,好像是无穷无尽般。
  
      “这是什么怪异的东西?”
  
      白杰克心中暗自猜测,表面上却是很友好的冲着上位邪灵一弯腰,一副完全没有看懂上位邪灵眼神的模样。
  
      而上位邪灵?
  
      和煦的微笑出现在了它的脸上。
  
      似乎刚刚的讥讽、看不起都是幻觉一般。
  
      比伪装?
  
      它自然是奉陪到底。
  
      毕竟,这才是它最擅长的。
  
      “不错。”
  
      秦然接过了棋盘、血色棋子,这样的说道。
  
      这声不错有着两个意思。
  
      第一,上位邪灵做的不错。
  
      第二,两件东西不错。
  
      【名称:玩偶之棋(残缺)】
  
      【类型:奇物】
  
      【品质:Ⅰ】
  
      【攻击力:无】
  
      【防御力:Ⅰ】
  
      【属性:1,玩偶制作;2,对弈】
  
      【特效:化城】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神秘知识(精通),精神属性B】
  
      【备注:玩偶之棋最初是一些伟大存在为了打发无聊时光而制造的,但是当它落入了某个存在的手中时,却被改变了初衷】
  
      ……
  
      【玩偶制作:可以随意将随从制作成棋子,摆放在棋盘上,并且,被制作成棋子的随从将会无条件的服从制作者的所有命令。】
  
      【对弈:当完成任何‘类契约’前提时,玩偶之棋的拥有者将可以把完成‘类契约’的人或生灵拉入棋盘,进行一次玩偶对弈,被拉入者如果没有随从,将以自身进行一次‘残酷游戏’,并且承受相应伤害】
  
      ……
  
      【化城:它既是棋盘,也是一座城镇】
  
      ……
  
      【名称:血腥棋子】
  
      【类型:奇物】
  
      【品质:Ⅰ】
  
      【攻击力:Ⅰ】
  
      【防御力:Ⅰ】
  
      【属性:1,加持;2,晋升】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玩偶之棋】
  
      【备注:用一个人的血肉、灵魂制作的棋子,根据被制作者的强弱,血腥棋子有着相应的强弱等级(最高无法超过所拥有玩偶之棋的等级)】
  
      ……
  
      【加持:可以为所有棋子提供一次加持,持续时间1小时,1次/日】
  
      【晋升:牺牲血腥棋子,为一枚棋子提供晋升机会】
  
      ……
  
      秦然把玩着那枚血色棋子,又看了看黑白两色的棋盘。
  
      当秦然的目光接触到这个黑白两色的棋盘时,一种对眼前城堡的掌控感就油然而生。
  
      不是错觉。
  
      强大的精神,敏锐的感知告知着秦然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甚至可以略微感应到城堡中那些人的喜怒哀乐。
  
      并且,随意的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强大!
  
      特殊的强大感,让秦然的呼吸都加快了一分。
  
      足足三四次后,秦然才恢复了正常。
  
      他的目光中浮现着思索。
  
      不仅仅是这两件道具本身所代表的含义,还因为两者而引发的某些不好的联想。
  
      前者就如同秦然所料的那样,应该是和之前自由联盟发生的连续遇袭事件,一脉相承的。
  
      而后者?
  
      秦然莫名的想到了巨大城市。
  
      随之而来的就是阵阵心悸。
  
      如果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
  
      “棋子吗?”
  
      秦然心中自语着。
  
      然后,他再一次快速的将心中想法摒弃。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上位邪灵。
  
      “对你有用吗?”
  
      秦然这样问道。
  
      “有。”
  
      上位邪灵连连点头。
  
      没有犹豫,秦然就将两件道具抛给了上位邪灵。
  
      这么干脆,既因为上位邪灵的干脆,也因为这是秦然目前最后的选择。
  
      至于将随从变为棋子,尝试【玩偶之棋】?
  
      秦然只要脑子没坏掉,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即使是有着所谓的【血腥棋子】也是一样。
  
      因为……
  
      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一定会比他准备的多得多。
  
      不要陷入敌人的节奏。
  
      这是秦然在很早之前就明白的道理。
  
      上位邪灵喜笑颜开的接住【玩偶之棋】和【血腥棋子】。
  
      不同于之前面对【巫毒之柱】时的如临大敌,这一次上位邪灵选择了更为干脆的方式。
  
      咔!
  
      坚硬的棋盘,被上位邪灵一手穿过,血腥的棋子则被另一只手捏碎。
  
      两者蕴含的力量开始被上位邪灵吸收。
  
      片刻后,上位邪灵的属性再次出现了改变。
  
      【名称:血腥玛丽】
  
      【类型:上位邪灵(异态)】
  
      【品质:Ⅰ+】
  
      【攻击力:Ⅰ+】
  
      【防御力:Ⅰ+】
  
      【属性:1,幻术;2,虚体;3,手掌如刀;4,吸食;5,极速再生】
  
      【特效:1,形态改变;2,神秘知识(专家)3,贵族知识(精通)】
  
      【需求:臣服。】
  
      【备注:因为一次意外,而从血色女王王冠中诞生的高等邪灵(异态)在吞噬了巫毒之柱后,它达到了普通邪灵的极限,但它并不是普通邪灵,并且,它很聪明的没有随意选择融合那些看似强大的东西,仅仅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力的,而你的再次喂养,让它又一次的强大了】
  
      ……
  
      【幻术:制造一次需要精神判定不低于SSS+,感知不低于Ⅰ+的幻术(一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极强级别的精神冲击,两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Ⅰ阶的精神冲击),当目标为复数时,精神、感知判定随人数增多而减少,而当目标人数的情绪不稳时,判定随之增加】
  
      【虚体:化为虚无,免疫所有物理伤害,当面对能量伤害时,仅承受其中70%的伤害,且潜行等级+3】
  
      【手掌如刀:双手如同名刀般锋锐,判定攻击等级+1(不超过Ⅲ)】
  
      【吸食:身体任何部位都可以吸食生灵的鲜血,快速的恢复伤势、体力,驱除负面状态,当使用咀嚼状态时,恢复速度+2】
  
      【极速再生:消耗较少的体力,快速恢复生命力,并且可消耗一定的体力,让断肢快速再生(包括但不限于头颅等)】
  
      ……
  
      【形态改变:改变成任何见过的人类、类人和生物模样(拥有自身全部能力,且拥有部分变形生物的气息特质),变形生物体积不能超出大型级别(大象为大型极限);或者变为血色王冠(契约者佩戴时,可选择血腥玛丽的两项属性能力做为技能)】
  
      【神秘知识(专家):对诸多神秘侧知识,变得越发得心应手。】
  
      【贵族知识(精通):熟识贵族们必须要掌握的知识。】
  
      ……
  
      (标注1:奴隶契约,不需要任何花费)
  
      (标注2:加强契约,即使脱离了最初的范妥思手稿,它依旧是你的奴隶)
  
      ……
  
      没有出现质的变化,但基本攻击、防御却获得了和各项属性都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提高。
  
      对此,秦然是感到满意的。
  
      两件被当对方做‘饵’的物品能够换来上位邪灵这件好用工具变得更好用,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划算的吗?
  
      当然,秦然并没有忘记后续的手续。
  
      又一张新的契约递到了上位邪灵面前。
  
      早就习惯的上位邪灵一边美滋滋的感受着自身的变化,一边在契约上签订了它的名字。
  
      而契约内容?
  
      上位邪灵则是看都不看一眼。
  
      完全不用看。
  
      反正已经签署了这么多,虱子多了不咬,它自己都快忘记有什么约定了。
  
      它只要记住一条就足够了——
  
      不违背Boss的命令。
  
      而在一旁的白杰克却是看呆了。
  
      从秦然随手将两件强大的道具扔给契约随从开始,白杰克就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之中。
  
      它可不是刚刚来到巨大城市的菜鸟。
  
      跟着它的那位合作者,白杰克对于巨大城市可是有着相当的了解。
  
      它十分清楚一件强大道具的价值和意义。
  
      对于所有玩家来说,一件强大的道具足以是扭转人生,在巨大城市内崛起的机会!
  
      更不用说是配套的两件了!
  
      在巨大城市内,1+1永远是大于2的。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颠覆了白杰克的认知。
  
      看着重新签订契约的上位邪灵,白杰克心中满是不解。
  
      明明强大了,为什么还会签订那样苛刻的契约?
  
      还是说……
  
      签订了那样苛刻的契约,才是你变强的根本?
  
      莫名的,白杰克心底升起了一丝明悟。
  
      而越来越急促的时间,更是让它没有了再多想的机会。
  
      “大人,我愿意和您签订契约。”
  
      “和它一样的。”
  
      白杰克指了指上位邪灵,这样的说道。
  
      ……
  
      艾斯利得看着囚车内的德科曼被押送出了内城,来到了外城的广场处。
  
      在那里一个台子早已经准备好了,赤膊着上身,露出结实肌肉的刽子手正在磨刀石上细细打磨着手中的斧子。
  
      许多城堡的居民站在周围,对着囚车内的德科曼指指点点。
  
      而在不远处,一个三层的木质高台竖立在内。
  
      第一层是全身盔甲的骑士,一字排开足有十二人。
  
      第三层则是弓箭手,人数同样是十二个,他们一手拿着弓,一手拿着箭矢,搭在弓弦上,目光警惕的望着四周。
  
      而在最中间的位置,则是数个衣着华丽的人。
  
      他们围绕着一张圆桌而坐。
  
      由侍女扇着扇子,倒着茶水。
  
      除去坐在最中间的那位,一直冷着脸外,剩余的一个个满是期待的看着被押送到断头台上的德科曼。
  
      “会是他吗?”
  
      ‘铸剑师’隐秘的盯着那个冷着脸,衣着华贵的男人,心底暗自猜测。
  
      到现在,‘铸剑师’已经能够肯定,他进入到了一个半真半假的幻境中。
  
      城堡是真的。
  
      里面的人却不一定是真的。
  
      简单的说,被押送到断头台上的德科曼,都不一定是真的。
  
      同样的,那些坐在高台上,好像是贵族一般的人,也不一定是真的。
  
      但他却必须要找到真实的那个!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摆脱眼前的幻境。
  
      但……
  
      环视了数次,‘铸剑师’都没有找到那个他真正要找的人。
  
      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不会把自己陷入危机中,那么,看似安全实则危机四伏的高台,就绝对不会是首选。
  
      反而是周围的围观者,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可这些围观者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铸剑师完全无法下手的程度。
  
      并不擅长感知的对方,这个时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内城,高墙上,阴影中。
  
      瓦伦哈特注视着进退维艰的‘铸剑师’,忍不住的嘴角上翘。
  
      “来吧!来吧!”
  
      “选一个你心中所想!”
  
      “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想到得意之处,瓦伦哈特几乎是要笑出声来。
  
      不过,深知对手强大的瓦伦哈特强忍着这样的笑声,他很清楚,眼前的局面,他占到了绝对的上风。
  
      但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一定的距离。
  
      只有将眼前的‘铸剑师’变为自己的棋子后,他才有把握去对付那个‘炎之恶魔’。
  
      一想到‘炎之恶魔’,瓦伦哈特就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瓦伦哈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J.佩雷尔曼会和对方拥有着这么不错的关系,竟然能够让对方来救援。
  
      这几乎是彻底打乱了他的布置。
  
      如果不是他提前布置了一个后手的话,这个时候,他早已失败了。
  
      不要说是最初吞并整个自由联盟和将‘铸剑师’化为己有的目的了,恐怕连他自己都得丢掉小命、
  
      只是,人总是有弱点的!
  
      就好似‘铸剑师’,为了还德科曼的人情,德科曼就成为了对方的弱点。
  
      而那个‘炎之恶魔’?
  
      贪婪和控制就是对方的弱点。
  
      对此,瓦伦哈特坚信不疑。
  
      看看对方那个在私下流传的名号吧。
  
      ‘宝藏猎人’!
  
      如果不是每一次都刮地皮般的搜索道具,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称号。
  
      而控制欲?
  
      从来都是单独行动的对方,明显不喜欢不能够掌控的局面,和那些‘独行者’没有什么两样。
  
      所以,他给对方准备了一份礼物。
  
      想必这个时候,对方一定沉浸在他给的‘礼物’中。
  
      “祝您玩的愉快!”
  
      瓦伦哈特心中默默祝福着,双眼却盯着缓缓移动的‘铸剑师’。
  
      在犹豫了片刻后,‘铸剑师’终于行动了。
  
      向着断头台而去。
  
      在无法确认谁在掌控着这个半真半假的幻境时,‘铸剑师’选择先救援德科曼,即使对方很可能是假的也一样。
  
      这一结果和瓦伦哈特猜测的一模一样。
  
      这位隐藏在自由联盟中的内奸,脸上的笑意再也无法隐藏,高高抬起了右手,就要重重挥下时——
  
      轰!
  
      天崩地裂。
  
      一道烈焰从虚空出现,直冲九霄。
  
      刹那间,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赤红色。
  
      一抹黑色仿佛是撕裂了空间,从烈焰中走出。
  
      “找到你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