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五章 再现
看着眼前的黑色身影,瓦伦哈特全身颤抖。.更新最快
  
  那是源自心底最原始的恐惧。
  
  在得到对方要来的消息时,瓦伦哈特就已经感到了恐惧,但是当恐惧真正降临的时候,远比瓦伦哈特想象中的还要让人绝望。
  
  而伴随绝望的则是不解!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隐藏在硕大的城堡内,不可能被找到的。”
  
  瓦伦哈特嘴中无意识的呢喃着。
  
  “隐藏在城堡内……那就把整个城堡都烧掉啊!”
  
  “不然,你以为这样的火焰是从哪来的?”
  
  戏谑的声音在瓦伦哈特身后响起。
  
  还没有等瓦伦哈特转身,一只手掌就穿胸而过,低下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掌,瓦伦哈特面带不甘。
  
  他还有那么宏伟的计划要实施!
  
  他明明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为什么?
  
  为什么最终还是失败了?
  
  瓦伦哈特艰难的抬起头,他看向了秦然,他要向他的对手表达自己不甘的情绪。
  
  可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四处打量,根本看也没有看他的对手。
  
  完全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回光返照的瓦伦哈特心底升起了一丝明悟。
  
  然后,再也没有了声息。
  
  秦然的感知中,属于瓦伦哈特的气息彻底的消失了。
  
  荣誉击杀的提示随即出现。
  
  【你击杀了玩家瓦伦哈特!】
  
  【判定为自卫反击!】
  
  【属于荣誉击杀!】
  
  【你获得对方剩余的全部积分技能点……】
  
  【对方总共有30000积分0技能点】
  
  【你获得对方房间钥匙!】
  
  【你获得对方房间使用权!】
  
  【对方的武器装备杂物将全部归入对方房间……】
  
  【荣誉击杀:119】
  
  ……
  
  稀少的不成比例的积分、技能点,并没有让秦然惊讶。
  
  在发现这里的异常后,秦然就早有准备。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默默无闻的自由联盟玩家突然的变得无比强大,且无所不能。
  
  或许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但本质上依旧是积分与……别人的力量。
  
  前者来源于对方对原本自由联盟力量的屠戮。
  
  至于后者?
  
  呼!
  
  感知着远处的异样,恶魔之炎在秦然的手中燃起。
  
  下一刻,恶魔之炎呼啸而出。
  
  宛如是一枚流星,恶魔之炎划过了天际。
  
  顿时,下面半真半假的幻境开始崩散、消失。
  
  冲上了断头台的艾斯利得看着眼前消失的刽子手和德科曼,‘铸剑师’抬起了头,他看着那横跨了天际,直射远方的火焰,不由松了口气。
  
  “那家伙也来了吗?”
  
  嘴中带着这样的自语声,‘铸剑师’径直坐了下来。
  
  之前与自己影子的战斗,虽然最终取胜了,但是‘铸剑师’的体力、精力却耗费颇大。
  
  现在有着秦然出现,他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
  
  当然了,‘铸剑师’在心底默默记下了秦然的人情。
  
  但是,就在‘铸剑师’坐下的时候,一抹如同雾气的黑色就这么出现在了‘铸剑师’的身后。
  
  黑色的雾气中一道道黑色的闪电正在来回穿梭,但是依旧无声无息。
  
  ‘铸剑师’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异状。
  
  眼看着‘铸剑师’就要被吞噬时
  
  呼!
  
  恶魔之炎凭空显现。
  
  灼热的火焰与黑色的雾气碰撞在一起。
  
  立刻,黑色的闪电来回穿梭,响起了雷霆特有的轰鸣声,但是这样的轰鸣声,对于恶魔的咆哮来说,却是不值一提。
  
  吼!
  
  恶魔的虚影在烈焰中浮现,黑色的雾气一阵抖动后,越发多的黑色闪电出现了。
  
  “碍手碍脚的家伙!”
  
  “你以为真的能够阻止……”
  
  呼!
  
  秦然一向行动快过言语,在黑色雾气中响起这样的话语时,两团恶魔之炎就浮现在了他的左手上,并且,随即抛出。
  
  轰!
  
  恶魔之炎的爆炸,十几米高的火焰如同浪潮般翻滚向四面八方,湿润的空气迅速变得干涩、灼热。
  
  ‘铸剑师’已经抽身退出老远,但是他依旧感觉自己的每次呼吸都是站在炭火前一样。
  
  做为曾在某个副本世界中当过铁匠学徒的‘铸剑师’来说,这种灼热感并不陌生,就如同在看到那黑色雾气刹那,心中升起的警惕一样。
  
  对方是冲他来的!
  
  一切都是针对他设计的!
  
  德科曼只是遭遇了无妄之灾,成为了引诱他而来的饵!
  
  迅速反应过来的‘铸剑师’一脸阴沉。
  
  谁也不习惯被人设计。
  
  ‘铸剑师’也不例外。
  
  一丝凌厉如剑锋的气息,开始出现在他身躯上,他双眼紧盯着那烈焰。
  
  他相信那个设计他的混蛋,不会这么容易的死去。
  
  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恶魔之炎的围剿下,黑色的雾气虽然急速的缩小,但仅仅是片刻后,它就再次变大了。
  
  黑色的雾气开始驱逐变得势弱的恶魔之炎。
  
  “你的火焰很厉害!”
  
  “但是……”
  
  “这样的火焰,你能使用几次?你能支撑多久?”
  
  “而我?”
  
  “我是不死不灭的!”
  
  “我是无穷无尽的!”
  
  “我……”
  
  轰!
  
  轰轰!
  
  黑色雾气中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再次的被恶魔之炎的咆哮所掩盖了。
  
  宛如是流星雨般,恶魔之炎接连不断的落下,狠狠的砸在黑色的雾气中,一道接着一道从半空中落下。
  
  形式再次逆转。
  
  本来因为黑色雾气增多,而变得势弱的恶魔之炎,再次占到了上风。
  
  吼吼吼!
  
  岩浆恶魔虚影的怒吼犹如战鼓。
  
  恶魔之炎仿佛士兵般发动了冲锋。
  
  黑色雾气再次的被淹没了。
  
  而在半空中,秦然的手掌中,恶魔之炎又一次的凝聚着。
  
  但与之前随手而出的恶魔之炎不同。
  
  这一次花费时间凝聚的恶魔之炎,让人看到就绝对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基础最高级别是2阶的恶魔之炎,经过蓄力后,直接达到了3阶。
  
  然后,在【烈焰硫磺】和火鸦的加持下,恶魔之炎迅速的跨入到了5阶的程度。
  
  毫无疑问,这是此刻秦然能够打出的最大伤害的恶魔之炎。
  
  也几近是秦然最强的攻击。
  
  而这样的攻击自然是不同的。
  
  那本该无法改变形状的恶魔之炎,开始逐渐的变形了。
  
  一对如剑般的山羊角开始螺旋凸起,满是桀骜的双眼,虽然还有些模糊,但那尖牙利齿的嘴巴,却让人望而生韩。
  
  呼吸间,这道达到了5阶的程度的恶魔之炎就变为了一颗恶魔的头颅。
  
  燃烧着烈焰,不断咆哮,择人而噬的恶魔头颅。
  
  准备插手战斗的‘铸剑师’在看到经过秦然蓄力产生了形态变化的恶魔之炎后,毫不犹豫的再次后撤。
  
  “真是可怕的火焰!”
  
  “4?”
  
  “不、不,不是4!”
  
  “至少是……”
  
  “5!”
  
  感受着那种让自己肺腑都出现灼烧感的火焰,‘铸剑师’心中迅速判断出了火焰的等级,马上他看向半空中秦然的目光就变了变。
  
  做为几乎是入阶者中高端那一拨人的‘铸剑师’可是很清楚5阶代表的含义。
  
  那是一种远超之前等级划分,是一种天堑之别。
  
  他,他的几位好友都在向着5阶努力着。
  
  可惜的是除去那个一直闭关不出的家伙应该进入了这个等阶外,剩下的人,包括他在内,也只是略微触碰到这个等阶。
  
  而现在,在秦然的身上,看到了一直触碰,却难以跨越的等阶。
  
  ‘铸剑师’的内心是复杂的。
  
  他还记得初见秦然时,秦然虽然强大,但是却并没有达到这种超出人预计的程度。
  
  “真是可怕的家伙!”
  
  ‘铸剑师’深吸了口气,看着那团发生变化的恶魔之炎凌空扑下的模样,忍不住的暗自一握拳。
  
  他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有些惫懒了。
  
  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的?
  
  他也记不清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巨大城市内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在副本世界内的时间,虽然名义上是在磨砺自己,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不想要承担副本世界带来的风险吗?
  
  虽然分险中有着机遇,但是风险就是风险,他不想要承担。
  
  不过……
  
  是时候要改变了。
  
  ‘铸剑师’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而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形态变化的恶魔之炎,重重的砸在了本就充斥着恶魔之炎的大地上。
  
  轰!
  
  前所未有的爆炸中,一道烈焰之柱冲天而起。
  
  烈焰柱中,恶魔的虚影几乎要化为实体。
  
  它仰天咆哮中,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那黑色雾气中。
  
  轰隆!
  
  大地都在震动。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呜、呜呜!
  
  轰隆隆!
  
  恶魔虚影的重拳好似机关枪一样,击打在黑色雾气上,大地的震动也变为了地震,露出真实的被焚烧过一遍的城堡,则在这样的地震中迅速的变为了废墟。
  
  “啊啊啊!”
  
  惨厉的哀嚎中,黑色雾气迅速消逝。
  
  无疑,隐藏在黑色雾气中的存在是不甘心的。
  
  只要能够近身!
  
  就有翻盘的机会!
  
  抱着这个信念,隐藏在黑色雾气中的存在,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孤注一掷冲向了半空中的秦然。
  
  但是,早已曾经目睹过对方手段的秦然,根本没有给对方机会。
  
  在黑色雾气刚刚飞起的时候,恶魔虚影伸出烈焰的爪子,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尾巴,将对方再次砸在地上后,又是连续而又快速的一顿拳头。
  
  直到黑色的雾气,彻底的变为了一粒小指大小的晶体后,这才停下消失。
  
  一直等待在侧的上位邪灵,不需要秦然吩咐,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晶体旁,细细的检查后,就抄在了手中,向着秦然飞去。
  
  【名称:残破的巫毒魂晶】
  
  【类型:奇物】
  
  【品质:3】
  
  【攻击力:无】
  
  【防御力:3】
  
  【属性:祭祀】
  
  【特效:巫毒消耗】
  
  【需求:神秘知识(精通)】
  
  【备注:巫毒猎手们所崇敬的不仅是强大的实力,还有残忍的行事风格,而用被折磨的灵魂组成的事物,则满足着它们的一切】
  
  ……
  
  【祭祀:可以向喜好灵魂的神祗献上它,你会获得不一样的奖赏】
  
  ……
  
  看着【残破的巫毒魂晶】,秦然一眯双眼。
  
  毫无疑问,对方并没有死亡。
  
  甚至,对方出现在这里的连本体都不是。
  
  或者说……
  
  对方根本不敢以本体出现。
  
  只能够用一些小手段来影响到玩家,从而将自己力量的触手伸入到巨大城市里来。
  
  至于为什么?
  
  曾经不止一次带着‘意外力量’返回到房间的秦然,可是深知那些‘意外’力量最终都被巨大城市抹除了。
  
  如果对方没有‘玩家组成的外壳’保护,哪怕是些许的力量都会被巨大城市所发现,然后,进行抹除。
  
  “入侵者……”
  
  “有意思了。”
  
  秦然心底自语着,目光却是扫视四周。
  
  他清楚记得,在他之前,已经有人盯上了这股力量。
  
  当这股力量出现的时候,对方不可能无动于衷。
  
  事实上,在‘暴食’告知了他这里出现了那股别样的气味时,秦然就一直谨慎提防着有可能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
  
  毕竟,对方是让酒馆老板娘都警惕的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秦然没有任何发现。
  
  而这个时候,‘铸剑师’却走了过来。
  
  “人情我记下了。”
  
  ‘铸剑师’这样的说道。
  
  “不用。”
  
  “顺道而已。”
  
  秦然回答着。
  
  这是事实,他来这里本就是为了‘帮助’j.佩雷尔曼的,帮助对方也就是顺手施为。
  
  对此,‘铸剑师’没有申辩。
  
  他只是将这份恩情记下,然后,想办法日后还上就好。
  
  “你见到j.佩雷尔曼和德科曼了吗?”
  
  ‘铸剑师’问道。
  
  “之前在城堡的地牢,已经被我的随从带出了城堡,和这些城堡的原住民暂时待在了胡克小巷外。”
  
  秦然回答着。
  
  “城堡原住民?”
  
  “他们不是幻影?”
  
  ‘铸剑师’一愣。
  
  “有些是,有些是契约的随从。”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跟在身后的上位邪灵。
  
  “对你有用吗?”
  
  秦然捏着【残破的巫毒魂晶】问道。
  
  上位邪灵如同是哈巴狗一样连连点头。
  
  没有打算向任何喜好灵魂神灵祭祀,也从不期待所谓奖赏的秦然,直接就把【残破的巫毒魂晶】扔给了上位邪灵。
  
  迫不及待的上位邪灵根本没有用手去接,张嘴就把【残破的巫毒魂晶】叼住,一口就咽进了肚子里。
  
  “它的本体是狗吗?”
  
  ‘铸剑师’心中暗暗猜测着。
  
  然后,‘铸剑师’就发现上位邪灵似乎是看破了他的想法,正在盯着他。
  
  ‘铸剑师’不由尴尬的一笑。
  
  “我是忠犬!”
  
  “不是狗!”
  
  上位邪灵认真的解释着。
  
  “有区别吗?”
  
  ‘铸剑师’一愣。
  
  “狗会乱咬人的,忠犬则是……护主!”
  
  上位邪灵一个闪身,穿梭虚空后就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在它的手掌上,一个上一刻还和虚空融为一体的木偶,就这么挂在了上面。
  
  上位邪灵一抖手,残破的木偶就被摔在了地上。
  
  然后,它抖了抖身上的衣物,向着秦然一鞠躬。
  
  “boss。”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