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六章 让你看到的习惯
艾斯利得看着上位邪灵谄媚的模样,不由摇了摇头,但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人的性格本就不同。
  
  因此,巨大城市中的玩家才会各有选择。
  
  副本世界中的原住民更是如此,甚至可以说是千奇百怪,成为随从了,自然也不例外。
  
  谈不上喜欢。
  
  也说不上是讨厌。
  
  ‘铸剑师’只是不太习惯和这样性格的人相处,所以,向着秦然打了个招呼后,‘铸剑师’就加快了脚步,向着废墟外走去。
  
  J.佩雷尔曼和德科曼还等在外面。
  
  一些事情,他必须要要和德科曼说明一下。
  
  秦然自然不会阻止‘铸剑师’的离去。
  
  事实上,秦然这个时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上位邪灵身上。
  
  在吃下了【残破的巫毒魂晶】后,上位邪灵的属性再次发生了质的变化。
  
  【名称:血腥玛丽】
  
  【类型:上位邪灵(异态)】
  
  【品质:Ⅱ】
  
  【攻击力:Ⅱ】
  
  【防御力:Ⅱ】
  
  【属性:1,幻术;2,虚体;3,手掌如刀;4,吸食;5,极速再生;6,邪灵直感】
  
  【特效:1,形态改变;2,神秘知识(专家)3,贵族知识(精通)】
  
  【需求:臣服。】
  
  【备注:因为一次意外,而从血色女王王冠中诞生的高等邪灵(异态)在吞噬了巫毒之柱后,它达到了普通邪灵的极限,但它并不是普通邪灵,它很聪明的没有随意选择融合那些看似强大的东西,仅仅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力的,而你的一次次的喂养,让它一次次的变强,它已经超出了普通邪灵的极限】
  
  ……
  
  【幻术:制造一次需要精神判定不低于Ⅰ-,感知不低于Ⅱ的幻术(一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Ⅰ阶的精神冲击,两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Ⅱ阶的精神冲击),当目标为复数时,精神、感知判定随人数增多而减少,而当目标人数的情绪不稳时,判定随之增加】
  
  【虚体:化为虚无,免疫所有物理伤害,当面对能量伤害时,仅承受其中6%的伤害,且潜行等级+3】
  
  【手掌如刀:双手如同名刀般锋锐,判定攻击等级+1(不超过Ⅲ)】
  
  【吸食:身体任何部位都可以吸食生灵的鲜血和部分灵魂,快速的恢复伤势、体力,驱除负面状态,当使用咀嚼状态时,恢复速度+3】
  
  【极速再生:消耗较少的体力,快速恢复生命力,并且可消耗一定的体力,让断肢快速再生(包括但不限于头颅等)】
  
  【邪灵直感:极少数的邪灵拥有这项技能,它能够让邪灵在近距离的状态下,略微感知到生物的思维(包括但不限于人类,当被感知生物处于情绪不稳的状态时,邪灵可以更容易的做到这一点)而当面对幻术、幻境时,邪灵有一定的几率看破】
  
  ……
  
  【形态改变:改变成任何见过的人类、类人和生物模样(拥有自身全部能力,且拥有部分变形生物的气息特质),变形生物体积不能超出大型级别(大象为大型极限);或者变为血色王冠(契约者佩戴时,可选择血腥玛丽的三项属性能力做为技能)】
  
  【神秘知识(专家):对诸多神秘侧知识,变得越发得心应手。】
  
  【贵族知识(精通):熟识贵族们必须要掌握的知识。】
  
  ……
  
  (标注1:奴隶契约,不需要任何花费)
  
  (标注2:加强契约,即使脱离了最初的范妥思手稿,它依旧是你的奴隶)
  
  ……
  
  Ⅱ阶的上位邪灵,无疑是秦然随从中最为强大的那个。
  
  配合着各项继续增强的属性,上位邪灵已经成为了秦然战斗、侦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特别是侦查方面,随着【邪灵直感】的出现,上位邪灵真的是查探隐秘信息的不二人选。
  
  所以……
  
  一份新的契约出现了。
  
  上位邪灵一如既往,甘之如饴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反抗?
  
  不存在的。
  
  这种强大的感觉太美妙了,虽然时不时的会死上几次,也没有任何的假期,但是再以强大做为前提的情况下,上位邪灵认为是值得的。
  
  至于曾经念念不忘的西海岸?
  
  抱歉,那是哪里?
  
  能吃吗?
  
  好吃吗?
  
  收好契约,秦然向外走去,上位邪灵则是消失在一旁的阴影中。
  
  秦然需要离去。
  
  但带着秦然命令的上位邪灵,却不会离开。
  
  它需要寻找更多的,关于那个站在亚利基诺、瓦伦哈特背后家伙的线索。
  
  甚至,不需要秦然吩咐,上位邪灵都不会放过对方。
  
  因为,它很清楚,对方就是它继续强大的根源。
  
  找到对方,让Boss干掉对方,它去舔包!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生活,真是美好!
  
  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上位邪灵热情满满的投入到了搜寻的工作中,秦然则再次看到了J.佩雷尔曼和德科曼。
  
  与刚刚见到时的狼狈不同,喝下了治疗药剂的两人,迅速的恢复了精神。
  
  “谢谢。”
  
  J.佩雷尔曼走过来,真挚的向秦然表达着谢意。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秦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命了。
  
  对方的目标是艾斯利得,在得到艾斯利得后,J.佩雷尔曼不认为自己能够活下来,就如同那些已经死去的自由联盟成员一样。
  
  一想到那些死去的同伴,劫后余生的J.佩雷尔曼被系统遮掩的面容上流出了哀伤,眼眶也开始泛红。
  
  渔夫从不是什么心硬如铁,冰冷无情的人。
  
  相反,他略带老好人的性格,早已注定了他内心的柔软。
  
  “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只手掌用力的拍了拍J.佩雷尔曼的肩膀,粗豪的女声随之响起。
  
  身材高大而又健壮,远超普通男性,一手拎着长柄战斧,身着皮甲的德科曼走到了J.佩雷尔曼跟前。
  
  这位好像是女性野蛮人的德科曼向着秦然郑重行礼。
  
  “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日后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话,请直说。”
  
  “我会拼尽全力的帮你。”
  
  德科曼显然不是一个会绕弯子的人,性格直爽的对方很干脆的给予了秦然一个随时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铸剑师’又怎么会欠下对方那么多的人情?
  
  秦然没有开口,目光看向了两人身后不远处的‘随从’们,这些来自各个副本世界的原住民,这个时候正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一些人在发现他的目光后,马上就脸色变得苍白,身躯连连后退。
  
  无疑,之前焚城的大火,让这些原住民满是恐惧。
  
  对此,秦然没有解释。
  
  之前的情形,他想要快速的找到瓦伦哈特,那就是最好的办法。
  
  “我和德科曼商量好了,准备重建自由联盟了,他们将会是第一批成员。”
  
  J.佩雷尔曼指了指那些原住民这样的说道。
  
  “你确定?”
  
  秦然反问道。
  
  玩家挑选随从,可不是那么随意的。
  
  被选中的随从至少需要有一技之长,又或者是相当的实力,两者兼而有之则是最好,但是眼前这些原住民,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是瓦伦哈特为了‘真实’而带回的‘随从’罢了。
  
  不要说是相当的实力了,能够有一技之长就很了不起了。
  
  基本上,通过了菜鸟试炼的玩家,就能够碾压他们。
  
  所以,这些原住民成为了随从,不仅不会给玩家提供帮助,反而还会成为玩家的累赘,让玩家去照顾他们。
  
  秦然并不看好J.佩雷尔曼和德科曼的选择。
  
  不过,当J.佩雷尔曼再次点头后,秦然并没有再开口。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其他人无法干涉。
  
  简单的交谈了片刻后,秦然选择了告辞,‘铸剑师’同样的没有久留,跟在秦然身后登上了类火车。
  
  两人都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
  
  直到类火车停在了丰收酒馆的车站前,‘铸剑师’这才开口。
  
  “帮我向瑞秋说一声,我需要消失一段时间。”
  
  ‘铸剑师’这样说着。
  
  “消失?”
  
  秦然很好奇对方的形容。
  
  “嗯,消失。”
  
  “因为,我自己都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再次回到这里。”
  
  “如果能回来,我会加倍报答瑞秋当初的恩情,如果回不来……请你代替我和她说一声抱歉。”
  
  ‘铸剑师’严肃的说道。
  
  “这样的传话,太过沉重了。”
  
  “你还是自己来吧。”
  
  秦然摇了摇头,选择了拒绝。
  
  “我也想要自己来,但是……”
  
  “我如果敢这么说的话,我就会马上被瑞秋打死在酒馆里。”
  
  “相信我,瑞秋绝对干得出来。”
  
  ‘铸剑师’苦笑道。
  
  秦然想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
  
  ‘铸剑师’欣喜的问道。
  
  “没有。”
  
  “我只是单纯的赞成你说的。”
  
  “一些事情,还是需要自己去做。”
  
  “逃避是没有意义的!”
  
  说着这样的话语,秦然向着对方挥了挥手,向着丰收酒馆走去,他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瑞秋。
  
  而‘铸剑师’则是愣愣的看着秦然的背影消失在了酒馆门后,这才再次无奈的一耸肩。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啊!”
  
  发出了一声叹息,‘铸剑师’看着丰收酒馆,再次转身登上了类火车。
  
  类火车呼啸而去,很快的就消失不见。
  
  ……
  
  秦然向着周围的熟人打着招呼,并且从无法无天的手里接过了‘加量’的柠檬水。
  
  不需要品尝,秦然只需要闻一下,就能够确定这杯柠檬水要比平时瑞秋调制的柠檬水里多加了不止一勺蜂蜜。
  
  “你这样会被瑞秋打的。”
  
  秦然叹息了一声。
  
  “没事。”
  
  “她又不知道。”
  
  无法无天完全无惧的说道。
  
  看着好友无所畏惧的模样,秦然摇了摇头。
  
  瑞秋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只是等你傻乎乎的跳进去,然后,再慢慢的收拾你罢了。
  
  就好像是等待猎物的蜘蛛一样。
  
  当然,这样的话,秦然没有告诉无法无天。
  
  “谢了。”
  
  秦然端着柠檬水说着,同时不着痕迹的扫了德尔德尔一眼,这位‘医生’显然已经和周围的独行者们打成了一片,坐在汉斯、柯尔、拉蒙特、犀牛中间,正在放声的笑着。
  
  对方并没有发现秦然的注视。
  
  站在秦然身前的无法无天也没有发现。
  
  无法无天正从背包里摸出一根雪茄,递给秦然。
  
  “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些吗?”
  
  “上等货!”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樱桃味。”
  
  无法无天笑嘻嘻的说道。
  
  “我会细细品尝的。”
  
  接过了雪茄,秦然笑着向小厅走去。
  
  他为什么不在排斥进入丰收酒馆?
  
  毫无疑问,无法无天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小厅内,酒馆老板娘整个人瘫软在沙发椅中,听到了秦然的脚步声,也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你曾经说过要循序渐进。”
  
  秦然坐到了酒馆老板娘的对面。
  
  “那是在你没有出现前。”
  
  “再冷静的人看着一个远不如自己的家伙,就这么快速的超过了自己时,也会变得急功近利。”
  
  酒馆老板娘淡淡的说道。
  
  “你应该多考虑一下无法无天。”
  
  秦然尝试着劝说对方。
  
  “是因为他给你的柠檬水里多加了三勺蜂蜜?”
  
  酒馆老板娘瞥了一眼秦然手中喝剩下一半的柠檬水。
  
  顿时,秦然败下阵了。
  
  他发现他并不适合这样的劝说。
  
  所以,很干脆的,秦然将话题绕回了他最初想要询问的事情。
  
  “关于亚利基诺、瓦伦哈特你知道多少?”
  
  秦然问道。
  
  “知道的比你多一点。”
  
  “但是牵扯到我之前和你说起过的那个家伙。”
  
  “所以……”
  
  “我无法告知你。”
  
  酒馆老板娘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以更舒服的姿态回答着秦然的问题。
  
  “风?”
  
  秦然继续问道。
  
  酒馆老板娘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但是,秦然敏锐的注意到,当他说出‘风’这个字时,一股特殊的力量出现在酒馆老板娘的身上。
  
  虽然酒馆老板娘没有任何的变化,可那种对抗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
  
  即使是提到相关的词汇也算是契约反噬吗?
  
  秦然一皱眉。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既说明这个契约极其的完善,没有什么漏洞可钻,也说明,这样的契约一旦反噬,将会对违背契约者造成超出想象的伤害。
  
  “需要我做什么吗?”
  
  秦然问道。
  
  “我像是七老八十走不动了吗?”
  
  酒馆老板娘翻了个白眼后,这才继续的说道:“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魔女’那个女人我很清楚,她虽然不是什么恶人,但也绝对称不上是好人,你抹除了她留下的一半印记,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难以预料的后果。”
  
  “不要抱着什么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么早一点触碰到对方的力量,有着大致的印象,总比事到临头措手不及之类的想法。”
  
  “相信我,那个女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果决。”
  
  “她既然动手了,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让你有翻身的可能。”
  
  “甚至,有可能她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等着你。”
  
  面对着酒馆老板娘的警告,秦然一笑。
  
  不是不在意。
  
  对方是真心实意的劝说,他怎么会不在意。
  
  而是……
  
  他为此早已等待多时了。
  
  毕竟,想要布下天罗地网等他的恰当地方,就那么一个。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