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八章 再现
    在秦然的注视下,尸首分离的老鹰,开始变得模糊、黯淡,似乎就要这么消失。
  
      但是,下一刻
  
      一只巴掌大小的小蜘蛛就凭空落在了老鹰的尸体上。
  
      迅速的吐丝作茧。
  
      呼吸间,老鹰的尸体就成为了一个茧蛹。
  
      然后,小蜘蛛匍匐在茧蛹一侧,开始了吸食。
  
      这个过程并不慢。
  
      大约十几秒后,鼓鼓囊囊的茧蛹就剩下了一层皮,而小蜘蛛全身则浮现出了些许的光辉。
  
      在光辉中,小蜘蛛与地上的茧蛹皮一同消失不见。
  
      而秦然的右手护腕,则是绽放出了内敛的暗金色泽。
  
      光泽一闪即逝。
  
      黑色的护腕越发的漆黑,亦如隆冬的夜色,上面蜘蛛的图像则变成了浮雕样式,犹如是一只蜘蛛爬在护腕上一般。
  
      【名称:魔尔朵思之巢】
  
      【类型:防具(右手护腕)】
  
      【品质:4】
  
      【防御力:4】
  
      【属性:1,魔尔朵思之丝;2,魔尔朵思之网;3,魔尔朵思之吸食】
  
      【特效:1,魔尔朵思之炎;2,魔尔朵思之震慑】
  
      【需求:亲手斩杀魔尔朵思之人(绑定)】
  
      【备注:魔尔朵思由一枚遗留在人间的地狱魔蛛卵孵化而出,特殊的孵化、催化过程,让它的先天发育不良,并且失去了地狱魔蛛应有的传承、智慧和力量,只剩下猎食的本能,但你的出现开始逐渐的改变着这一点,并且,这样的改变正在不断的加深!现在,它距离能够找回自身传承只剩下一步之遥!】
  
      ……
  
      【魔尔朵思之丝:射出一根长度不超过一百五十米,极具粘性,可收缩的蛛丝,蛛丝防御判定为2级别,粘性挣脱需要力量2,持续10秒,2次/日】
  
      【魔尔朵思之网:射出一张半径二十五米、极具粘性与毒性的蜘蛛网,束缚视野内200米的目标,目标可为复数,蛛网防御判定为2之上,粘性挣脱需要力量2之上,毒性需要进行三次体质判定(3,2,强1三次未通过承受相当于3阶攻击力毒素伤害,两次未通过承受2阶攻击力毒素伤害,一次未通过承受强1阶攻击力毒素伤害),持续5秒,1次/日】
  
      【魔尔朵思之吸食:每干掉一个目标,都会抽取对方部分的灵魂能量,补充己身的生命、体力,补充程度视对方灵魂强弱而定,也可暂时将其寄存与护腕内,需要是自行补充,寄存量相当于2个致命伤势、体力恢复术,3个高等伤势、体力恢复术,4个中等伤势、体力恢复术(现有致命伤势、体力恢复术2,高等伤势、体力恢复术3,中等伤势、体力恢复术4)(标注:这是纯粹的灵魂力量,并不带有任何针对属性,适用所有的本源之力)】
  
      ……
  
      【魔尔朵思之炎:当使用蛛丝喷吐、蛛网束缚时,被束缚目标,都必须要接受一次2级别的火焰与2级别的负能量侵袭(魔尔朵思的火焰不是凡火,不能被水、土熄灭,并且由你的意志来决定是否开启地狱蛛火)】
  
      【魔尔朵思之震慑:存在于地狱硫磺河旁的怪物们,绝对不是看起来的那样简单,但他们、或它们都选择了对魔尔朵思保持必要的恭敬;当使用蛛丝喷吐、蛛网束缚时,被束缚目标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不低于你自身,感知不低于你自身的震慑、幻觉判定,一项未通过将受到一次属于你精神等级的精神冲击,两项未通过,在受到精神冲击的同时,将进行一次死亡判定(特殊生命本源,以你和魔尔朵思为基准),未通过将会立刻死亡,灵魂被吞噬!】
  
      ……
  
      “距离能够找回自身传承只剩下一步之遥吗?”
  
      秦然的目光扫过晋升为4阶的【魔尔朵思之巢】,目光扫过那些属性后,最终看向了备注中刚刚出现的这句话。
  
      毫无疑问5阶才是地狱魔蛛的起点。
  
      “一出生就是5阶……真是可怕!”
  
      下意识的,秦然就回忆起了,有关地狱魔蛛的描述:牵拽星辰,吞噬神灵。
  
      以5阶为起点的话,做到这些并不算什么。
  
      因为,谁也不知道,成长起来的地狱魔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7阶?
  
      8阶?
  
      9阶?
  
      还是更高?
  
      秦然猜测着,目光则落在了之前老鹰尸体跌落的地方。
  
      他的眼神中带着思索。
  
      这只老鹰出现的很恰当。
  
      在他手背上的‘魔女印记’消失大半后,就这么出现,完全符合‘魔女’想要报复的行为。
  
      只是……
  
      这只老鹰还是太弱了!
  
      虽然有着种种针对他‘天选者’身份的技能,但是对他却不是很了解。
  
      按照之前‘魔女印记’变幻出的迷境来看,与他形影不离的‘魔女印记’十分的熟悉他才对。
  
      而这样的信息,必然会传达给‘魔女’所布置的后手。
  
      但事实上呢?
  
      这只老鹰对他不能够说是一无所知,但却知道的并不多。
  
      就好像是对他进行了调查,但只能够了解到他往日在巨大城市中表现出来的那些,却无法得知他曾在副本世界展现过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
  
      秦然心底闪现过了一个人。
  
      然后,他打开了私信栏。
  
      ……
  
      洛街,一如既往的热闹。
  
      不知何时,这条在华尔威街隔壁的街区成为了菜鸟、新手们的聚集地,不少的老人也愿意出现在这里。
  
      不单单是热闹,还因为在几天前这里的集市上出现了好东西。
  
      一个幸运的新手在菜鸟试炼中得到了一件传说级别的道具。
  
      而无法使用这件道具的对方,选择了贩卖,换取更多的资源来强化自己。
  
      最终什么成交价,没有人知道。
  
      但所有人都知道洛街会有好东西。
  
      顿时,本就热闹的街区,越发的热闹了。
  
      秦然听着面前冰激凌店店主的闲聊,心底不置可否。
  
      他不否认会有大运气、天赋卓越的玩家在菜鸟试炼中就获得了远超他人的资本,但是他不相信会有人在菜鸟副本获得了传说级别的道具后,会选择贩卖。
  
      虽然有着不能够使用的前提,这么做显得很理智。
  
      但是只要稍微对绝大城市有所了解的人,就都不会这么做。
  
      人,天性中就带着自私。
  
      在这样自私的前提下,很多人会做出损人不利己,在他人看来十分愚蠢,可笑的事情来。
  
      所以,这应该是洛街管理者的广告策略。
  
      当然了,如果真有在菜鸟试炼中就获得传说道具的新人出现,秦然也会抱有些许的期待。
  
      因为,这样的人,只要中途不出现意外的话,一定很快就会声名鹊起的。
  
      “您的特大份草莓、香草、香芋、蓝莓、芒果、巧克力、芝士冰激凌好了。”
  
      “总共3个积分,承蒙惠顾。”
  
      冰激凌店主端着一个叠满了各色冰激凌球的十六寸华夫饼,递到了秦然面前,声音清脆好听,满是喜悦。
  
      除了开自助餐厅的外,任何一位店家遇到秦然这样的客人,都会满是喜悦。
  
      一个人顶十个人。
  
      怎么能够不开心?
  
      付了代表3个积分的纸票后,秦然端着属于自己的冰激凌走到了一旁的空座上。
  
      因为价格不一,且很多食物无法达到1个积分的程度,所以,在洛街的入口处有着兑换纸票的地方。
  
      一开始或许有着不习惯。
  
      但是,现在走在洛街上的人,每个人手中或多或少都拿着类似两张、三张代表1个积分的纸票。
  
      拿着勺子插入最上面的草莓冰激凌球,轻轻一挖,大约三分之一的冰激凌球就被挖起,送入了嘴中。
  
      当嘴里传来了冰凉、甜美,满是草莓的香气时,秦然不由惬意的眯起了双眼,被系统遮掩的面容上,很是满足。
  
      这样的满足一直持续到波尔出现,都没有散去。
  
      与上次见面时相比,这个时候的波尔越发的落魄了。
  
      不是说装扮,而是气息给与人的直接感受。
  
      就如同是那些失去了一切,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赌徒般。
  
      冰激凌店店主,在波尔出现的时候,就一直盯着波尔。
  
      虽然洛街有着巡逻队和警卫,但是巡逻队和警卫的出现也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可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她可不希望自己发生什么意外。
  
      同样的,也不希望自己的客人有什么意外。
  
      因此,在看到波尔走向秦然的时候,这位店主很干脆的提醒着。
  
      “客人,他是来找你的吗?”
  
      “你们认识吗?”
  
      店主用清脆的声音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而波尔则是无奈的一耸肩。
  
      “放心吧,我不是来闹事的”
  
      “我也不敢闹事。”
  
      “毕竟,在这位面前……”
  
      波尔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在秦然的目光扫来时,马上停了下来。
  
      尽管因为连续的失败而自暴自弃,但是波尔还不想死。
  
      而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和善的人。
  
      说是心狠手辣,都算是一种委婉的形容了。
  
      “那就好。”
  
      看着波尔真的认识秦然,店主松了口气,走了回去。
  
      至于波尔那戛然而止的话语?
  
      这位店主并没有多想。
  
      巨大城市对于还在努力生存的她来说太大了,传闻也太多了。
  
      她根本无心关注。
  
      她只希望能够安稳的挣够积分,在时间到来前,度过下次的副本危机。
  
      而这就是巨大城市中,大部分人的心态。
  
      谁也不用看不起谁。
  
      大家都一样。
  
      毕竟,主动去冒险的只是少数,而被动承受的,才是现实。
  
      “‘守护者’的头领,你知道多少?”
  
      秦然很干脆的开口了。
  
      “不知道!”
  
      “虽然我最初是‘守护者’的八个巡察使之一,但是真正能够接触到头领的人,只有两个监管使!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能够接触到头领。”
  
      “而整个‘守护者’的运转也是由两个监管使负责传达头领的命令运转的。”
  
      波尔摇了摇头,说着自己知道的东西。
  
      “那两个监管使是谁?”
  
      秦然继续问道。
  
      “如果没有换人的话,应该是‘莱茵斯特’和‘狱’。”
  
      “前者负责传达命令,后者负责惩罚,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
  
      波尔说着不自然的耸了耸肩。
  
      显然,对于那位‘狱’,波尔有着些许的恐惧。
  
      大约停顿了四五秒后,驱散了内心的恐惧后,波尔这才继续开口。
  
      “莱茵斯特是一个较为温和的人,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柔声细语的,实力、能力、技能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见过他出手。”
  
      “而‘狱’?”
  
      “武器或者某种道具是锁链,那锁链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十分的大,还带着类似杀意、负能量的侵袭,当时的我一招都接不下来。”
  
      “如果遇到了‘狱’,我建议贴身近战,不要给对方使用锁链的机会。”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波尔说完,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秦然没有阻止对方,只是发起交易,给了对方3000积分。
  
      波尔一愣,不解的看着秦然。
  
      “消息费用。”
  
      “按照我的估算,你的消息值这个价格。”
  
      秦然回答道。
  
      “真是让人意外。”
  
      波尔深深的看了一眼秦然。
  
      在波尔的想法中,如同秦然这样的强者,对于他这样的弱者来说,是可以随意生杀予夺的。
  
      因此,波尔面对秦然的问题,根本不敢迟疑。
  
      他是怕死的。
  
      他生怕眼前的秦然,直接出手了解了他。
  
      以秦然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但是,最后却获得了报酬。
  
      “我信奉的是等价交换。”
  
      在波尔的注视中,秦然这样的说道。
  
      “是吗?”
  
      “恰好,我也是这样。”
  
      “刚刚的消息在我看来,不值这个价,所以,我再告诉你一个隐秘的消息吧真的穹顶时钟塔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如果想要看到真正的它,就在七点零一的时候走进它。”
  
      “当然,会有危险。”
  
      说着这样的话语,波尔再次耸了耸肩,向着冰激凌店外走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秦然没有再去更多的关注对方,他将冰激凌连带着华夫饼全都吃完后,对着冰激凌店店主说道:“刚刚的,再来一份!”
  
      “好的,马上来!”
  
      欣喜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仅仅两分钟后,特大份的冰激凌就再次出现在了秦然面前的桌子上。
  
      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位穿着斗篷的人。
  
      “真巧。”
  
      “我们又见面了。”
  
      “您还记得我吗?”
  
      “我是贝拉。”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