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章 早安问候
艾玛.艾迪的身后,一个衣着邋遢的男子站在那里。.更新最快
  
  对方正用一柄手枪顶着街头出身少女的后脑勺,而且,对方十分的小心,整个人都是蜷缩在艾玛.艾迪身后,没有露出一丁点多余的身躯。
  
  “都给我老实点!”
  
  “如果你们不想她有事的话!”
  
  对方低声喝道,然后,推着艾玛.艾迪走进了房间。
  
  接着,这位不速之客就发现,他的话似乎是不起作用,虽然有两个人站起来一直盯着他,但是坐在餐桌最里面的那个人还是自顾自的吃着。
  
  “停下!”
  
  “我说停下!”
  
  “听到了吗?”
  
  不速之客用枪口重重的撞了一下艾玛.艾迪的后脑勺,上面的力量让艾玛.艾迪脚步一踉跄,尤其是后脑勺上传来的疼痛,更是让艾玛.艾迪的眼前都泛起了金星,她盯着还在吃喝的秦然。
  
  难道合作结束了,就对她不闻不问了?
  
  这样的想法,让艾玛.艾迪心底有着略微的委屈。
  
  而在艾玛.艾迪身后的不速之客却是暴怒。
  
  “给我去死吧!”
  
  对方调转了枪口,对准了秦然,就要扣动扳机。
  
  不过,就在对方手指刚刚要用力的时候,一柄窄刃长剑从阴影中飞出,掠过了对方的脖颈。
  
  鲜血喷散,头颅高高的飞起。
  
  不仅如此,飞舞中的窄刃长剑,一个回旋,就挑起了即将跌倒的尸体,轻而易举的将其扔到了门外。
  
  尸体并没有落地。
  
  而是在半空的时候就炸裂了!
  
  轰!
  
  半空中一团火球翻滚的冒出了黑烟,巨大的响声让周围出门上班的人,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
  
  ‘冰冻者’‘血人’双眼一凝。
  
  即使是被枪指着进屋的艾玛.艾迪的脸上都浮现了若有所思。
  
  不是抢劫!
  
  至少不是简单的抢劫!
  
  任何一个抢劫者都是为了钱财,不可能在身上绑炸弹。
  
  即使是一些亡命徒都不会这么做!
  
  更何况,以这枚炸弹的威力,对方不可能藏在刚刚的t恤下。
  
  体内?
  
  当这个猜测出现的时候,‘冰冻者’‘血人’的脸色就是一变,但是两人并没有出声打扰秦然。
  
  因为,他们很清楚,秦然除去讨厌浪费食物外,就是讨厌被人打扰用餐。
  
  艾玛.艾迪也隐约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将心底的委屈藏起来,站到了一旁。
  
  至于离开?
  
  别开玩笑了!
  
  眼前明显发生了什么大事,她已经做为这里的一份子被盯上了,一旦离开这里,就是要被干掉的节奏!
  
  从那些袭击者疯狂的程度来看,他们可不会听她的解释。
  
  一时间房间中就只剩下了咀嚼声。
  
  当十个三明治全部吃完后,秦然擦了擦嘴,向着‘冰冻者’说道:“去迎接一下我们的老朋友。”
  
  ……
  
  曾被‘千面人’伪装过的普德克,已经重新穿上了警服。
  
  他正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端着咖啡,用苦涩的液体驱除着一夜未睡的疲惫。
  
  看着眼前办公桌上厚厚一摞批改完成的文件,普德克心中有着不小的成就感,嘴角不由泛起了一抹笑意,但马上的,这位中年警长就笑不出来了。
  
  “警长!”
  
  “兰顿丁街发生爆炸!”
  
  “现场状况至少有一人伤亡!”
  
  “兰顿丁街?”
  
  听到那个地名,普德克就一皱眉。
  
  在那里可是住着几个十分让人头疼的家伙。
  
  “你别告诉我是兰顿丁街17号?”
  
  普德克问道。
  
  “不是兰顿丁街17号。”
  
  “是兰顿丁街17号的门前。”
  
  “您的朋友们,没有事。”
  
  助手给出了具体位置。
  
  “谁和他们是朋友?”
  
  “一群目无法纪的……家伙。”
  
  普德克下意识的想要说‘混蛋’,但是话语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家伙。
  
  他不认为应该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是他救命恩人的身份,又与他的信念相违背。
  
  恩情与职责。
  
  对于普德克来说,两者都无法忽视。
  
  所以,变成了折磨。
  
  呼!
  
  深吸了口,普德克决定暂时不去想了。
  
  再想也解决不了,还不如看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抽屉中拿出配枪,放入枪套后,普德克和助手就向着楼下走去,两辆载着警员的警车早已经在接警的时候,就出发了。
  
  爆炸现场需要有人保护。
  
  而此刻楼下停着的警车则是警长一级才拥有的独立车辆,为了某些调查方便,不需要画上警徽,看起来和私家车一样。
  
  一位警员坐在驾驶座上,等待着普德克和助手。
  
  “警长。”
  
  警员问候着普德克。
  
  “嗯。”
  
  普德克点了点头,几乎是处于职业习惯的打量着眼前的警员,陌生的面孔,应该是新来的,右手中指前焦黄一片,应该有吸烟的习惯,脖颈处虽然遮掩了,但还是露出了纹身的一角。
  
  等等!
  
  纹身?
  
  除去某些特勤外,按规定任何警员都不能够有纹身的。
  
  下意识的,普德克拦住了要上车的助手,双眼锐利的盯着驾驶座上的警员。
  
  “你是新来的?”
  
  “警员编号多少?”
  
  一边问着,中年警长一边摸向了枪套。
  
  “啧啧。”
  
  驾驶座上的警员听到了普德克的问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对方还连连吧唧着嘴,即使是被枪指着也是一样。
  
  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
  
  “后退!”
  
  普德克一声大吼,拉着助手就向大厅退去。
  
  轰!
  
  就在普德克推开四五米的时候,爆炸出现了。
  
  巨大的冲击力,让后退的普德克、助手飞出了十几米远,两人在地上翻滚了数圈后,这才狼狈的站起来,看着早已经成为了一堆残骸的汽车和周围的一片狼藉,普德克面色难看的大吼着。
  
  “查!”
  
  “给我调取所有的监控!”
  
  “我要在十分钟后,知道这混蛋的一切!”
  
  ……
  
  哼着最近流行起来的曲子,威利斯走出了‘英雄联盟’的大楼。
  
  随着‘丧钟’‘恶灵先生’‘怨毒之龙’的灭亡,斯莫维尔街区的被清理,做为德累斯顿的助手,众多人‘眼睛’的威利斯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假期。
  
  他已经有两年没有获得过假期了。
  
  每天都在盯着那些可能会作恶的恶棍。
  
  实在是太累了!
  
  他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同时,威利斯默默的祝福着那些还在工作的同僚们。
  
  他获得了假期,并不代表其他人也都有假期。
  
  包括德累斯顿在内的很多人依旧在斯莫维尔街区内清理着那些顽固分子。
  
  那些家伙都是些罪大恶极的人,即使是上了法庭,也都都被绞死的那种,所以,根本不可能选择投降。
  
  不过,威利斯并不看好这些人的负隅顽抗。
  
  普通人和超能者的差距,没有谁比身为超能者的威利斯更清楚了。
  
  “不想了!不想了!”
  
  “难得的假期,我要好好宅在家中,将积攒的游戏全部打通!”
  
  “先订十天的汉堡和快乐水,美好的假期就要开始了!”
  
  拿起手机订了餐的威利斯一想到接下来美好的生活,忍不住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而他居住的地方距离‘英雄联盟’的总部并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区,步行到达时,送餐的小哥已经等在门口了。
  
  “您的餐。”
  
  “之后十天,我们都会按时送货上门。”
  
  “对了,因为您的连续订餐,我们特别送您一套餐券,以后订餐可以获得9折的优惠,您需要在这里填写一下您的身份信息。”
  
  送餐小哥递出了一个表格。
  
  威利斯心情愉悦的开始填写起来。
  
  他可是拿工资生活的人,能够有9折怎么能够不开心?
  
  日积月累下来,那可是一大笔钱,足够他再买几款大制作游戏了。
  
  而在填写时,威利斯的耳中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异响。
  
  来自眼前送餐小哥的体内。
  
  很熟悉。
  
  有点像是钟表。
  
  但经过相应训练和天生的能力,威利斯却能够分辨出其中的不同,想也不想,威利斯转身就跑。
  
  轰!
  
  轰!
  
  火光四射,爆炸的轰鸣让威利斯一阵阵的耳鸣。
  
  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当他扭过身看向在第二声爆炸中变为一片火海的房屋时,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我的游戏机,我的游戏光盘,我的手办,我的等身抱枕……”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世界变得灰暗了,没有意义了。”
  
  威利斯全身无力的瘫软在那。
  
  这种状态在来到兰顿丁街17号时,依旧没有改变。
  
  “他怎么了?”
  
  艾玛.艾迪指了指上半身爬在桌子上,全身都变得灰暗的威利斯,向着一同前来,身上带伤的普德克问道。
  
  “不知道。”
  
  “应该是什么信仰被毁掉了吧?”
  
  普德克说着,目光就看向了秦然。
  
  “关于这次爆炸你怎么看?”
  
  “技术部的人调取了周围所有的监控,没有任何的发现,甚至,没有那个混蛋出现过的影像。”
  
  “一群饭桶!”
  
  说着,普德克就忍不住的一拍桌子。
  
  任何人都能够看到普德克的气愤。
  
  对于一位警长来说,有人把炸弹送到了警局门口,已经不单单是挑衅的问题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种侮辱。
  
  但最糟糕的是,面对着这样的侮辱,却没有办法回击。
  
  秦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对着‘冰冻者’微微示意。
  
  立刻,一个开启的笔记本就放在了普德克的面前。
  
  上面出现的画面,就是之前兰顿丁街17号的画面。
  
  可让普德克愕然的是,上面并没有爆炸前后的画面,仿佛是被凭空截取了一般。
  
  “你的监控系统也被‘黑’了?”
  
  普德克一皱眉。
  
  在来之前,普德克可是将希望全都放在‘冰冻者’弗里斯身上的。
  
  因为,在普德克得到的档案中,弗里斯曾经是一位数学老师,而且精通机械,而数次的接触,也证明对方足够的谨慎。
  
  兰顿丁街17号周围不仅有着设备先进的探头,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死角。
  
  “不单单是被‘黑’那么简单。”
  
  弗里斯语气冷淡的说完,在笔记本上连续的操作起来。
  
  很快的,普德克就看到了整条兰顿丁街。
  
  “你在公共区域安装探头,还入侵他人的私人探头,这是违法……”
  
  “嗯?”
  
  下意识的,中年警长就说道,但是话语才出口,声音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发现整条街关于爆炸时间的画面都消失了。
  
  “我这里的所有探头画面,包括其它私人的探头,以及整个公共探头,甚至是艾肯德市内所有关于那个时间段的探头画面都消失了。”
  
  弗里斯声音不见丝毫波动。
  
  “所有探头的画面?”
  
  “这不可能!”
  
  “这些探头分属不同的部门,尤其是那些私人的探头,更是安保级别十分高,虽然黑客能够黑进去,但再最优秀的黑客,也不可能同一时间做到这一点!”
  
  中年警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虽然很难,但想要做到,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是花费的时间却是不可想象的,而在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做为前提下,却是去袭击你和威利斯有些不值得。”
  
  “对方的行为模式,更像是随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以,应该是某种我们不知道的能力。”
  
  弗里斯很客观的说道。
  
  “……”
  
  中年警长想要反驳,但想了想却又无话可说。
  
  虽然他是警长,可和某些人相比,他确实是可有可无。
  
  “我的游戏、手办、抱枕是无价的。”
  
  威利斯则大声的喊道。
  
  但没有人理会他。
  
  中年警长则再一次的看向了秦然。
  
  “出了一个有特殊能力的混蛋,2567你有什么线索吗?”
  
  普德克不再兜圈子。
  
  “有一点。”
  
  “头颅。”
  
  “在我斩下头颅,将尸体躯干扔出去后,才发生的爆炸,头颅保留了下来。”
  
  “身为棋子,理应和棋手接触过。”
  
  秦然说着,一旁的‘血人’就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出来。
  
  艾玛.艾迪很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躯。
  
  对于血腥,她或许习惯了。
  
  但直接看着一颗头颅,还是会受不了。
  
  “太好了!”
  
  “这是我早上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中年警长则是露出了笑容。
  
  “能够将头颅交给我吗?”
  
  中年警长问道。
  
  “嗯。”
  
  “不过,有个条件:你要将你调查到的一切,都告诉我。”
  
  秦然微笑道。
  
  “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可以。”
  
  中年警长点了点头,然后,拎起塑料袋向外走去。
  
  而在中年警长离去,房门再次关闭的刹那,房间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
  
  叮铃铃!
  
  “喂?”
  
  电话响了两遍后,‘冰冻者’将电话递给了秦然。
  
  当秦然拿起话筒时,一抹阴测测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我的早安问候你……”
  
  “没有。”
  
  秦然挂断了电话。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