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章 轻而易举
    叮铃铃!
  
      叮铃铃!
  
      被秦然挂断的电话随即又响了起来。
  
      秦然拿起了听筒。
  
      “你竟然敢扌……”
  
      啪!
  
      话语声还未落下,秦然就再次挂断了电话。
  
      叮铃铃!
  
      叮铃铃!
  
      秦然又一次拿起了听筒。
  
      “你知不矢……”
  
      啪!
  
      电话又一次的被挂断了。
  
      叮铃铃!
  
      叮铃铃!
  
      而当电话再次响起,秦然拿起听筒时,他可以清晰的听到对面变得急促、浓重的喘息声,不过,这一次,对方的声音中充斥着疑惑,并且变得十分有礼貌。
  
      “请问这里是‘暴食君王’的住所吗?”
  
      “不是。”
  
      秦然很干脆的回答后,再次挂了电话。
  
      然后……
  
      拔了电话线。
  
      这里是兰顿丁街17号,又不是华尔威街13号,是‘冰冻者’的住所,怎么可能会是他的?
  
      艾玛.艾迪眼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幕。
  
      “你这是在做餐后游戏?”
  
      艾玛.艾迪问道。
  
      “游戏?”
  
      “不。”
  
      “只是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
  
      秦然很认真的摇了摇头。
  
      顿时,艾玛.艾迪揉起了发胀的太阳穴。
  
      她总是搞不清楚眼前男人想要干什么。
  
      不仅冷漠,而且不按常理出牌,还小心眼!
  
      实在是……
  
      莫名的,艾玛.艾迪有些心疼那位打电话的人了。
  
      呼!
  
      街头出身的少女深吸了口气,以正式的口吻说道:“但你至少也应该听听他说什么吧?万一有什么线索呢?”
  
      “相信我,不会有的。”
  
      “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方必然是有着相应的计划。”
  
      “哪怕是再愚蠢,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给予我们有用的信息,相反的,他会说类似‘我在其他地方也布置了炸弹人,你们如果不想要爆炸的话,就给我什么什么’的条件。”
  
      “而这些所谓的条件,同样没有用处,也只是在扰乱我们获取真正信息和线索的视野。”
  
      秦然十分笃定的说道。
  
      “可我们现在并没有任何信息和线索啊!”
  
      艾玛.艾迪强度着。
  
      “那只是你没有看到罢了。”
  
      “万物行过,必有痕迹。”
  
      “只要你用独特的视野去发现,就一定能够有所发现。”
  
      秦然说着,看向了一旁垂手而立的‘冰冻者’,他这样的吩咐道:“弗里斯,我需要六百年前教宗时期有关教宗的书籍,特别是一些孤本、秘本,我愿意花费高昂价格收购。”
  
      “明白,大人。”
  
      ‘冰冻者’一躬身就向外走去。
  
      “奥多克,周围的防御和巡视暂时交给你了。”
  
      秦然对着‘血人’说道。
  
      “是,大人。”
  
      ‘血人’行礼后,紧随‘冰冻者’身后,走向了外边。
  
      两个对秦然忠心耿耿的人不需要询问秦然为什么,他们只需要知道,这是秦然的吩咐,他们要尽力做就对了。
  
      而在做完这些后,秦然看向了艾玛.艾迪。
  
      “我这里不养闲人。”
  
      秦然这样的说道。
  
      闻弦知义,艾玛.艾迪马上说道:“我可以帮助奥多克巡视周围刚刚只是一个意外,我大意了,而且,我还能够帮你鉴定那些即将收购的孤本、秘本是否是真的,你也不想花费大价钱买一堆假货吧?”
  
      艾玛.艾迪试图解释刚刚自己被挟持的举动,并且突出自己的价值。
  
      至于帮助‘冰冻者’?
  
      对此艾玛.艾迪可是有着自知之明的。
  
      以‘冰冻者’的身份,必然掌握着比她更全面的隐秘交易地点,根本不需要她的所谓的‘帮助’。
  
      而且,相较于冷冰冰的‘冰冻者’弗里斯,‘血人’奥多克更好打交道。
  
      同时,在鉴定方面,艾玛.艾迪也有着相当的信心。
  
      无疑,艾玛.艾迪的说法打动了不想无缘无故承受损失、浪费时间的秦然。
  
      “我可以给你这次机会,但记住,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秦然说完,就向着书房走去。
  
      艾玛.艾迪冲着秦然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向着威利斯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房间。
  
      而威利斯?
  
      做为客人,谁也不会让对方做什么,更何况,以对方好像死了老婆的模样,也做不了什么了。
  
      走进书房中,秦然心念一动。
  
      老书本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书房中满满的书籍,老书本的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了欣喜,不过,老书本并没有忘记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大人,这些就是您曾说过的,关于莫丁雕像的书籍吗?”
  
      老书本行礼后问道。
  
      “嗯,不单单是关于莫丁雕像的,还有一些杂类书籍,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
  
      “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更专注的阅读关于莫丁雕像一类的书籍,看是否能够从中找到什么隐秘的关联。”
  
      “而弗里斯之后会送来,有关教宗时期的书籍,我想那些书籍也会帮到你。”
  
      秦然点头道。
  
      “我会尽全力的。”
  
      老书本说着,一抬手。
  
      顿时,十余本书籍就从书架上飞出,凭空展开,飞速的翻动起来。
  
      书页发出了唰唰的响声。
  
      看着这一幕,秦然悄然无声的离开了书房。
  
      秦然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同样的,也不会骄傲自大。
  
      所以,他很清楚,即使是他拥有着天赋【记忆宫殿】也无法和老书本这种天生为阅读而生的存在相比较。
  
      更加不用说服下了【醍醐之液】后,老书本拥有了【智慧推演】这样的属性。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这是秦然一直坚信的。
  
      就如同去追踪那显而易见的线索,他就交给了他最得力的下属。
  
      ……
  
      “你确定是在这边?”
  
      上位邪灵靠在一处阴影中,看着眼前的商场,低声询问着霜狼。
  
      霜狼极为人性化的点了点头后,抬起了左前爪,指了指商场的四层。
  
      “这么远的距离,你也能闻到?”
  
      上位邪灵惊诧的看着霜狼。
  
      霜狼鄙夷的看了一眼上位邪灵,将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看向了半空。
  
      在那里,一抹红色,一闪即逝。
  
      火鸦!
  
      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上位邪灵完全没有尴尬,它面色如常的说道:“干得漂亮,剩下的交给我了。”
  
      说完,上位邪灵就消失不见。
  
      而在上位邪灵消失不见的下一秒,火鸦如同一道疾风落在了霜狼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的火鸦,霜狼一愣,它疑惑的看着火鸦,按照以往的习惯,这个时候火鸦早就回到了它的主人身边才对。
  
      嘎、嘎。
  
      轻声的鸦鸣声中,火鸦用翅膀指了指商场一侧的美食广场。
  
      呜……
  
      霜狼发出了低吟声,它瞬间明白了火鸦的意思,但正因为明白了,才显得有些犹豫。
  
      因为,按照秦然的言传身教,它绝对不能够平白无故的拿取别人的食物,即使是偷偷的拿了,也应该放下等价物才行。
  
      霜狼用呜咽声告知了火鸦这一顾虑。
  
      嘎嘎。
  
      火鸦发出了略微不屑声音,似乎是在指责霜狼竟然以为它要偷盗般,然后,下一刻,火鸦抬起了一直紧扣着的右爪,缓缓的张开。
  
      叮!
  
      清脆的响声中,一枚亮晶晶的宝石落在了霜狼面前。
  
      看着这小指头大小,边缘并不规则,并没有经过切割的宝石原石,霜狼几乎是呆滞了。
  
      它完全不理解,火鸦是从哪找到的这枚宝石原石。
  
      捡的吗?
  
      但从哪捡到的?
  
      难道附近有宝石矿?
  
      但霜狼没有过多的追问,因为……它的口水已经开始流下来了。
  
      要知道,它对美食广场内飘来的食物香味也是忍了很久了。
  
      要不是原则问题,它早就冲进去了。
  
      而现在,既然有了等价物,那就可以去尝尝那些食物了。
  
      当然了,并不是马上。
  
      需要稍微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火鸦也明显知道这一点,悄然的与霜狼隐匿在了墙角的阴影中,静静的等待着。
  
      ……
  
      “你确定给我的电话号码是‘暴食君王’住所的电话?”
  
      在商场四层的一个房间内,一个声音阴鸷、强壮的中年男人用力的拍打着桌子,桌上的铅笔、水杯等物,连连的跳动着。
  
      “我很确定。”
  
      “那里就是‘暴食君王’的住所。”
  
      一个戴着眼镜,衣着普通,身材瘦弱的年轻人很认真的回答道。
  
      “他难道骗我?”
  
      中年男人带着疑惑再次拨打着那个号码。
  
      然而,提示中的无法接通,却让中年男人彻底的暴怒了。
  
      啪!
  
      他一把砸碎了手中的电话,怒气冲冲的喊道:“我被人耍了!”
  
      “该死的混蛋!”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要让他明白戏弄‘哈克大人’是多么的愚蠢。”
  
      说着,中年男人就要发动自己的能力。
  
      “等等!”
  
      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阻止道。
  
      “怎么了?”
  
      “戈蓝,你不会要为那些人求情吧?”
  
      “你别忘了,你曾经遭遇了什么?”
  
      中年男人冷笑的说道。
  
      “我当然没有忘记,我曾经遭遇了什么……”
  
      “所以,我才会答应你的合作。”
  
      “但你也别忘了,合作时你答应过我,一切听我指挥!”
  
      年轻男子强调着。
  
      “没错!没错!”
  
      “我是曾经答应过你要听你的!”
  
      “但那是在我发怒之前!”
  
      “现在!”
  
      “我决定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了,因为,按照你的方法,让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愚蠢的小丑。”
  
      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年轻男子。
  
      本就瘦弱的年轻男子,随着中年男子的走进,身形显得越发的瘦弱了,尤其是再后退了两步时,气势更是弱了不止一筹。
  
      这让中年男人发出了阵阵笑声。
  
      他喜欢这种持强凌弱的局面。
  
      能够给他带来非同一般的快感。
  
      如果不是他的能力对能力者无用的话,他早就控制对方,让对方对他服服帖帖的了。
  
      但是快了!
  
      只要完成了这件事,他就会受到那位大人的奖赏,到时候,他的能力一定会再进一步。
  
      控制能力者也将不是梦想了!
  
      一想到那美好的情形,哈克全身都颤抖起来了。
  
      退到了墙角的戈蓝看着眼前的哈克,眼镜后的双目中闪过了厌恶。
  
      他讨厌这种狂妄自大的合作者。
  
      虽然他早就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合格的合作者,但为了暂时利益,他不得不选择和对方合作。
  
      只是没想到对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堪。
  
      需要尽快离开艾肯德市了!
  
      戈蓝很清楚,这里的人有多么的不好惹。
  
      ‘正义之拳’‘酒桶’,还有最近出现的那个‘暴食君王’,尤其是后者,不仅行事风格冷酷无情,而且干脆利落,从不会给敌人留有喘息的余地,完全是斩草除根的做法,比之某些恶棍还让人恐惧。
  
      戈蓝完全可以想象,一旦面前的蠢货引爆了提前布置好的炸弹,将会发生什么。
  
      被追杀!
  
      被‘正义之拳’‘酒桶’和‘暴食君王’追杀!
  
      而一旦被抓住了?
  
      脑海中浮现的画面,立刻让戈蓝的心底颤抖起来。
  
      “你不需要引爆全部的人,只要引爆一部分,达到威慑,就可能让那个耍了你的家伙,明白你不是好惹的。”
  
      “同时,我们还能够顺便提出我们的要求。”
  
      虽然心底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了,但是表面上,戈蓝依旧劝说着对方。
  
      “我当然知道!”
  
      “你以为我真的傻吗?”
  
      哈克冷哼了一声,高高举起了双手,然后,猛地做出了击掌的动作。
  
      看着那丑陋的姿势,戈蓝心底冷笑。
  
      你不是傻,只是愚蠢……
  
      噗!
  
      就在戈蓝还心底冷笑的时候,一只手掌就这么的穿过了哈克的胸膛,喷散而出的鲜血溅了戈蓝一脸。
  
      滚烫的鲜血溅在脸上,令戈蓝一愣。
  
      他呆滞的看着那只手掌缓缓的抽出,看着那个愚蠢的合作者倒地,看着一个面容普通男子对着他微笑。
  
      “你、你……”
  
      戈蓝结结巴巴的说道。
  
      此刻戈蓝的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解了。
  
      但上位邪灵可没有给对方解释的机会,抬手一记手刀,戈蓝就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前,戈蓝都不明白上位邪灵是怎么躲开那些被他能力控制的监控,也不明白为什么上位邪灵触碰到哈克会没有事情。
  
      尽管对于自己的合作者,感到愚蠢,但是戈蓝可是很清楚对方的能力是多么的麻烦。
  
      不仅能够通过触碰,在对方的体内安装炸弹,还能够利用炸弹来控制被安装者,虽然对能力者不起作用,但是如果有人去主动触碰对方时,不论是否是能力者,都会承受炸弹爆炸的伤害。
  
      上位邪灵一把拎起戈蓝和地上的战利品,看着哈克开始急速肿胀的尸体,眉头一皱。
  
      “死后自爆?”
  
      “真是麻烦的能力。”
  
      这样说着,上位邪灵脚尖一挑,那即将爆炸的尸体就飞向了窗外。
  
      接着
  
      轰!
  
      半空中,火光升腾,轰鸣作响。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商场内的人马上慌乱起来,美食广场内的人,更是惊慌失措的向外跑去。
  
      阴影中,等待了片刻的火鸦、霜狼则是双眼一亮。
  
      机会来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