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地下
    呜!
  
      漆黑的怪物带着狂风冲向了‘武器大师’,那高大、强壮的的身躯就如同是一栋倾倒的三层小楼。
  
      毫不犹豫的,‘武器大师’选择了暂避锋芒。
  
      但就在‘武器大师’刚刚退出一步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空。
  
      一个硕大的坑洞,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脚下,那突然喷涌而出的阴冷气息,令‘武器大师’全身一僵,整个人就这么的跌入到了坑洞中。
  
      ……
  
      “武器大师?!”
  
      ‘堡垒’看着突然消失在眼前的‘武器大师’整个人就呆愣在了原地,他下意识的撑开了半透明的防御力场,将自身和‘猫女’全都包裹进去,但是这样的防御力场并没有让‘堡垒’的处境有任何的变化。
  
      下一刻,‘堡垒’也消失了。
  
      “喵、喵喵!”
  
      ‘猫女’带着一连串尖锐的叫声就冲向了秦然。
  
      猫的本能告诉她,此刻在秦然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她冲向秦然时,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股看不到的、令她无比心悸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消失着。
  
      而在来到了秦然身边后,这股力量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安全了……喵喵喵!”
  
      ‘猫女’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被秦然拎住了后脖颈,然后……
  
      扔了出去。
  
      顿时,‘猫女’就发出了一连串凄惨的叫声,重重的摔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你为什么摔喵?”
  
      跳起来的‘猫女’质问着秦然。
  
      秦然扫了一眼‘猫女’后,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继续看着脚下还残余着火焰的地面。
  
      他一抬手,恶魔之炎再次熊熊燃起。
  
      而‘猫女’?
  
      还没有等再次开口,就这么的消失不见了。
  
      ……
  
      “美味!”
  
      “美味的食物,一个接着一个!”
  
      诡异的笑声在漆黑之处响起,这道完全融入黑暗中的人影,看着眼前一字排开,昏迷在地的德累斯顿、‘骑士’、‘机械师’、‘武器大师’、‘堡垒’和‘猫女’,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不过,它并没有开始享用自己的食物。
  
      因为,还有一个食物在地面上。
  
      透过层层黑雾,它看着那个全身黑色的食物。
  
      它觉得,那才是最美味的。
  
      “挣扎吧!”
  
      “诞生恐惧吧!”
  
      “只要出现了恐惧,你就逃不掉!”
  
      它低低的自语着,同时,手一挥。
  
      立刻,在地面上,德累斯顿就出现了。
  
      与昏迷的德累斯顿一模一样的容貌,丝毫不差的气息,甚至,拥有着相似的性格。
  
      如果认真的说,那个德累斯顿就是一个完美的复制品。
  
      按照它的剧本,这个德累斯顿将会是激发这个漆黑食物恐惧的重要引子,它要让那漆黑的食物看着这个德累斯顿粉身碎……呃!
  
      它看到了什么?
  
      那个黑色食物竟然毫不犹豫的向这个德累斯顿出手了?
  
      直接将这个德累斯顿烧成了灰?
  
      为什么会这样?
  
      他发现了破绽?
  
      不!
  
      不可能的!
  
      复制体是完美无缺的,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巧合!
  
      一定是巧合!
  
      诡异生物再次的一挥手,又一个德勒斯顿出现了。
  
      它相信,这一次,一定没有问……
  
      为什么又被烧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诡异生物不由的开始怀疑人生。
  
      而在地面上的秦然,则是眯起了眼,看向了这里,那模样,就如同是穿过了厚厚的地面看到了它一般。
  
      不过,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地下!
  
      足有百米深的地下!
  
      他不可能看到这里的!
  
      诡异生物连连摇头,完全不相信,自己会被发现。
  
      去哪了?
  
      诡异生物当即一惊。
  
      毫不犹豫的,它运用着自己的能力开始寻找那黑色的身影,只是它搜寻了整个斯莫维尔街区,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难道逃走了?
  
      诡异生物的脑海中冒出了这个想法,然后,忍不住惋惜的叹了口气。
  
      “多么美味的食物,我还想要小口小口的品尝的。”
  
      “是吗?”
  
      “是啊,虽然隔了很远,但是我能够闻到他的美味,就好像是……等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诡异生物对于突然听到的问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着,话语说到了一半,它才发现了不对劲。
  
      诡异生物本能的转身,当它的双眼透过黑暗,看到那个站在身后的身影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呼。
  
      惊呼声中满是不可置信。
  
      但马上的,就变成了痛呼。
  
      恶魔之炎在它的身躯上燃烧起来。
  
      灼热的烈焰焚烧着诡异生物的躯体,所带来的光辉则是照亮了地下。
  
      这是一个宽阔的大厅,有着完全石质的桌椅、台阶,墙壁上有着烛台、挂毯,但却早已腐朽,天花板上描绘着的画,也是残缺不全。
  
      而那完全是绿色,长得如同是蜥蜴般的诡异生物则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可惜的是,恶魔之炎完全不是依靠这样的方式就能够熄灭的。
  
      在绿色的皮肤被烧焦,变成黑色后,这诡异生物似乎才反应过来,那短小的手臂连连挥舞。
  
      马上的,一层超自然的黑暗出现了。
  
      阴冷的超自然黑暗覆盖在了诡异生物的表面,熄灭了它身上的恶魔之炎。
  
      “食物,你激怒我了!”
  
      “我要让你明白……啊啊啊!”
  
      从地上爬起来的诡异生物,指着秦然怒吼着,但是话语才刚出口,恶魔之炎就再一次的在它身上燃烧起来。
  
      立刻的,属于诡异生物的哀嚎声就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诡异生物却是学聪明了,马上就开始调集那些超自然的黑暗。
  
      黑暗如同潮水般,就要覆盖在诡异生物的身躯上。
  
      但是,一张硕大的嘴,却突然的出现在了那里。
  
      面对着黑暗,这张大嘴不停的吸允,犹如是鲸吸水般,但是,还是有些许的黑暗漏到了诡异生物的身躯上,让对方在疼痛中熄灭了恶魔之炎。
  
      “食物,你从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
  
      “这样的小把戏,只要用过一次,就对我氵……啊啊啊!”
  
      惨叫声随着恶魔之炎的出现,又一次的响起了。
  
      没有任何犹豫,诡异生物召集着那些超自然的黑暗,那张大嘴则如影随形的出现了,与之前一样,吸允了大部分后,再给诡异生物留一点灭火。
  
      如此循环反复了十几次后,诡异生物的状态变得萎靡了。
  
      很显然,调集那些超自然的黑暗对于它来说并不轻松。
  
      甚至,随着调集的次数越多,对诡异生物的消耗就越大。
  
      因为,那些超自然的黑暗是有限的。
  
      当诡异生物再一次拼尽全力将最后一点超自然黑暗召集出来后,昏迷在地的德累斯顿微微的动了一下。
  
      显然,没有了那些超自然黑暗的压制,对于‘正义之拳’来说,苏醒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而直到这个时候,诡异生物才有些反应过来。
  
      “你故意这么做,你为的是吞噬这些‘暗金’!”
  
      “啊啊啊,松口!这是什么怪物!快让他松口!”
  
      很显然,已经晚了。
  
      被‘暴食’盯上的对方,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就被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摸了摸肚子,‘暴食’面容上浮现了一抹嫌弃。
  
      最初的超自然黑暗味道实在是太好了,就如同是醇香的可可,但是之后的那个绿色的怪物却有点难吃,有点像是馊了的包子,口感还很不好,特别是和之前的超自然黑暗一比,那种感觉真的是越发凸显了难吃。
  
      但‘暴食’还是吃了。
  
      他的天性决定了他不可能放弃食物,即使是难吃的那种。
  
      通过自己的胃,‘暴食’开始消化刚刚的食物,将其分给了兄弟们和另外四个家伙。
  
      一开始他并不习惯这么做,但是面对兄长的命令,他不会反驳,毕竟,兄长才是一切的根本。
  
      感受着,体内加快的运行的‘原罪’‘晨曦’‘瘟疫’‘恶魔’‘圣刺’五种源力,秦然不由一眯眼。
  
      刚刚的那些超自然黑暗,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虽然在看到的第一眼,他就感受到了其中的美味,唾液不自觉的分泌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超自然黑暗竟然可以媲美一份正餐,为他带来五种源力,近两年的积累。
  
      “那些超自然黑暗是什么?”
  
      秦然心底猜测着。
  
      而这个时候,德累斯顿已经苏醒了过来。
  
      “2567?”
  
      “最后还是麻烦你了。”
  
      醒过来的‘正义之拳’,第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秦然,微微一愣后,瞬间明白了一切的德累斯顿就露出了一个苦笑。
  
      “举手之劳。”
  
      秦然淡淡的回答着,目光开始扫视四周,尤其是天花板上残缺的壁画。
  
      他希望从中找到那些超自然黑暗的信息。
  
      而德累斯顿则是开始一个个的唤醒同伴。
  
      很快的,所有人就都清醒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幻觉吗?”
  
      ‘机械师’低声自语着。
  
      “不是单纯的幻觉,应该是某种秘术。”
  
      “传闻中,在教宗时期,有一些服务教宗的拷问者们,掌握了这种秘术,任何心有恐惧的人面对他们时,都会毫无所觉的被夺取生命。”
  
      ‘骑士’在打量了周围一番后,这样的回答着
  
      “可那是教宗时期,现在……”
  
      “这里是教宗时期的某个遗迹?”
  
      ‘堡垒’下意识的说着,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堡垒’就反应了过来,他愕然的看着四周。
  
      “应该是了。”
  
      “那种壁画,除了教宗时期,我想不到其它。”
  
      ‘骑士’指了指头顶天花板。
  
      而这个时候,‘机械师’则打开了随身的背包,将一个个小巧却散发着足够光芒的照明装置布置在周围。
  
      顿时,整个大厅就变得亮堂一片。
  
      这是一个半圆形的大厅,圆形的一侧有着向上的台阶,而另外一侧则是乡下的台阶,但与前者不同的是,后者一共有三条阶梯,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本该有的木门则是早已腐朽了。
  
      ‘机械师’并没有停下,四个探路的机器人被他从背包中拿出。
  
      在遥控的控制下,四个探路机器人开始向着四个方向而行。
  
      很快的,属于三条阶梯的一侧,就有影像传了回来。
  
      三条阶梯最终汇聚成了一条,通往更深处的地下,那里有着一个更大的大厅,只是,看到影像,‘机械师’的脸色就是一变。
  
      因为影像中全都是骸骨!
  
      “嘶,这至少有上万具了吧?”
  
      关注着屏幕的‘堡垒’倒吸了口凉气。
  
      “嗯。”
  
      “至少。”
  
      ‘机械师’点了点头,然后,脸色就难看起来。
  
      因为,上侧阶梯是死路。
  
      不是被堵死,而是真意义上在建造时,那里就是一个硕大的起居室。
  
      但也有好消息。
  
      在下方的阶梯尽头,那座更大的大厅中,出现了向上的阶梯。
  
      “别告诉我,我们要穿过这上万具骸骨?”
  
      ‘堡垒’脸色发白的问道。
  
      “那你有别的方法吗?”
  
      ‘机械师’发问道。
  
      “只是一些不会动的骨头,有什么可怕的喵!”
  
      ‘猫女’抱着肩膀嘲笑着‘堡垒’,但是,马上的,‘猫女’的耳朵微微抖动,她听到了些许细微的声音。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喵?”
  
      ‘猫女’问道。
  
      “好像有点。”
  
      ‘堡垒’听了片刻后说道。
  
      “是骨头走动的声音。”
  
      侧耳倾听的‘武器大师’说着,抽出了自己的长棍。
  
      “会动的骨头喵?”
  
      ‘猫女’大惊失色,完全不像是一个超级英雄。
  
      一具骨头,她当然不怕。
  
      可是上万具呢?
  
      恐怕会把她淹没吧?
  
      更何况,这里还是教宗时期的遗迹,那些骨头必然有着不一般的地方。
  
      她左看右看,就想要向着德累斯顿靠拢,但是想到之前德累斯顿面对异样时,也和她一样昏迷后,马上的,‘猫女’就把目标换成了秦然。
  
      只有那里是安全的。
  
      ‘猫女’十分坚信。
  
      虽然她之前被扔了出来,但是……那只是意外!
  
      这一次,绝对不会出现。
  
      “如果你让我待在你身边,我可以破例让你摸摸我的头喵!”
  
      ‘猫女’冲着秦然这样说道。
  
      秦然低下头看了一眼‘猫女’,抬手拎住对方的后脖领,将对方扔到了一旁。
  
      他需要尽可能的将这些壁画全部的记下来,没有时间撸猫。
  
      毕竟,一会儿,它们就不复存在了。
  
      “机械师,你有机械能够记录这些壁画吗?”
  
      为了保险起见,秦然问道。
  
      “有的。”
  
      “帮我记录一下。”
  
      “好的。”
  
      强大的实力与救命之恩让‘机械师’虽然不知道秦然要做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机械的记录要远比肉眼快,仅仅是十几秒后,‘机械师’的记录就完成了,同时,那骨头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包括德累斯顿在内,剩余的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秦然接过记录的视频,查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抬起头向着众人说道。
  
      “各位,准备好离开了吗?”
  
      听到这样的问话,周围的人,纷纷愕然的看着秦然。
  
      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秦然的左手一撩鸦羽风衣,风衣飘荡而起,漆黑的剑柄完全显露出来。
  
      秦然右手握在剑柄上,用力一抽。
  
      锵!
  
      剑出,斩。
  
      顿时,漆黑的流光,冲天而起。
  
      百米厚的地面,如同纸一般被戳破,属于太阳特有的光辉,缓缓飘落,遍洒在那漆黑的身影上。
  
      深邃的黑色立刻泛起了属于自己的光辉。
  
      坚韧,而又耀眼。
  
      咔。
  
      秦然收剑归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