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陷阱
    收剑归鞘的响声在地下大厅内荡,从头顶洒下的阳光,让‘猫女’等超级英雄有些恍惚。
  
      深达百米的地下,竟然一剑就刺穿了?
  
      ‘骑士’‘武器大师’面面相觑。
  
      他们知道拥有战胜‘怨毒之龙’‘丧钟’‘恶灵先生’的战绩,获得‘暴食君王’称号的秦然很强,但是究竟强到什么程度,两人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此刻,却是变得清晰起来。
  
      斩击而出后,并没有丝毫气息变化。
  
      说明这一剑对他来说很轻松。
  
      甚至可以说是随手一击。
  
      想到这,‘骑士’和‘武器大师’看向秦然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份骇然。
  
      两位年纪最大的超级英雄很清楚,做到这一点代表了什么。
  
      那将是超越‘正义之拳’德累斯顿的力量!
  
      而且
  
      没有限制!
  
      双脚站在地上的德累斯顿,无疑是强大的,不仅刀枪不入,而且力大无穷,但是一旦离开地面,这样的能力就会大幅度的衰减,因此,聪明的超级恶棍都知道该如何和德累斯顿战斗。
  
      但秦然不同!
  
      除去吃得多了点外,秦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缺点。
  
      顿时,一抹喜色出现在了‘骑士’与‘武器大师’的脸上。
  
      他们已经可以预见‘英雄联盟’的强大了。
  
      相较于‘骑士’‘武器大师’脑海中的诸多想法,‘猫女’‘机械师’‘堡垒’就要单纯多了。
  
      他们就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至于德累斯顿?
  
      这位‘正义之拳’丝毫没有被超越懊恼,有着的只是欣喜,他十分庆幸将秦然拉入了己方阵营。
  
      “漂亮的一剑!”
  
      “接下来,就看我的了。”
  
      德累斯顿夸赞着秦然,本身也跃跃欲试了。
  
      退路打通了,但是那些活过来的骸骨可还是在靠近着。
  
      自然,需要有人和它们战斗了。
  
      “不,德累斯顿,你的战斗在上面。”
  
      秦然指了指头顶,德累斯顿一愣,秦然继续说道:“你不会认为眼前的局面只是一个巧合吧?”
  
      “‘怨毒之龙’占据斯莫维尔街区时,没有发现这个遗迹,当我们打败了他之后,这个遗迹就这么的出现了,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些奇怪的家伙你认为这样的事情,会是巧合吗?”
  
      “别忘了今天早上的爆炸案!”
  
      秦然近乎强调的问道。
  
      顿时,德累斯顿的眉头一皱。
  
      “你是说”
  
      “2567,这里暂时交给你了。”
  
      “猫女会做为联络官在地面上等你,其他人跟我来!”
  
      德累斯顿迅速的做出了决定。
  
      眼前的遗迹内虽然有着上万具移动的骸骨,但是出口却只有三个,而且,地势狭窄,有秦然一人镇守就足够了。
  
      德累斯顿相信秦然的强大,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一点。
  
      但是,艾肯德市不同。
  
      面积颇大的艾肯德市一旦同时遭遇了袭击,但单凭他一个人,实在是分身乏术,至少需要三到四人协同作战才能够勉强抵御那些可能出现的家伙。
  
      德累斯顿带着人迅速的离去了。
  
      ‘猫女’没有马上离开,她盯着秦然,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打量着秦然。
  
      事实上,当刚刚秦然一剑挥出后,‘猫女’的目光就从未离开过秦然的腰际。
  
      她的目光似乎要穿破鸦羽风衣的遮蔽,看到极夜般。
  
      “那个是什么喵?”
  
      ‘猫女’凑到了秦然身边,用脸蹭着秦然的手臂,撒娇的问道。
  
      “武器。”
  
      秦然言简意赅的答着。
  
      “能让喵看看吗?”
  
      “做为交换,喵可以让你摸摸头的。”
  
      “你已经放弃过一次机会了喵,这次千万别喵、喵喵!”
  
      ‘猫女’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又一次被秦然拎住了后脖领,朝着头顶的缝隙用力扔去。
  
      一连串刺耳的尖叫声中,‘猫女’飞上了地面。
  
      猫这种生物,是十分奇特的。
  
      不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它都看不起你。
  
      占据着你的沙发、床、板凳,当做自己的底盘,拿着你的枕头、靠垫磨爪子,而突然向你撒娇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饿了!
  
      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所谓的找你玩?
  
      别开玩笑了。
  
      猫自己玩的时候,比和你玩的时候,开心多了。
  
      而拥有着和猫一样性格的‘猫女’突然撒娇,当然不会是饿了,对方是想要极夜。
  
      秦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出极夜的不凡。
  
      但这都并不妨碍他拒绝。
  
      虽然不是嗜剑如命的剑客,可秦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武器,绝对不能外借。
  
      更何况是借个一个劣迹斑斑的家伙。
  
      秦然可不想自己千辛万苦修复的极夜出现什么问题。
  
      当然了,另外一点就是,秦然不希望接下来的战斗,被更多的人关注。
  
      因为,他在那群骸骨中已经找到了一个很特殊的气息。
  
      “这是什么怪物?”
  
      “简直和那些直系后裔一样!”
  
      “不可能的!”
  
      “那些直系后裔早已经死绝了!”
  
      “异变!”
  
      “一定是异变!”
  
      “该死的,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异变的怪物?”
  
      “明明是一次千载难逢逃离这里的机会,现在却要变成生死之劫了吗?”
  
      “好不甘心!”
  
      “好不甘心!”
  
      一具混杂在诸多骸骨中的骸骨,灵魂之火急速的跳动着,它的外形与周围的骸骨没有什么不同,而在掩饰下,灵魂之火也分毫不差,简单的说,任何人都很难区分这具骸骨和周围的骸骨。
  
      尤其是在它选择模仿着周围骸骨走路的姿势后,简直是一模一样。
  
      但是,它心中依旧在打鼓。
  
      因为,它很清楚那些异变怪物的可怕。
  
      即使并不是直系后裔的异变,但达到了直系后裔的程度,也是它万万不能招惹的。
  
      它现在只希望对方的感知弱小,不要发现它的存在才好。
  
      然后
  
      它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轰!
  
      滚烫的烈焰,如同是浪潮一般将周围的骸骨淹没,这些本该坚硬如金属的骸骨,迅速的融化了。
  
      仅留下它。
  
      而且,更让它恐惧的是,眼前的怪物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那令它感到恐惧的火焰犹如是机枪扫射般,接连不断的出现,迅速的充斥在整个大厅。
  
      它所寄托的伪装,迅速的消失了。
  
      然后,那个怪物看向了它。
  
      目光淡然,但满是压迫感。
  
      在这样的压迫感下,它的灵魂之火不住的跳动,包裹其中的力量,再也无法隐藏。
  
      嘎吱、嘎吱。
  
      骷髅的外形彻底的崩碎了。
  
      一头全身绿色,宛如蜥蜴的诡异生物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与之前遇到的诡异生物一模一样。
  
      但也有着不同。
  
      之前的那个明显没有太多的智慧,只是略微脱离了野兽的本能,身躯也更加的强壮,但是眼前的不同,竟然懂得伪装,而身躯则是佝偻,但双眼中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恢复成原样的时候,蜥蜴一般的类人生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它在思考着该如何摆脱眼前的局面。
  
      战斗?
  
      毫无疑问不行的,之前那个比它强壮数倍的年轻后辈怎么死的,它可是清清楚楚,它可不希望被吃了。
  
      更何况,刚刚那一剑,也早已让它肝胆俱裂了,那样的一剑,即使是在它那个时期,也是强者的象征。
  
      无法正面战斗。
  
      那就只剩下了
  
      扑通!
  
      类人般的蜥蜴生物就这么跪下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示意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
  
      “大人,我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拷问者。”
  
      “我已经放下了拷问的刑具,只是在这里苟延残喘。”
  
      “请您放过我。”
  
      “这里是哪里?”
  
      秦然看着对方问道。
  
      “这里是艾美德的哨岗,由第七军的第五大队镇守。”
  
      老蜥蜴如实的答着。
  
      “第五大队?”
  
      “刚刚的骸骨吗?”
  
      “这里发生了什么?”
  
      秦然继续问道。
  
      而这一次,老蜥蜴却有些犹豫,但是马上的,它就继续答道:“是的,那些骷髅都是第五大队的士兵,只是因为一次意外,他们全部的丧生了,即使是我也在那次意外中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什么意外?”
  
      秦然顺势问道。
  
      “‘黑灾’!”
  
      老蜥蜴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恐惧,而在这一丝恐惧出现的时候,秦然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这座更大的大厅中,那条明显是向上的阶梯。
  
      心底泛起恐惧的老蜥蜴根本没有注意到秦然的目光,但是,它仿佛感知到了某些东西的靠近。
  
      “‘黑灾’!”
  
      “是‘黑灾’!”
  
      “它来了!”
  
      “为什么它还会存在?”
  
      老蜥蜴惊恐、不解的大喊着。
  
      在这样惊恐、不解的喊叫中,绿色的身躯就这么开始被蚕食,一点一点的,无疑这种过程是痛苦的。
  
      它的双眼中泛起了祈求。
  
      它祈求秦然杀了它。
  
      为它解除痛苦。
  
      然而,秦然却是无动于衷。
  
      秦然就这么的看着对方,看着对方绿色的身躯一点一点的被吞噬。
  
      直至剩下一颗头颅为止。
  
      这颗头颅没有跌落地面,就这么的凭空悬浮。
  
      秦然的目光与对方对视。
  
      既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漠不关心,有着的只是一种探究,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因为,在秦然的追踪视野中,一层如同之前的超自然黑暗正遮掩着对方的身躯,造成了对方好像是被吞噬的假象。
  
      但是,这超自然黑暗比之前蜥蜴生物操控的高明的多。
  
      不仅隐去了本身的颜色,就连阴冷的气息也没有了。
  
      “你怎么可能发现‘黑灾’的?”
  
      “难道你的异变中还要拷问者的能力?”
  
      “这不可能的!”
  
      “那些疯子是不可能成功的!”
  
      “拷问者是独一无二的,是神明赐予的能力,是”
  
      在秦然的注视下,老蜥蜴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它情绪激动的疯狂嚎叫着,然后,转身就跑。
  
      毫无疑问,刚刚的一幕,也是伪装。
  
      转身的瞬间,老蜥蜴脸上的歇斯底里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就是冷静与狡猾。
  
      身为拷问者的它一直坚信,无法正面战斗的话,那就使用计谋!
  
      只要计谋得当,再强大的敌人,都会被干掉!
  
      就如同它以往无数次的成功一样!
  
      这一次,也不例外!
  
      只要把他引到那里
  
      胜利就是我的!
  
      老蜥蜴自信的想着。
  
      但是,下一刻
  
      嘶嘶嘶!
  
      蛇?!
  
      在蛇嘶声出现的刹那,老蜥蜴就全身僵直了,身为蜥蜴,它天生对蛇类有着相当的恐惧。
  
      尤其是这些足有水桶粗细,十几米长短,头生尖锐如同长矛般独角,通体昏暗,露出上下四根堪比长剑獠牙的巨蛇们。
  
      在看到这些巨蛇的瞬间,老蜥蜴就被震慑了。
  
      不仅是身躯变得僵硬,思维也要凝固了。
  
      而在这种状态下,老蜥蜴却仿佛是脱离了某种被控制的状态。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明明只是想要悄悄的离开?
  
      为什么会发生战斗?
  
      ‘黑灾’!
  
      只有‘黑灾’才能够无声无息影响着它,改变着它的想法。
  
      只有它!
  
      答案瞬间出现在了老蜥蜴的心底。
  
      老蜥蜴越发的惊恐了。
  
      它高声求饶。
  
      “放过我!”
  
      “求求你放过我!”
  
      “我不想要成为”
  
      嗤!
  
      被震慑的老蜥蜴话语还没有说完,就直接气化了。
  
      它化作了一抹超自然的,散发着阴冷的黑色,犹如是乳燕归巢般,向着尽头向上的楼梯冲去。
  
      当这一抹黑色进入到了那条阶梯时,就如同是激发了某种链锁反应般,更多的超自然黑暗出现了。
  
      阴冷的气息,让整个大厅的温度急速的下降。
  
      普通人在这里,瞬间就会被冻僵。
  
      但,那是普通人。
  
      秦然并不在这个范畴中。
  
      相反的,当这浓郁的超自然黑暗出现的时候,秦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可可醇香,犹如是从地下出现了一个泉眼,正在不断的喷出热可可般。
  
      咕、咕咕。
  
      ‘暴食’几乎是抑制不住的从秦然的影子中爬了出来,他站在秦然身旁,肚子传来一阵饥饿的鸣叫,那接连不断吞咽口水的声音更是宛如是小溪流,汩汩作响。
  
      不过,‘暴食’并没有冲上去。
  
      他转过头看着兄长,眼中带着渴求。
  
      面对着‘暴食’可怜巴巴的眼神,秦然丝毫不为所动,但却罕见的解释了一句。
  
      “你知道捕鸟的陷阱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