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日常
    清晨的艾肯德市没有阳光,低压的乌云,几乎让人喘不上气来,整个市区内没有一丁点的风,闷热且压抑。
  
      “听众朋友们,早上好,这里是艾肯德早间新闻。”
  
      “昨天艾肯德再次遇到了超级罪犯的袭击,但是我们的‘正义之拳’‘暴食君王’再一次的粉碎了他们的阴谋,毫无疑问,这两位超级英雄简直是我们城市的象征……”
  
      “最后,播报今天艾肯德市的天气,最高温度30c,最低温度19c,按照气象专家的监测,今天艾肯德市会引来一场大到暴雨,请出行的各位带好雨具,做好防御措施。”
  
      “我是赛琳娜,我们明天再见。”
  
      甜美的声音从播音室中结束,赛琳娜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
  
      (0`)喵呜!
  
      好困。
  
      好累。
  
      好想吃小鱼干喵。
  
      赛琳娜蜷缩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眼。
  
      她需要多休息一会儿,可美瞳却让这样的休息变得很不愉快,但是她还无法摘下美瞳,将属于猫的眼睛露出来。
  
      毕竟,这里并没有人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猫女。
  
      所有人都只知道她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早间新闻主持人,一个人独居,爱好养猫等等。
  
      这是德累斯顿经过询问后,给她安排的正式工作。
  
      虽然她最初不怎么喜欢就是了。
  
      至于现在?
  
      依旧不太喜欢。
  
      她更喜欢的无忧无虑的躺在铺满钞票的床上,叼着小鱼干,看着最新播出的偶像剧,完美的度过一天。
  
      但……
  
      她需要生活!
  
      生活,就需要钱。
  
      即使有着英雄联盟的补助,但为了满足自己空虚的内心,这点钱怎么够?
  
      又不能再去干原来小偷小摸的勾当。
  
      因此,就剩下了打工这一条出路。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由德累斯顿安排,她的薪酬十分丰厚,基本能够填满空虚的内心。
  
      一想到填补内心空虚的圣物,猫女直接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疲惫也似乎不翼而飞般,她直接向外走去。
  
      “赛琳娜?赛琳娜?”
  
      “今天表现也极好。”
  
      “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赛琳娜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快步的离开了电台,打了车向着艾肯德最繁华的步行街快速驶去。
  
      在步行街门口,猫女付钱下车,快步的向目的地走去。
  
      那里是一间专卖店。
  
      一间专卖各种包的店。
  
      橱窗中,琳琅满目的包在射灯下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就如同此刻猫女放光的双眼般。
  
      但是,还未开门的专卖店,却暂时阻止着猫女。
  
      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猫女耐心的等待着。
  
      轰隆隆!
  
      阵阵雷声响起,之后无风的艾肯德市,开始刮起了大风,仅仅几分钟后,暴雨倾盆而下。
  
      与猫儿讨厌水的特性一样,猫女也十分讨厌除了饮用水和洗澡水之外的水。
  
      豆大的雨滴落在她的身上,让她不舒服的抖动着身躯。
  
      估算着在专卖店开门前,她就会被淋成落汤鸡,猫女马上向着一旁跑去。
  
      对于这条步行街,猫女实在是太熟悉了。
  
      熟悉到对所有店铺都如数家珍的程度。
  
      因此,她并没有去大多数人会选择的咖啡馆虽然那里很显眼,但是咖啡难喝、食物一般。
  
      她选择的是隐藏在步行街后巷的餐馆。
  
      这里很难找。
  
      基本上需要朋友带着来。
  
      一想到外面暴风雨,自己则待在餐馆内,吃着好吃的鳗鱼饭,静静等待宝库的开启。
  
      一种异样的美好充斥在了猫女心间。
  
      让她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
  
      叮铃!
  
      开门的风铃响动声中,猫女进入了这间没有招牌的餐馆。
  
      “老板,鳗鱼饭……”
  
      “呃!”
  
      “你怎么在这里?!”
  
      猫女习惯性的喊道,不过,话语才出口她就看到了餐馆内唯一的顾客:秦然,以及堆在秦然面前餐桌上,分为三摞,几乎要顶到天花板的餐盘。
  
      瞬间,猫女就想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她被扔了出去。
  
      两次!
  
      还是在她准备努力讨好对方的时候!
  
      耻辱!
  
      奇耻大辱!
  
      顿时,猫女的美好心情就变差了,脸色也变得不善起来。
  
      而之后,老板的话,更让猫女的脸色变得难看。
  
      “抱歉了赛琳娜,今天的食物全都被这位先生吃了。”
  
      中年老板娘歉意的看着猫女。
  
      猫女强忍着腹中的饥饿和心底的难过,点了点头后,向着秦然走去,径直的就坐在了秦然的对面。
  
      而沉浸食物中的秦然,根本没有理会猫女。
  
      他还在体会这里的鳗鱼饭。
  
      鱼肉软嫩,特别是靠近皮的位置,那种鱼类的油脂配合着餐馆内特殊的酱汁,不仅彻底的隐去了鳗鱼的腥味,还让其变得微微发甜,却又不腻,没有掩盖鳗鱼本身的味道,实在是让人忍不住的赞叹。
  
      当然了,饭也值得一提。
  
      很好的大米铺在了鳗鱼下,当酱汁浇在鳗鱼上时,自然而然的带着鳗鱼的油脂融入到了米饭内。
  
      让粒粒饱满的米饭变得更加可口。
  
      下饭且会让人不自觉的多吃两份。
  
      普通人都是这样了。
  
      更何况是专门出来寻找美食的秦然。
  
      餐馆内的鳗鱼饭全都被秦然吃下肚,他端着老板免费赠送的大麦茶,一口一口的抿着,目光看向了猫女。
  
      “你也知道这里?”
  
      秦然这样问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你怎么会知道这家店的?”
  
      心情很差的猫女反问道。
  
      “威利斯告诉我的。”
  
      秦然没有隐瞒,猫女立刻将威利斯的名字记在了心中的小本本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猫女报仇,从早到晚。
  
      “这里的味道是真的很不错,老板娘送的大麦茶也很好喝。”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了茶杯,目光看向了窗户外的瓢泼大雨。
  
      雨水沿着屋顶、房檐顺势而下,形成了一道道的水珠,玻璃上的潮气,则让坐在屋中的人看向屋外时,多出了一分朦胧,但正因为这份朦胧,让屋内的人越发显得悠然自得。
  
      猫女看着惬意的秦然,藏起来的爪子都忍不住露出来了。
  
      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秦然,且秦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话,她一定要让秦然领教她的厉害。
  
      颓然感,让猫女直接爬在了桌子上。
  
      额头顶着桌面,猫女感觉今天早晨真的是糟透了。
  
      竟然会在早上就碰到这么悠闲的‘暴食君王’。
  
      嗯?
  
      悠闲?
  
      不对!
  
      昨天才经历了那样的战斗,对方怎么会这么悠闲的出现在这里?
  
      就是为了吃一份鳗鱼饭?
  
      不可能的!
  
      一定有什么事!
  
      猛然的,想到了什么的猫女坐了起来。
  
      她开始小心翼翼且心有余悸的观察四周。
  
      虽然昨天的战斗出现的非常突然,但是其中的凶险却是不言而喻,稍有不慎就是团灭的节奏。
  
      哪怕是灵敏如她,也没有什么用。
  
      毕竟,谁也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能力。
  
      而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提前发现威胁。
  
      可是这里她十分的熟悉,环视了一圈后,根本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
  
      我进入了幻境?
  
      如果是幻境的话,他就是个幻象,我挠他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当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猫女就有些按耐不住了。
  
      甚至是变得跃跃欲试。
  
      她眯着眼睛盯着秦然,然后,猛地抬起了手,向着秦然挠去。
  
      啪!
  
      砰!
  
      手掌被打开,后脖领再次被揪住,整个人再次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门口的位置上。
  
      “赛琳娜你没事吧?”
  
      正在后厨洗碗的老板娘听到声音后,马上跑了出来,看到摔倒在地的猫女,马上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揉着发红的手掌,猫女面对着老板娘强颜欢笑。
  
      而在心里?
  
      猫女差点哭出来。
  
      她可以确定,这不是幻境了。
  
      刚刚秦然摔她的方式、力道,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再逼真的幻境,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揉着手掌,猫女重新坐回了椅子中,迎着秦然仿佛是看待神经病一样的模样,猫女认为自己需要解释一下。
  
      “我认为这是幻境,所以,我尝试了一下。”
  
      “因为,我不认为你会悠闲到为了一顿鳗鱼饭跑到这里。”
  
      “尤其是在早晨的时候。”
  
      “所以……等等!”
  
      “你不会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吧?”
  
      猫女说着说着就想到了什么,然后,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秦然,并且,自行的做出了猜测。
  
      “你昨天的战斗有着不错的收获。”
  
      “尽管那两件魔法道具遭受了破坏,但是依旧有着相当的价格。”
  
      “当然了,前提是你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在你的同伴中,弗里斯是最合适寻找买家的人选。”
  
      “但是,弗里斯正在帮助你寻找教宗时期的珍贵书籍,应该没有时间再去帮你完成这件事。”
  
      “而在你认识的人中,和诸多隐秘集市有过接触的我就成为了最恰当的人选。”
  
      “所以,你是为了委托我帮你寻找买家的吧?”
  
      虽然还是疑问句,但是猫女的口气却是无比的肯定。
  
      她怀抱着手,昂起头,一副我看清楚了所有真相的模样。
  
      而在心底,她更是准备要凭借这次机会好好的刁难一下求到她的秦然。
  
      猫,可都是小心眼的。
  
      来吧!
  
      来吧!
  
      快点开口求求我!
  
      我会努力的拒绝你的!
  
      当然,如果你再三求我的话……
  
      我还是会拒绝你的!
  
      一想到那个时候秦然脸上的模样,猫女简直要笑出声来。
  
      “结账。”
  
      但就在猫女幻想那美好一幕的时候,秦然却直接对着老板娘喊道,然后,在猫女愕然的注视下,掏钱付账,并且端着茶杯挪了一个桌子。
  
      什么意思?
  
      难道我猜错了?
  
      还有……
  
      他这是嫌弃我吗?
  
      猫女看着秦然的动作,瞪大的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
  
      而秦然完全没有理会,端着茶杯,双眼看着飘落的大雨,微微出神思考着他的计划,尽可能的弥补其中可能出现的漏洞。
  
      至于猫女?
  
      对于猫这种捉摸不定的生物,秦然是不会花费心思去猜测的。
  
      就如同他真的是因为听到这里的鳗鱼饭不错,一到中午就需要排队,才选择早上来这里一样。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忙碌的弗里斯无法为他提供早饭。
  
      至于外卖?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更喜欢直接品尝刚出锅的食物。
  
      因为,只有那个时候的食物才是最美味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猫女仿佛是丧失了所有的力气,爬在桌子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秦然。
  
      而外面的雨则是越下越大。
  
      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大约半个小时后,秦然站了起来。
  
      他的时间有限,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
  
      看着秦然站起来,本来双眼无神的猫女眼睛都亮了。
  
      待不住了吧?
  
      必须要去应付各种麻烦的事了吧?
  
      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悠闲时间?
  
      心底带着真正悠闲者的窃喜,猫女脸上浮现着假笑,站了起来。
  
      “这么大的雨,你要离开吗?”
  
      “一定会被淋湿的!”
  
      “你看地面上的积水,你的鞋子也会湿透的!”
  
      猫女走了过来,貌似关心的说道。
  
      “不会。”
  
      秦然淡淡的说道。
  
      “怎么不会?”
  
      “这么大的雨……”
  
      轱辘、轱辘!
  
      猫女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车轮轧过路面的响声传来,猫女张大了嘴看着突然出现在了餐馆门口的黑色马车。
  
      两匹健壮的马儿,还有那装饰简单,却只需要肉眼看去,就能够感觉出奢华感的马车,让周围冒雨跑过去的人无不侧目。
  
      自然也包括猫女。
  
      “马、马车?”
  
      “开什么玩笑?”
  
      “这个年代还有马车?”
  
      猫女结结巴巴的说道。
  
      但是这丝毫不妨碍身着雨衣的车夫的行动。
  
      对方撑着雨伞来到了餐馆门前,打开了餐馆的门。
  
      “大人,白杰克为您服务。”
  
      披着雨衣的骷髅,因为拿着伞微微欠身。
  
      “不错的颜色。”
  
      秦然说道。
  
      “您喜欢就好。”
  
      身披黑色雨衣的白杰克灵魂之火雀跃了一份。
  
      果然,猜对了,大人喜欢黑色。
  
      不枉它花费了这么多心思。
  
      当然了,这样的心思可不单单是改变马车、马儿的颜色。
  
      白杰克手一挥。
  
      一条纯黑色的毯子就出现在了马车与餐馆间,些许积水,彻底的被毯子所掩盖,当秦然走上毯子时,鞋子没有蹭到任何的水渍和污迹。
  
      在打开车厢后,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个小泥炉上,黑色的砂壶正冒着水蒸气。
  
      浓郁的茶香瞬间驱散了暴雨中的腥冷。
  
      秦然跨步走进了车厢坐了下来。
  
      而直到这个时候,猫女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能、能不能捎我一程。”
  
      猫女双手合适,放在胸前,尽量让自己显得可怜一些。
  
      秦然想都没有想,直接摇了摇头。
  
      “不能。”
  
      砰!
  
      话语声落下,车门关上,白杰克一抖缰绳,马车迅速的消失在了雨幕中,留下猫女一个人呆愣的站在原地。
  
      风一吹,雨一淋。
  
      越发的凄楚。
  
      “我是坚强的喵!”
  
      “我没事的!”
  
      “我还能买包包!”
  
      “包,治百病!”
  
      “包,解忧愁!”
  
      猫女用力的握着拳头,就在她准备嗡老板娘借一把伞前去专卖店的时候,远处步行街上的扩音器传来了阵阵响声
  
      “各位顾客,很抱歉的通知您,因为暴雨的缘故,步行街暂时关闭。”
  
      “为您带来的不便,请您谅解,再次向您说声抱歉。”
  
      声音回荡,传入了猫女耳中。
  
      扑通。
  
      猫女失去了灵魂般,跪倒在了餐馆门口。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