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试探
    漆黑的马车停在了兰顿丁街17号。
  
      等候在房间中的德累斯顿诧异的看着这辆只要看到就能够感到不凡的马车,当看到从马车中走下来的秦然时,则是释然一笑。
  
      他一直很庆幸自己和秦然成为了朋友。
  
      最初时,是这样。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更是如此。
  
      而且,他的这位好友不仅实力强大,似乎身上也有着某种极为独特的魅力,不停的吸引着有着特殊才能的人。
  
      就如同是这个消失在原地的车夫、马车。
  
      还有猫女。
  
      一想到猫女时不时的就想要靠近秦然,德累斯顿的嘴角都忍不住的上翘了。
  
      要知道,猫女在英雄联盟中可是以骄傲著称的,即使是他都很难指派的动对方。
  
      当然了,他也不喜欢所谓的指派。
  
      在德累斯顿的眼中,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平级,没有所谓的指派,有着的只是相互合作。
  
      而这也是他此刻出现在兰顿丁街17号的目的。
  
      毕竟,合作也是需要酬劳的。
  
      “早,2567。”
  
      德累斯顿笑着说道。
  
      “早。”
  
      秦然一点头,就坐到了主位的沙发椅中,目光看向了放在茶几上的牛皮纸袋和茶几下的箱子。
  
      “这是斯莫维尔街区中心位置两间商铺的地契。”
  
      “虽然现在它们的用处不大,但是只要半年的时间,那里的繁华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请不要拒绝,这是你应得的。”
  
      “事实上,相较于2567你所做的,这两间店铺实在是不算什么,我本该给予更多,但是斯莫维尔街区的重建需要太多的资金了,所以,我只能够给予这些,而剩下的,我会用其它方式补偿给你。”
  
      德累斯顿带着歉意,诚恳的说着,然后,就将茶几下的箱子拿到了茶几上。
  
      这个箱子不大,标准的24寸行李箱,但是和茶几接触后,传来的声音却是十分的沉重。
  
      德累斯顿没有卖关子,径直打开了行李箱。
  
      内里是三个实木制成的盒子,一大两小,大的在下面,小的在上面,都用锁子锁住。
  
      “我听说2567你在寻找教宗时期的秘本、孤本书籍,所以,我让人去搜集了。”
  
      “这是钥匙。”
  
      “放心,它们并不是全部,我会努力收集更多。”
  
      德累斯顿这样的说道。
  
      秦然没有拒绝。
  
      和那两间商铺相比较,他更看重这三本古董书籍,从德累斯顿的手中接过了钥匙,秦然就检查起来。
  
      而看到秦然没有犹豫就收下了酬劳,德累斯顿不由笑了起来。
  
      他很欣赏秦然这种不遮掩自己想法的人。
  
      不像是一些人,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却要故作寒暄的绕来绕去。
  
      大约数分钟后,秦然将三本书籍检查完毕。
  
      没有问题。
  
      纸张上满是年代感,但上面的内容,却和现在的文字有些迥异,不过,这对秦然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妨碍。
  
      他将装有地契的牛皮纸袋和三个盒子全都装入行李箱后,交给了艾玛.艾迪
  
      艾玛.艾迪推着箱子进入到了书房,在艾玛.艾迪的身影消失在了书房门后时,秦然开口了。
  
      “昨天的事情,你调查清楚了吗?”
  
      秦然问道。
  
      有关昨天的事情,秦然并没有隐瞒。
  
      普林顿市、拷问者、‘暗金’,还有那所谓的魔鬼,秦然都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德累斯顿。
  
      因为,秦然很清楚,这些事情是无法隐瞒的。
  
      只要德累斯顿开始调查,很快的对方就会知道这些。
  
      与其到时候因此生出间隙,还不如直接说清楚。
  
      “我派出了所有的人手,但是……”
  
      “毫无头绪!”
  
      “我可以肯定那些袭击艾肯德市的超级罪犯们只是别人的棋子,而隐藏起来的棋手是谁,我却无法确定。”
  
      德累斯顿面色凝重的说道。
  
      在从秦然的嘴中听到这些消息后,‘正义之拳’真的是大惊失色,对于普林顿市,这位‘正义之拳’有着常人所没有的忌惮,更加不用说本该消失在历史中的拷问者了。
  
      至于‘暗金’和所谓的魔鬼,则越发的让‘正义之拳’感到头疼。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要被扔回600年前的教宗时期一样。
  
      因为只有在那个年代,这些词汇才是盛行的。
  
      “尽快吧。”
  
      “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而艾肯德市更是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秦然没有意外。
  
      虽然英雄联盟的势力极为庞大,且拥有着出色的情报,但也不是一夜就能够得到所有信息的。
  
      这需要时间。
  
      可恰好的,他们现在最为缺少的就是时间。
  
      无疑,德累斯顿知道秦然话语的意思,在微微停顿后,他说道:“我已经联系‘巨臂’将他的安保公司并入到防卫力量中,而且,‘巨臂’熟悉训练安保人员,在现有的基础上,只要一周,就能够有相当多的人加入到防卫队列中。”
  
      “还有,我已经向市长提议,重新安排艾肯德市的防御了。”
  
      “警察局、消防局等都会进入到我们的防御体系中。”
  
      “市长也已经答应了。”
  
      说到这个好消息,德累斯顿不由笑了起来。
  
      而之后的聊天也变得较为轻松起来,大约十五分钟后,德累斯顿起身离开。
  
      身为英雄联盟的首领,在这个时候的德累斯顿是忙碌的,不单单是超级英雄们需要他去联络,属于普通人的武装势力也需要他去联合。
  
      想一想那位中年警长的态度,秦然就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那是大多数普通人中掌权者的态度。
  
      鹿,因鹿茸而被狩猎。
  
      超级英雄又怎么会例外?
  
      独特的能力,早已让他们在与众不同的时候,需要承受嫉妒、排挤,乃至种种阴暗所滋生的想法。
  
      所以,很多的时候,英雄也变成了罪犯。
  
      并不是天生坏人。
  
      只是……
  
      逼不得已。
  
      德累斯顿遇到过这些事情,他依旧坚守底线,他也希望其他超级英雄能够如此,因此,他不能够让自己停下。
  
      他必须继续前行。
  
      他必须拼尽全力。
  
      房门关上了。
  
      德累斯顿乘坐的汽车消失在了雨幕中,秦然接过了艾玛.艾迪递来的热茶,抿了一口后,看向了戈蓝。
  
      “大人,一切正常。”
  
      “您的周围没有监视者。”
  
      “也没有任何跟梢的人。”
  
      戈蓝从阴影中走出。
  
      “是吗?”
  
      端着茶杯的秦然轻轻的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
  
      对方反应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慢上一点。
  
      不!
  
      应该是,对方选择了其它的方式。
  
      一种更加隐蔽、安全的方式。
  
      恰好的,现在的他极为容易被这种方式所针对。
  
      对此,秦然并不忧愁。
  
      相反,他巴不得对方这么干。
  
      不过,处于习惯性的谨慎,秦然认为需要加上一层保险。
  
      啪!
  
      秦然打了个响指。
  
      “Boss,为您服务。”
  
      上位邪灵应声出现在秦然的身旁,而不需要秦然多吩咐什么,上位邪灵已经知道秦然想要做什么了。
  
      “我会竭尽所能。”
  
      上位邪灵说着,就消失在了原地。
  
      ……
  
      大雨所带来的寒意,弗里斯彷如无觉。
  
      他打着黑色长柄的伞,推开了咖啡馆的门。
  
      在欢迎光临的声音中,拒绝了侍者递来的热毛巾,他走向了角落的位置。
  
      做为在艾肯德市内大名鼎鼎的‘冰冻者’,这样的寒气在弗里斯看来,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完全的不够看。
  
      如果不是为了要照顾那些会和他交易的人,弗里斯会很干脆的选择更为空旷的地方,而不是眼前温暖的咖啡馆。
  
      虽然眼前的咖啡馆灯光柔和,音乐动人,咖啡也足够的醇香,但是和空旷地的安全相比较,前者是完全可以抛弃的。
  
      舒适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而警惕则关乎到生命。
  
      为此放弃舒适获得警惕并没有什么不对。
  
      至少,在弗里斯看来就是如此。
  
      前提是在没有秦然的命令下。
  
      获得了秦然‘获取更多教宗时期秘本、孤本书籍’的弗里斯,此刻则是完全的站到了这个出发点上。
  
      他依旧会保持警惕,但却有着以优先完成秦然命令做为前提。
  
      因此,他开始考虑那些和他交易人的感受。
  
      至少,眼前的环境在弗里斯看来,有着提高交易成功率的作用。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位阁下,您好。”
  
      “是您发布了信息吗?”
  
      一个中年男子在进入到咖啡馆后,就四处张望,在看到弗里斯后,马上就走了过来,对方擦拭中,感受着热毛巾上的温暖,不由的向弗里斯露出了笑意。
  
      “在这样的天气下,有着这样的服务,真是太好了。”
  
      “我有一本教宗时期的孤本。”
  
      “它有些残缺,但大致还能够保证七成左右的内容。”
  
      “需要验货吗?”
  
      中年男子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油布包裹着的书籍。
  
      弗里斯一言不发的拿过了油布包裹。
  
      中年男子没有拒绝。
  
      他之所以敢单人赴约,且直言不讳,除了对自己有着自信外,还因为眼前的人有着相当不错的名声。
  
      从不违反交易,从不欺瞒他人。
  
      当然了,前提是你没有违反交易。
  
      不然的话……
  
      艾肯德市内的失踪人口又不是一个两个。
  
      “嗯。”
  
      细细的检查后,弗里斯掏出了支票本,写上了一个六位数——这是他发布消息时给出的价格。
  
      会因为书籍的完整程度和珍贵程度,有所浮动,但是却不大。
  
      中年男人接过了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对了,我这里还有个关于类似书籍的消息,算是免费送你的。”
  
      “一群家伙在前不久的郊外发现了一座古墓,那应该是一个大贵族的墓,里面有不少珍贵的东西,书籍也必不可少。”
  
      “你需要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当然,这个不是免费的。”
  
      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多少?”
  
      弗里斯很干脆的问道。
  
      “1万。”
  
      中年男人报了个价后,就等待弗里斯还价。
  
      但是,令对方意外的是,弗里斯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直接又签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对方。
  
      在获得了‘恶灵先生’的黄金后,弗里斯就再也没有进行过所谓的讨价还价。
  
      在他看来,这种事就是浪费时间。
  
      啪!
  
      中年男子轻轻的弹了一下支票,将支票小心翼翼的装了起来后,他马上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真是很愉快的交易。”
  
      “希望我们下次再见。”
  
      中年男子说着就向外走去。
  
      但是,就在对方推开咖啡馆大门的刹那。
  
      砰!
  
      一声枪响。
  
      中年男子的头颅就这么的炸裂了。
  
      无头的尸体在子弹的冲击下,摇摇晃晃的跌倒在地。
  
      “啊啊啊!”
  
      “杀人了!”
  
      咖啡馆内的人们在发出了一声声的尖叫后,开始纷纷冲向了后门。
  
      开枪者没有阻拦。
  
      对方任由这些人离去,拎着枪就这么的走向了弗里斯。
  
      啪。
  
      手枪被对方扔到了桌子上,对方拉开椅子坐了进去,双腿很自然的搭到了桌面上。
  
      “听说你在找教宗时期的秘本、孤本?”
  
      对方声音轻浮的问道。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轻浮的声音,让围绕在弗里斯指尖的寒气散去了。
  
      “你有?”
  
      弗里斯问道。
  
      “当然!”
  
      “我们之前在郊外发现了一个大贵族的墓,我们想要出手里面的东西,但是有个路过的家伙不断的散播我们的消息,让我们变得举步维艰。”
  
      “所以……”
  
      “我们选择干掉了他。”
  
      “这是警告!”
  
      “警告那些盯上我们的家伙,小心点,不要惹我们!”
  
      对方杀气腾腾的说道。
  
      但是在弗里斯的眼中却是色厉内荏,虚张声势,但这又关他什么事?
  
      他只是来完成秦然的命令。
  
      至于其它?
  
      弗里斯漠不关心。
  
      “东西呢?”
  
      弗里斯径直问道。
  
      “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你敢不敢和我来?”
  
      似乎是因为没有看到弗里斯脸上流露出的恐惧,对方有些不甘,马上就挑衅般的询问道。
  
      “带路。”
  
      弗里斯说着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
  
      “希望你一会儿也这么镇静。”
  
      对方看着弗里斯的背影,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咖啡馆。
  
      谁也没有理会那个倒地的中年人。
  
      死人,是最安全的。
  
      可就在两人离开的下一刻,地上的尸体开始动了。
  
      那破碎的头颅,四处飞溅的脑浆子犹如有着记忆般,开始蠕动着向倒地的躯干而来。
  
      仅仅十几秒后,中年男子就恢复了原样。
  
      死而复生的对方拍打着身上因为倒地而沾染上的尘土,脸上则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上钩了。”
  
      对方低声自语着,然后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一颗子弹就向杀了我?”
  
      “天真!”
  
      “我可是不死之身。”
  
      对方说着就准备迈步离开,但是刚抬腿,对方就听到身后突然响起了一抹声音。
  
      “哦?”
  
      “不死之身?”
  
      “好巧哟!”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