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幼稚鬼
    听到身后的声音,对方毫不犹豫的甩出了暗藏在袖子中的匕首,然后,整个人就要向前冲去。
  
      嗖!
  
      噗!
  
      匕首刺破血肉的声音,对方脸上一喜。
  
      但马上的,这样的欣喜就僵直在了脸上,对方前冲的脚步更是一顿。
  
      对方低下头,看着穿胸而过的手掌,十分勉强的转过了头,看向了身后的人。
  
      匕首就扎在那人的胸口,但是那人好像一个没事人般,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并且,还用手掌刺穿了自己的胸膛,捏碎了自己的心脏。
  
      扑通。
  
      手掌缓缓的抽出,已经变为尸体的对方缓缓的倒地了。
  
      “这也叫不死之身?”
  
      “你恐怕是对不死之身有什么误解吧?”
  
      上位邪灵一脸鄙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在它刺中对方的时候,它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脏中有着一股特意的能量正在聚集,但是当它将心脏捏碎后,那股能量随之就消散了。
  
      接着,对方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尸体。
  
      “真是让我失望。”
  
      上位邪灵低声嘀咕着。
  
      它原本以为可以找到一个和自己类似的存在,通过奴役对方减轻自己的负担,但谁想到会是一个样子货。
  
      一想到,每次还需要自己去冲锋陷阵,去才陷阱,去当诱饵,上位邪灵心底就满是悲凉的。
  
      不过,这样的悲凉并没有妨碍上位邪灵收集自己的战利品。
  
      两张支票从对方的怀中摸了出来,看着上面的数字,上位邪灵不由嘴角一翘。
  
      如果是真正有价值的战利品,它当然是不敢私藏的,但是这种毫无意义的废纸,它的那位Boss想必是不会介意的。
  
      对于那位Boss,上位邪灵是发自心底的敬畏。
  
      它就从没有见过这么算无遗策的人,就如同这次一样,眼前的局面,它的那位Boss明显是预料到了。
  
      所以,它出现在了这里。
  
      毕竟,刚刚在那个所谓不死者的体内,它可是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暗金’。
  
      “唉。”
  
      “你们真是不幸。”
  
      “遇到了Boss。”
  
      带着这样的感叹,上位邪灵消失在了原地。
  
      ……
  
      弗里斯跟在开枪者的身后,上了一辆破旧的轿车。
  
      对方驾驶着车子,速度飞快的行驶在市内的道路上,很快的,就从主干道,拐入了支道,然后,又进入到了一个小巷子。
  
      当然了,这里并不是目的地。
  
      在这里有一辆面包车停在内。
  
      “下车。”
  
      开枪者说着,就跳下车,径直向着面包车走去。
  
      “这就是我们的顾客?”
  
      面包车内有着两个人。
  
      一个身材瘦小的坐在驾驶座,一个身材胖大,面脸横肉坐在后面。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看着弗里斯露出了一个笑容,那尖嘴猴腮的面容配合着这个笑容,越显的猥琐不堪。
  
      “快点吧,老大等了很久了。”
  
      后面的胖子催促着。
  
      开枪者没有吭气,对方那枪指着弗里斯,示意对方上车。
  
      雨幕中,弗里斯没有动,打量着眼前面包车内的两个人。
  
      “快点,别磨蹭。”
  
      “你一开始的胆子去哪了?”
  
      开枪者看着一直配合的弗里斯出现了犹豫,立刻,有了某种美妙的误会。
  
      对方的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了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那是自认为彻底掌控别人的生死时才有的傲慢。
  
      这样的傲慢,会让人彻底放下小心与谨慎。
  
      也会让人变得盲目。
  
      甚至,还会传染。
  
      驾车的瘦子,坐在后面的胖子随着开枪者的话语,马上发出了一阵讥讽的笑声。
  
      然后——
  
      轰!
  
      面包车爆炸了。
  
      一团火光从面包车车底出现,吞噬了整辆面包车后,冲天而起,在车内的两人,喊都没喊一声,就在灼热的焚烧下成为了焦炭。
  
      而那个距离极近的开枪者却没有死!
  
      并不是对方反应迅速,躲开了爆炸的波及。
  
      而是,弗里斯抬手,在对方的面前制造了一层冰盾。
  
      在这暴雨中,充足的水汽,对于弗里斯来说真的是半天然的主场,他在瞬间制造了两面冰盾的同时,一挥手,眼前落下的雨幕就凝结成一根根的冰刺,飞射向了远处的阴影之中。
  
      叮、叮叮。
  
      一连串,近乎是金属交击的响声中,一道人影被逼了出来。
  
      对方穿着黑色的雨衣,雨衣的帽子遮蔽着全部的面容,手中则是握着一柄匕首,匕首上,鲜血顺势而下。
  
      很显然,在弗里斯的攻击下,对方已经受了伤。
  
      但是,对方却是毫不在意的轻笑了一声。
  
      “和传闻中‘冰冻者’类似的‘暴食君王’的追随者弗里斯?”
  
      “可为什么我觉得你和‘冰冻者’简直是一模一样呢?”
  
      “还是说‘暴食君王’这个家伙……”
  
      嗡!
  
      嘎吱吱!
  
      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一阵极度的寒气就突然的出现,天空中落下的雨滴变为了冰珠,地面上的积水开始凝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漫延,站在弗里斯身旁的持枪者,远处突如其来的袭击者,都被冻在了地面上。
  
      但不同的是,开枪者只是鞋底被冻住了,而突然出现者则是双腿都被冰霜覆盖,而且,冰霜还在不停的漫延。
  
      “等等,我没有恶意!”
  
      “我是……”
  
      “对大人出言不逊的家伙,只有死路一条。”
  
      突然出现的袭击者显然没有想到弗里斯的反应会这么大,下意识的就想要解释一下,但是,弗里斯根本没有给对方解释的机会,冰霜下一刻就漫延到了对方的全身,将对方冻成了一个冰雕。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弗里斯扭过头看向了被吓傻的开枪者。
  
      “我希望你知道你们的据点在哪。”
  
      弗里斯冷冷的说道。
  
      “知道!”
  
      “我知道!”
  
      显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的开枪者连连点头,而手中的枪械更是随即扔到了一边。
  
      开玩笑,枪械怎么可能会威胁到眼前强大的超凡者。
  
      而且‘暴食君王’这个称号的出现,更是让开枪者胆战心惊。
  
      即使是普通人,只要生活在艾肯德市内,对于这个称号就不会陌生。
  
      平民因此感到安心。
  
      罪犯?
  
      无不胆战心惊。
  
      所以,这位持枪者发现,他们似乎找错了交易对象。
  
      “快点。”
  
      弗里斯催促道。
  
      他已经没有为大人准备早餐、午餐了。
  
      晚餐,他可不希望再次错过。
  
      “好、好的。”
  
      开枪者再次钻入了破旧的汽车中,发动了车子。
  
      这个时候的对方可没有理会会不会被人跟踪了。
  
      更何况,那个突然袭击者的出现更是告诉他,自认为隐蔽的他们早就被发现了。
  
      至于那些人为什么不动手?
  
      踩下油门的对方,用眼角余光看着弗里斯,心里突然一颤。
  
      他发现,他们似乎卷入了了不得的麻烦中。
  
      车子在马达的轰鸣中,迅速的消失在雨幕中,只留下爆炸的残骸,和一个冰雕立在大雨中。
  
      爆炸的火焰被雨水浇灭。
  
      冰雕的冰霜似乎也在大雨中渐渐的融化。
  
      咔!
  
      一道裂纹出现在了冰雕上。
  
      内里理应被冻僵的人先是动了动眼珠,然后,开始恢复了呼吸。
  
      当面目上的冰霜开始融化大半后,对方冷笑出声。
  
      “冰霜就能杀死我吗?”
  
      “我可是不死之……”
  
      噗!
  
      话语声还没有说完,剧痛就让对方彻底的失去了说下去的力气,对方低着头看着胸前的大洞,看着那个捏着自己心脏的人影,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上位邪灵看也不看对方,一甩手,任由雨水冲刷着手上的鲜血。
  
      它总觉得,这些嘴里说着‘不死之身’的家伙,是对它的嘲讽、侮辱。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明明自己吃着一碗蒸鸡蛋,对方端着一碗热翔,却对你说,我们吃的一样。
  
      糟糕透顶的感觉。
  
      更糟糕的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止一个。
  
      上位邪灵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出现的,但是在它想来,这样的人数量绝对不会在少数。
  
      例如,在它的对面就隐藏着这么一个。
  
      缓缓后退一步,上位邪灵的身影融入到了墙角的阴影中,好似已经离去。
  
      哗、哗哗!
  
      大雨不断的下着。
  
      足足五分钟后,一道人影似乎确认了上位邪灵真正的离去,这才从对面走了出来。
  
      一出来,对方就向着被冰冻的尸体走去。
  
      在确认对方死亡后,这道人影马上掏出了对讲机。
  
      “报告,102号实验体死亡。”
  
      “是否继续行动。”
  
      “继续。”
  
      短暂的停顿后,对讲机内传来了一抹阴沉的声音。
  
      “是,101号将继续……”
  
      噗!
  
      话语声还没有落下,人影就倒地不起了,半空中的对讲机被上位邪灵捞在了手中。
  
      上位邪灵看着对讲机并没有说话。
  
      对讲机一侧的人似乎也知道发生了意外。
  
      除去淡淡的电流声,就剩下了大雨声。
  
      “是谁?”
  
      片刻后,对讲机中响起了询问。
  
      “你猜?”
  
      上位邪灵笑嘻嘻的回答着。
  
      “呵,幼稚。”
  
      “你还不知道你惹上了什么麻烦吧?”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拿着这个对讲机,找一桶汽油,将自己和它一起点燃。”
  
      “第二,我派人找到你,再将你和它一起点燃。”
  
      阴沉的声音平铺直叙的说着,完全一副上位者的口吻。
  
      “那你来啊!”
  
      “谁不来谁是孙子!”
  
      上位邪灵笑嘻嘻的语气完全没有改变,它并不会将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
  
      跟随秦然以来,它还死的少吗?
  
      不要说汽油了,就算把它扔到熔岩中又能够怎么样?
  
      不死,就是不死。
  
      “很好!”
  
      “你彻底激怒我了!”
  
      “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阴沉的声音越发的阴沉了,即使是隔着对讲机都能感觉到带着一股冰冷的杀意。
  
      “明天?”
  
      “天气预报的赛琳娜说,明天还有雨!”
  
      “当然没有太阳。”
  
      “我给你个机会,让你重复一遍怎么样?”
  
      “例如:看不到明天的大雨?”
  
      上位邪灵很认真的为对方考虑。
  
      “……”
  
      对讲机被挂断了。
  
      “不满意的话,可以换一个吗?”
  
      “不喜欢雨的话,可以换做云或闪电吗?”
  
      “何必这样呢?”
  
      上位邪灵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对讲机扔了出去。
  
      它很清楚,对讲机里面有着跟踪器之类的东西,只要它带着这个对讲机,对方就一定会找上来。
  
      对此,上位邪灵是巴不得的。
  
      它恨不得将那些想要向它喂翔的人一个个都按在马桶内冲刷,但可惜的是,它有它的任务。
  
      不过,自然是不能够这么算了。
  
       Boss那又不是只有它一个随从?
  
      虽然其它随从不像是它这么能干就是了。
  
      但收拾这些家伙,却是足够了。
  
      一群卑劣的冒牌货!
  
      ……
  
      “全员出动!”
  
      “我要找到那个混蛋!”
  
      “我要把他的舌头揪出来,勒在他的脖子上,把他吊死在钟楼上!”
  
      一个年轻人从椅子中站了起来,愤怒让阴沉的声音出现了变化。
  
      本该带着一丝俊朗的面容,都在这样的愤怒中,变得扭曲。
  
      他,从未受到过这样的戏弄。
  
      简直是侮辱!
  
      如果不将这个戏弄他的混蛋找出来干掉的话,就算是执掌了整个艾肯德市又怎么样?
  
      还不会是被那些家伙嘲笑吗?
  
      一想到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年轻人心底越发的迫切了。
  
      “快点!快点!”
  
      “给我追踪那个混蛋!”
  
      越野车上,年轻人吩咐着身边的队员。
  
      很快的,他们就追踪着跟踪器的信号来到了那个巷子中。
  
      目光扫过冰雕、尸体和爆炸残骸,年轻人径直向着对讲机走去,看着在雨水中浸泡的对讲机,年轻人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你扔掉了对讲机就能够逃得掉吗?你从来都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
  
      “给我……嗯?”
  
      刚准备下令的年轻人,突然的发现周围的环境一变。
  
      小巷、大雨、队员、尸体都像是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是书架、灯光明亮的走廊。
  
      图书馆?
  
      年轻人一愣。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白衣、长发的女子。
  
      对方的头发遮挡着面容,走动的身躯不停的左右扭动,骨节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明亮的灯光忽然熄灭。
  
      等到灯光再次亮起时,那白衣长发的女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遮蔽着面容的长发已经全部的撩起,露出了那丑陋、狰狞,宛如毁容的面容。
  
      “你看我漂亮吗?”
  
      年轻人呼吸一滞。
  
      他从未遇到过这么丑陋的女人。
  
      但是,他并没有开口。
  
      因为,他从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
  
      一步步的,年轻人开始后退,女人一步步的跟随,每走一步都会询问他一次。
  
      不过,很快的,年轻人就发现,当他走向向上的楼梯时,眼前给与他浓重威胁的女人就会停下脚步。
  
      “原来如此!”
  
      “上面就是破关所在吗?”
  
      年轻人恍然中带着一丝得意,开始迈开脚步向着楼上跑去。
  
      当年轻人的脚步踏入三层时,一阵低低的抽泣声就传入了耳中。
  
      “又有人来欺负嘤嘤嘤了,嘤嘤嘤好害怕。”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