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地窖
    他叫劳尔西。
  
      这个名字是他从组织的训练营中以最优异成绩毕业时,那位强大的教官给予他的名字。
  
      在古语中意为:坚韧与优秀。
  
      至于他原本的名字?
  
      他本身就不知道。
  
      做为孤儿,从小被收养的他,在获得‘劳尔西’这个名字前,都是被用‘21’这个数字所代替。
  
      所以,他对‘劳尔西’这个名字异常珍惜。
  
      并且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加坚韧、优秀。
  
      面对着常人不敢接受的任务,他总是冲锋在前。
  
      这一次?
  
      也不例外。
  
      艾肯德市已经失衡。
  
      他必须要让这座城市回到平衡的状态。
  
      不关乎什么正义与邪恶。
  
      仅仅是因为任务。
  
      最初,他们十分的顺利。
  
      仅仅是一个莫丁的雕像,就搅乱了整个艾肯德市,但是随后出现的那个家伙,却让他措手不及。
  
      2567!
  
      一个本该连进入他们视野都不够资格的普通人,竟然成为了举足轻重、影响整个计划的大人物。
  
      ‘暴食君王’!
  
      听听这个名号吧。
  
      君王!
  
      真的是让他向往。
  
      没错,就是向往。
  
      他也十分的想要成为那种万人之上的存在。
  
      而更多的?
  
      并没有。
  
      没有敬畏,也没有恐惧。
  
      在他看来,2567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觉醒后获得了力量的‘凡人’。
  
      他可是见识了太多,一朝获得力量后,心态失衡,最终被自己力量吞噬的凡人了,就和那些一夜暴富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而他?
  
      绝对的不一样。
  
      从小接受严苛的训练,每次都在最残酷的实战中磨砺自己的技巧,增长着自己的实力。
  
      如果说那些觉醒的超凡者是暴发户的话,他就是历史悠久的贵族继承者。
  
      他的力量如臂使指。
  
      每一次的洗礼。
  
      每一次的传承。
  
      都让他感到骄傲。
  
      因为,他是发现,在他所在的训练营中,他是最为出色,绝无仅有的那个。
  
      就如同他获得的名字劳尔西一样。
  
      坚韧、优秀。
  
      所以,他自认为他更加的契合‘君王’的尊称。
  
      虽然现在没有人知道,但是在未来,这个尊称必然会成为所有人都知道的。
  
      带着如此的坚信,劳尔西开启预备计划。
  
      为了意外而准备的预备计划。
  
      只是……
  
      计划并不顺利!
  
      一个无知的小丑打断了他的布置。
  
      面对着对方的挑衅,他并不觉得自己应该忍耐。
  
      不仅是因为,这是对方的羞辱,还因为他准备用更加直接的方式来宣告自己的存在。
  
      而眼前的幻境?
  
      或许危险。
  
      但算不上什么,他在模拟实战中经历了太多。
  
      他很清楚,只要找到破关的关键点,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出去,甚至,还可以反噬布置的幻境的人。
  
      因此,在看到那个穿着粉色洋装,蹲在那里,抱头低声抽泣的小女孩时,劳尔西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眼中,对方很可爱、柔软,本能的就给他十分好欺负的感觉。
  
      而在感知中,对方更是弱小的可怜,虽然比普通人强一点,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毫无疑问,这就是最好破关的关键点。
  
      “告诉我,出口在哪里?”
  
      劳尔西阴沉的开口道。
  
      “嘤嘤嘤,好可怕。”
  
      仿佛是被这样的语气吓到了一般,小女孩从低声抽泣变为了大哭,这样的哭声,让劳尔西变得不耐,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下一刻,他一把拎住了小女孩的脖颈,将对方拽离了地面。
  
      小女孩精致的面容,金色的双马尾,蓝色的眼睛,都让对方看起来好似是洋娃娃一般。
  
      特别是蓝色的眼睛中酝酿着雾气,泫然欲滴的模样,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激发出保护欲。
  
      不过,那是对方普通人而言。
  
      对劳尔西来说,他完全无视这这些,一柄匕首就这么径直顶在了小女孩的脖颈间。
  
      “告诉我,不然杀了你!”
  
      劳尔西冷酷无情的说道,并且,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在吓唬人,他手中的匕首微微往前一送。
  
      他没有杀死对方的打算。
  
      仅仅是打算刺破对方的皮肤,流出一点血来威吓对方。
  
      只是……
  
      匕首的触感,完全不像是接触到了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反而像是刺到了金属盔甲上一般。
  
      而且,他卡着对方脖颈的左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无比沉重。
  
      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次拽起对方,只能是松开了左手。
  
      然后……
  
      当他看到那个小女孩开始急速膨胀,变成一个巨人的时候,劳尔西微微一愣,接着,就是不屑的一笑。
  
      “幻境中的幻术吗?”
  
      “这样的手段,我在训练营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这里就是关键点。”
  
      没有后退,劳尔西冲向了那个他自认为就是幻象的巨人。
  
      幻想而已!
  
      一戳就破!
  
      他绝对不会碰到刚刚那种刺在金属盔甲上一般的感觉。
  
      叮!
  
      匕首刺在了巨人的小腿上,就如同劳尔西预料的那样,这一次他没有碰到那种刺在金属盔甲上的感觉。
  
      他遇到的是……坦克装甲!
  
      以及远比坦克恐怖的艾尔妥.莉莉!
  
      呜!
  
      那硕大的手掌握成拳头,当头砸下,狂暴的劲风,吹得劳尔西面容都扭曲了,就如同是铁锤砸鸡蛋一般,劳尔西在这一拳下,整个人都要被打碎了。
  
      巨大的力量撕裂着他的肌肉、骨骼、内脏。
  
      然后……
  
      巨大的力量连地板都砸穿了。
  
      劳尔西掉回了二楼。
  
      他再一次的看到了拷问者。
  
      “你看我漂亮吗?”
  
      拷问者再次的问道,但是全身骨头都断了的劳尔西根本没有理会眼前的拷问者,他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大洞。
  
      生命最后一刻,劳尔西变得恍惚了,似乎在耳边又隐约传来阵阵抽泣。
  
      “嘤嘤嘤,好可怕,人家小拳拳捶你胸口。”
  
      劳尔西瞪大了双眼,全身抽搐了数下后,死不瞑目。
  
      ……
  
      破旧的轿车停在了艾肯德市郊外的一座新建并没有完工农场外。
  
      一块挂着‘禁止通行’的牌子和数快大石头和栅栏挡住了进入的路,接下来的路程,需要步行。
  
      “就是这里。”
  
      开枪者战战兢兢的说道。
  
      “嗯,下车。”
  
      弗里斯点了点头,推开车门,打开了黑色的雨伞。
  
      相较于市区的大雨,没有了任何高耸建筑物的遮挡,郊外完全的变成了暴雨,眼前还没有完工的农场地面彻底的泥泞了,走在上面,立刻就会被泥吞噬靴子,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够拔出来。
  
      带路者一脚深一脚浅,十分艰难的前行着。
  
      而举着伞的弗里斯,却是彷如平常。
  
      淤泥在他的脚下都变成了坚硬的冰块,没有丝毫的粘性。
  
      至于滑?
  
      对于弗里斯来说,自从觉醒了能力后,他就从未再在冰上摔倒过。
  
      哪怕他觉醒的是寒气。
  
      但是冰霜对于他也有某种说不出的亲近。
  
      从未建好的农场大门附近,一直走到农场唯一的建筑物前,花费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带路者已经在暴雨的侵袭下,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了。
  
      可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马上就走向了大门。
  
      砰、砰砰!
  
      带路者用力的拍打着大门。
  
      “老大,是我。”
  
      对方这样的喊道。
  
      可没有人应答,带路者认为是大雨遮蔽了声音,所以,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喊门的声音也拔高了数分。
  
      只是,依旧没有人应答。
  
      连续的无人应答,哪怕在暴雨中感到身体不适的带路者都在这个时候也发现了不对劲,更加不用说是弗里斯。
  
      即使是有着暴雨的遮掩,弗里斯依旧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至少有三个人被割开了喉咙。
  
      根据以往经验,弗里斯推测着。
  
      “破门!”
  
      没有迟疑,弗里斯径直说道。
  
      “哦、哦!”
  
      带路者犹豫了一下,但在看到弗里斯冰冷的面容时,马上抬起一脚踹在了大门上。
  
      砰!
  
      沉闷的响声中,大门应声而倒。
  
      顿时,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站在门前,本就身体不适,心惊胆战的带路者,在闻到这样浓郁的血腥味后,再也忍不住,整个人扶着门框,就哇哇的吐了起来。
  
      弗里斯大踏步的跨过对方,收起雨伞走进了房间中。
  
      在步入房间中后,血腥味越发的刺鼻了,但弗里斯却是彷如无觉的走向了房间深处。
  
      绕过门廊,弗里斯看到了倒在餐桌旁的两具尸体和一具倒在楼梯上的尸体。
  
      倒在餐桌旁的两具尸体,没有了头颅,切口锋利,而倒在楼梯上的尸体则是被贯穿了喉咙,伤口同样整齐。
  
      弗里斯目光扫过餐桌上早已被染红的牛奶、面包,很自然的在脑海中浮现出了早餐时分,带路者等人离去,留下的人继续吃着早餐,然后,突然有人桥无声无息的潜入到了房间中。
  
      两个吃着早餐的人,毫无所觉,直到他们被切下了头颅。
  
      头颅落地的声音,引起了楼上人的注意,对方在叫喊了一声后,就小心翼翼的向着楼下走来。
  
      接着,被刺穿了喉咙。
  
      即使手中握着枪,但是到死,对方都没有机会开上一枪。
  
      “无法确定袭击者是否觉醒,但可以肯定对方擅长潜行,速度极快。”
  
      “武器是短剑之类,且有着极深的造诣。”
  
      曾经是数学老师的弗里斯条理清晰的分析着眼前的线索,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餐桌一侧走廊。
  
      在这条走廊的尽头,有着一个被打开的地窖。
  
      “东西在地窖内吗?”
  
      弗里斯冲着走进房间的带路者问道。
  
      “是、是的。”
  
      “我们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地窖内。”
  
      “至少之前它们都在那里。”
  
      带路者结结巴巴的说道。
  
      同伙接二连三的死亡,对于这位带路者来说,显然有着极大的冲击,恐惧在不自觉的从心底升起。
  
      弗里斯迈步向着被打开的地窖走去。
  
      从上向下看去,地窖内漆黑一片。
  
      “地窖灯的开关在哪?”
  
      弗里斯问道。
  
      “就在您的手边。”
  
      带路者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指了指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啪!
  
      弗里斯按下了开关,清脆的响声中,地窖被照亮了。
  
      凌乱摆放,纷纷打开的箱子,无不告诉着弗里斯他来晚了一步。
  
      努力追寻半天的东西竟然落空了?
  
      这样的感觉糟糕之极。
  
      不自觉的弗里斯一皱眉,就要向着地窖内走去。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进去。”
  
      突然的,一道声音响起。
  
      弗里斯迅速转身,寒气弥漫四周,他看到了一个笑嘻嘻的人,对方手中还拎着那个带路者。
  
      而那个带路者这个时候,已经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普通人无法发现。
  
      但是对于超凡者的弗里斯来说,在看到对方的刹那,就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无疑,在刚刚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悄然的改变。
  
      可和这个被改变的带路者相比,弗里斯更加关注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
  
      “是你?”
  
      弗里斯眯着双眼打量着不知何时出现的上位邪灵。
  
      对于上位邪灵,弗里斯是是知道的,但是并不熟悉。
  
      但他知道,对方同样效命于那位大人。
  
      有着这一点就足够了。
  
      寒气散去,弗里斯看着上位邪灵,等待着对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你这里可能会被当做突破口,所以,boss让我来了。”
  
      上位邪灵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带路者扔到了地上。
  
      对方的身躯在和地板接触的刹那,就化为了一团超自然的黑暗,迅速的消失不见。
  
      “这就是那个意外。”
  
      上位邪灵说着,就走向了地窖。
  
      “你准备直接下去?”
  
      弗里斯皱眉问道。
  
      “当然。”
  
      “不然我能怎么做呢?”
  
      “难道等其他人来吗?”
  
      “这就是我的工作。”
  
      上位邪灵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不过,马上的,上位邪灵就再次笑嘻嘻的说了起来。
  
      “谢谢你的关心。”
  
      “但放心吧,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你的话,绝对不应该进去,但要是我的话,则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
  
      “我,比你强。”
  
      说完,上位邪灵的身影就径直跳入了地窖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