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一步一步
砰!
  
  少校的脚掌狠狠的踹在了大门上,发出了沉重的响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掌上开始漫延。.更新最快
  
  钢铁的?
  
  看着那明明看起来和实木门没有丝毫区别的大门,少校那冷酷毫无表情的脸顿时一阵抽搐。
  
  但不代表少校会放弃。
  
  重新的计算了一下后,少校后退了七八步,加了一个助跑,向着大门冲来。
  
  一抹超自然的黑暗在对方的靴子上闪过。
  
  在距离大门还有三步远的位置,少校腾空而起,再次一脚向着大门踹去。
  
  呜!
  
  劲风呼啸而起。
  
  这一脚完全不像是人提出来的,反而倒像是工地上被挥舞起来的大锤。
  
  少校相信,他这一脚一定能够踹开大门。
  
  要知道,他可是动用了‘力量’。
  
  看着越来越近的大门,少校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
  
  然后……
  
  门开了。
  
  顿时,这位少校大惊失色。
  
  对方想要控制力量,但是这一脚对方动用了‘力量’,可不是这么好收回的。
  
  哪怕是拼尽全力了,这位少校从半空中落下后,也是脚步踉跄,身形七扭八歪的向前,再加上对方死死的抓着昏睡的普德克不松手,最终,重心彻底丢失的对方就这么扑通一声爬在了一张餐桌前。
  
  而一直牢牢抓着的普德克也摔落一旁,让这位少校不得不迅速爬行了一段,将普德克再次控制在手中。
  
  这个时候,清晰的咀嚼声,传入了这位少校的耳中。
  
  他脖子僵硬的抬起头,看着那位坐在餐桌后,正吃着晚餐的目标人物,一股羞怒感,不由自主的从心底升起。
  
  但是,秦然却看也不看对方一眼。
  
  他专注于餐桌上的小羊排。
  
  “弗里斯,厨艺再次进步了。”
  
  秦然这样的说道。
  
  并不是敷衍,而是真实的夸赞。
  
  以秦然的舌头,食物丝毫的变化都无法瞒得过秦然,在他的记忆中,弗里斯在处理牛排、羊排时火候总是会差上两分,不是无法锁住肉排内的汁液,就是会将血水混入其中,而现在弗里斯已经能够完美的处理这些了。
  
  剩下的一分?
  
  那是食材的选择,调味料的应用。
  
  当然了,在普通人的眼中,最初弗里斯的厨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可惜的是,对于普通人弗里斯是不屑一顾的。
  
  就如同这个时候,完全无视爬在那的少校,他冰冷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感谢您的夸赞。”
  
  “这将是我最好的奖赏。”
  
  弗里斯认真的说道。
  
  一旁的‘血人’奥多克露出了羡慕的神情,显然也极为想要秦然的夸赞。
  
  而坐在餐桌另一侧的艾玛.艾迪则是不停的用眼神示意。
  
  为什么要讨论赞赏?
  
  明明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闯入者啊!
  
  对方手里还挟持着普德克警长啊!
  
  而且,对方面容都愤怒的扭曲了啊!
  
  下意识的,艾玛.艾迪连人带椅子向着秦然靠近着。
  
  人的本能告诉他,越是靠近秦然,就越是安全。
  
  呼!
  
  呼呼!
  
  感到被无视的少校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怒火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不过,只是几乎,他的理智还在。
  
  所以,再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少校就紧紧抓住了普德克的脖子,冲着秦然大喊道:“2567你想让普德克死吗?”
  
  “不想。”
  
  秦然一边吃着小羊排一边摇了摇头。
  
  “那就跟我走!”
  
  少校脸上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
  
  再强大的人,都是有弱点的!
  
  只要找到了这个弱点,再强大的人,也是不堪一击的,而这些所谓的‘正义英雄’,弱点都是那么的明显!
  
  实在是太简单了!
  
  比他想象中的还有容易。
  
  不过,马上的,这位少校得意的笑容就凝固了。
  
  因为,秦然又摇了摇头。
  
  “不去。”
  
  “那你是想要看到普德克死在你面前?”
  
  少校面容一沉。
  
  “不想。”
  
  秦然再次摇了摇头,然后,顺便对弗里斯说道:“再给我来一份。”
  
  “好的,大人。”
  
  弗里斯毕恭毕敬的说道。
  
  看着一份新的烤小羊排被端上来,少校阴沉着面容中,浮现了一抹狰狞。
  
  浓浓的羞辱感,出现在少校的心底。
  
  他准备要告诉秦然,他不是开玩笑的。
  
  “我会让你知道羞辱我的代价!”
  
  对方说着,抬手摸出了一柄匕首,就向着普德克的大腿刺去。
  
  噗!
  
  匕首刺入了普德克的大腿。
  
  但是,昏睡的普德克没有丝毫醒来的意思,任由匕首插在大腿上,被少校拎在手中。
  
  同样的,秦然也没有丝毫的在意。
  
  “给我来点黑胡椒。”
  
  秦然说道。
  
  弗里斯离开将黑胡椒筒拿起,轻轻的在小羊排上研磨起来,些许黑胡椒落在了烤小羊排上,独有的辛辣融入到了小羊排特有的香味中,立刻,形成了一股让人垂涎欲滴的味道。
  
  秦然手持刀叉,迅速将小羊排切成了三分,然后,一叉子下去,将切割后的小羊排串在一起,一起放入了嘴中。
  
  羊排中的汁液与本身就肥嫩的羊肉,立刻在味蕾上漫延,令秦然不由自主的眯起了双眼。
  
  “再来一份。”
  
  他这样的说道。
  
  这样的态度,令挟持着普德克的少校大怒。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他?”
  
  这位少校大喊道。
  
  手中的匕首,再次的刺向了普德克。
  
  这一次,可不是刺向普德克的大腿了,而是腰腹位置。
  
  毫无疑问,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这样的刺伤,都是致命的。
  
  因为,就算是熟稔此道的人,也不能够保证避开所有的要害。
  
  而这,也是一次试探!
  
  一边刺向普德克,这位少校的目光一边死死盯着秦然。
  
  他想要看到秦然脸上出现不一样的表情。
  
  哪怕是一点迟疑也好。
  
  可令这位少校失望的是,秦然的脸上不要说是一份迟疑了,就连任何应有的表情都没有。
  
  有着的,只是沉浸在食物中的美好。
  
  难道……
  
  烤羊排有这么好吃?
  
  这位少校有点开始怀疑人生了。
  
  可长年累月的训练让他明白,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了。
  
  刺向普德克腰腹位置的匕首停下了,改为架在了普德克的脖颈上。
  
  然后,这位少校开始一步步的后退。
  
  而这个时候,秦然睁开了双眼,看向了这位少校。
  
  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在接触到那双淡漠的双眼时,这位少校一把将普德克推向了餐桌后,转身就跑。
  
  餐厅到走廊的距离本就不长。
  
  再加上,这位少校之前已经退了两步,可以说已经站到了餐厅的边缘,所以,在他转身就跑的时候,这位少校已经冲进了走廊。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这位少校不敢怠慢,越发的快速了。
  
  但有人比他还快。
  
  一只手掌就这么突兀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嗖!
  
  毫不犹豫,这位少校手中的匕首,就向后射去。
  
  噗!
  
  他的耳中清晰听到了匕首刺入体内,金属切割肌肉的声音,但是,下一刻,一柄匕首就这么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这!
  
  不可能!
  
  这是不可能的!
  
  看着架在脖颈上的匕首,少校瞪大了双眼,但真正让他不可置信的却是,手拿匕首的人,竟然是……普德克。
  
  一瞬间,无数纷乱的想法就涌入这位少校脑海中。
  
  “原来是这样。”
  
  “你也是超凡者,但只有2567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他才会面对被故意挟持你,无动于衷。”
  
  片刻后,这位少校缓缓的说道。
  
  对方似乎是在刹那间解开了所有的疑惑般,看向坐在餐桌后的秦然,目光中浮现了更多的不甘。
  
  “这一次是你运气好!”
  
  “下一次!”
  
  “下一次你绝对不会有着这么好的运气了!”
  
  少校冷冷的说道。
  
  “下一次?”
  
  “你还指望有下一次?”
  
  “或者说……”
  
  “你真的认为你身上的那件东西是保命的吗?”
  
  普德克没好气的说道。
  
  这语气和平时的普德克大相径庭,但被叫破心底隐秘的少校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对方只是震惊的看着普德克。
  
  “这有什么难猜的?”
  
  “如果你没有自认为足够逃脱的后手,你会挟持着普德克来这里吗?”
  
  “甚至,在你原本的计划中,普德克本就是可以放弃的棋子,不是吗?”
  
  ‘普德克’翻了个白眼。
  
  而这个时候,少校终于发现了不对。
  
  “你、你不是普德克?”
  
  “当然不是。”
  
  身躯上一阵扭曲,站在少校面前的‘普德克’变成了一个笑嘻嘻的身影。
  
  上位邪灵!
  
  顿时,少校脑海中就闪过了刚刚他摔倒,普德克脱手的一幕。
  
  这是仅有的一次,普德克脱离了他的掌控。
  
  “在那个时候就被掉包了?”
  
  少校深吸了口气问道。
  
  “什么掉包?”
  
  “你从最初一开始就是挟持的我!”
  
  “掉包?”
  
  “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只要提前布置好了,你们这样的家伙,就会乖乖的踏入boss的局中。”
  
  上位邪灵轻蔑的冲着少校撇了撇嘴角,然后,扭头向坐在餐桌后的秦然谄媚一笑。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计划!”
  
  少校连连摇头,似乎完全不相信自己从最初就被看穿了一切。
  
  “这有什么难的?”
  
  “毕竟,你也不过是那幕后者的一枚棋子罢了!”
  
  “boss从不需要看破你的计划,因为,你的计划,也不过是为了符合你身后那家伙的计划罢了。”
  
  “boss只需要盯着那个家伙,你的一切,自然而然就出现了。”
  
  “从跟在弗里斯身后的家伙,到那个农场,乃至是最后的农场爆炸,都不过是欠揍,为的是激怒boss。”
  
  “一旦弗里斯真的死在了那个农场中,而你又恰好挟持着普德克出现,你说boss会怎么做?”
  
  “超过五成的可能性,会直接干掉你!”
  
  “而这个时候,你自认为你身上的那件保命底牌,就会绽放出属于它真正的光彩!”
  
  上位邪灵款款而谈,而少校则是身躯连连颤抖,面如死灰。
  
  “不会的!不会的!”
  
  对方嘴里翻过来覆过去的就剩下这么一句话。
  
  足足十几次后,这位少校才回过了神。
  
  “我自认为保命的底牌?”
  
  “不、不不!”
  
  “它是真的保命底牌!”
  
  “虽然我无法猜出它有什么作用,但是它足够的让你们不敢杀我,因为,你们承受不起这种未知的损失!”
  
  少校说着,神情再次恢复了正常,对方的双眼中浮现了一抹神采。
  
  而看着少校这副模样,上位邪灵忍不住的怜悯的看着对方。
  
  “你真的是一个白痴。”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你才会被抛弃吧?”
  
  “不然的话,你现在应该想得到,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完全就是在试探你身后那个家伙的反应。”
  
  “但很可惜,那家伙为了让一切都显得逼真,根本没有在你身上动什么手脚。”
  
  上位邪灵摇头叹息着。
  
  “那又怎么样?”
  
  “你现在敢杀我吗?”
  
  少校近乎是歇斯底里的叫嚣着。
  
  此刻的对方,脑海中早已是一团乱麻了。
  
  唯一铭记在心的就是,这里的人不敢杀他!
  
  而这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你这样的人,如果按照我的想法,我一定会先把你的手脚折断,然后,一刀刀的切下你的肉。”
  
  “让人不死,又饱受折磨的方法,我知道的太多了。”
  
  “可惜的是……”
  
  “可惜的是,你不知道这样是否也会承受到伤害!”
  
  少校打断了上位邪灵的话语,语气中竟然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点得意,乃至是挑衅。
  
  但马上的,对方就一脸愕然的低下头。
  
  上位邪灵的手掌插入了对方的胸膛,捏碎了对方的那颗心脏。
  
  “回答错误。”
  
  “可惜的是,boss没有心情、时间和你浪费下去。”
  
  上位邪灵笑嘻嘻的纠正着对方的错误。
  
  扑通!
  
  对方的尸体倒地了,在倒地的瞬间,就开始急速融化起来,一支短小的弩箭,犹如是流星般从那融化的尸体中射出,穿过了上位邪灵的身躯,没入了身后的墙壁。
  
  低头看着胸口上的大洞。
  
  感受着那真正穿心的疼痛。
  
  上位邪灵可怜巴巴的转过身,看向了秦然。
  
  不要多!
  
  一个小时!
  
  只要一个小时的休假就好!
  
  上位邪灵默默的向秦然传递着自己的想法。
  
  秦然看着上位邪灵,很坚决的摇了摇头。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等到你死亡的时刻,你将会获得永久的假期,何必急于一时。”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句话十分的有道理。
  
  所有人都承认这一点,上位邪灵自己也承认。
  
  但……
  
  我是几乎不死的啊!
  
  您和不死的我说死后?
  
  您确定不是在逗我?
  
  上位邪灵看向秦然的目光中,顿时多出了一分幽怨。
  
  ……
  
  远方。
  
  一片充斥着血色与烈焰的诡秘之地中,一阵紧绷的弓弦松开的响声传来。
  
  崩!
  
  嗡!
  
  弓弦的颤音中,数个紧紧盯着这里的赤红身影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