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停尸房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人都是有主观意识的。
  
      如果眼前的世界真的是和莫丁有关的话,那么,出现一个以女性为主的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在没有得到决定性的证据前,一切都是猜测。
  
      秦然站在2-1-6的门口,看着警探们在他这个身份的房间中进进出出的搜索着,格蕾迪的目光则是看着秦然。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格蕾迪问道。
  
      “除了一些书籍外,那里并没有什么。”
  
      “而那些书籍也不是什么珍本、孤本,市面上都能够买的到。”
  
      秦然回答着。
  
      “是吗?”
  
      “请跟我来,我需要你帮助我确定你的房间中少了什么东西。”
  
      格蕾迪继续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秦然,然后,示意道。
  
      秦然点了点头,和格蕾迪走了进去。
  
      他的目光扫过凌乱的一楼。
  
      “没有。”
  
      虽然东西凌乱被翻开,但是按照秦然走之前的记忆,这里并没有少任何一件东西,二楼也是如此。
  
      几个房间一片狼藉,办公室中,那个书柜更是被打开,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弗翁心理学大奖最年轻的获得者?”
  
      格蕾迪捡起了地上的照片,略带诧异的看着秦然。
  
      很显然,这位‘弗翁’在心理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以至于半个外行人都熟知对方。
  
      接着,格蕾迪想到了什么。
  
      “怪不得你会不在乎能够用钱弥补的损失了。”
  
      “有它在,你就已经拿到了金库大门的钥匙。”
  
      女探长这样的说道。
  
      “我没有偷,也没有抢,只是自食其力,这并没有什么丢人的,不是吗?”
  
      秦然反问着,快步走向了三楼。
  
      相较于一楼二楼,三楼秦然这个身份居住的生活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灾区,电脑被扔在地上,机箱都被拆开来,书籍上的书没有一本待在原来的位置上,就连他这个身份的那张床的床垫,也被用利器割了开来。
  
      秦然环视房间后,走向了夹着那张照片的书。
  
      书合十的跌落地面。
  
      而里面的照片则是不翼而飞。
  
      “丢了什么东西吗?”
  
      一直注视着秦然的格蕾迪看到秦然的动作后,马上走过来问道。
  
      毫无疑问,这个闯入者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是什么?
  
      格蕾迪无法确定。
  
      但有一点,格蕾迪却是可以肯定的。
  
      眼前的闯入者和那个分尸案有关联!
  
      因为,这个现场和之前分尸案的现场实在是太相像了。
  
      除去没有一具不完整的尸体外,几乎是一模一样。
  
      凌乱到狼藉,却没有留下应有的痕迹。
  
      指纹、脚印,什么都没有。
  
      就连监控探头,都仿佛是成为了摆设。
  
      格蕾迪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法,但她知道,既然对方又一次的出现了,且闯入了上一个被害人前夫的家中,那么……盯紧这个被害人的前夫,就一定会有所收获,甚至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而其中的关键点,则是对方寻找的东西!
  
      “照片。”
  
      秦然如实的回答着,但却隐去了具体的描述。
  
      “什么照片。”
  
      格蕾迪追问道。
  
      “我的照片。”
  
      秦然继续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那位闯入者进入到你的家中,将这里翻找的如同是拆迁的模样,就是为了找你的一张照片?”
  
      “难道你会有一个疯狂迷恋你的跟踪者?”
  
      格蕾迪显然对这样的回答不满意,瞪着那双锐利的眼睛,看着秦然。
  
      “谁知道呢?”
  
      秦然笑着说道。
  
      呼、呼!
  
      格蕾迪呼吸粗重、急促起来。
  
      如果不是无故殴打他人是犯法的事情,她一定会一个过肩摔,将眼前这个脸上挂着笑容的家伙扔在地上,脸冲下的那种。
  
      “你有我的电话,有情况或者想起了什么的话,通知我。”
  
      说着,格蕾迪气呼呼的向着楼下走去。
  
      秦然并没有送。
  
      他注视着对方一边离去,一边暗自安排人手盯着他这里,然后,秦然开始将散落在地的书一本本的捡起来放回书架。
  
      电脑被拆开的机箱,秦然也重新组装起来,放到了电脑桌上。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秦然似乎有点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着。
  
      在秦然背对着的窗帘处,一只手掌伸了出来。
  
      黑色的皮手套,在灯光下,看着就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当这只手掌彻底脱离了窗帘时,这样对于普通人的不舒服,则彻底的变为了惊骇。
  
      因为……
  
      那就是一只带着手臂的手掌。
  
      没有理应相连的躯干、双脚,更没有头颅。
  
      这只手臂顺着窗帘而下,没有发出一丁点响声,好似是爬行的壁虎般,一点点的靠近着坐在椅子上休息的秦然。
  
      它攀上了椅子腿、靠背。
  
      在过程中,小心的没有触碰到秦然的身躯。
  
      当抓住椅子靠背时,手掌的五指用力一弯,整条手臂就飞了起来,向着秦然的后脖颈抓去。
  
      然后……
  
      抓空了。
  
      就在这只手掌即将抓住秦然后脖颈的时候,秦然突然一偏头,手掌、带着手臂,擦着秦然的脖颈而过。
  
      没有等这只手掌撞在电脑屏幕上,秦然一把就抓住了对方。
  
      犹如是一条被捞上岸的活鱼,这只手掌在秦然的手中剧烈的挣扎起来,而且,下一刻,手掌以完全违反关节定义的方式向着秦然的双眼抓来。
  
      不过,当秦然的手掌中火光微微一闪后,这只手掌就急速的抽搐起来,仿佛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般,垂了去,并且,急速的腐烂起来,就如同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恶臭伴随着汁液的流淌,在秦然的注视下,整条手臂连带着那只手套在内,全都消失不见。
  
      一抹‘力量’逸散在空气中。
  
      与那位失眠症患者身上的力量相似,但却要更多一些。
  
      不需要吩咐,‘暴食’就开始吞食这一抹力量。
  
      而站在一旁的秦然则眯起了双眼。
  
      虽然手臂化为了一滩脓水,但是刚刚电光火石的触碰,足以让秦然肯定那是一只女性的手臂。
  
      皮肤光滑,没有更多的肌肉。
  
      他这个身份的前妻刚被分尸,存尸柜中仅有头颅、躯干,却没有双臂、双腿,而到了晚上,一只女人的手臂就出现在了他的房间中对他发动了袭击。
  
      秦然不认为这会是巧合。
  
      或者说,秦然从不认为会有巧合。
  
      在‘暴食’将这抹力量消化、分配给五大源力后,秦然转身就走下了三楼,然后,从二楼半封闭的阳台一跃而出,融入了夜色中。
  
      而自始至终盯着秦然卧室的两位警探,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盯着的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
  
      麦克萝丝哼着一首当下流行的歌曲小调。
  
      一天的工作总算是结束了。
  
      做为这间法医工作室的合伙兼执行人,她不得不将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这里。
  
      不仅是因为她将全部的身价都投入到了这间法医工作室里,还从银行贷了一大笔钱,一想到每月要还的贷款,麦克萝丝就一阵头疼,哼唱的声音都有些走调了。
  
      “还要十年才能够还清。”
  
      “希望我不会过劳死。”
  
      低声自语着,麦克萝丝开始每天离开前,对工作室的巡视。
  
      虽然大部分人不会将目标放在法医工作室上,但是一些拥有特殊爱好的家伙,可是会一直盯着这里。
  
      做为和警局合作的独立法医工作室,既没有24小时巡逻的警员,也没有足够的安保力量,实在是那些人的最爱。
  
      麦克萝丝可不希望她第二天来到这里,丢失了关键的‘客户’,然后,被吊销法医执照,关闭工作室,接着陷入到无法还清房贷,被银行收走房子的悲惨境地。
  
      因此,麦克萝丝的巡视并不是例行公事,而是十分的认真。
  
      而在这样的态度下,麦克萝丝很快的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有人进入过存放尸体的停尸房。
  
      而且,不单单是进来了,还打开过存放尸体的存尸柜。
  
      “该死的家伙!”
  
      “你最好没有动我的客户!”
  
      “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悲惨的下场!”
  
      看着那被拉开,却没有合严,留下一道缝的存尸柜,麦克萝丝低声咒骂起来,而她的手则伸入了随身的背包中,拿出了一只电击枪——这是在她成为警局合作的法医后,特意申请下来的。
  
      一步、一步,麦克萝丝靠近着存尸柜。
  
      当距离存尸柜大约还有两步远,抬手就能够拉开存尸柜的位置时——
  
      砰!
  
      麦克萝丝身后的门突然的关上了。
  
      突如其来的关门声吓了麦克萝丝一跳。
  
      下意识的麦克萝丝扭头查看。
  
      而就在她扭头的刹那,头顶的白炽灯连续的闪烁起来。
  
      刺啦、刺啦。
  
      电流声不住的回响。
  
      “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会重新修改电路……啊!”
  
      麦克萝丝抬起头看着闪烁的白炽灯,嘴里嘀咕着,但是还没等她说完,她就被一只手掌抓住了衣领,向后拽去。
  
      在麦克萝丝身后,那本就留着一条缝隙的存尸柜,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一条手臂正从尸袋中伸了出来,抓住了麦克萝丝的衣领,一把就将她拽入了存尸柜中。
  
      砰!
  
      随着麦克萝丝被拽入存尸柜,存尸柜立刻关闭,麦克萝丝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了。
  
      闪烁的灯光恢复了正常。
  
      停尸房关闭的门也再次打开了。
  
      一切如常。
  
      在地面上的电击枪被无形的力量扫到停尸房的角落里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麦克萝丝来过这里。
  
      即使是监控上,有着的也是一片雪花,没有任何的记录。
  
      哪怕是最优秀的警探来到这里,也会产生疑惑。
  
      但秦然不会。
  
      在进入到麦克萝丝的工作室后,在【追踪】视野中,他跟随着麦克萝丝的脚印直接的进入了停尸房。
  
      然后,直奔那个将麦克萝丝拽入的存尸柜。
  
      但还没有等秦然靠近。
  
      那个标有玛丽的存尸柜突然的开启了,挡在了秦然前行的路上,尸袋上的拉链被拉开,失去了双臂、双腿的尸体缓缓的坐了起来,没有任何神采,只剩下一片浑浊之色的尸体看着近在咫尺的秦然,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2567,你是来看我的吗?”
  
      尸体问道。
  
      “不是。”
  
      “躺下。”
  
      “回去。”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你真的不是来看我的吗?”
  
      尸体僵硬的脸上满是失望。
  
      秦然默不作声的看着对方。
  
      尸体马上就想要露出个笑容,但是当它注意到秦然淡然的双眼时,莫名觉得有一种源自生命本源的压制,那刚刚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就变为了生存的本能。
  
      “好的。”
  
      “马上。”
  
      “再见。”
  
      尸体再次躺回了尸袋,在尸袋上拉链被拉上的同时,存尸柜也缓缓的关闭了。
  
      秦然迈步走到了麦克萝丝被拽入的存尸柜。
  
      他没有选择去拉开那个存尸柜,只是微微释放了一些混乱、邪异的气息,当空气中开始出现淡淡的硫磺味道的时候,那个存尸柜瞬间打开了。
  
      麦克萝丝犹如是被呕吐般的吐了出来。
  
      她的身上沾满了粘液。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尸水。
  
      眼中满是惊恐。
  
      “别、别过来!”
  
      麦克萝丝这样的喊着,连续喊了数遍之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来了,周围是明亮的灯光,不再是那昏暗的充斥着血腥味的屠宰场。
  
      “你、你是2567?”
  
      惊魂未定的麦克萝丝呼吸了数次后,才看到了站在身旁的秦然。
  
      顿时,麦克萝丝就如同是溺水者发现了救命稻草般,连滚带爬的靠近着秦然,就想要抱住秦然的大腿。
  
      但是,还没有等麦克萝丝靠近。
  
      秦然一抬脚就将对方踢开了。
  
      秦然并没有洁癖。
  
      可这并不代表,秦然愿意让一个沾满了尸水的人抱着自己。
  
      麦克萝丝一愣。
  
      她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不明白眼前的男人为什么这么做。
  
      难道不是来救她的吗?
  
      麦克萝丝怔怔的想着。
  
      然后——
  
      砰!
  
      停尸房的门再次关闭了,头顶上的白炽灯又一次的闪烁起来。
  
      浓郁到刺鼻的血腥味开始出现。
  
      “啊啊啊!”
  
      熟悉的情形勾起了麦克萝丝刚刚恐怖经历的回忆,这位女法医立刻发出了一阵尖叫,想也不想的就再次向着秦然冲去。
  
      但与之前一样,麦克萝丝又一次的被踢开了。
  
      而且,这一次秦然明显是控制了力道,以恰好的方式让麦克萝丝撞到了一侧的墙壁。
  
      双眼一翻,麦克萝丝就这么的晕了过去。
  
      而整整一面墙的存尸柜则开始抖动起来。
  
      哐哐哐。
  
      金属柜子的撞击声,充斥在整个房间中。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存尸柜都在抖动。
  
      那具存放着玛丽尸体的存尸柜就十分的安静,但剩下的存尸柜就犹如是即将脱缰的野马般,似乎下一刻,就要飞出来般。
  
      咕、咕咕。
  
      肚子饥饿的叫声伴随着吞咽口水的声音忽然出现了。
  
      顿时,整个停尸房就是一静。
  
      那些抖动的似乎要飞出来的存尸柜,一个个的缩了回去,紧紧的关上了,不留一丝缝隙。
  
  (=一秒記住网)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