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开始

      “我是一个职业小丑。”
  
      满脸倦容的男子在秦然的示意下,坐到了沙发中,然后,就开始了讲述。
  
      “我曾经为许多人带来了欢笑,但是,我自己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
  
      “他们说我得了抑郁症。”
  
      “一个得了抑郁症的小丑,是不是很可笑?”
  
      说着,满脸倦容的男子看向了秦然。
  
      淡然的神情中没有丝毫的讥笑,这让满脸倦容的男子松了口气,他刚刚还十分担心秦然和他之前遇到的那几个心理医生般,在听到他的描述后,就会暗藏讥笑身为一个小丑,他想要分辨这样的讥笑实在是太容易了。
  
      只需要,看一眼就足够了。
  
      幸好……
  
      没有。
  
      “我的妻子为了让我开心起来,做了很多努力。”
  
      “给我讲故事、笑话,还有扮演小丑来逗我笑。”
  
      “但是,都没有用。”
  
      “于是她决定带我去旅游散心。”
  
      “已经连结都快忘却的我,在出行那一天,突然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高兴。”
  
      “没错!”
  
      “就是高兴!”
  
      “我深知能够感受到我的嘴角正在不住的上翘,可……意外发生了,一辆超速的货车撞在了我们乘坐的车子上。”
  
      “我活了下来。”
  
      “我的妻子死了。”
  
      满脸倦容的男子的眼睛越发的红了,他捂着脸,喉咙里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秦然没有打断对方,双眼静静的看着对方身后,似乎是任由对方发泄着情绪。
  
      大约十几秒钟后,对方的情绪平复了。
  
      “然后,我不仅不会笑,还睡不着了。”
  
      “我的脑海中都是我的妻子。”
  
      “一闭上眼,我仿佛就能够看到她。”
  
      “而且,我似乎还能听到她正对我说些什么。”
  
      满脸倦容的男子说着,就闭上了眼,似乎他的妻子就在他的身边一样。
  
      事实上……
  
      就是如此。
  
      在秦然的视野中,一道连带着脑袋在内,半边身躯都粉碎的身影就站在男子的身边,从对方走进来的时候,这道身影就跟着对方,一脸的愤恨、怨毒,不停的伸出手去抓男子的喉咙,但每次都会穿过男子的身体。
  
      而这样的结果,让这道身影越发的愤怒了,它不停的发出常人听不到的嚎叫。
  
      然后,这道身影发现了秦然的目光。
  
      你能看到我?
  
      为什么你能看到我?
  
      他为什么看不到我?
  
      为什么死去的是我?
  
      不是他?!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去死!
  
      这道身影的双眼中疑惑一闪而过后,只剩下了宛如实质的怨毒。
  
      房间中的温度,随着这样的怨毒,开始逐渐下降,满脸倦容,闭着双眼的男子彷如无觉的说着,嘴中则出现了丝丝哈气。
  
      而这道带着怨毒的身影已经扑向了秦然。
  
      它的嘴中不停的嚎叫着。
  
      “死!”
  
      “死吧!”
  
      “死吧!”
  
      亡灵对生者的厌恶是本能的。
  
      更何况,眼前的亡灵早已不是一般的游魂。
  
      虽然还达不到恶灵的程度,但是能够改变温度,已经接近凶灵了,而对方成为能够真正杀人的凶灵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
  
      它再次的死了。
  
      扑到秦然面前,被一张无形的大嘴吞食,刹那间就消失无踪。
  
      房间中的气温恢复了正常。
  
      闭着双眼还在讲述的男子继续讲述着。
  
      “我现在还能感受到她就在我的身边。”
  
      “她还是那么的美丽、善良。”
  
      “她轻轻摸着我的脖颈、脸颊,轻声讲述着当年我们相爱的经过。”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小,闭着的双眼也微微睁开,他面带疑惑的看着周围,抬起手触摸四周,似乎寻找着什么。
  
      “为、为什么她不见了?”
  
      “她刚刚明明还在这里的!”
  
      “说!”
  
      “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不可能的!”
  
      “是我把她藏起来了!”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在哪!”
  
      “你们不知道!”
  
      “你们都不知道!”
  
      男子抱着头,蜷缩着身躯,惊慌失措的喊叫着。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响起。
  
      “不要笑!”
  
      “不要笑了!”
  
      “你们为什么要笑?”
  
      “我不可笑!”
  
      “我一定都不可笑!”
  
      蜷缩着身躯的男子听到笑声后,整个人更加的惊恐了,他整个人都已经缩在了沙发内,但还是不停的蹬着腿向后缩着,宛如要将自己和沙发融为一体般。
  
      无助、可怜。
  
      任何人看到对方这个模样,都会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悯。
  
      但秦然却是坐在对面,冷漠的看着对方。
  
      足足持续了一分钟。
  
      男子停下了。
  
      他舒展着蜷缩着的身体。
  
      他做了起来,双腿落在地毯上,双手撑在膝盖上,半低着头,头发将大部分面容隐藏在阴影中,只有双眼从发丝间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疯狂且又诡异的目光注视着秦然。
  
      对对方对视的秦然内心毫无波动。
  
      “你为什么不笑?”
  
      对方问道。
  
      “我为什么要笑?”
  
      秦然反问道。
  
      “因为我的表演啊!”
  
      “我的表演难道不好笑吗?”
  
      “一个事业失败的小丑,被贪婪的妻子设计,想要制造一场车祸换取大额保险金,结果,却出现了一点意外,自己死在了车祸里。”
  
      “这样难道还不好笑吗?”
  
      对方质问着秦然,声音都拔高了一分。
  
      “不好笑。”
  
      秦然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你在怜悯那个妻子?”
  
      “我还以为你不一样,结果,你也一样的庸俗吗?”
  
      对方愕然的看着秦然,不禁摇了摇头。
  
      “妻子?”
  
      “棋子吧。”
  
      “而且,你不是有了下一个目标吗?”
  
      “你刚刚一直盯着护士的目光,那是看到猎物的目光。”
  
      秦然
  
      “是啊!”
  
      “那个妻子是过去式了!”
  
      “我有了新的目标!”
  
      “是一个不错的目标!”
  
      “单纯、热情、善良,我最喜欢这样的目标!”
  
      “她会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我要一点点将她的骨头碾碎,让她发出痛苦的哀鸣,可惜的是……你听不到了!虽然我很想要让你听到,但是为了我更愉快的狩猎,还是请你去死吧!”
  
      被发丝阴影遮挡着面容的男子声音变得兴奋、狂热起来。
  
      “死之前,我会向你说声谢谢。”
  
      “你比我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心理医生都要合格。”
  
      “这样的你,会是我下一次出场的身份。”
  
      “心理医生,不错吧?”
  
      对方手中出现了一柄匕首,然后,就准备站起来。
  
      但是,对方突然发现他感知不到了自己的腿。
  
      腿没有消失。
  
      还连着他的身躯。
  
      只是……
  
      骨头全都碎了。
  
      无声无息间,他双腿的骨头全都碎了。
  
      而且,十分的快。
  
      快到了他现在才反应过来的地步。
  
      “啊啊啊!”
  
      凄惨的吼声中,对方倒地了,手中的匕首更是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
  
      “痛苦的哀鸣,我听到了。”
  
      “但实在是太难听了。”
  
      秦然淡淡的说道,缓缓的走向了对方。
  
      “别过来!”
  
      看着靠近的秦然,对方大声的吼道,声音中满是惊恐。
  
      对方不明白为什么一次愉快的狩猎,变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明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心理医生而已!
  
      在他的计划中,一切都是手到擒来的!
  
      可现在出现的一切,却全都偏离了他的计划!
  
      究竟哪里错了?
  
      双腿无法行动的男子,手撑着地,向着房间中的窗户爬去,强壮有力的双臂,让对方两下就来到了窗户旁。
  
      爬在窗户边的对方,扭头看着站在房屋正中间的秦然。
  
      仿佛要将这个人的面容全部的烙印在心底一般。
  
      “你以为你赢了吗?”
  
      “我会回来……”
  
      砰!
  
      枪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撑着窗户的男子头颅如同西瓜一般的破碎,脑浆四散飞溅。
  
      十秒后,举着枪的格蕾迪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位女警长枪口环视了整个房间后,直接冲向了那具脑袋被打碎的男子。
  
      当看到对方异常的双腿时,这位女警长一愣。
  
      下意识的,她回过头看向了秦然。
  
      “你做的?”
  
      女警长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房间中就他和对方两个人,无法掩饰,更不可能说谎。
  
      “干得漂亮!”
  
      “一次完美的正当防卫。”
  
      女警长向秦然竖起了个大拇指。
  
      秦然一愣。
  
      他原本还以为女警长会在这件事上纠缠不清的,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
  
      “有些人总是能够利用一些空当给自己制造出逃脱法律制裁的机会。”
  
      “他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用一个所谓‘精神障碍’的鉴定书,让陪审团相信,他是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杀害了那个女孩。”
  
      “然后,在关进精神病院的六个月后,他就出来了。”
  
      “他在寻找着新的猎物。”
  
      “我曾建议重点关注他,但是某些混蛋认为这是在浪费警力。”
  
      女警长解释着。
  
      而这个时候,女警长的两个手下也冲了进来。
  
      看着地上的尸体,两个手下看向了女警长。
  
      “呼叫总部。”
  
      女警长说道。
  
      两个手下马上行动起来。
  
      然后,就在这个房间又一次只剩下秦然和女警长时,女警长开始又一次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秦然。
  
      “你学过格斗技巧?”
  
      女警长问道。
  
      “心理医生不能学习格斗技巧吗?”
  
      秦然反问道。
  
      “但是能够达到相当造诣的不多。”
  
      女警长强调着。
  
      “可不是没有,不是吗?”
  
      说着,秦然就向外走去。
  
      他没有兴趣和对方再谈下去了。
  
      女警长这样的人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秦然帮她抓住了杀人犯是事实,她会感激,但是,这并不能够让她不去怀疑秦然。
  
      秦然曾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样固执的人。
  
      有些最终成为了他的朋友。
  
      有些则始终是路人。
  
      而女警长?
  
      很明显的被秦然归为了后者。
  
      因为,他无法接受异性的歇斯底里和固执的性格,在秦然看来,拥有这两点的对方简直就是纠缠不清的代名词。
  
      而且,相较于对方的询问,他更加的关心他的那位小护士。
  
      虽然这位小护士只是他这个身份所雇佣的人员,但是对方表现的很不错,今天早晨上班后,就开始主动帮他收拾乱糟糟的房间。
  
      勤快的人容易获得他人好感。
  
      秦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在对方没有任何敌意的前提下。
  
      顺手的忙,秦然还是会帮的。
  
      更何况……
  
      事情还是因他而起。
  
      艾美有些心惊胆战的站在一楼,刚刚的枪声她听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她很担忧自己的老板。
  
      自己的老板最近实在是太倒霉了。
  
      昨天就被人穿了空门,今天又有一个疯子上门。
  
      从刚刚两个警员只言片语的交谈中,艾美已经知道了那个疯子是谁。
  
      要知道,前一阵子,这件事情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整个月城都在谈论这件事。
  
      有人认为那个疯子是真疯了,不然怎么可能干出那种恐怖的事情来,而有的人则认为那个疯子只是装疯卖傻,为的就是逃脱法律的制裁。
  
      艾美对于双方的观点都有点相信,属于那种摇摆不定的人。
  
      可今天的事情发生后,小护士马上就成为了后者,坚定不移的认为对方就是装疯卖傻。
  
      “希望2567医生不要有事。”
  
      小护士低声祈祷着。
  
      然后,她突然觉得游戏发冷。
  
      下意识的,小护士看向了空调。
  
      她认为是空调开的太低了,但是,就在她转头的刹那,在她的影子和墙壁的交汇中,一个身影缓缓的浮现了。
  
      色彩鲜艳的衣服、妆容、假发。
  
      一个小丑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小护士身后。
  
      但与人们记忆中满是微笑的小丑不同,这个小丑哪怕是有着五彩的妆容,都是面无表情的。
  
      它抬起了带着杀意的手掌。
  
      它要完成生前的愿望。
  
      当然,这是第一个。
  
      楼上还有两个。
  
      街道上还有无数个。
  
      都是它的愿望。
  
      看着温度正常的空调,小护士不安的扭动着脖颈,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就在小护士不知所措的时候,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踏、踏踏!
  
      秦然从二楼走了下来。
  
      “医生,您没事吧?”
  
      小护士在看到秦然的刹那,心底的不安就不翼而飞了,满是关切的问道。
  
      “没事。”
  
      “能帮我去点份外卖吗?”
  
      秦然笑了笑说道。
  
      “外卖不健康的。”
  
      小护士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却没有违背秦然的命令,向着吧台走去,那个严肃的小丑跟在小护士身后,它准备继续完成自己的愿望。
  
      但是,秦然一迈步就挡在了它的身前。
  
      他能看到我?
  
      太好了!
  
      这样才能有快感!
  
      严肃小丑杀意腾腾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掌,改变了目标,它准备先干掉眼前的家伙再说。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手掌,秦然抬起右手的食指从自己脸颊左侧到右侧画出了一个笑脸后,轻声说道:“为什么这么严肃?”
  
      严肃小丑的手掌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径直消失。
  
      只剩下轻微的咀嚼声。
  
      以及……
  
      一道道若有若无、窥视的目光。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