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如影随形的‘灾难’
这些窥视的目光中,有的是人,有的不是人。
  
  那些不是人的目光在轻微咀嚼声响起的时候,就一个个变得惊惧、惶恐,来自食物链顶层霸主的压迫感,让它们一个个的消失无踪。
  
  而那些是人的?
  
  他们本能的感到了不舒服。
  
  那个用手指比划出的笑容,还有那轻声的话语,都让他们有种异样的不舒服感。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
  
  目标就是一个心理医生罢了。
  
  或许有些格斗能力。
  
  但有着格斗能力的心理医生,依旧是心理医生,不是吗?
  
  无非就是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猎物,变成了一个有些棘手的猎物罢了。
  
  在枪械出现后,曾经凶猛的老虎、狮子也只不过是盘中餐而已。
  
  更加不用说是一个心理医生了。
  
  不过,他们小心的隐匿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了彼此。
  
  明显不是一拨人盯着这个目标。
  
  在那个小丑般的杀人犯的试探后,他们全都暴露在了彼此的视线下,很自然的,他们的计划也因为意外的看到了彼此后,出现了变化,当然了他们不会放弃,等到他们解决了彼此,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他们一举拿下对方的时候。
  
  秦然清晰的感受着这些目光的恶意。
  
  他站在那,似乎根本没有察觉。
  
  秦然很有耐心。
  
  尤其是面对着已经露出破绽的敌人时,更是如此。
  
  “艾美,和娜拉女士说一声,我会去爱食舍吃。”
  
  秦然指了指外面出现的警察和一道道黄色的警戒线。
  
  显然,想要在自己的庭院里吃一顿中午饭是不可能了。
  
  “好的。”
  
  小护士低头和那位爱食舍的老板、厨师交流起来,片刻后,当小护士放下电话,秦然早已走出了庭院的大门。
  
  看着那道背影,小护士轻声叹了口气。
  
  她正在节食减肥,不然的话,一定会和医生一起去的。
  
  “再减一点!”
  
  “再减一点,我就可以拥有完美的身材!”
  
  “到时候,就是我向医生表露心意的时候!”
  
  小护士紧紧握着拳,眼中泛起了无限的遐想,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美好的画面,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
  
  在看到一个个冒着热气的砂锅时,秦然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特别是当闻到其中羊肉的香味时,这样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了。
  
  位于‘榆树街’4-2-2的爱食舍与秦然所居住的2-1-6差不多是类似的布置,都是独栋的建筑和庭院相结合,而且,那位女厨师也将三层做为了自己的生活区,并且,开辟了地下室做为酒窖。
  
  走进庭院,看似凌乱实则匠心独用的摆放着五张桌子,坐在这里不论是哪个角度,都能够看到建筑一层的那个开放式厨房,却又看不到大厅中的客人,彼此之间也保持着相当的距离,既有着公开又有着私密性,这样的布置自然很受人们欢迎。
  
  哪怕是中午时分,这里依旧坐了三桌人。
  
  “午安,2567医生。”
  
  女厨师冲秦然打着招呼。
  
  “午安。”
  
  “这是今天的特色菜吗?”
  
  秦然点了点头,目光完全的放在了砂锅上。
  
  “嗯,砂锅羊肉。”
  
  “是我借鉴了东方的烹饪方式,然后,又从‘不夜城’的厨师那里学习到的一些小技巧改良而成的。”
  
  “算是我的得意之作。”
  
  女厨师介绍着。
  
  “有人预定吗?”
  
  秦然看着一排十余个砂锅,突然的问道。
  
  “只预定了五份。”
  
  女厨师一愣,但是回答着。
  
  “很好。”
  
  “剩下的我都要了。”
  
  秦然笑着说道。
  
  “好的,马上来。”
  
  女厨师回过神后,也笑了起来。
  
  没有厨师不喜欢秦然这样的客人,能吃不浪费还掏得起钱。
  
  同样的,秦然也不讨厌女厨师这种‘本分’的厨师思维。
  
  厨师的使命就是做出足够好,足够多的食物来满足客人的,像是什么一位客人仅限一份之类的,除去无可厚非的营销手段外,真的就只会让人剩下满满怨气,就算有食物化解,也会难免遗憾。
  
  吃,不就应该吃到大汗淋漓,撑得扶墙而出吗?
  
  至少对秦然来说,真的是这样。
  
  度过了无数物资匮乏的日子后,当秦然有机会品尝美食时,他选择了遵从身体的反应。
  
  至于更多?
  
  秦然不是没想过。
  
  但他更加知道,放纵并不是真正的自由。
  
  克制才是。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自律。
  
  尤其是对于他这种时刻处于危险境地中的人来说,自律与谨慎就是不可或缺的,甚至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
  
  很快的,砂锅羊肉就端了上来。
  
  当砂锅盖子揭开的刹那,香气就扑面而来,乳白色的汤汁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数快方形的羊肉,仅需要肉眼辨别就能够看得出,这些羊肉早已经炖的酥软糜烂,一截青葱切成了三段放在这些露在汤汁外的羊肉上,旁边漂浮着的是数颗红色的枸杞,清脆的绿,活力的红在乳白色的汤汁中交相呼应,让人看到就胃口大开。
  
  秦然拿起汤勺,先舀了一口汤水。
  
  鲜!
  
  这是秦然第一感觉。
  
  接着,就是微微的辣!
  
  不是辣椒的辣,而是……白胡椒与姜汁搭配而出的辣。
  
  不冲,且香。
  
  让汤汁中的鲜美彻底的释放。
  
  “汤是鱼汤吗?”
  
  秦然又喝了一口后问道。
  
  “鲫鱼汤。”
  
  女厨师讶异的看了一眼秦然,显然没有料到秦然能够喝出汤汁的秘密。
  
  “很不错。”
  
  秦然说完,就舀起了一块羊肉。
  
  在陶瓷的白勺中,肥瘦相间的羊肉,晃晃悠悠,绽放着别样的光泽,当放入嘴中时,轻轻咀嚼,肥的部分瞬间融化,包裹着瘦的部分在口腔中漫延,异样爽快的口感让秦然加快了速度。
  
  足够两人份的羊肉砂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女厨师尽职尽责的在一份羊肉砂锅吃完后,立刻端来了第二份,第三份,接着是第四份、第五份。
  
  一开始女厨师看向秦然的目光是惊讶,接着是惊骇,她盯着秦然的肚子,十人份的食物下去了,秦然的肚子还没有一点鼓起,完全就是正常人的模样。
  
  大胃王!
  
  女厨师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蹦出了这样的形容。
  
  曾经在‘不夜城’见识过一些场面的女厨师忍不住的吸了口气。
  
  要知道那些‘不夜城’的大胃王每一个都能够吃下更多,但他们哪一个不是身高体重的超乎想象。
  
  像是秦然这样的,完全没有一个。
  
  而且,他好像没吃饱!
  
  凭借着厨师的直觉,娜拉得出了这样的猜测。
  
  而下一刻,女厨师的猜测就被证实了。
  
  端着砂锅将最后一点汤汁喝完,秦然面带笑容的看向了女厨师。
  
  “今天的赠餐是什么?”
  
  秦然这样问道。
  
  “炸鸡、汉堡、可乐。”
  
  “你需要多少?”
  
  女厨师回答着。
  
  “五份。”
  
  秦然指了指五个空了的砂锅。
  
  既然是每个都赠送一份,那自然是五份。
  
  不能浪费一点。
  
  要知道,他可是掏钱的。
  
  哪怕这些钱,是继承自他者身份。
  
  在秦然撕开第一个汉堡包装的时候,女探长推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中,面前堆放着大量食物的秦然。
  
  女探长皱了皱眉。
  
  她认为秦然这是在浪费食物。
  
  不过,她并没有马上开口。
  
  因为,她没有打扰别人进餐的习惯。
  
  她准备等秦然吃不动了再说。
  
  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在女探长瞪大的双眼中,秦然如同是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的所有食物,包括饮料在内,一点不剩的全都吃了。
  
  “你吃到哪里去了?”
  
  女探长忍不住的问道。
  
  “胃里。”
  
  秦然回答道。
  
  “你的胃连通着异次元吗?”
  
  “它是无底洞吗?”
  
  女探长脸上满是惊讶。
  
  “有些人总是有特殊的才能。”
  
  “例如有的人在触碰到电脑键盘的时候满身正义感,仿佛是超人一般无所不能。”
  
  “而我呢?”
  
  “估计就是能吃了。”
  
  “你找我是回去录笔录?还是?”
  
  秦然不愿意在饭量这个问题上纠缠,径直问道。
  
  “第一是录笔录。”
  
  “放心,我会证明你是正当防卫的,那些混蛋别想在给这个混蛋翻案。”
  
  “第二是关于你的妻子。”
  
  “你对她了解吗?”
  
  女探长深吸了口气问道。
  
  “了解?”
  
  “什么意思?”
  
  秦然故作皱眉的问道,心底则是提高了注意力。
  
  他知道眼前的女探长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很抱歉。”
  
  “因为案子,我调查了你和你前妻的资料。”
  
  “然后,我发现在和你离婚后,你的前妻就变得离群索居,几乎是断绝了和任何人的来往。”
  
  先是一声抱歉,女探长这才说道。
  
  “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一个人的性格是会变的。”
  
  “有可能会变得开朗。”
  
  “也有可能会变得孤僻。”
  
  秦然反问道。
  
  “但绝对不会被‘灾难’所围绕!”
  
  “从你们离婚后的三年中,在你的前妻周围发生了不下五十次意外灾难,包括但不限于车祸、高空坠落、溺亡和煤气管道泄漏,其中有二十次造成了人员伤亡。”
  
  “我是在查阅玛丽的资料时才发现这些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她都是安然无恙的!”
  
  女探长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语气中带着疑惑不解。
  
  “你想和我说,这些意外灾难是她造成的?”
  
  秦然一挑眉,故意让语气变得愤怒。
  
  “当然不是!”
  
  “玛丽没有造成这些意外灾难,相反的……”
  
  “她在逃避什么!”
  
  “但那些意外灾难总是如影随形的跟着她,我在想当初玛丽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才会选择和你离婚,所以,我希望从你这里听到更多的情况。”
  
  女探长摇了摇头。
  
  “一切正常。”
  
  “就如同那些离婚者们一样,有着这样、那样的理由。”
  
  “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我们离婚了。”
  
  秦然含糊不清的说完,没有再给女探长提问的机会,就径直的说道:“我想要看一下那些意外灾难的资料可以吗?”
  
  “抱歉,你不是警员,没有这个权限。”
  
  女探长嘴中带着歉意,但是语气无比的坚定。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只不过,需要花费一点工夫。
  
  当然了,在此之前,秦然还需要去录笔录。
  
  不是在爱食舍,也不是在暂时被戒严的家中,而是按照规定返回了警局,让秦然一字一句的描述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确认了三遍后,让签字。
  
  接着,就是开始录音确认。
  
  格蕾迪这位女探长,就是这样的严肃刻板一丝不苟。
  
  不要说对秦然这样只能算是点头之交的人通融,哪怕是遇到挚友犯了错,也一样会秉公办理。
  
  你不能够说这样的人不好。
  
  相反的,从任何角度来说,这样的人都是好人。
  
  但……
  
  绝对不适合和普通人成为朋友。
  
  做这样人的朋友,你不仅需要强大的内心,还需要强大的实力,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给你带来天大的麻烦。
  
  “可以了吗?”
  
  在女探长认真的听完了录音后,秦然问道。
  
  “嗯。”
  
  “可以了。”
  
  “我会安排警车送你回去。”
  
  女探长点头道。
  
  秦然没有反对。
  
  能够省下一笔打车费,也是极好的。
  
  而就在秦然准备推门而出的时候,一个警员急冲冲的跑了上来。
  
  “探长!探长!”
  
  “又发现了一具被分尸的女尸!”
  
  推开门,这位警员大声喊道。
  
  “在哪?”
  
  没有斥责手下当着外人的面说出不该说的事情,女探长语气急切的问道。
  
  “就在警局内!”
  
  “是早晨通过快递来的!”
  
  没有等警员说完,女探长就冲了出去。
  
  秦然眯着眼,紧随其后。
  
  很快的,秦然在一楼的服务台,就看到了那个渗血的纸箱子。
  
  纸箱已经被打开。
  
  可以清晰的看到内里的尸体。
  
  一名年轻的女性。
  
  四肢被砍断,整齐的叠放在躯干上,鲜血正凝固在皮肤上。
  
  “将详细情况说一遍!”
  
  女探长看着死尸,面容变得严肃。
  
  “快递签收人,写的是您的名字,我们以为是您网购的东西,就这暂时放在了服务台,但是到中午时分,有人发现这个箱子开始渗血了,才意识到不对,打开后,就发现了这具尸体!”
  
  “还有……”
  
  “这里有一封信!”
  
  守在这里的警员快速的说着事情的经过,并且,将一封装入了证物袋中的信递给了女探长。
  
  女探长戴上了手套从证物袋中取出了信,就准备撕开信封。
  
  一直站在旁边打量着尸体的秦然突然开口了。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选择撕开它。”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