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收尾’?
停尸房内的呢喃轻语шщЩ..1a
  
  突如其来的袭击者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好、好吃……不、不贵……”
  
  相反的,这位袭击者在又是一声呢喃后,就开始吞咽口水,接着,肚子就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对方将目光看向了被束缚在椅子上的麦克萝丝。
  
  饥饿!
  
  宛如野兽!
  
  当接触到这样的目光时,麦克萝丝全身颤栗。
  
  莫名的,她觉得此刻的袭击者比之前还要可怕。
  
  之前的袭击者似乎想要解剖她。
  
  而现在?
  
  对方想要吃了她。
  
  在解剖和被吃之间选择,麦克萝丝无疑想要第三个选择。
  
  她还没还完贷款。
  
  她还没享受人生。
  
  她还不想死!
  
  “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只要有人救我,我愿意……”
  
  女法医祈祷着,并且想着付出什么条件。
  
  然后,这个时候的女法医突然的发现,她好像没有什么能够付出的。
  
  钱?
  
  没有,反而是负债累累,完全穷人一个。
  
  相貌?
  
  长得不算难看,但也一般,尤其是妆容,更是令常人所不能接受。
  
  顿时,在这危急时刻,女法医心底升起了一阵悲哀。
  
  人生可怕的不是陷入险境。
  
  而是在陷入险境后,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连逃脱险境的资格都没有。
  
  无奈的女法医低下了头。
  
  她不得不拿出最后的筹码。
  
  除了这两样她还能拿出什么?
  
  生命!
  
  这似乎是唯一的答案了。
  
  但是,她本来就是为了活下去,拿小命做为筹码的话……
  
  管他的,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
  
  女法医彻底的自暴自弃了。
  
  “好、好吃……不、不贵……”
  
  而就在女法医准备再次准备祈祷的时候,呢喃声再次响起,眼前的突袭者已经近在咫尺了,张开了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熏得女法医睁不开眼。
  
  女法医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人的嘴怎么能够这么臭。
  
  但是,对方嘴中的呢喃声却让女法医的脑海中灵光一闪。
  
  “只要有人救我,我愿意把楼上的早点给他!”
  
  说出这句祈祷的话语后,女法医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实在是太廉价了。
  
  她的小命就值一顿早点?
  
  不、不不!
  
  应该更多才对!
  
  就在女法医思考是不是把早点变为三餐的时候,一抹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成、成交!”
  
  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但在声音落下的时候,停尸房的密室中就刮起了一阵风。
  
  疾且狂暴!
  
  犹如是台风过境般!
  
  在女法医面前已经张开嘴,准备咬下去的突袭者,在这狂风中径直向后飞去,在女法医的重视中,对方的身上一道半透明的虚影被抽了出来,被狂风吞噬后,整个身躯重重的摔在了墙上。
  
  砰!
  
  沉闷的撞击声中,女法医回过了神。
  
  “发生了什么?”
  
  “我的祈祷有用了?”
  
  “真的一顿早点就能够搞定?”
  
  “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女法医愕然的站在那里,即使是她的体质极为特殊,经历过了种种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依旧让她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她是不是选错了职业?
  
  她是不是该去学习厨艺?
  
  “生命是无价的。”
  
  “同样,承诺的食物也是无价的。”
  
  淡淡的声音中,秦然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低下头查看着那个袭击者,刚刚被吞噬的是附身的凶灵,而不是本体的灵魂。
  
  不过,对方的情况却不乐观。
  
  身体气息极为虚弱。
  
  灵魂也应该受到了凶灵附身的伤害。
  
  但……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没有找错方向。
  
  因为,眼前这个随时会咽气的人,就是之前将人分尸送到了警察局的家伙。
  
  看着此刻蜷缩在地,气息越来越弱的人,任何人都很难想象对方会是一个分尸凶手。
  
  对方看着实在是太凄惨了。
  
  “我、我不想死。”
  
  “我想活、活……”
  
  最后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对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秦然漠然的看着对方的尸体。
  
  从警察局追踪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大致的脉络。
  
  停尸房的密室。
  
  被分尸的人。
  
  长生不死。
  
  还有,隐藏在那好似手术台般椅子内的【残次的莫丁雕像】。
  
  “求生吗?”
  
  秦然心底暗道。
  
  他没有更多的评价。
  
  因为,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他完全可以理解,在那种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为了能够不死,明知道是骗局也会奋不顾身的跳进去。
  
  明知道可能会更糟糕,也会去尝试。
  
  你说为什么?
  
  为了活下去。
  
  即使没有尊严,也想要活下去。
  
  这难道不是人的本能吗?
  
  就如同已经死在这里的突袭者。
  
  他可怜又可恨。
  
  只是为了活下去。
  
  哪怕是杀人,他也在所不惜。
  
  可惜的是……
  
  他终究只是被别人利用。
  
  用来做一个漂亮的‘收尾’罢了。
  
  “报警吧。”
  
  秦然扭过身,淡淡的对着还在发愣的女法医说道。
  
  “可……”
  
  女法医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着秦然指了指那死去的突袭者后,她就漠然不语了。
  
  女法医不是笨蛋。
  
  或者说,能够成为法医的人,都是心思缜密,极为冷静的人。
  
  不是这样的人,根本无法坦然面对血肉模糊的尸体。
  
  联系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在看看现在的场景,女法医的脑海中有了属于自己的猜测。
  
  “好。”
  
  女法医说着,就要上楼去打电话,而在这个时候,秦然再次开口了。
  
  “记得你刚刚所说的报酬。”
  
  “嗯。”
  
  “早点我会给你留着的。”
  
  女法医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不想承认自己的廉价,但是反过来想想一顿早点就救了自己一命,实在是太划算了。
  
  不知不觉的,女法医心底有了挣到的想法。
  
  然后,她在离开停尸房前,又一次看了一眼站在一片血污中的秦然。
  
  暗红色中,黑色变得毫不突兀,似乎要融入其中,但却又在灯光下变得彼此分明,仿佛是两个被切割的世界。
  
  “真是个怪人!”
  
  眼神中带着好奇,心底浮现着这样的评价,女法医快步走上了楼。
  
  仅仅五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就撕裂了午后的平静。
  
  女探长带着数个警员,快步的从楼上冲下来。
  
  在看到秦然时,女探长一皱眉。
  
  她发现自从她认识眼前的男人后,每次出现什么情况,对方都会在场。
  
  不是当事人,就是参与人。
  
  而且,每次都会有生命的逝去。
  
  这家伙是死神吗?
  
  女探长心底暗道,不过,马上的,女探长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具尸体,还有这个停尸房的密室。
  
  细细打量后,女探长走到了秦然面前。
  
  “发生了什么?”
  
  女探长问道。
  
  “我想要来看看玛丽,然后,在进入到这里,就发现麦克萝丝法医被这个人挟持。”
  
  “接着,我出手救下了麦克萝丝法医。”
  
  秦然说着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早晨我照常来到了法医工作室,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就在我整理停尸房的时候,他突然闯了进来,挟持了我之后,打开了这个密室——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在存尸柜后,还有这样的密室。”
  
  女法医配合着秦然说道。
  
  有着刚刚调取的视频监控,女探长没有怀疑秦然和女法医,上面清晰的显示了,麦克萝丝先来,接着是袭击者,最后才是秦然的画面。
  
  时间吻合。
  
  事件的发生也在情理之中。
  
  唯一让女探长起疑的就是这个袭击者的身份了。
  
  对方怎么知道停尸房的密室?
  
  或者说……
  
  对方为什么来这里?
  
  “调查他的身份。”
  
  “从各个医院查起。”
  
  女探长吩咐道。
  
  “是。”
  
  警员们马上行动起来。
  
  而这样目的性明确,且有着照片的查证,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袭击者是一位肝肾功能严重受损的病人。
  
  在半个月前放弃了治疗,离开了医院。
  
  按照对方留下的住址,警员们顺藤摸瓜的找到了对方的住址。
  
  接着……
  
  他们看到了分尸现场。
  
  “什么?”
  
  “你说这个家伙就是分尸案的凶手?!”
  
  女探长接到手下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带着不可置信。
  
  一个病成这样的人竟然会是分尸案的凶手?
  
  女探长心中带着浓浓的怀疑,但即使是再不相信,事实面前,女探长仍然选择相信证据。
  
  听着手下的汇报,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参与其中后,女探长看着眼前停尸房密室,脸上还带着一丝怀疑。
  
  随后,她打了个电话。
  
  当从电话中确认这个法医工作室的最初拥有者就是对方时,心底依旧怀疑的女探长不得不相信,眼前的袭击者就是凶手。
  
  对方在最初建造了这个密室,虐杀着尸体,乃至是活人。
  
  但因为身体状况,对方不得不放弃这里。
  
  可是内心的罪恶让对方再次犯案。
  
  对方选择了玛丽,这个离群索居的可怜女人。
  
  然后,很轻易的,对方得手了。
  
  不过,对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
  
  对方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对方变得越发疯狂,开始挑衅警察,并且,选择回归原点,要在疯狂中结束自己的人生。
  
  但可惜被打断了。
  
  “庆幸他被打断了。”
  
  “我可不希望换一个法医合作。”
  
  在她的办公室内,女探长对着女法医大致说完了自己的猜测后,忍不住的感叹着。
  
  “是啊,我也不想这么早就死去。”
  
  女法医脸上浮现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对此,女探长不以为意,只以为女法医是惊吓过度。
  
  “笔录都已经全部弄好,今天早点休息吧,萝丝。”
  
  “有事情,我会通知你。”
  
  女探长说道。
  
  “好的。”
  
  “我先回去了。”
  
  女法医点了点头,就向外走去。
  
  门口,恰好遇到了再一次录完笔录的秦然。
  
  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女探长摇了摇头,显然,刚刚经历的突发事件,让那两人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而且,女法医本身就是除去妆容外,很平易近人的人。
  
  两人产生友谊一点都不奇怪。
  
  她也不会担心女法医告知秦然一些不该说的东西。
  
  因为,她很清楚女法医很珍惜现在的工作。
  
  “准备结案!”
  
  女探长深深吸了口气,返回了办公桌,开始整理这次案件资料,她需要在下班前将其整理为卷宗归档。
  
  至于警局的发布会?
  
  自然是有专人负责的,她只需要将完整的案件资料交上去就行。
  
  可就在女探长已经整理完大部分资料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电话的女探长顿时脸色一变。
  
  ……
  
  出租车内。
  
  秦然、麦克萝丝并排而坐。
  
  除了最初麦克萝丝向出租车司机报出了一个地址后,两人在整个过程中,就没有开**流过。
  
  女法医心事重重,完全没有心思开口。
  
  秦然则本身就是一个不会没话找话的人。
  
  沉默成为了两人的主旋律。
  
  出租车司机也在这样的沉默中感到了不自在和压抑,几乎是不自觉的加快了车速,想要赶紧完成这一单生意,离开两个怪怪的人,特别是那女的,一脸惨白的妆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男的可惜了,挺正常一年轻人,就这么被这女人带坏了。
  
  心底满是惋惜的出租车司机重重的踩着油门,一个小时的车程,四十五分钟后,秦然、麦克萝丝就到达了目的地,在两人下车后,出租车司机没有久留,径直离去。
  
  一间疗养院。
  
  ‘水与阳光疗养院’。
  
  牌子上写着这样的字样。
  
  透过门扉,秦然能够看到草坪上护工们带着老人们活动,更远处的则是一片小湖泊,而在草坪的另外一侧则是一栋通体白色,总共五层的建筑,平整的墙壁却有着拱形的屋顶,明亮的窗户内,不时有人穿梭而过。
  
  一间不错的疗养院。
  
  秦然心底评价着。
  
  而女法医则是脚步不停的向内走去。
  
  很显然,对方是这里的常客,门口的保安根本没有阻拦,反而向女法医露出了一个笑容。
  
  跟在女法医的身后,秦然直奔主建筑。
  
  可就在两人刚刚靠近主建筑,还没有进入到主建筑里的时候,一阵惊呼声从湖泊附近响起——
  
  “啊!”
  
  “死人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