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尸体
    惊呼声令麦克萝丝脸色一变。
  
      几乎是下意识的,女法医就向着小湖泊跑去。
  
      当女法医跑到湖边的时候,疗养院内的护工和医护人员已经聚集在了湖泊边,低声议论中,人们纷纷看着浮在湖水上的尸体。
  
      毫无疑问,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够知道,那种肿胀的程度,除去死亡外,没有其它可能。
  
      在一位明显是疗养院负责人的指挥下,两个身体强壮的男性护工已经下水捞尸了。
  
      当尸体被真正的捞上来后,女法医迅速的查看着。
  
      根据她的经验,以这具尸体的肿胀程度来看,至少死了三天左右。
  
      而她刚刚才和自己的老师通过电话。
  
      不是自己的老师!
  
      女法医松了口气。
  
      然后,她马上开口道。
  
      “快去报警!”
  
      “尸体放在这里,别动!”
  
      出于职业素养,女法医提醒着一旁的疗养院负责人。
  
      这位步入中年的女性疗养院负责人显然是认识女法医的,并没有犹豫,立刻拿出了手机报警。
  
      当报完警,这位负责人示意两个护工看护尸体后,走向了女法医。
  
      “萝丝,是来看亚当斯的吗?”
  
      这位负责人一边问着一边看向了秦然。
  
      目光带着审视。
  
      不是那种一般对陌生人的审视,而是一种长辈面对女性晚辈带异性回家的审视。
  
      看似温和,实则锐利无匹,略带杀气。
  
      尤其是对方身着一身正装工作服,头发高高盘起,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后,这样的‘杀气’无疑浓重了一分。
  
      而在发现秦然坦然自若,乃至是淡然后,对方微微一愣。
  
      接着,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是谁?”
  
      “不介绍一下吗?”
  
      对方缓和了声音问道。
  
      “2567,一个朋友。”
  
      “这位是希尼丝女士,是‘水与阳光疗养院’的负责人,也是我老师的好朋友。”
  
      女法医含糊的介绍着。
  
      不过,这样的含糊让这位负责人越发的想到了什么,对方保持着笑容,向秦然伸出了手。
  
      “你好,2567。”
  
      “你好,希尼丝女士。”
  
      双方手掌一触即分,这位负责人并没有离去,而是径直问道。
  
      “你今年多大?”
  
      “是做什么工作的?”
  
      “在月城买房了吗?”
  
      语速不快,但也不慢,语气还算和蔼,但却有着坚持,当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这位负责人双眼紧紧盯着秦然,不放过秦然脸上的任何表情。
  
      “27。”
  
      “心理医生。”
  
      “买了,榆树街独栋。”
  
      秦然面不改色的说道。
  
      因为,这是事实。
  
      年纪是这个身份的年纪。
  
      职业也是。
  
      房子自然也是。
  
      他并没有说谎。
  
      而听到秦然的回答后,这位负责人目光一亮,面容越发的柔和。
  
      恰好的年纪,稳定的职业,良好的收入。
  
      上上之选!
  
      “一会儿留下来喝下午茶吧。”
  
      “我这里有一些不错的小点心……”
  
      “希尼丝女士,我们还要去看老师。”
  
      没有等意动的秦然再次开口,女法医就抢先说道,然后,拉着秦然就向主建筑走去。
  
      在进入到建筑的走廊内,女法医一脸赫然的抱歉着。
  
      “不好意思,希尼丝女士没有任何的恶意。”
  
      “她、她只是担心我。”
  
      女法医的声音变得结结巴巴。
  
      而秦然心底则带着丝丝不解。
  
      虽然他也感觉到了异样,但是对于一个真实年龄只有17,而且终日为了活下去而奔走的人来说。
  
      ‘相亲’那是什么?
  
      能吃吗?
  
      好吃吗?
  
      能再来一瓶吗?
  
      秦然战斗无数,历经各种危险,遇到过各式各样的敌人,但他真的不了解相亲,他以前既没有遇到过,也没有类似的记忆,他完全不懂得眼前女法医和那位女士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甚至……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秦然都不了解感情。
  
      当然,这并不妨碍,秦然以自己的方式去面对。
  
      “是吗?”
  
      “你们关系很好的话,走的时候,记得替我打包一些小点心。”
  
      秦然这样的说道。
  
      “当然!”
  
      “没问题的!”
  
      “这里的小点心是很不错的!”
  
      自认为这是秦然给自己一个台阶的女法医,脸上带着略显尴尬的笑容,忙不迭的连连点头,然后,快步的向前走去。
  
      没有选择电梯。
  
      而是选择了楼梯。
  
      当踏上楼梯的时候,女法医脸上的尴尬也迅速的变为了犹豫不定。
  
      “你说老师和这件事有关吗?”
  
      忐忑不安的女法医下意识的向着秦然问道。
  
      “你认为呢?”
  
      秦然反问道。
  
      女法医沉默了。
  
      她刚询问了老师停尸房的异常,就有人出现在面前,准备把她绑在那张椅子上,活剖了她,如果说里面没有一些事情,她是说什么也不相信的。
  
      但同样的,她也不相信自己往日里对她极好的老师会这么做。
  
      人,有着邪恶。
  
      也有着善良。
  
      就像是一枚被抛向了空中,烙印着不同字与画的硬币。
  
      它,不停的旋转。
  
      随时任意的露出着自己的字或者画。
  
      直到落地前一刻,谁也无法确定究竟是字,还是花。
  
      有着的只是,盯着硬币下落时的紧张。
  
      女法医此刻就是这样。
  
      站在404的门前,女法医犹豫了片刻后,这才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进来。”
  
      略带虚弱的声音响起时,女法医一咬牙推开了门。
  
      一间30平左右,居家布置的房间出现在秦然的面前,有着沙发、茶几、书桌、书架、电视等等,如果不是那张床是一张病床的话,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间旅馆般。
  
      “萝丝。”
  
      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看着走进来的女法医,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书,露出了一个微笑,并且,就要坐起来。
  
      “老师,您躺好。”
  
      女法医马上走过去说道。
  
      即使是盖着被褥,秦然也能够看到对方的腿少了一只。
  
      “2567吗?”
  
      对方冲着女法医摆手示意后,坚持坐起来面对着秦然,然后,直接叫出了秦然的名字。
  
      “老师您认识他?”
  
      女法医十分诧异。
  
      “弗翁心理学最年轻的获得者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
  
      “他……”
  
      “啊!”
  
      “死人了!”
  
      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听着那尖叫声,女法医脸色就是一变。
  
      怎么回事?
  
      怎么又死人了?
  
      虽然是法医,每天就是和尸体打交道,但是出行在外,碰到尸体的几率,并不高。
  
      像这种,片刻间就遇到两具尸体的事情,女法医更是绝无仅有过。
  
      “萝丝,你去看一下。”
  
      “也许希尼丝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女法医的老师这样的说道。
  
      女法医并没有反对,冲秦然打了个‘交给你’的眼色后,就匆匆离去,秦然能够听到在关门的一瞬间,女法医是有着些许庆幸的。
  
      终于不用面对敬爱的人问出那样的问题,对于女法医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逃避?
  
      本身就是人的天性之一。
  
      尽管被坚强的人眼中是可耻的,但确实是有用啊。
  
      随着房门的关闭,房间中就剩下了秦然与女法医的老师。
  
      “自我介绍一下,亚当斯。”
  
      对方很温和的说道,然后,就想要和秦然握手,但是却因为双手支撑着身体,而根本抬不起来。
  
      “抱歉,我的身体比看起来的还要糟糕。”
  
      对方歉意的说道。
  
      “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哪怕是和正常人相比。”
  
      “也足够的出色。”
  
      秦然一语双关的说道。
  
      “是吗?”
  
      “但就算再出色又怎么样?”
  
      “一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终究无法改变。”
  
      对方自嘲的一笑,声音开始变缓,双眼则是看着天花板,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一般,接着,对方扭头看向了秦然。
  
      “你很费解吗?”
  
      “或者说,你很痛苦?”
  
      “相信我,我也经历过。”
  
      “我们同病相怜。”
  
      对方叹息着,一副就要说出一切的模样,但是,下一刻,对方却是话锋一转。
  
      “很抱歉,上了年纪,就爱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语。”
  
      “你不要介意。”
  
      “更不要放在心上。”
  
      “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
  
      “你能在离开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吗?”
  
      对方请求道。
  
      “好的。”
  
      秦然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后,点了点头。
  
      转身出门,没有任何的犹豫,再将房门关上后,秦然也没有选择离去,而是就站在了房门口等待着。
  
      大约数秒后,女探长的身影出现了。
  
      刚一出现,女探长就面容怪异的看着秦然。
  
      “你是死神吗?”
  
      女探长很认真的问道。
  
      “不是。”
  
      秦然以同样认真的口吻回答着。
  
      “那么,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眼前的事情吗?”
  
      “为什么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意外发生?”
  
      “简直和你的前妻一样!”
  
      女探长的声音压低了,但是目光却是越发的锐利,似乎是想要看穿秦然的内心一般。
  
      “也许是巧合?”
  
      秦然回答道。
  
      “巧合?”
  
      “你相信巧合吗?”
  
      女探长问道。
  
      “不相信。”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既然你都不相信,那么,你给我解释一下,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
  
      女探长的声音忍不住的拔高了一分。
  
      “也许是命运?”
  
      秦然
  
      “命运?”
  
      女探长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她看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一直以为是我多心了。”
  
      “但是……”
  
      “现在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危险!”
  
      “我希望这些事情中,你并没有扮演什么令人难堪的角色,不然,我一定会抓你!”
  
      说完,女探长就开始敲门。
  
      得到了亚当斯的许可后,女探长进入了房间。
  
      房门再次关闭,紧跟在女探长身后,刚刚一言不发的女法医,这个时候本能的想要为女探长解释。
  
      因为,她看到房门在关闭后,秦然的脸上突然的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着那个笑容,女法医心底有些发毛。
  
      她感觉那个笑容就好像是电视纪录片中,那些即将捕食猎物的猛兽们露出獠牙般。
  
      不仅凶狠,更让人不寒而栗。
  
      “格蕾迪没有恶意的。”
  
      “她就是有些着急了。”
  
      “刚刚……”
  
      “你和我来,你看到就明白了。”
  
      女法医抬手就想要拽着秦然离去,但是秦然闪身避开了这样的拽扯。
  
      “带路。”
  
      秦然直接说道。
  
      女法医马上向着楼下跑去,跟在女法医身后,秦然很快就再次回到了湖边。
  
      而这个时候的湖边,已经被黄色的警戒线所围。
  
      一位位警员站在警戒线外,阻止着靠近的人群。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人群不要说是靠近了,看向这里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惶恐。
  
      因为……
  
      七具尸体一字排开的放在那里。
  
      盖着白布。
  
      遮挡着周围的视线。
  
      如果说是一具尸体出现在湖水中,还能够用溺亡、意外来解释。
  
      可七具呢?
  
      谋杀!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谋杀!
  
      是有预谋的谋杀!
  
      那么,会不会还有下一个?
  
      面对一个躲在暗处的连环杀手,恐惧不可抑制的在这些普通人心中弥漫着。
  
      恐惧不是瘟疫。
  
      但却有着比瘟疫还要恐怖的传播能力。
  
      当秦然站到这里的时候,任凭那位希尼丝女士再怎么解释,一些住在疗养院的人,依旧打算离开。
  
      “希尼丝女士,实在是太恐怖了,在这里我会睡不着的。”
  
      “是啊!是啊!”
  
      “我可不想要在睡梦中被人夺去生命。”
  
      “求求您!”
  
      “请让我们离开吧!”
  
      ……
  
      人群中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着。
  
      有着一个人开头,之后更是无法阻止。
  
      那位希尼丝女士的声音,被彻底的淹没了。
  
      就在这些人不管不顾的就要离开时,那位女探长的那位副手大喝道。
  
      “都不能走!”
  
      “再调查清楚前,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嫌疑人!”
  
      守在疗养院门口的警员们,更是将手搭在了枪套上。
  
      既是威慑,也是从心底怀疑,那个连环杀手就在其中。
  
      无疑,这样的威慑很有力。
  
      所有叫嚣着的人,开始后退了。
  
      秦然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后,趁着警员们的注意力被吸引时,他走向了那七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一一查看后,秦然眉头猛地一皱。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