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接近
    不同于之前第一具尸体泡得发胀,眼前的六具尸体像是刚刚死去被抛入了眼前的湖中。
  
      而且,以秦然的经验推断,眼前六具尸体应该没有了内脏。
  
      虽然肋骨支撑着胸腔,但是腹部却异常干瘪。
  
      不过,就算是这样,其中一具没有上衣尸体的胸肌、腹肌依旧显眼无比,两侧的臂膀更是粗壮。
  
      即使这个人躺在这里,仍然看起来十分的孔武有力。
  
      不单单是这一具尸体,剩余的五具尸体也是类似,身上都有着明显经过训练的痕迹。
  
      特别是手掌!
  
      食指、大拇指、虎口、掌心、掌背都有着老茧。
  
      而能够形成这样的老茧,除去长时间的使用枪械、练习徒手搏击外,还应该熟悉冷兵器。
  
      至少是对匕首、短刀极为熟悉。
  
      那虎口位置老茧的厚度,没有十年的操练,根本形不成。
  
      放下了尸体的手掌,秦然捏开了尸体的嘴。
  
      黑洞洞的口腔立刻出现在了眼前。
  
      牙齿没有了。
  
      舌头也没有了。
  
      牙齿应该是被一颗颗的敲掉。
  
      而舌头?
  
      则是被直接拽了出来。
  
      并且,还带出了一副完整的下水。
  
      操作者无疑十分的有技巧,既让这些人饱受了痛苦,还让这些人经历了恐惧。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身体内的内脏被‘拔’出来的过程,这些人所承受的早已不单单是对的死亡恐惧了。
  
      还有更深层次的绝望。
  
      这样的绝望弥漫着他们全身。
  
      在这样的绝望下,尸体再怎么扭曲都不为过。
  
      但……
  
      眼前的六具尸体从死后的表情来看,却是十分的平静。
  
      就如同是看破了一切后,安然而逝。
  
      不合常理!
  
      除非……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悄然抹去了痕迹,无声的退出了人群,站到了一个边缘位置后,微微的眯起了眼。
  
      “看到了吧?”
  
      女法医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问道。
  
      在女法医的脸上带着丝丝惊恐。
  
      很显然,有着相当专业知识的女法医,同样发现了这些尸体的不对劲。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简直比我记忆中的那个屠夫还恐怖!”
  
      “我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人是如何被拽着舌头,扯出一副完整内脏的——难道他们在用舌头拉飞机?”
  
      “但舌头除了舔之外,很难做到拉吧?”
  
      女法医心有余悸的说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秦然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位女探长正向他走来。
  
      “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探长很直接的说道。
  
      “我对他们的遭遇表示遗憾。”
  
      秦然叹息了一声。
  
      “你见过这些人吗?”
  
      女探长拿出了六张照片。
  
      拍摄画面很模糊,角度更是由上到下。
  
      无疑都是探头的监控拍摄。
  
      但再模糊,秦然也能够确认,这些照片中的人,就是刚刚他才看到过的死者,而周围的景物,以他卓越的记忆来看,应该是……榆树街!
  
      就是他这个身份所居住的地方。
  
      “这里应该是榆树街。”
  
      “但我之前没有见过他们。”
  
      秦然实话实说。
  
      除了刚刚确认尸体外,他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过他们。
  
      “是吗?”
  
      女探长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秦然。
  
      在这位女探长看来,眼前的秦然实在是太可疑了。
  
      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案件发生。
  
      而且,还不是什么小案件。
  
      每一次都是有人死亡的大案。
  
      特别是这一次。
  
      对方刚来到‘水与阳光疗养院’,整个疗养院就爆发了从建设开始都没有出现过的大案。
  
      甚至是‘月亮城’都极为罕见的。
  
      七具尸体!
  
      要知道那可是七具尸体!
  
      呼!
  
      女探长深吸了口气。
  
      “你知道吗?”
  
      “我对于榆树街这样的高档社区,一开始并没有好感,我一直认为和里面的人打交道会是一件麻烦事。”
  
      “但是今天例外。”
  
      “因为,那完善、隐秘程度远超公共的安保系统,拍摄到了我想要的一切。”
  
      “他们出现在榆树街,都是为了你!”
  
      “在那个自认为是小丑的杀人凶手出现在你那里的时候,他们一同出现在那里,窥视着你。”
  
      说着,女探长又掏出了一摞照片。
  
      这些照片,从多角度的拍摄着这些人。
  
      日期、时间更少清晰可见。
  
      一切就如同女探长说的那样,这些人就应该是秦然之前感知到的‘窥视者’——活着的那部分。
  
      “这又能够代表了什么?”
  
      “你难道认为是我杀了他们?”
  
      “我之后的大部分时间可是和你在一起,遇到了那个‘包裹’。”
  
      “接着,我去停尸房去看望我的‘前妻’,遇到了制作那个‘包裹’的家伙,虽然中间有着一段时间离开了你的视野,但是我没有时间去完成这件事吧?”
  
      “更何况,我之后一直和萝丝在一起。”
  
      秦然反问道。
  
      一旁的女法医则是连连点头,为秦然作证。
  
      她也不认为秦然是凶手。
  
      虽然她认识这个人只有两天的时间,但对方除了性格古怪、冷漠、抠门、没有同情心、说话气人,还有点神秘之外,是不可能去杀人的。
  
      尤其是这种素不相识的人。
  
      “当然!”
  
      “不然的话,我会和你站在说话吗?”
  
      “我早就把你拷回去了!”
  
      女探长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那些尸体,继续问道:“但是,你敢说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吗?”
  
      “谁知道呢?”
  
      “也许有。”
  
      “也许没有。”
  
      “就如同当太阳照耀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感到了温暖,但我不会认为我是独享这份温暖的一样。”
  
      秦然摇了摇头道。
  
      “你是在说你的无辜吗?”
  
      女探长思考着秦然刚刚还算有些哲理的话,下意识的问道。
  
      她认为,秦然这么说,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就好像她知道的那些个名侦探一样,发现关键点后,总是会说出一句名言般。
  
      当然了,也有没有名言的。
  
      所以,那些都不出名。
  
      而就在女探长期待不已的时候,秦然再次摇了摇头。
  
      “不。”
  
      “我是在强调,下午茶的时间到了。”
  
      “今天大家应该是没有时间吃那些小点心了,我觉得不应该浪费,我想向希尼丝女士提议,将那些点心都送给我,打包带回去。”
  
      秦然指了指远处推着放满了点心、水果小车的厨娘。
  
      “你……”
  
      顿时,女探长瞪大了双眼。
  
      假如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秦然这个时候一定会是粉身碎骨的。
  
      “我会盯紧你!”
  
      “如果让我发现了你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我一定会把你拷回去!”
  
      女探长气哼哼的说完,转身离去了。
  
      远处,一辆装载着蛙人的警车正在缓缓驶来。
  
      在这个小湖中发现了七具尸体,自然是要搜索整个小湖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否会有重要的线索。
  
      或者说……
  
      是否还有尸体。
  
      “你是在故意报复格蕾迪刚刚在楼上对你的话语吧?”
  
      女法医看着那些走下车的蛙人,轻声问道。
  
      秦然不屑的一笑。
  
      报复?
  
      他怎么会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如果小心眼的话,他就不会用言语反击了,而是直接一脚踹脸,让对方满面桃花开了。
  
      看着那不屑的表情。
  
      女法医越发的狐疑了。
  
      本该理解外,秦然不屑于这么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看到秦然这个表情的时候,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得罪秦然,不然会很惨。
  
      对于这样的直觉,女法医是十分相信的。
  
      因为,她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所以……
  
      “你需要那些点心、水果和下午茶吗?”
  
      “我去和希尼丝说,她一定会答应的。”
  
      女法医遵从本能的说道。
  
      “谢谢。”
  
      秦然露出了一个微笑,很有礼貌的回答道。
  
      然后,在女法医走向希尼丝的时候,秦然转身再次向着疗养院的主建筑内走去。
  
      他不认为女探长会在湖水中发现什么。
  
      因为,对方想要让他们看到的,都已经看到了。
  
      不可能再出现意外的发现了。
  
      而现在?
  
      他需要问问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而是为什么费尽心思,让恰好来到这里的他看到这一幕。
  
      那些尸体的身份。
  
      出现的时间。
  
      都太过巧合了。
  
      女探长都觉得不可思议。
  
      更何况是从不相信巧合的秦然。
  
      快步的走上了楼梯。
  
      站在404门前,秦然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请进。”
  
      远比之前中气足的声音中,秦然推开了房门。
  
      刚刚还躺在床上的亚当斯,这个时候已经拄着拐杖走下了床,正站在窗边,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亚当斯的嘴角若有若无的翘起。
  
      似乎是看到了一出好戏。
  
      “你似乎很满意?”
  
      秦然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嗯。”
  
      “很满意。”
  
      “毕竟,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这一幕。”
  
      “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出乎预料的,亚当斯直接点了点头,而且,还发出了开怀的笑声。
  
      “为什么?”
  
      秦然继续问道。
  
      “你说为什么?”
  
      “和我有着相同经历的你,竟然问为什么?”
  
      亚当斯很惊讶的看着秦然,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亚当斯看向秦然的目光,多了一份令秦然皱眉的怜悯。
  
      “可怜的人。”
  
      “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
  
      “你恐怕……”
  
      “从来都不知道玛丽的身份吧?”
  
      亚当斯彻底的扭过身子,以面对面,极为正式的方式看着秦然。
  
      玛丽!
  
      这个身份的前妻!
  
      秦然心底感到了惊讶。
  
      并不是对玛丽的身份有什么惊讶,在从女探长那里了解到了只言片语后,秦然就知道她的那位前妻不简单。
  
      但真正令秦然惊讶的是,眼前的亚当斯和他这个身份的前妻竟然有关系。
  
      停尸房的密室!
  
      被分尸的尸体!
  
      被分尸的玛丽!
  
      玛丽的真实身份!
  
      还有眼前的亚当斯!
  
      一条条有价值的线索,开始在秦然脑海中组成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脉络。
  
      但是,他并没有焦急寻找最关键的那一点。
  
      他看着亚当斯,仿佛是确认般的问道。
  
      “我需要确认一点,你说的玛丽,是我的那位前妻吗?”
  
      “除了这位玛丽外?”
  
      “你还认识其它的玛丽吗?”
  
      “如果真的如此,我认为你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比窗户外面的那些家伙,还要惨的多。”
  
      亚当斯笑着说道。
  
      “他们的死和玛丽有关?”
  
      秦然一皱眉。
  
      对方的话语中好像没有任何的实质内容,但却透露着非同一般的线索。
  
      玛丽死了。
  
      但死了的玛丽,依旧能够操纵活人的生死。
  
      恶灵吗?
  
      还是邪灵?
  
      秦然心底猜测着。
  
      至于游魂、幽魂、凶灵?
  
      以前两种那种级别的不死生物,面对普通人都是极为吃力的,更加不用说想要影响到楼下六个受过训练的人,而凶灵虽然能够对楼下六人中的某一个造成威胁,但是同时面对六个,却是力有不逮。
  
      只可能是恶灵!
  
      或者高级别的邪灵!
  
      由人类灵魂变为的邪灵吗?
  
      秦然眯起了双眼。
  
      邪灵本身就是特异的存在,尤其是这种完全由人演变而来,没有任何物品就成为的邪灵,更是会有极其特殊的能力。
  
      再加上他之前对对方身份的猜测。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的话……
  
      “一个前所未有的敌人!”
  
      秦然微微低下头,在亚当斯的视线无法触及的地方,那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了丝丝精芒。
  
      看着低头仿佛是思考的秦然,亚当斯再次的笑了。
  
      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事情都需要思考。
  
      即使是那位的丈夫也不例外。
  
      “有一些关联。”
  
      “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够听听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那是……”
  
      “抱歉。”
  
      “不听。”
  
      “浪费时间。”
  
      亚当斯似乎是要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是才开口就被秦然打断了。
  
      “你或许是没有明白你将会从我的故事中接触到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一个你完全无法想象,隐蔽在这个虚假世界之下的真实世界。”
  
      “它残酷却又满是宝藏。”
  
      “难道……”
  
      “你不想获得一份常人无法拥有的力量吗?”
  
      亚当斯解释着。
  
      他看着秦然,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从容。
  
      他知道,秦然一定会答应的。
  
      没有人是没有好奇心的。
  
      也没有人会拒绝与众不同。
  
      只要他证明了那个世界的存在。
  
      虽然这会十分的消耗精力,以他的身躯用一次就得休息数天之久,但是为了让眼前哪位存在的丈夫相信那个世界,他必须要这样做。
  
      他需要争取对方加入这个世界。
  
      后者准确的说……
  
      加入到这个真实世界中,属于他们的阵营。
  
      所以,他抬起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道:“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份常人无法拥有的力量!”
  
      一丝丝阴冷的气息开始出现了。
  
      感知着这丝负能量,秦然笑了,抬起了左手,打了个响指。
  
      啪!
  
      脆响中,一朵火焰凭空出现。
  
      灼热的高温,带着气浪席卷整个房间,那丝阴冷瞬间消散,亚当斯更是身躯摇晃的跌坐在地,目瞪口呆的仰望着那朵在虚空中燃烧的烈焰。
  
      秦然俯视着对方,淡淡的说道。
  
      “常人无法拥有的力量?”
  
      “你说的是这个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