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当王者遇到青铜

      亚当斯目带惊骇的看着秦然。
  
      但仅仅是片刻后,这样的惊骇就变为了原来如此。
  
      甚至,可以说是释然。
  
      “果然,你能够成为那位的丈夫,就是有着普通人所不具备的天赋!”
  
      “所有人都错了!”
  
      “他们以为你是一个软柿子,实际上……嘿,就算那位不出手,那些家伙如果真的硬来的话,估计会头破血流吧?”
  
      亚当斯感叹着,似乎,此刻的秦然终于解开了他心头的疑惑一样。
  
      但马上的,当提到自己的敌人时,亚当斯的语气中就浮现了浓浓的幸灾乐祸,然后,亚当斯用一种灼热的目光看着秦然。
  
      那是一种看到了‘心有所属’物品的目光。
  
      “2567你虽然不是普通人,但是对于眼前的世界,还是很陌生吧?”
  
      亚当斯问道。
  
      对此,秦然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
  
      不仅因为这是事实,还因为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无法隐瞒。
  
      进入到这里连三天都不到的他,对于一切都是陌生的。
  
      不单单是常人的世界都没有了解清楚,就被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打乱了节奏,更不用说是常人所不知道的世界了。
  
      简单的说,假如他对常人所不知道的世界有所了解的话,这个时候就不会出现在亚当斯的面前,询问对方。
  
      毕竟,从对方的口吻来看,在那个常人所不知道的世界里,他的那位‘前妻’身份可是非同一般的。
  
      “我愿意成为你的领路者。”
  
      “放心,只是单纯的领路者,不需要你加入任何的组织、势力,承担所谓的责任或义务。”
  
      亚当斯看着点头的秦然,立刻十分诚恳的说道。
  
      接着,还给予秦然做了充分的说明。
  
      不过,这并没有让秦然打消疑虑。
  
      领路人!
  
      哪怕没有加入对方所谓的阵营、势力中,也必然会打上对方的标签。
  
      有的时候,只要有着这个标签就足够了。
  
      至于其它?
  
      秦然可是很清楚,什么叫做身不由己了。
  
      一些事情一旦出现了,后续就有着必然的轨迹。
  
      所以,秦然摇了摇头。
  
      “你原本不是有心仪的选择了吗?”
  
      秦然这样说道。
  
      假如眼前的亚当斯是一个普通人的话,秦然还不会想什么,只会认为对方成为女法医的老师是正常的。
  
      但眼前的亚当斯明显是神秘侧的人,那么选择一个拥有灵媒体质的女法医,就值得玩味了。
  
      “你在说萝丝?”
  
      “她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孩子。”
  
      “坚强、善良,有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但是她的能力有限——假如只是在边缘试探的话,她不会被人关注,可以安稳的度过她的人生,可一旦进入到这个世界,她将时刻面临危险。”
  
      “而在这样的危险前,她无法自保!”
  
      “但2567你不同!”
  
      亚当斯说着,就再次用灼热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我感受到了你刚刚火焰的强大!”
  
      “那是一种令我心惊胆战的力量,只要稍稍开发,你就将会成为和那位一样的存在。”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拼尽全力的帮你。”
  
      亚当斯几乎是赌咒发誓般的说道。
  
      而秦然则是默然不语。
  
      从对方的话语中来看,眼前神秘侧的等级并不高。
  
      对方这样的,似乎已经站到了一定的高度,可就算是这样的人,也无法真正认识到女法医‘灵媒体质’的特殊性,仅仅是关注着他展现出强大级别的恶魔之炎。
  
      是,秦然承认恶魔之炎的特殊。
  
      但这并不妨碍他给予眼前神秘侧世界忠恳的评价:偏低。
  
      “我习惯了一个人。”
  
      秦然再次强调。
  
      面对着再次拒绝的秦然,亚当斯黯然的叹了口气。
  
      “你能够成为那位的丈夫,必然是有着类似的性格。”
  
      “不过,独身一人的你要小心。”
  
      “即使是那位,都在源源不断的偷袭、暗杀中丧命了,没有相应的组织,想要面对一个大势力,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全力帮你。”
  
      虽然秦然没有答应,但亚当斯依旧提醒着秦然,并且给予了秦然一张手写的名片。
  
      扫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秦然确认没有什么猫腻后,将其装入了口袋中。
  
      “能够给我说说玛丽吗?”
  
      秦然问道。
  
      他需要更多关于对方的信息,来完善所掌握的信息。
  
      “当然可以。”
  
      “既然你拥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天赋,你就理应知道那位的强大。”
  
      亚当斯点了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
  
      当两人都落座后,亚当斯开始讲述起来。
  
      “那位出生时是平平无奇的,但是在进入高中时,一次车祸,让那位觉醒了力量。”
  
      “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因为,谁也没有遇到过那种能够让人在短期内,就不断变强的力量!”
  
      “第一次见面时,那位还只是一个初步踏入这个隐秘世界的小家伙,比之我的很多学徒都不如,但那个时候的那位已经表现出胆大的一面,以那种程度的力量,面对一些小组织时,毫不退缩的与之战斗。”
  
      “而且,越战越强!”
  
      “以至于第二次见面时,那位就已经超越了诸多的学徒,隐约达到了这个隐秘世界成名者的程度。”
  
      “就在我们认为那位应该好好沉寂时,那位因为一件古物和当时如日中天的‘夜议会’对上了。”
  
      “所有人都不看好那位。”
  
      “可结果呢?”
  
      “那位一路劈荆斩锐,将如日中天的‘夜议会’打了个支离破碎,等到所有人回过神时,那位已经远远超过了所谓的成名者,即使是导师级别,也难以衡量对方的实力;然后,那位再次消失了。”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那位再次出现时回答道什么程度,结果……那位结婚了!”
  
      说到这,亚当斯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
  
      “你知道,当传来那位的婚讯时,有多少崇拜那位的年轻人心碎吗?”
  
      亚当斯冲着秦然眨了眨眼,一脸的揶揄。
  
      “所以,当玛丽和我离婚时,他们一定很高兴了?”
  
      秦然反问道。
  
      “嗯。”
  
      “放礼花庆祝了三天。”
  
      “然后……”
  
      “被那位打得抱头鼠窜。”
  
      “而且,那位宣布不准打扰你的生活,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你只是一个吃软饭的普通人。”
  
      亚当斯似乎是想到了当时的场面,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不过,在那位被暗算后,你的生活也随之被打破了。”
  
      “所有人都在窥视着那位的力量。”
  
      “那位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那位之前,我们从未想过,还有这样的力量存在,在那位的住所没有发现后,他们自然而然的盯上了你。”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那位即使是死亡了,依旧无比的强大。”
  
      “他们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并且,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来招惹你。”
  
      亚当斯再次的感叹着。
  
      “所以,你和我前妻是有联系的?”
  
      秦然则询问着关键点。
  
      “嗯。”
  
      “那位曾给我留言。”
  
      亚当斯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前妻此刻在哪吗?”
  
      秦然继续问道。
  
      “知道,她就在……”
  
      “啊!啊啊!”
  
      “尸体动了!”
  
      “那些尸体动了!”
  
      就在亚当斯刚刚准备开口的时候,楼下突然响起了尖叫声。
  
      拄着拐杖的亚当斯,迅速的来到了窗口,当看到那七具尸体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时,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夜议会!”
  
      亚当斯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高兴还有人记得我们。”
  
      “好久不见,亚当斯。”
  
      “看到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阴森森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房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身着长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对方面容消瘦,脸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肉,就好似一层皮贴在了一个骷髅头上般,再加上那宽大的长袍,让对方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具行走的骷髅。
  
      “凯迪!”
  
      亚当斯看着眼前宛如骷髅一般的人,双眼浮现着仇恨,不过,这样的仇恨,并没有让亚当斯失去理智。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站到了秦然面前,用身躯挡住了秦然,手中则汇聚着丝丝力量,并且,用身躯挤着秦然,向窗口缓慢移动。
  
      而面对着这样的亚当斯,形如骷髅的凯迪却是不屑一顾的。
  
      “亚当斯你还因为你是当年的你吗?”
  
      “你虽然还有着导师的名号,但你的力量也就比学徒强点吧?”
  
      “而这种就比学徒强了点的把戏,你认为我会在乎吗?”
  
      “还是说,你认为自己还能逃得掉?”
  
      凯迪冷笑着,目光跃过了亚当斯,看向了秦然。
  
      “你就是那家伙的丈夫?”
  
      “长得很一般吗?”
  
      “那家伙的口味真独特,竟然会找一个普通人,还是说你有什么特别的能耐?”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一个好消息。”
  
      凯迪嘴里响起一阵怪笑,笑声中充斥着恶意。
  
      “你不怕那位的报复吗?”
  
      亚当斯厉声大喝道。
  
      “报复?”
  
      “我当然怕!”
  
      “所以,我才制造混乱,让那家伙的视线暂时离开这里,而等我得到那个家伙力量的秘密后,我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因为,我只会比那家伙更强!”
  
      “现在!”
  
      “给我把那家伙的遗物全部都交出来!”
  
      凯迪骷髅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令人看着就觉得恐怖、狰狞的神情后,在他身躯周围开始浮现出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黑色雾气。
  
      这些雾气刚一出现,房间中的温度就直线下降。
  
      下一刻,这些雾气就向着亚当斯、秦然扑来。
  
      亚当斯挥出了手中聚集的力量,只是稍微阻挡了一下黑色雾气,就直接溃散了。
  
      噗!
  
      亚当斯一口鲜血喷出,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倒地了。
  
      感知着这股力量的强大,亚当斯脸上浮现着绝望。
  
      即使他身后的秦然不一般,也十分强大。
  
      可面对着凯迪这种‘夜议会’的余孽,也会是力有不逮吧?
  
      而那位被引开了注意力,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救援……我是要死在这里吗?
  
      面对着死亡,亚当斯十分的不甘。
  
      他还有愿望没有完成!
  
      看着亚当斯的绝望、不甘,凯迪的笑声越发的猖狂了。
  
      这不就是他一直所期待的吗?
  
      自从被那个女人追打着离开了月亮城后,他有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一年?两年?
  
      还是更久?
  
      凯迪自己都不记得了。
  
      但现在!
  
      那个女人死了!
  
      即使是转化为了特殊的灵体,依旧十分强大,但是他马上就要活得那个女人的秘密了,他会比对方更强。
  
      他会让夜议会重新回到月亮城。
  
      会让那些曾发出不当言论的家伙们感受到‘夜之恐惧’!
  
      会让他们……嗯?!
  
      就在凯迪幻想未来的时候,这位夜议会成员突然的发现不对劲了。
  
      面对着特殊的力量,那个女人的丈夫太冷静了。
  
      不光是冷静,那种淡然的目光更让人不适应。
  
      看着强大的他,仿佛就是看着幼儿园的小朋友般。
  
      “你果然和那个家伙一样的讨厌!”
  
      “我原本还想只要你交出那家伙的遗物,我就让你死个痛快。”
  
      “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凯迪大吼着,一挥手。
  
      那些凝固在周围的黑色雾气,再次蜂拥的扑向了秦然。
  
      高于强大级别,但却没有达到极强级别。
  
      这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的导师吗?
  
      比想象中的还要弱!
  
      面对着扑面而来的黑色雾气,秦然十分客观的分析着,他意念一动,一团极强级别的恶魔之炎从虚空中燃起。
  
      灼热的气流盘旋的出现在了房间中。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凯迪连人带着黑色雾气,都在恶魔之炎中化为了飞灰。
  
      一件翠绿色的道具从灰烬中浮现。
  
      但秦然却好似看不到一般,转过身扶起了呆如木鸡的亚当斯。
  
      “这样的火焰……这样的火焰……”
  
      亚当斯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连说了两句,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最终,只剩下了苦笑。
  
      “你和那位已经达到了一样的程度吗?”
  
      亚当斯询问着秦然。
  
      秦然没有回答,目光看向了房门。
  
      一道虚幻的身影正在那里浮现。
  
      那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即使是身影虚幻,依旧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而秦然对对方却十分熟悉。
  
      在停尸房中,秦然见过对方。
  
      正是他这个身份的‘前妻。’
  
      “亚当斯,我想要和2567谈谈,能够给我们一个独立的空间吗?”
  
      虚影说道。
  
      “当然。”
  
      亚当斯想也不想就向外走去,并且,还关上了门。
  
      在房间中就剩下秦然和虚影时,虚影看向秦然的目光泛起了波澜,她犹豫片刻后,略带试探的问道:“玩家?”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