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破碎的艾欧之镜
    “玩家?”
  
      “什么意思?”
  
      秦然一愣,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不是玩家吗?”
  
      虚影更是一愣,虚幻的双眼中满是惊讶。
  
      “玛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是因为死亡对你的记忆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吗?”
  
      秦然一脸担忧的问道。
  
      “竟然不是?”
  
      虚影愣愣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玛丽,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见到你真好。”
  
      秦然很自然的上前一步,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眼前的虚影,但是,双手却是穿过了虚影的身躯。
  
      “我现在的状态和之前不同”
  
      “我知道。”
  
      “我只是确认一件事情罢了。”
  
      虚影干巴巴的解释着,但是没有等虚影说完,秦然就笑了起来。
  
      淡然保持距离感的微笑。
  
      属于秦然习惯性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令眼前的虚影无比的警惕。
  
      “你对我做了什么?”
  
      虚影厉声喝问。
  
      她检查着自己的身躯。
  
      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不过,正因为这样,却让她越发的惊疑不定了。
  
      未知,总是会让人恐惧。
  
      不自觉的,她开始准备使用最后的底牌,但就在这个时候,秦然突然正色的说道:“你不是玛丽!你是谁?”
  
      这样的问话,让虚影停下了暗中的动作。
  
      只是发现了我不是玛丽吗?
  
      虚影微微松了口气。
  
      她当然不是玛丽。
  
      所以,她早已经准备了足够完美的说辞。
  
      毕竟,以她现在的状态谁也不会怀疑。
  
      “放轻松!”
  
      “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确实是有这差别!”
  
      “但我真的是玛丽!”
  
      虚影解释着。
  
      “证据!”
  
      “玛丽知道一件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
  
      秦然皱着眉,一副怀疑的模样。
  
      “就如同你说的,我现在的状态让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些不可逆转的伤害,但是我对你的感情却是没有改变的。”
  
      “哪怕是现你之后,也依旧满是欣喜、高兴。”
  
      “你知道吗?”
  
      “我从未想过,我的心还有炙热的一天!”
  
      虚影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着秦然,甚至,抬起那虚幻的手掌就要落在秦然的脸上。
  
      但就在那虚幻的手掌距离秦然的脸颊还有一指的距离时,一团恶魔之炎出现在了虚影的身上。
  
      经过了蓄力,再有烈焰硫磺、火鸦的加持,这团恶魔之炎迅速的跨入到了5阶!
  
      烈焰出现的刹那,就化为了一颗咆哮的恶魔头颅。
  
      如剑一般的山羊角螺旋而上,犹如剑一般,似乎要刺破苍穹。
  
      而那布满着尖牙利齿的嘴巴,则发出了火焰特有的燃烧声,只是这样的燃烧声在虚影的耳中,却只变为了
  
      嘲笑!
  
      赤xx的嘲笑!
  
      毫不留情的那种!
  
      “你、你骗我!”
  
      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的虚影瞪着秦然大声的喊道。
  
      她想要拼尽全力发动最终的底牌和眼前的男人同归于尽,但是5阶的恶魔之炎远超她想象的强大。
  
      几乎是在出现的瞬间,就将她积攒的力量燃烧殆尽。
  
      让她变了原本的模样
  
      一尊雕像。
  
      一尊不足30m高的雕像。
  
      它全身盔甲,一手握长剑,一手拎着魔鬼的头颅。
  
      地狱叹息!
  
      但与秦然记忆中的地狱叹息不同的时,他的面容没有再出现在雕像上,而是变为了‘玛丽’的面容。
  
      而随着地狱叹息的出现,一阵阵石头破碎的声音传入了秦然的耳中。
  
      在他的视野中,隐藏在虚空内的第四、第五、第七莫丁雕像开始纷纷粉碎,那白色的光芒又一次出现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光芒中地狱叹息大声的问道。
  
      “从你制造所谓的时候。”
  
      秦然很小心的隐去了‘玩家’一词。
  
      不同于之前的疑问,在叙述的口吻中,秦然避免任何时候,出现‘玩家’‘巨大城市’等词汇。
  
      “难道你不相信‘玛丽’是玩家吗?”
  
      雕像质问着。
  
      秦然保持着沉默。
  
      算得上是一种默认。
  
      从对方的询问来看,秦然可以肯定地狱叹息在他的背包中进入‘巨大城市’或者其它副本世界后,是根本无法得知任何有关外界的一切。
  
      不然,只会变得和最初的‘恶魔之心’一样,十分干脆的被抹去其中的意志。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玛丽’确实是玩家,还是地狱叹息曾接触过,或者知道的玩家。
  
      而以此为推断的话,秦然得出了一系列有意思的想法。
  
      地狱叹息这尊雕像来自哪里?
  
      毫无疑问:莫丁雕刻的。
  
      那么,莫丁接触过‘玩家’吗?
  
      答案是肯定的。
  
      莫丁不仅接触过,还和对方十分熟悉。
  
      因此,地狱叹息才会被雕刻为了对方的模样。
  
      而以物生灵的法则来看,地狱叹息最初的记忆就应该是来自莫丁才对。
  
      也就是说在六百年前的教宗时期,就有‘玩家’来到过这个副本世界,且和莫丁有过紧密的接触。
  
      甚至,还被莫丁委派了某些任务。
  
      例如:寻找父亲?
  
      之后,苦等对方不的莫丁,在雕刻地狱叹息的时候,将对方做为了雕像的原型,并且也让雕像本身知道了所谓的‘玩家’!
  
      不过,并不是十分清楚的那种。
  
      应该是十分模糊的!
  
      或者
  
      有关‘玩家’都只是莫丁的猜测。
  
      至于莫丁是如何猜到的?
  
      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了。
  
      莫丁既然能够雕刻出类似具备力量的雕像,那么,就一定是拥有相当力量,且聪慧的人。
  
      或许短时间内会被蒙蔽。
  
      但时间一长?
  
      绝对能够察觉到破绽。
  
      秦然不知道那位‘玛丽’留下了怎样的破绽,让莫丁锁定了‘玩家’一词,但他知道,他并不是第一批进入这个副本世界的玩家。
  
      在六百年前,乃至更久远的时候,就有一批玩家出现在这里过。
  
      可是,这批玩家应该全部死去了。
  
      也许是死在了这个副本世界中。
  
      也许是死在了其它的副本世界里。
  
      按照单人副本的规矩,秦然大致判断出:只有当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的玩家全部‘死’去后,才会有下一批玩家出现。
  
      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之后的不同的时间段。
  
      而假如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话
  
      秦然不由微微眯起了眼。
  
      一些埋在他心底许久的疑惑或许就能够解开了。
  
      为什么不同的副本世界中,总会有一些相关联的、似是而非的传说?
  
      那就是因为不同时间段,拥有有类似力量的‘玩家’进入副本世界后造成的。
  
      不过,这些‘玩家’都拥有着‘合法’的身份。
  
      他们都在巨大城市的保护下,十分恰到好处的融入到了那个副本世界中,哪怕没有了巨大城市的保护,也是拥有着自己的手段,让自己显得不突兀。
  
      而这份‘不突兀’就是这次突如其来事件的关键点,眼前的地狱叹息花费了这么大的工夫,甚至是伪造出了一个几乎是真实的‘虚假世界’,就是为了让他显得‘突兀’!
  
      值得庆幸的时,从来到这里后,他就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即使是出现了那尊残次的莫丁雕像也一样。
  
      地狱叹息为了让他相信这里的一切和莫丁有关,将残次的莫丁雕像放在了停尸房的密室里,且合情合理的安排了一连串的事件。
  
      但这样的顺理成章并没有让秦然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
  
      因为,太过巧合了。
  
      尤其是在发现了‘玛丽’可能是玩家的身份后,秦然的警惕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不仅是因为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更因为他也是‘玩家’,深知‘玩家’的贪婪。
  
      只要有着足够的利益,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都不奇怪。
  
      所以,当对方询问他身份的时候,秦然想也不想的就否认,并且,开始试探着对方的身份。
  
      然后
  
      凭借着接近2阶的感知和5阶的精神在触碰到对方的刹那,秦然就发现不对。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谁是对邪灵无比熟悉的话,那么秦然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眼前看似邪灵的虚影,与真正邪灵些许的不同,以及这份不同来源自哪:莫丁的雕像!
  
      就如同了解邪灵一般。
  
      秦然对自己的战利品更是了如指掌。
  
      哪怕是莫丁都可能忘却了自己雕刻的雕像上的一些纹路,秦然都是深深的记在了脑子里。
  
      特别是在获得了记忆宫殿这个天赋后,秦然不仅过目不忘,还会时时查看。
  
      他太过了解自己的战利品了。
  
      哪怕虚影将那一丝魔鬼的力量十分完美的融入了负能量中,但在秦然的‘眼中’却是在一群白羊中混入了一只黑羊般显眼。
  
      而再确认眼前虚影隐藏着的力量是来自莫丁雕像后,秦然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但是,秦然没有马上揭破对的行藏,依旧配合着对方演戏。
  
      眼前宛如真实的世界,明确的告知着秦然,对方隐藏着他不知道的能力。
  
      因此,他需要在动手的刹那,就给与对方致命一击!
  
      就好似眼前这样。
  
      呼!
  
      恶魔之炎再次凭空出现,将地狱叹息彻底的湮灭其中,片刻后,曾经被秦然踩碎过一次的地狱叹息,又一次的四分五裂。
  
      到死,地狱叹息都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就没有一点好奇吗?
  
      难道他就不想知道眼前的世界,她是怎么创造的吗?
  
      或者说,他就不好奇她怎么知道‘玩家’一词的吗?
  
      竟然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咔!
  
      粉碎的地狱叹息再次粉碎了。
  
      从大块的石头变为了细小的碎末。
  
      然后,风一吹碎末随风而去。
  
      白色的光芒也在风中飘散。
  
      秦然恋恋不舍的看着房间中那件散发着翠绿色光辉的道具,他强忍着自己心底将这件道具捡起来的冲动。
  
      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最初的试探,是否会是陷阱。
  
      秦然的身影在白色的光芒中消失了。
  
      可眼前的世界却并没有消失。
  
      但
  
      却停顿了!
  
      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掌从虚空中伸出,捡起了那件绽放着翠绿色光辉的道具。
  
      “不是吗?”
  
      低声的呢喃中,手掌就要缩虚空。
  
      可这个时候,一股无形的波纹却出现在在了周围。
  
      波纹中蕴含着令人惊骇欲绝的力量。
  
      那力量!
  
      浩大,不可估量。
  
      光辉,不可直视。
  
      那只手掌在触碰到这股力量的瞬间,就变得皮开肉绽,整个手掌更是抖动了数下后,就连带着那件道具一切径直跌落。
  
      道具跌落在地。
  
      不过,断掌却没有跌落在地上。
  
      在半空中的时候,这股无形的波纹就包裹住了这只手掌,将其彻底的绞碎,化为了虚无。
  
      而且,这股无形波纹还遁入了虚空追击而去。
  
      只剩下了那件道具孤零零的跌落地面。
  
      咚、咚咚!
  
      大约是片刻后,敲门声响起。
  
      女法医推门而入。
  
      “老师?2567?”
  
      她叫着两人的名字,却一无所获,然后,很自然的,他看到了地上的那件道具。
  
      “这是谁的匕首?”
  
      “2567的吗?”
  
      女法医从没想过这是她的老师的。
  
      因为,她不认为她的老师会拥有这样的东西。
  
      而秦然?
  
      则说不定了。
  
      女法医径直的捡了起来。
  
      她准备将其还给秦然。
  
      不过,就在她指尖触碰到匕首的刹那,整个人却是一阵恍惚。
  
      下一刻,女法医消失不见。
  
      眼前的一切再次发生了变化,秦然看着记忆中的那条街道上。
  
      在他的身后,‘冰冻者’弗里斯、‘血人’奥多克还在战斗着。
  
      而在他脚边,一枚细小的仅有花生豆大小的半透明珠子正绽放着暗金色的光辉。
  
      名称:破碎的艾欧之镜
  
      类型:杂物
  
      品质:???
  
      攻击力:???
  
      防御力:???
  
      属性:???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再一次意外的相遇中,莫丁从‘玩家’玛丽手中获得了这枚镜子的残片,并以它为核心,雕刻了地狱叹息它拥有着神奇的力量!
  
      一大堆的问号,告知着秦然这件道具的不凡。
  
      而就在秦然捡起这枚珠子时,异变突生!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