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提升
    咚、咚咚!
  
      在指尖触碰到【破碎的艾欧之镜】时,秦然的心脏就猛地剧烈跳动起来。
  
      不是蛮横的恶魔之力。
  
      不是邪异的原罪之力。
  
      也不是契合而又坚韧的晨曦、瘟疫之力。
  
      而是……
  
      圣刺之力!
  
      这个在秦然五大源力中,被恶魔之炎、原罪们所掩盖,最为不显眼,却根本无法忽视的存在。
  
      因为,每当动用这项力量的时候,就代表秦然几乎是陷入了绝境,不得不依靠被动反击的方式来获得喘息之机。
  
      所以,圣刺之力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被秦然当做了一张半掀开的底牌。
  
      而底牌,自然是重中之重。
  
      每一个人都知道该如何对待。
  
      秦然感知着圣刺之力的雀跃。
  
      他看着那珍珠般的【破碎的艾欧之镜】化为一道流光消失,融入到他体内。
  
      圣刺之力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开始暴涨起来。
  
      几乎是瞬间的,秦然就拿出了那枚【暗金之石(小)】,选择了让‘暴食’吞噬。
  
      平衡!
  
      是秦然五大源力存在的根本。
  
      不然就算是他的心脏特殊,甚至是有两颗心脏,都无法承受其中力量的暴走。
  
      而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局面,秦然不止一次在脑海中模拟过出现种种状况后,该怎么办。
  
      就好似这种一种源力暴涨的前提,更是他模拟中的重点。
  
      毕竟,不论是恶魔之力,还是原罪之力,总是那么的让人意外。
  
      特别是前者。
  
      那种蛮横、桀骜、混乱的特性,足以让习惯性警惕的秦然有所防备。
  
      只是,秦然没有想到他本该是为恶魔之力准备的应对方式,竟然变成了面对圣刺之力。
  
      而这对秦然来说,则是一个好消息。
  
      相较于一旦暴涨就必定会扩张的恶魔之力,内敛的圣刺之力,无疑要好对付的多。
  
      吸食【暗金之石(小)】转化后的‘暗金’之力,变化为了恶魔、原罪、晨曦、瘟疫之力。
  
      四道源力按照秦然的意念,聚拢在圣刺之力周围。
  
      几乎是瞬间,就再次形成了一种诡异平衡。
  
      但是,很快的,这种诡异的平衡就被依旧暴涨的圣刺之力所打破。
  
      这样的情况也在秦然的预料之中。
  
      他马上启动了后备方案。
  
      ‘暴食’从原罪之力中分离了出来,他摇摇晃晃的就走进到了那片四面环海的峭壁上。
  
      一身重甲的‘骑士’就坐在那里。
  
      而在他的面前。
  
      一扇足有两人高的半透明碎片正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这、这就是那个?”
  
      ‘暴食’结结巴巴的问道。
  
      不是胆战心惊,更不是紧张,而是习惯性吞咽口水造成的结巴。
  
      “嗯。”
  
      “出乎预料之外的强力与……合拍。”
  
      盘膝坐在那里的‘骑士’点了点头,双目直视着那巨大的碎片,眼中带着丝丝疑惑与诧异。
  
      疑惑的是竟然有和他相似的力量。
  
      诧异的是,这力量竟然如此的宏大。
  
      ‘暴食’没有理会‘骑士’的想法。
  
      他盯着那碎片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一定、定很好吃。”
  
      说完,‘暴食’就扑了上去。
  
      ‘骑士’没有阻拦。
  
      他知道‘暴食’是己方阵营的。
  
      或者说,他本身就是秦然的力量,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一个外来者。
  
      一个自己人。
  
      吞食了外来者,自己人都能够强大。
  
      而放任外来者,自己人都要灭亡。
  
      该怎么选还用说吗?
  
      ‘暴食’一口咬在了那巨大的碎片上,就如同是咬在了夹心的威化饼干上,外面酥脆,内里的奶油香甜可口。
  
      ‘暴食’要在上面就是一啄。
  
      顿时,那种淡淡的满足感就充斥在了‘暴食’的心底。
  
      这让暴食双眼一亮。
  
      能够让他有满足感的食物并不多。
  
      而一旦出现……
  
      绝对是好东西!
  
      迫不及待的,‘暴食’再次一张嘴。
  
      咔!
  
      咔咔!
  
      一口一口,又一口。
  
      碎片充斥在了‘暴食’的嘴里,罕见的,‘暴食’多咀嚼了两次后,这才咽下了这些碎片,让其转化为四大源力。
  
      立刻,四大源力就一同与暴涨的圣刺之力成长着。
  
      秦然站在原地感知着体内的变化。
  
      他小心的操控着一切。
  
      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而那个之前被‘暴食’踩在脚底的俘虏,却是眼珠乱转。
  
      反噬?
  
      熟知某些秘事的对方,看着一动不动的秦然,马上猜到了什么。
  
      当即,对方脸上就浮现了一抹狞笑,就要爬起来完成自己的任务。
  
      不道德?
  
      不荣誉?
  
      这种事情,对于对方来说,根本就不存在。
  
      道德、荣誉只是为了任务而服务。
  
      如果和任务相违背的话……
  
      那就见鬼去吧!
  
      一柄匕首出现在了对方的手中,对方先是试探性的靠近着秦然,当发现秦然真的是一无所觉后,马上就冲向了秦然。
  
      然后……
  
      噗!
  
      对方握着匕首的手掌从手腕处被切开。
  
      手掌径直掉落。
  
      对方一愣,下意识的低头看去,然后,猛然间发现,不单单是他握着匕首的手掌,他的另外一只手掌和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掉落在地,他就如同是一个散架的木偶般,整个人都变得七零八落的。
  
      什么时候?
  
      对方一惊。
  
      随即疼痛如潮水般淹没了他。
  
      本能的,这位就要大喊出声。
  
      但一只手掌掠过了他的脖颈。
  
      噗!
  
      胸腔中喷出的鲜血,被冲飞的头颅代替了这样的叫喊声。
  
      啪!
  
      轱辘辘!
  
      头颅重重的跌在地上,滚入了一旁的阴影,上位邪灵则是抖了抖手掌,看也没看这具尸体一眼。
  
      虽然是重要的俘虏,但是既然向Boss出手了,那就……该死!
  
      要知道,它和Boss间那快数也数不清的契约,早就决定了,一旦Boss出了什么事,它也得跟着玩完。
  
      虽然眼前的生活苦点累点,但也总比死了强吧?
  
      不死总会出头,不是吗?
  
      抱着这样的信念,上位邪灵的目光看向了两侧的阴影,脸上露出了个笑嘻嘻的神情后,就这么消失不见。
  
      而就在上位邪灵消失的刹那。
  
      两侧的阴影中传来阵阵切割的响声。
  
      一具具的尸体倒地了。
  
      鲜血不可抑制的汇聚。
  
      猩红的液体沿着地面上的缝隙,缓缓的向着秦然靠近。
  
      就在即将要触碰到秦然的时候,白杰克拎着水桶,拿着拖布凭空出现,开始用拖布蘸水,清洗着秦然周围的地面。
  
      我虽然没有强大的实力,但是我勤劳啊!
  
      只要我足够的勤劳,大人就会明白我的好!
  
      抱着这样朴实想法的白杰克,干活干得越发卖力了。
  
      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一幕:远处‘冰冻者’‘血人’正在浴血奋战,阴影中则是不断的有尸体倒地,而一个白色的骷髅却在那打扫卫生。
  
      面对着这一幕,西米莱德嘴角不禁抽搐起来。
  
      尽管在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场公费出游,但他却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
  
      那骷髅是什么?
  
      特殊造型的家用人偶吗?
  
      还是某种他不知道的构装体?
  
      但随即,西米莱德的目光就被阴影中的战斗所吸引了。
  
      他的视线看破了那阴影,清晰的看到了在空气中来回闪现的上位邪灵。
  
      那种上一刻在你面前,下一刻就出现在你身后,并且,顺手拎走你头颅的战斗方式,让西米莱德头皮一阵发麻。
  
      因为,他能够看到上位邪灵。
  
      却无法捕捉到上位邪灵究竟是怎么消失、出现的。
  
      刺客!
  
      绝顶的刺客!
  
      心中给予了这样定义的西米莱德,毫不犹豫的站在原地,高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的立场。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立场。
  
      代表着各自不同的选择。
  
      西米莱德选择了从心所欲。
  
      但有的人,就会选择迎难而上。
  
      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次机会。
  
      来自普林顿的哈克德从藏身之处大踏步的走了出来。
  
      这位逃亡到普林顿,并在那里扎根的超级罪犯,有着常人对超级罪犯的所有认知。
  
      高大、健壮,面容狰狞,身上满是诡异的纹身。
  
      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出现,哈克德就直接向秦然冲了过去。
  
      那个骷髅?
  
      他完全的不放在眼里。
  
      他会碾碎对方。
  
      至于那个好似刺客一般的家伙?
  
      有人会帮他缠住对方。
  
      而他?
  
      只要碾碎了目标就好!
  
      吼!
  
      一声大吼,本就高大、健壮的哈克德瞬间就变为了一个身高两米五,超出人类身体极限的肌肉怪物。
  
      他低着头,半侧着身躯,以肩膀、手肘为点,跑了起来。
  
      呜!
  
      巨大的体系,带来了沉重的破空声。
  
      那肩膀、手肘更是宛如攻城锤,直直对准了秦然。
  
      白杰克看到了冲来的哈克德。
  
      它手中的拖布、水桶,带着一道道弧线砸向了对方,接着,就是扫把、簸箕、抹布、茶壶、茶碗、椅子、靠垫等等。
  
      几乎是一瞬间,哈克德就被这些杂物所淹没。
  
      但,没用!
  
      这些杂物碰到哈克德瞬间,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粉碎。
  
      白杰克眼中的灵魂之火开始急速的跳动着。
  
      挡不住!
  
      看着冲来的哈克德,白杰克瞬间认清了这个事实。
  
      它如果挡在秦然前面的话,就一定会粉身碎骨!
  
      不是形容词。
  
      而是真正的粉身碎骨!
  
      但是……
  
      不挡在秦然前面的话,它很清楚自己会面临什么。
  
      不信任。
  
      被排挤出那个竞争日趋激烈的随从圈子。
  
      它可不想做什么边缘人物。
  
      它想要的是大人的认可、赏识。
  
      只有这样才能够变得强大!
  
      而且,它就算粉身碎骨了,也不一定会死!
  
      有付出才有回报!
  
      坐享其成?
  
      没有那回事!
  
      拼了!
  
      瞬间,跳动的灵魂之火就一定。
  
      一辆黑色的马车出现在秦然的身前,白杰克跳上马车,一抖缰绳。
  
      “驾!”
  
      一声低喝,马车就如离弦之箭般,冲向了哈克德。
  
      “愚蠢!”
  
      冷笑声从哈克德嘴中响起,他没有一丝后退,反而是更快的冲向了这辆疾驰而来的马车。
  
      不要说是区区一辆马车了。
  
      就算是一辆卡车,他也能够将其撞得粉碎。
  
      马车与哈克德迅速接近。
  
      呼吸间,就只剩下了一米不到的距离。
  
      白杰克不仅清晰的看到了哈克德狰狞的面容,甚至能够听到对方那粗重的呼吸声了。
  
      同样的,它也看到了对方满是杀意的双眼。
  
      白杰克心底颤抖。
  
      但却没有选择后悔。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后悔?
  
      “驾!”
  
      它再次的一抖缰绳,马车的速度更快了一分。
  
      就算挡不住,它也要给对方造成点麻烦!
  
      马车撞在了哈克德身躯上。
  
      但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因为,哈克德消失了。
  
      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发生了什么?
  
      西米莱德瞪大了双眼,想要寻找哈克德的踪影。
  
      他可是知道对方的,完全的肌肉能力控制者,在火力全开的前提下,可以硬撼战车的炮弹。
  
      曾经因为抢劫联邦金库,而被通缉,最终跑到了普林顿内销声匿迹。
  
      在普林顿内,对方发生了什么,遭遇了什么,西米莱德不知道。
  
      但是对方的出现,却足以引起西米莱德的重视。
  
      谁都想知道普林顿内有什么。
  
      可现在对方却就这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那家伙怎么做到的?
  
      西米莱德看着驾车的白杰克,神情不由凝重起来。
  
      他想到了之前白杰克随意拿出杂物的一幕。
  
      空间能力,很罕见。
  
      能够收纳强大超凡者的空间能力,更是无比的罕见。
  
      如果再加上刚刚那个绝顶的刺客的话,两者相互配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更加重要的是,两者本身就是归同一个人统领。
  
      顿时,西米莱德开始将秦然的危险程度又提高了两级。
  
      而就在西米莱德暗自提高秦然危险程度时,哈克德却继续着冲锋的脚步,哪怕场景变为了图书馆,他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幻觉?
  
      撞碎了就好!
  
      有着这样想法的哈克德在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着粉色洋装,金色双马尾的小女孩正在抽泣后,马上狞笑了一声,以更快的速度冲锋起来。
  
      “碾碎你!”
  
      哈克德大声吼道。
  
      他最喜欢虐杀这种纯真、无害的小人了。
  
      总会让他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嘤嘤嘤,好丑的人,嘤嘤嘤好害怕。”
  
      “快给嘤嘤嘤走开!”
  
      抱头蹲在那里的小女孩仿佛是恐惧的一挥手。
  
      听着那抽泣声,哈克德越发的兴奋了。
  
      他脸上的横肉都不住的抖动起来。
  
      然后……
  
      他整个人的面容就僵直了!
  
      他看着那迎风而长的手掌,一瞬间从一个个白嫩嫩的小手,就长到了磨盘大小,更加重要的是,比他的还黑、还大、还粗、还要有力!
  
      呜!
  
      仿佛是刮着实际狂放,手掌撞在了冲锋的哈克德身上。
  
      砰!
  
      略微僵持了大约一秒后,哈克德就如同是一颗被击打的棒球,就这么的飞了出去。
  
      从哪来,回哪去。
  
      来时身躯完整。
  
      回时支离破碎。
  
      当哈克德撞到了一排房屋,躺在瓦砾中,仰头看着天空时,他满是迷茫。
  
      究竟发生了什么?
  
      生命弥留之际。
  
      哈克德满是疑惑。
  
      一丝丝诡异的力量则在这个时候,从哈克德体内出现,他借用着哈克德身体看向了远处站立不动,闭着双眼的秦然。
  
      恰好,这个时候,秦然睁开了双眼。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