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吓破胆
    如剑。
  
      似刀。
  
      蕴含着恶魔、原罪、晨曦、瘟疫、圣刺五大源力气息的目光,仿佛是要刺破空间般。
  
      一闪即逝。
  
      但借用着哈克德尸体注视着秦然的丝丝诡异力量,却仿佛是遭遇了灭顶之灾。
  
      砰!
  
      哈克德的尸体径直从内炸开。
  
      尸骨无存。
  
      而更多的链锁反应才刚刚出现。
  
      ……
  
      灰暗的天空下,水泥的台阶蜿蜒盘旋,如同是一座桥梁横跨在那幽暗之上。
  
      身着黑色长袍的人影捧着一枚水晶球缓步走在上面。
  
      黑色的长袍暗谈无光,人影的手掌干瘦、发黑。
  
      唯有水晶球绽放着淡淡的光辉,但这样的光辉却没有给人任何明亮的感觉,反而是,让周围变得越发的黯淡无光了。
  
      就仿佛是在吸食周围的光线一样。
  
      轰隆隆!
  
      桥下的河水发出了轰鸣,犹如是巨浪拍打在了岩石上,但这样的轰鸣,依旧无法掩饰那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咔、咔咔!
  
      金属的靴子与台阶每一次的接触,都发出一声金属特有的响声。
  
      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盔甲,面容彻底被面甲所遮掩的骑士出现在身着长袍人影的视野中,在看到迎面而来的这位黑甲骑士时,身着长袍的人影不由脚步一顿。
  
      “见过斯芬迪奇阁下。”
  
      身着长袍的人影恭敬而有礼的问候着黑甲骑士。
  
      “路尔特又在玩弄他的小把戏了。”
  
      “是哪个倒霉的家伙被他看上了?”
  
      黑甲骑士看着长袍侍者手中的水晶球,不由笑了起来。
  
      “是艾肯德市内新近崛起的一位超凡者。”
  
      对于眼前的人侍者没有一点隐瞒,如实的回答着。
  
      “新近的崛起者?”
  
      “是谁?”
  
      长时间探索‘内界’的黑甲骑士显然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对方十分好奇的问道。
  
      “一位被称之为‘暴食君王’的超凡者。”
  
      侍者回答道。
  
      “君王?”
  
      “真是一个没落的年代,什么人都敢称呼自己为君王了。”
  
      黑甲骑士立刻冷笑起来。
  
      面对着这样的冷笑,侍者并没有更多的为秦然解释,深知自己身份的侍者,很清楚在面对眼前这位黑甲骑士时,该选择什么样的姿态。
  
      解释?
  
      不需要的。
  
      即使秦然拥有极强的实力是事实也一样。
  
      除非他想要被扔下去。
  
      幽暗之河的河水可不单单是冰冷,还很致命,他可不想要粉身碎骨。
  
      “我想路尔特一定不介意我去旁观吧?”
  
      黑甲骑士这样说着,就大步的向前走去。
  
      对此,侍者同样不敢反对。
  
      跟在黑甲骑士后面,侍者快步而行。
  
      穿过了这横跨幽暗之河的台阶,两人进入了一座硕大的,完全由石头砌成的建筑中。
  
      这栋建筑好似一座高塔,在灰暗的天空下,笔直而立,犹如一柄黑色的巨剑插在了大地上,散发着种种不详。
  
      一道道半透明的幽魂,在高塔周围来回穿梭。
  
      它们饱受折磨。
  
      它们哀嚎。
  
      它们怒吼。
  
      它们哭泣。
  
      但没有一个敢真正靠近那黑色高塔。
  
      除非……
  
      是在折磨中完全丧失了理智。
  
      “啊啊啊!”
  
      尖锐的吼叫声中,一道幽魂发疯的冲向了那黑色高塔。
  
      可还没有等触碰到黑色高塔,高塔上的黑色就仿佛是活过来一般,迅速的汇集、凝聚,犹如一朵盛开的食人花,将幽魂吞了进去。
  
      黑甲骑士、侍者看到了这一幕。
  
      两人却无动于衷。
  
      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告诉那些守塔者,黑塔需要更多新鲜的灵魂。”
  
      黑甲骑士在穿过黑塔的大门时,对着守门人说道。
  
      “是,斯芬迪奇阁下。”
  
      守门人一弯腰。
  
      黑甲骑士、侍者穿门而过。
  
      黑塔内走廊狭窄、密集,且纵横交错,仿佛是一张蜘蛛网编制而成的网道,一扇扇门位于走廊两侧。
  
      厚重的木门后,大部分寂静无声。
  
      小部分则传来了鞭挞、棍击,乃至是炮烙声。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阵阵惨呼。
  
      听到这声音,黑甲骑士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果然还是这里好。”
  
      “‘内界’可听不到这样的声音。”
  
      “那里有着的只是……”
  
      还没有说完,黑甲骑士就再次用笑声掩饰了之后的话语。
  
      很显然,那是秘密。
  
      跟在黑甲骑士身后的侍者,头越发的低垂了。
  
      秘密,总是会引起好奇心。
  
      但在黑塔内,好奇心可是致命的。
  
      而秘密?
  
      则是带来灾祸的根源。
  
      想要在这里活得长久,就要保证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奇心,且少说、少看、少问,多做事。
  
      很快的,狭窄的走廊内,就又只剩下了门后若隐若现的惨叫和那脚步声。
  
      绕过了七个转角,黑甲骑士、侍者向下走去。
  
      最终,他们站在了一扇门前。
  
      门并没有关上,站在外面能够清晰的看到大厅内的布置。
  
      圆形的大厅,地面上满是玄奥的秘法文字。
  
      一条足有水桶粗细的巨蛇被悬挂在天花板上。
  
      蛇并没有死。
  
      蛇信子还不停的吞吐。
  
      蛇目中阴冷的光芒,则让黑甲骑士身后的侍者不停的颤抖起来。
  
      “大人。”
  
      侍者双膝跪地,将手中的水晶球高高的举过了头顶,嘴中高呼着。
  
      嘶嘶嘶!
  
      蛇嘶声中,巨蛇的嘴张开了。
  
      一道满是粘液的身影从蛇嘴中滑出,稳稳的站在地上,那粘液则是四散飞溅,让周围都浮现着一股腥臭。
  
      黑甲骑士丝毫不介意这样的腥臭,反而是在面甲后的双眼睁的老大。
  
      他在期待着。
  
      而就在这样的期待中,那条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巨蛇,突然的扑了下来,一口就将那个侍者吞入了口中。
  
      不同于普通蛇的囫囵吞咽。
  
      这条蛇竟然会咀嚼。
  
      噗!
  
      蛇嘴中的侍者就如同是一颗被敲碎的西瓜般,径直破碎开来,鲜血夹杂着碎肉,从半空中落下。
  
      不一会儿,就铺满了整个地面。
  
      沾满了鲜血的水晶球,则是凭空漂浮到了满是粘液的人影前。
  
      手指与水晶球刚一接触。
  
      立刻,上面的鲜血、地上的血肉,就化为了红色的雾气。
  
      等待许久的黑甲骑士,迫不及待的吸了一口。
  
      “真是让人沉醉。”
  
      黑甲骑士夸赞道。
  
      如果不是为了这一口提纯后的血肉精华,他怎么会和一个卑贱的下人多说一句话呢?
  
      当然了,他来这里,可不单单是为了一口血肉精华。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可以离开了。”
  
      满身粘液的人冷冷的说道。
  
      “路尔特你不觉得你越来越冷淡了吗?”
  
      “之前我们的关系可是很好的。”
  
      “虽然我可能是因为某些事情欺骗了你,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能够回到过去的还记得我送你的骸骨花吗?”
  
      黑甲骑士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声音中带着一丝歉意。
  
      “当然记得。”
  
      “我还记得之后你用匕首插入我肺部时,那冰冷中浮现的刺痛。”
  
      “我现在一呼吸,都会疼。”
  
      “我又怎么会忘了呢?”
  
      满身粘液的人缓缓的说道。
  
      “如果不是你想要挖出我的心脏,我怎么会插你一匕首呢?”
  
      “所以,我们算是两清了。”
  
      “而现在,我在‘内界’有了一点发现。”
  
      “思来想去,我觉得只有你能够帮到我。”
  
      黑甲骑士笑着说道。
  
      “什么发现?”
  
      满身粘液的人问道。
  
      “莫丁的遗留。”
  
      黑甲骑士直言不讳,满身粘液的人却是冷笑一声。
  
      “莫丁的遗留?”
  
      “每年都有人称在‘内界’发现了莫丁的遗留。”
  
      “但结果呢?”
  
      “每一次都是不怀好意的圈套。”
  
      满身粘液的人,话语中多出了一份不屑。
  
      “我可以以灾厄之名起誓!”
  
      “没有任何欺骗与恶意!”
  
      黑甲骑士赌咒发誓道。
  
      无疑这样的誓言,对于眼前的满身粘液的人十分有效。
  
      这位满身粘液的人呼吸都为之一滞,身上流淌着的粘液都静止了片刻般。
  
      大约三四秒钟后,这才再次开口。
  
      “你确定?”
  
      “确定!”
  
      “或许在某些知识方面我不如你,但是对那位‘莫丁’,我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我即使是只看一眼,也绝对不会出错!”
  
      黑甲骑士十分肯定的说道。
  
      凝视着黑甲骑士,满身粘液的人最终点了点头。
  
      “很好。”
  
      “我会去亲眼确认你对莫丁的熟悉。”
  
      “但再次之前,我需要完成一件小事。”
  
      对方这样说道。
  
      “艾肯德市内新崛起的超凡者吗?”
  
      “不介意我的旁观吧?”
  
      “很久没有看到你对这些末裔出手了。”
  
      黑甲骑士笑着问道。
  
      满身粘液的人没有回答,而是径直低吟起了咒语。
  
      很显然,黑甲骑士在‘内界’的发现,让这位满身粘液的人变得宽容。
  
      对方不介意旁观,更不介意窥探。
  
      毕竟,这样的力量,可不是窥探就能够偷学的。
  
      面甲后的双眼,死死盯着满身粘液的人。
  
      对方的手势、咒语,黑甲骑士一丝不落的记忆着。
  
      虽然很大部分的威能,是因为血脉的关系,但是某些东西,他更加的在乎。
  
      至于水晶球上出现的模糊景象?
  
      黑甲骑士一点都不在意。
  
      因为,他十分肯定对方会像之前被对方盯上的人一样,死于非命。
  
      嘶嘶嘶!
  
      头顶上,那条被悬挂的巨蛇开始嘶鸣、游走了。
  
      如果不是被扯起的皮让人得知它是被悬挂的话,这个时候看起来,就如同是攀附在天花板上一样。
  
      “哈克德!”
  
      “哈克德!”
  
      满身粘液的人一声高呼后,水晶球内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那是天空,艾肯德市的天空。
  
      接着满身粘液的人又是一声高呼。
  
      随着这一声高呼,水晶球内的视野不住的变化,最终,锁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嘿嘿,找到你了。”
  
      “高阶恶魔的血裔!”
  
      “我最期待的材料之一不知道你的心脏内是否有着硫磺的味道!”
  
      一阵阴鸷的笑声从满身粘液的人嘴中响起。
  
      对方抬起了那被粘液包裹着的手掌,直直的指向了水晶球内的黑色身影。
  
      嗡!
  
      一道无形的波纹以特殊的方式向着水晶球内漫延而去。
  
      而在这个时候,黑色的身影睁开了双眼。
  
      那蕴含着恶魔、原罪、晨曦、瘟疫、圣刺五大源力气息的目光出现在了水晶球内,刚刚蔓延到水晶球内的波纹微微一滞后,就瞬间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砰!
  
      水晶球径直炸裂!
  
      而且!
  
      余波不止的向着满身粘液的人冲来!
  
      “不!”
  
      满身粘液的人惊呼着。
  
      他想要躲闪。
  
      但是,根本躲闪不及。
  
      只能是拼尽全力的将那恶心的粘液化为一面盾牌,挡在身前。
  
      同时,一抹黯淡的光辉,笼罩在对方的身上。
  
      炎热、邪异为先锋,摧枯拉朽的摧毁了那面盾牌。
  
      瘟疫如蝗虫过境般,侵蚀了那黯淡的光辉。
  
      啪!
  
      一声脆响,黯淡的光辉瞬间破碎。
  
      然后,名为圣刺的刀刃,掠过了对方的身躯。
  
      噗!
  
      粘液消散,露出宛如干尸般身躯的对方,低下头看着出现在身躯上的一抹裂痕,整个人踉跄的后退。
  
      扑通!
  
      当他倒地的刹那,尸体一分为二。
  
      那早已变异的内脏,带着恶臭流了一地。
  
      天花板上嘶鸣、游走的巨蛇,在内脏流出的刹那,就炸裂开来。
  
      轰!
  
      血肉飞舞间,整个圆形大厅都被染成了红色。
  
      而在同伴高呼‘不’时,就仓惶退出圆形大厅的黑甲骑士,这个时候正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哪怕有着面甲的阻挡,黑甲骑士也难掩脸上的惊慌失措。
  
      他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该死,我的计划!”
  
      黑甲骑士声音干涩的低吼着。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要将水晶球内那道黑色的身影大卸八块,可是……一想到对方那令人恐惧的眼神,黑甲骑士全身就颤抖起来。
  
      “幸好、幸好,我在普林顿!”
  
      黑甲骑士无比庆幸着。
  
      但是,下一刻,一股寒意就从后背升起,直冲脑门。
  
      黑甲骑士惊疑不定的查看着四周。
  
      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让黑甲骑士越发的恐惧了。
  
      因为,他的直觉从不会出错!
  
      想也不想的,这位刚刚从‘内界’返回的黑甲骑士,就再次向着‘内界’冲去。
  
      那个人会来这里!
  
      普林顿不安全了!
  
      逃离!
  
      逃离这里!
  
      被吓破胆的黑甲骑士,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于是黑塔内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黑甲骑士仓惶奔逃的一幕,仿佛身后有什么大恐怖一般。
  
      没有人询问发生了什么。
  
      这是黑塔。
  
      不!
  
      是普林顿的规矩!
  
      即使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要学会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不要询问其他人。
  
      更何况,就算是询问了。
  
      黑甲骑士也不会说什么。
  
      他,需要有人替他阻挡那个恐怖的存在
  
      暴食君王!u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