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下议院之耻
    哈克德炸碎的尸体四处飞溅。
  
      内里诡异的力量迅速的消散。
  
      秦然眉头微微一皱。
  
      他刚刚可不仅是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完全不属于哈克德的诡异力量出现,还借着这股诡异的力量‘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满身粘液。
  
      一个全身黑甲。
  
      而除了两个人外,还有一条巨大的蛇。
  
      甚至,对方的交谈也若有若无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普林顿?
  
      黑塔?
  
      回忆着看到的画面,秦然不由眯起了双眼。
  
      对于普林顿秦然本就带着小心谨慎。
  
      而这次无意中的‘看到’,更让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啪!
  
      秦然抬手打了个响指,上位邪灵从一侧的阴影中闪身走出。
  
      “boss。”
  
      上位邪灵一躬身。
  
      “我需要你去普林顿一趟。”
  
      “帮我取回属于我的东西。”
  
      秦然这样的说道。
  
      并不是谎言,那个满身粘液的家伙毫无疑问的死亡了,属于他的战利品上可是从对方尸体上浮现着。
  
      在最后一眼的时候,秦然十分确认这一点。
  
      “明白,boss。”
  
      心知肚明自己boss要干什么的上位邪灵马上一点头,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站在一旁的西米莱德则依旧高举着双手,双眼目视前方,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模样。
  
      而在心底,西米莱德则暗中打鼓。
  
      普林顿!
  
      要去普林顿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暴食君王和普林顿有关?
  
      如果是普林顿那个鬼地方的话……
  
      嘶!
  
      难道……
  
      一个又一个的猜测,不由自主的出现在西米莱德的脑海中。
  
      当然了,当秦然的目光扫来时,这位来自联邦下议院的调查官马上露出了一个卑微的笑容。
  
      “2567阁下,您好。”
  
      “我是调查官西米莱德。”
  
      “我为了之前艾肯德市发生的某些异动而来,不过,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是误会。”
  
      “这里有着您的存在,必然会欣欣向荣。”
  
      站在爆炸后的残垣断壁前,踩着满是弹壳的地面,西米莱德严肃而又认真的胡说八道着。
  
      至于怎么做到这种自然而然的程度?
  
      很简单,只要自己相信自己所说的就行。
  
      一开始或许不习惯。
  
      但次数多了,也就熟能生巧了。
  
      而且,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活得长。
  
      做为调查官中现阶段第一线人员,他可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因为,他已经连续三年无伤了。
  
      而西米莱德自认为可以将这个记录继续保持到他退休。
  
      莽是不可能莽的,别的又不会,只能是从心到老了。
  
      从心……
  
      真好!
  
      “阁下,之后需要向您询问一些事情。”
  
      “请您放心,只是一些旁枝末节的小事……”
  
      西米莱德还在说着,秦然的目光已经看向了远处。
  
      西米莱德立刻顺着秦然的目光看去。
  
      德累斯顿!
  
      在看到那高大、笔直的身躯和记忆中的面容时,西米莱德马上确认了来人的身份。
  
      西米莱德没有见过德累斯顿。
  
      但却见过德累斯顿的照片。
  
      相较于‘异军突起’的秦然来说,联邦对于德累斯顿的资料收集,要详尽的多。
  
      强大!
  
      这是在那些资料中被反复提及的词汇。
  
      只要对方双脚站在地上,几乎就拥有着一人敌万的实力。
  
      想到对方轻而易举的扔着战车玩的资料视频,西米莱德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谦卑了。
  
      暴食君王,他惹不起。
  
      正义之拳,他也惹不起。
  
      当两者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更加的惹不起。
  
      德累斯顿以跳跃的方式,来到秦然面前。
  
      巨大的冲击力,让柏油路面出现了龟裂,两只脚掌更是完全的没入了路面下,但是德累斯顿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疼痛、滞涩。
  
      “2567,你还好?”
  
      以平时走路的方式,德累斯顿拔出了双脚,走到了秦然的面前,脸上满是紧张。
  
      “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秦然笑着说道。
  
      对于友好的熟人,秦然总是十分和善。
  
      而在看到秦然的笑容后,德累斯顿终于松了口气。
  
      从威利斯那里得到消息后,德累斯顿真的是心急如焚。
  
      他不希望秦然出现任何的问题。
  
      不论是从个人的角度,还是从艾肯德市的角度。
  
      个人,他和秦然是好友,自然不希望好友出事。
  
      而从城市的角度,他的这位好友已经和他一样,成为了城市的象征,成为了对抗罪恶的坚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是缺一不可了。
  
      一个强大超级英雄保护的城市和两个强大超级英雄保护的城市,哪一个更让人心安?
  
      毫无疑问是后者!
  
      虽然艾肯德市原本就是由两位强大的超级英雄来保护的,但是那位‘酒桶’除了守在艾肯德慈善医院混吃混喝外,根本不会理其它的事情,除非是有人不知死活的直接对艾肯德慈善医院出手。
  
      而现在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所以,那些来到艾肯德市的超级罪犯十分聪明的没有对艾肯德慈善医院出手。
  
      这无疑让德累斯顿大为头疼。
  
      可他更头痛的是对‘酒桶’的劝说。
  
      根本无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时候秦然出现了。
  
      并且,以出乎预料的方式,顶替了‘酒桶’。
  
      对此,德累斯顿真的是喜出望外。
  
      如果不是担心资金不够,他真的想要召集所有人来一场盛大的、开放式的自助餐庆祝了。
  
      松了口气的德累斯顿,一扭头就看向了西米莱德。
  
      “德累斯顿阁下,您好。”
  
      “我是西米莱德。”
  
      “见到您真的很荣幸。”
  
      西米莱德一边说着一边一躬身。
  
      “西米莱德?”
  
      德累斯顿听到这个名字,面容马上变得古怪起来。
  
      和市长关系不错的德累斯顿是听过这个名字的,那位市长阁下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个名字。
  
      ‘下议院的耻辱!’
  
      这样的名号,想不让人印象深刻都不行。
  
      对方不仅仅是贪生怕死,而且还好吃懒做,如果不是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的话,早就被被扔到监狱中了。
  
      可就算如此,对方在下议院内也是所有人都厌恶的人。
  
      毕竟,你和一个废物同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把你也当做废物,而谁又愿意当废物呢?
  
      “就你一个人?”
  
      知道对方是什么角色的德累斯顿马上问道。
  
      “我是身为副手而来。”
  
      “但我的那位同僚……他惨死在了残火议会的手中。”
  
      “我会如实禀告下议院的诸位阁下。”
  
      西米莱德认真的说道。
  
      虽然他看到了是上位邪灵看到了他的那位同僚,但是他就当做看不到,甚至,脑子里已经将回忆都随之替换。
  
      就是残火议会杀害了他的那位同僚。
  
      哪怕他很讨厌那位狂妄自大、草菅人命的同僚。
  
      但是,他的记忆是不会说谎的,不是吗?
  
      “残火议会?!”
  
      听到这个组织的名称,德累斯顿一皱眉。
  
      很显然,他知道这个组织。
  
      正因为知道,他才明白这个组织的麻烦。
  
      一个自称是从教宗年代流传下来的组织,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里面有着‘魔鬼’却是不止一次的被证实过。
  
      而他的好友?
  
      下意识的,德累斯顿想到了好友身体中有着部分恶魔血脉的事实。
  
      ‘魔鬼’‘恶魔’这两个都被人认为是邪恶的存在,从硫磺之河开始流淌时,就征战不休。
  
      血仇!
  
      宿敌!
  
      不死不休!
  
      都可以概括两者和它们的……血裔。
  
      “2567交给我吧!”
  
      “残火议会虽然强大,但是……”
  
      “我会自己解决的。”
  
      “你可以帮我一次,但不可能此次帮我。”
  
      “而且,你热爱着艾肯德市。”
  
      “你想要把整个艾肯德市拉下水吗?”
  
      秦然说着指了指周围。
  
      此刻的边郊早已是一片狼藉了。
  
      如果主战场是市中心的话,那后果简直是不可想象。
  
      瞬间,德累斯顿就明白了秦然的意思。
  
      但他并没有放弃。
  
      “我会在其他方面帮助你的!”
  
      德累斯顿这样说道。
  
      而一旁的西米莱德则突然的捂住了额头。
  
      残火议会什么的,他不知道!
  
      不知道!
  
      没错,就是不知道。
  
      而且,他也没有听到刚刚的话语。
  
      下意识的,西米莱德的喃喃自语起来。
  
      “怎么回事?”
  
      “我怎么开始耳鸣了?”
  
      “怎么什么都听不到了?”
  
      秦然看也没有看自言自语的对方一眼,径直的向前走去,‘冰冻者’驾着车停在那里,‘血人’拉开了车门。
  
      两人完成了各自的战斗,虽然都带着些许伤势,但是并没有影响行动。
  
      特别是‘血人’!
  
      因为能力特殊的缘故,几乎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的伤势。
  
      在看着秦然坐到车内后,‘血人’小心的关好车门。
  
      然后,‘血人’站直了身躯。
  
      先是裂开嘴冲着西米莱德一笑,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配着这个笑容,让西米莱德全身一颤。。
  
      接着,‘血人’抬起右手指向了四周。
  
      他知道四周的阴影中还有不止一双眼睛看着这里。
  
      但,这就是他需要的。
  
      那抬起的右手,收回了伸出的食指,竖起了大拇指,伸直的手臂弯曲回来,大拇指掠过脖颈。
  
      割喉礼!
  
      所有注视着这里的人,都看到了这一记割喉礼。
  
      愤怒!
  
      不甘!
  
      被羞辱感立刻涌上心头!
  
      但他们一动不动!
  
      因为……
  
      不敢!
  
      一具具还未冷却的尸体,就在四周。
  
      没有什么比生命的流逝更让人感到震撼了。
  
      更何况,不是单独的生命!
  
      且,这些生命还不陌生!
  
      人们注视着车子的远去,直到看不到,这才纷纷离开了原本隐蔽的位置。
  
      德累斯顿看了看四周,不屑的一笑。
  
      只敢来捡便宜,连拼命都不敢的人,真的是连成为敌人的资格都没有!
  
      西米莱德则是哭丧着脸。
  
      “德累斯顿阁下,2567阁下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
  
      西米莱德问道、
  
      “误会?”
  
      德累斯顿不解的看着对方。
  
      “不然,他的下属为什么要冲我那样的笑?”
  
      “我感觉到了阵阵杀意,后背都凉飕飕的。”
  
      西米莱德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奥多克平时也是那样。”
  
      “虽然面容凶狠了一些,但是是个好人。”
  
      德累斯顿解释着。
  
      “好人?”
  
      西米莱德一怔,几乎是傻愣愣的看着德累斯顿。
  
      如果不是不敢,他真的想要揪住这位‘正义之拳’的衣领好好的问问对方,你是不是对‘好人’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那种杀意腾腾,煞气全身的家伙竟然会是好人?
  
      开什么玩笑!
  
      假如那样的家伙都算是好人了,那他就是个勇士了。
  
      当然了,心底的腹诽并没有影响西米莱德的表面赞同。
  
      “没错。”
  
      “现在很多人长得凶恶,但是内心很温柔的。”
  
      西米莱德连连点头,然后,心底有着自己小算盘的西米莱德直接提出告辞了:“见到您,再次让我感到了荣幸,德累斯顿阁下,但是很抱歉,我还需要处理一些私事,所以……”
  
      “请便!”
  
      德累斯顿一抬手。
  
      他没有久留对方。
  
      不仅是因为对方的传闻,还因为他有正事要办。
  
      “威利斯?威利斯?”
  
      “能听到吗?”
  
      德累斯顿凭空询问着。
  
      下一刻,威利斯的声音就在德累斯顿耳边响起。
  
      “能听到,我已经看到了一切,‘保洁公司’随后就到。”
  
      得到了‘眼睛’的答复,德累斯顿微微一点头后,也快步的离开了边郊。
  
      他可是答应了他的好友,要以其他方式支援的。
  
      说到自然要做到。
  
      当德累斯顿离去后,天空中一道赤红的身影一闪而逝,在阳光的遮掩下,谁也没有看到。
  
      坐在汽车中,与‘火鸦’共享视野的秦然,嘴角上翘浮现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再弱小的敌人,那也是敌人。
  
      放过敌人?
  
      抱歉,不存在的。
  
      暂时没有理会他们,也不过是为了看看这些敌人身后还有没有更多需要注意的敌人罢了。
  
      而这需要一个过程。
  
      在此期间,秦然可不会浪费时间。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咚、咚咚!
  
      感受着胸腔内越发有力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如同是敲响一次战鼓的【融合之心】。
  
      秦然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惊讶。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