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挖坑
    一夜未睡的普德克在黎明时分,稍稍眯了一阵。
  
      胀痛的胸口,又涩又干的眼睛,都在告诉中年警长,这个时候,不再年轻的他应该好好的休息了。
  
      但……
  
      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普德克马上就打起了精神。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普德克才会羡慕那些超凡者,他们远超普通人的体力、精力,一直是普德克想要而不可得的。
  
      不过,马上的,这位中年警长就再次对那些肆意妄为的超凡者低声咒骂起来。
  
      昨天城市边郊的战斗,虽然没有波及到普通人,但是足有百米长的道路、电缆被彻底毁坏,想要修复可不是小事,一想到自己需要向市政厅出具一份详细完整的报告,普德克太阳穴就一阵发胀。
  
      可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昨晚连续发生了十余起纵火案。
  
      没有人员伤亡,但是多处建筑受损。
  
      “真是一群混蛋!”
  
      “难道就不能学学那家伙吗?”
  
      “虽然冷漠,但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从不会胡来!”
  
      看着手中的报告,中年警长不由想到了秦然。
  
      对于秦然的观感,中年警长是极为复杂的。
  
      哪怕中年警长依旧是尽忠职守,但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他无法忘却。
  
      或者说,一个连救命之恩都忘却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到尽忠职守呢?
  
      扯了扯本就松开的领口,中年警长凝神思考着。
  
      他认为他需要还清秦然的恩情。
  
      不然会影响到他之后的工作。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工作注定了会让他和对方产生冲突。
  
      并不是好与坏。
  
      仅仅是理念不同。
  
      “该怎么做呢?”
  
      中年警长低声自语着。
  
      而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进来。”
  
      中年警长说道。
  
      “咖啡、热狗和沙拉。”
  
      “咖啡少糖,沙拉没要沙拉酱。”
  
      麦考尔推门而入,将手中装有食物的袋子向普德克示意着。
  
      “谢了,麦考尔。”
  
      “今天你可以休息了,明天准时报道。”
  
      中年警长笑着说道。
  
      之所以给年轻助手休假,可不是因为对方带来了早餐,而是因为对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休息了。
  
      而他?
  
      至少还被那家伙打晕过,睡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嗯。”
  
      年轻的助手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在转身开门的刹那,助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无奈,下意识的,他扭过头看着又一次进入工作状态的中年警长,忍不住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还没有出口,这位年轻的助手就放弃了。
  
      拿起外套,年轻的助手冲着还在加班的人打了个招呼后,快步的离开了警局。
  
      不过,并没有回家。
  
      而是走向了离家不远的一间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
  
      “冰可乐、炸鱼和薯条。”
  
      向服务员点餐后,年轻的助手走向了角落的餐桌。
  
      那里空无一人,但是当服务员将食物送来时,一个人坐在了年轻助手的身后。
  
      “你迟到了!”
  
      来人压低声音说道。
  
      “我已经尽量赶到了!”
  
      年轻的助手冷冷的回答着。
  
      一开始他很喜欢他的工作,认为这么做既酷,还有不菲的薪水可拿,真的是太棒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待在中年警长身边越久,他就越难以适应现在的身份,尤其是将一些秘密的资料交给来人时,一种负罪感就会涌现出来。
  
      他,很想要不干了。
  
      可他难以摆脱眼前的生活。
  
      “按照约定,这是你们要的。”
  
      年轻的助手,将昨晚发生的纵火案详细资料递给了身后的人,没有转身,只是将资料通过椅子的缝隙递过去。
  
      身后的人同样递过了一个牛皮纸袋。
  
      年轻的助手犹豫了一下后,这才接了过来。
  
      他知道里面是什么。
  
      但并没有了最初兴奋的心,相反,有着的只是烫手。
  
      “有些事情想想就好。”
  
      “你很清楚一旦你违反了最初的约定,你会遭遇什么。”
  
      身后的人貌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后,不等年轻助手再说些什么,就站起来径直离开了快餐店。
  
      而年轻的助手在快餐店呆坐了许久后,这才站起来。
  
      没有叫服务员,年轻助手自己将食物打包。
  
      当走出快餐店,感受着刺眼的阳光,年轻助手无力的笑了笑。
  
      是啊!
  
      一旦违反了最初的约定,他会遭遇什么,他自己最清楚了。
  
      可……
  
      此刻他内心的煎熬,却比死都要难受。
  
      ……
  
      拿着牛皮纸袋的西米莱德快步的返回了旅馆的房间。
  
      “傻瓜是会传染的。”
  
      “希望你别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将牛皮纸袋扔在了桌子上后,西米莱德低声自语着。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年轻人。
  
      稍微引诱一下,就成为了所谓的密探。
  
      但十有**,都会后悔。
  
      同样的,后悔的人,十有**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下议院里可是有专人处理这些后悔的人。
  
      不是他。
  
      他也不会承担这样的工作。
  
      因为,太危险了!
  
      他可是要安安稳稳到退休的男人!
  
      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西米莱德是十分抗拒的,但却又无法拒绝。
  
      “真是操蛋的生活!”
  
      西米莱德低声咒骂了一句后,他打开了牛皮纸袋,一一查看着刚刚入手的资料,接着,西米莱德越看越是心惊。
  
      很快,西米莱德的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密集的汗珠。
  
      不同于旁观者,做为参与者之一,西米莱德可是知道这些地方的。
  
      无一列外的,都是参与了埋伏那位的人的临时据点。
  
      “果然会报复吗?”
  
      疑问的口吻中,带着浓浓的心悸。
  
      毫无疑问,西米莱德可以肯定这些所谓的火灾就是处在那位的手笔。
  
      而最糟糕的是,接下来他的任务,就是拜访对方。
  
      “糟糕透顶!”
  
      西米莱德略带无力的靠在椅子中,嘴里低声呢喃着。
  
      ……
  
      兰顿丁街17号。
  
      一顿丰盛、愉快的早餐后,秦然走进了书房。
  
      拿着笔写写画画的老书本看着走进来的秦然,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
  
      “你一定是有了好消息。”
  
      秦然笑着说道。
  
      “不负大人所托。”
  
      “根据这些隐秘书籍中的记载,有关那位莫丁阁下,我得到了一些大致信息。”
  
      “首先,她不应该是传闻中教宗时期被囚禁的工匠,而应该是教宗时期艾米阿德教派的圣女。”
  
      “而且,这位圣女阁下十分的与众不同,不单单拥有圣女的身份,还应该是一位强大的术士、猎魔人。”
  
      “她能够使用火焰,擅长大剑,有一只渡鸦,且熟悉药剂学、神秘知识,以及雕刻。”
  
      “毫无疑问,在雕刻方面,她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
  
      老书本缓缓的说道。
  
      “术士?”
  
      秦然一挑眉头。
  
      根据他所掌握的神秘知识,术士一般都是依靠血脉力量来发挥出超出常人的力量,而血脉的来源,则是他们是否强大的根本。
  
      那些血脉有可能是来自自然的精灵。
  
      也有可能是来自翱翔天际的巨龙。
  
      还有可能是来自……无底深渊的恶魔。
  
      几乎是本能的,秦然在听到‘术士’一词时,就想到了【地狱叹息】底座上出现的那两行字。
  
      爸爸,快来救我!
  
      这里好黑,我好害怕莫丁!
  
      “她是什么血脉的术士?”
  
      秦然径直问道。
  
      “恶魔!”
  
      老书本面容略带怪异的说出了答案。
  
      “恶魔……”
  
      秦然眉头一皱。
  
      “大人也许只是巧合,我在所有书籍中并没有找到有关您只言片语的记载,推演中同样没有发现。”
  
      老书本劝慰的说道。
  
      巧合吗?
  
      可惜的是,他从不相信巧合!
  
      秦然沉吟了片刻,继续问道:“还有什么发现?”
  
      “还有一点重要发现!”
  
      “那位莫丁阁下似乎是参与到了什么大事件中,接着,才全心全意的钻研雕刻技巧,并将之与自身的力量相融合!”
  
      “不过,是什么大事件,我无法得知。”
  
      “信息还是太少了!”
  
      站在上百本厚厚的书籍前,老书本十分遗憾的说道。
  
      对此,秦然并没有指责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虽然有着上百本书籍,但是他真正需要的也不过是每本书中的一行,甚至半行字。
  
      假如没有老书本的话,想要得到以上的信息,不消耗庞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那都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老书本也不是万能的。
  
      毕竟,有些事情是不会记录。
  
      或者说记录的书籍、卷轴,他们此刻根本找不到了。
  
      时间是最可怕的武器!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在时间中永存!
  
      腐朽、凋零是时间下必然的规律!
  
      因此,必须要选择另外的方式。
  
      “弗里斯?”
  
      秦然冲着门外喊道。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冰冻者’一丝不苟的走了进来回应着。
  
      “你会雕刻吗?”
  
      秦然问道。
  
      “雕刻?”
  
      “会一点,但不精通。”
  
      ‘冰冻者’一愣后回答道。
  
      “会一点儿,就足够了!”
  
      秦然笑道。
  
      ……
  
      跑遍了整个艾肯德市内的有名糕点、特色餐店后,西米莱德带着一大堆食物来到了兰顿丁街17号。
  
      叮咚!
  
      “您好,我是西米莱德,前来拜访2567阁下。”
  
      十分有礼的,西米莱德按响了门铃,并且,对着接通的通话器开始自报家门,同时将手中的食物高高的举起,让摄像头可以清晰的拍到。
  
      “稍等。”
  
      通话器中冰冷的声音回答着。
  
      大约两秒钟后,大门开启了。
  
      弗里斯站在那里审视着西米莱德,目光在对方手中的食物上停留了片刻后,最终,侧开了身躯。
  
      “进来吧。”
  
      弗里斯说道。
  
      “谢谢。”
  
      西米莱德低头哈腰的说着。
  
      接着,西米莱德跟在弗里斯的身后,向着书房走去。
  
      事实上,眼前的兰顿丁街17号,早已经将设计图看了不下三十遍的他,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包括那间密室,他也是知道的。
  
      自然的,也包括居住在这里的人。
  
      弗里斯、奥多克、艾玛.艾迪和新加入的戈蓝。
  
      在之前,他就已经掌握了这些人的资料。
  
      对于弗里斯、奥多克真实的身份,也有着自己的猜测。
  
      而戈蓝?
  
      更是了如指掌。
  
      不过,西米莱德在这个时候可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对于他,或者对下议院来说,这些人的身份完全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让这些人追随的那位。
  
      下议院的数位议员已经开始关注那位,并且,很干脆的给他下达了‘查探’的命令。
  
      说实话,西米莱德真的想要把下达这个命令的人吊起来打一顿的。
  
      暴食君王是这么好查探的吗?
  
      稍有不慎,他就得因公殉职!
  
      就算一切安然无恙,他为了见对方,也花费了两个月的薪水!
  
      想着自己干瘪的钱包,西米莱德心中满是绝望。
  
      虽然可以报销,但是其中繁复的流程,至少又需要两个月,在这段时间,他必须要节衣缩食了。
  
      莫名的,一想到节衣缩食。
  
      刚刚还只是感觉一般的食物,这个时候莫名变得美味起来。
  
      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后,西米莱德心中不住的警告自己,这是让自己安全的‘贡品’,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
  
      站在书房的门口,西米莱德就看到了坐在书桌后的秦然。
  
      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面前的书桌。
  
      这张书桌十分的宽大,但是此刻的桌面上却摆满了东西。
  
      两柄锋锐无鞘的长剑,一柄撞在皮质套子中的匕首和一副满是岁月感的皮甲。
  
      西米莱德的目光十分毒辣。
  
      只需要一眼,就能够辨认出这长剑、匕首都是有着特殊力量的物品,而那副皮甲更是其中的珍品。
  
      他曾在某位议员的藏品室内看到过类似的皮甲。
  
      那副皮甲据传闻是那位议员花了大价钱,且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
  
      而现在?
  
      类似的皮甲就这么随意的仍在了办公桌上,那位主人正全神贯注的的打量着手中怪异的雕像。
  
      雕像?
  
      西米拉丁一愣后,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位下议院调查官马上一捂双眼,扑通一声的跪在那。
  
      “规矩我懂!”
  
      “我都懂!”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一边说着,西米莱德就匍匐的向外爬去。
  
      “回来。”
  
      秦然淡淡的说道。
  
      “好的。”
  
      西米莱德转身又匍匐了回来。
  
      “你认得这个雕像吗?”
  
      秦然问道。
  
      “认、认得,应该是传闻中莫丁大师的雕像。”
  
      西米莱德结结巴巴的说着。
  
      “我当然知道是莫丁的作品。”
  
      “我问的是你知道它属于莫丁的那个作品吗?”
  
      秦然说着,就将手中的雕像放在了桌子上。
  
      西米莱德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将捂着眼睛的手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先是看了秦然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后,这才向着那个雕像看去。
  
      而当西米莱德的目光接触到那个雕像时,脸色突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