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请帖
那是一尊看似普通的雕像。
  
  甚至,还有些粗糙,宛如是刚刚学会雕刻者的作品。
  
  因此,整尊雕像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但却五官模糊,动作不够清晰,只能够看得出是一个挥剑的样子。
  
  而且,还是双手握剑。
  
  至于那剑刃?
  
  宽大、厚重,上面些许的装饰,有点像火焰,也有点像雾气。
  
  实在是太过粗糙,西米莱德完全的辨认不出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西米莱德自然不会在意。
  
  但是刚刚秦然说了,这是莫丁的作品!
  
  莫丁!
  
  这个对于常人来说,只是一个雕刻大师。
  
  可对于知道一些内幕的人来说,这位真的是教宗时期结束以来,最为让人在意的存在。
  
  强大!
  
  这就是对对方的描述!
  
  而随着艾米阿德教派一夜之间的飞灰湮灭,更是让其在自身强大的基础上,变得无比神秘!
  
  强大而又神秘,自然是吸引人的。
  
  就西米莱德所知,联邦成立之初,就已经有了所谓的‘莫丁小组’。
  
  那些人独立于其它组织外,直接以调查莫丁为主,而且,任何时候,任何人遇到这个小组,都要以对方为主。
  
  正是因为一次任务中,得知了这个小组的存在,西米莱德才逐渐的了解到‘莫丁’一词代表的含义。
  
  然后,在生活、任务中下意识的搜集着莫丁的信息。
  
  但!
  
  西米莱德可以肯定,他所搜集的信息中,并没有眼前的这尊雕像。
  
  未完成的作品?
  
  还是……
  
  仿制品?
  
  西米莱德下意识的想到。
  
  他真的想要和眼前的请商量,能否让他再近距离的观察一下这尊雕像,最好是能够亲手接触一下。
  
  可他不敢。
  
  他担心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后,会真的无法走出这个房间。
  
  “很抱歉,2567阁下。”
  
  “对于那位莫丁大师,我了解的并不太多。”
  
  “我无法辨认出这尊雕像是那位大师的哪个作品。”
  
  西米莱德如实的说道。
  
  并且,没敢说仿制品之类的。
  
  谁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引起秦然的大怒?
  
  在关乎小命的时候,西米莱德一向是无比慎重的。
  
  “是这样吗?”
  
  秦然说完,挥了挥手,示意西米莱德离去。
  
  西米莱德能够清晰的看到秦然脸上的失望,但是,却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如蒙大赦般,西米莱德退出了房间,向外走去。
  
  虽然他来这里是有着探查的任务,但是那尊莫丁雕刻的雕像已经足够他交差了。
  
  至于打探更多?
  
  不需要的。
  
  一百分太高,及格刚刚好。
  
  苟到退休,才是王道。
  
  离开了兰顿丁街17号的西米莱德,径直的返回了他居住的小旅馆,开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写成了报告通过隐秘的渠道递了上去。
  
  西米莱德上交的信息,通过层层渠道网,很快的就出现在了下议院中。
  
  联邦,下议院。
  
  某处隐秘的办公室内。
  
  三位形象各异,姿态不同的老者,坐在那三角桌旁,翻阅着手中的文件。
  
  “未知的莫丁雕像?”
  
  “应该是未完成的作品吧?”
  
  一位秃顶的老者下意识的说道。
  
  “也有可能是仿制的。”
  
  “很多人都以能够模仿莫丁为荣。”
  
  另外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提出了不同意见。
  
  “既然出现了莫丁的雕像,那么,之后就不管我们的事了,交给那个小组就好。”
  
  “他们才是专业的。”
  
  “而我们?”
  
  “继续讨论2567这个人。”
  
  一位身材胖大的老者对新出现的莫丁雕像下了结论,然后,拿出了西米莱德最初递交的有关秦然的信息。
  
  “一位绝顶的刺客!”
  
  “一位能够收纳活物的空间超凡者!”
  
  “还有……普林顿!”
  
  “这位2567先生,比我们想的还要复杂啊!”
  
  秃顶老者笑了起来,露出白惨惨的牙齿,仿佛是择人而噬的饿狼,在提到普林顿时,眼中更是有着宛如实质的杀意。
  
  “别着急!”
  
  “普林顿我们早晚都会收拾的!”
  
  “现在更加重要的是,如何从他的嘴里,得到更多普林顿的信息。”
  
  那个身材胖大的老者,明显是三人中的头领,话语声一落,秃顶老者就收敛了杀意。
  
  “没错!”
  
  “我们上一个消失在普林顿的联络员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事后我们不断的派出精英,但是刚潜入普林顿就失去了所有音信,那里简直成为了我们的禁地!”
  
  “我们现在急需要一位熟知那里的人告知我们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须发皆白的老者点头附和着。
  
  “最初,我们就不应该同意那个计划!”
  
  秃顶老者想到了什么,气恼的摇了摇头。
  
  “事情已经发生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补救!”
  
  “而不是自怨自怜!”
  
  胖大的老者沉声说道。
  
  “我会向西米莱德发出命令,让他尽可能的从那位2567的嘴中,获得有关普林顿的情报。”
  
  “为此我们可以和那位2567交易。”
  
  “他好像很关注莫丁的雕像?”
  
  “要知道我们这里可是有不少莫丁未完成的作品。”
  
  说着,胖大的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的翘了起来。
  
  旁边的两位老者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同时不怀好意的笑出了声。
  
  谁也不喜欢自己被更多的人钳制。
  
  尤其是那些已经身居高位的人。
  
  他们更喜欢别人听他们的,而不是他们去配合别人。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这三位议员不介意给这些人找点麻烦。
  
  例如……
  
  ‘莫丁小组’!
  
  不需要太多,根据他们掌握的资料,一旦‘莫丁小组’出手,就必然会和那位2567发生冲突。
  
  不论冲突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莫丁小组胜利也好,2567胜利也罢。
  
  他们都会是最终的受益者。
  
  毕竟,他们准备了许久,缺的就是一个发难的借口。
  
  不过,事事又怎么能如意。
  
  在‘莫丁小组’专门的办公室内,刚刚翻阅完由下议院传递而来有关莫丁信息的艾恩法斯正凝神思考着。
  
  做为下议院的议员之一,且兼任着这个小组的实际掌管者,艾恩法斯要比看起来的还要老一些。
  
  哪怕他尽量的坐直了身躯,岁月依旧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带走了肌肉的力量,但却赋予了大脑以智慧。
  
  下议院的那三个家伙想要干什么,艾恩法斯心知肚明。
  
  针锋相对了几十年,对于那三个家伙,艾恩法斯太熟悉了,熟悉到了对方三人一张嘴,他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的程度。
  
  就如同这次。
  
  对方三人不过是希望他和那位2567起冲突,好坐收鱼翁之力罢了。
  
  至于信息中提到的莫丁雕像?
  
  艾恩法斯可以肯定他们三个完全没有详细的了解过。
  
  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将这份信息这么快就送到他的面前。
  
  “大剑、火焰。”
  
  艾恩法斯低声念叨着这两个词汇。
  
  身为‘莫丁小组’实际上的领导者,他太清楚这两个词汇对于莫丁来说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
  
  虽然他无法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陷阱,但既然2567知道这一隐秘的信息,就足够他派出人手,前往艾肯德市一趟。
  
  他需要知道2567是否还知道的更多。
  
  想到这,艾恩法斯拿起了电话。
  
  他吩咐着手下人。
  
  然后,当电话挂断后,他思考了片刻,向着办公室旁的密室走去。
  
  书架左右分开。
  
  一条向下的道路出现在面前,艾恩法斯熟门熟路的沿着台阶而下,进入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中。
  
  整个房间仅有一张桌子。
  
  桌面上画一个完整的着五芒星,在五芒星的正中央则放置着一颗长有两枚小角的骷髅头。
  
  艾恩法斯点燃了五芒星五个角内的蜡烛。
  
  低沉的咒语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嘿,艾恩法斯。”
  
  尖锐的声音从长有小角的骷髅头内响起。
  
  “按照契约,你们还需要帮助我一次。”
  
  艾恩法斯说道。
  
  “当然!”
  
  “你想要对方那三个家伙了?”
  
  “什么时候?”
  
  尖锐的声音径直的问道。
  
  “越快越好!”
  
  艾恩法斯回答着。
  
  “交给我们了!”
  
  “但是,你不要忘记你曾经的承诺!”
  
  尖锐的声音提醒着。
  
  “不会的。”
  
  “我一向信守承诺!”
  
  结束完了通话,艾恩法斯冷笑了一声。
  
  信守承诺?
  
  他一直这样的表现着,但是谁相信谁就是傻瓜。
  
  不论是人,还是其它。
  
  ……
  
  在西米莱德离去后,秦然将手中的雕像放入了左手的第一个抽屉中。
  
  这件由弗里斯完成的初级不到入门版的‘工艺品’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
  
  剩下的?
  
  饵已经洒出了,他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
  
  是否会有人发现?
  
  秦然并不担心。
  
  他很清楚,当他将带有莫丁强烈特征的东西抛出时,一切就都会成功的。
  
  或许会有波折,但是一切都会在可控的范围内。
  
  想到这,秦然从椅子中站了起来,微微伸腰后,就向着客厅走去,西米莱德虽然胆小如鼠,但是对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至少带来的食物是精品,而且是精心挑选出来的。
  
  即使秦然曾经品尝过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并不介意再吃一遍。
  
  美味的食物,总是让人流连忘返,不是吗?
  
  以鱼肉包裹着蟹黄的煮丸子。
  
  嫩滑的鱼肉带陪着蟹黄的浓香,特别是咀嚼时,蟹黄溢出的刹那,真的是给人一种满足感。
  
  汤汁看似是清汤,实则是三煮的高汤,清澈而又美味。
  
  一口鱼丸一口汤,秦然忍不住的眯起了双眼。
  
  当最后一口汤汁入嘴后,秦然很自然的拿起了那份硕大的烤羊腿。
  
  整只的烤羊腿,没有改刀,更没有切割,保持着原汁原味,仅仅是在铁板上铺了一层洋葱。
  
  没有先拿起羊腿,秦然先吃的是洋葱。
  
  与一般辛辣的洋葱不同,这里的洋葱是微微发甜的,当然,辣味也在其中,但是很淡,并不刺口,且有种多汁感。
  
  当洋葱的味道彻底在嘴里漫延开来的时候,秦然这才拿起了羊腿,直接一口撕下了三指宽一指厚的羊肉,连吸带嚼,油脂四溢,满嘴留香。
  
  很快的,当羊腿的骨头都被秦然嚼烂咽下去后,他看向了那一盒盒小巧的点心。
  
  绿色如叶,上面点缀着白粉色的莲花。
  
  并不是奶油,而是芝士。
  
  且加入了薄荷。
  
  不仅恰到好处的驱除了烤羊腿刚刚带来的油腻感,还让人再次的胃口大开,秦然一手三个小点心,扔到嘴里,两下就将一盒点心吃完了。
  
  “弗里斯,给我来杯清茶。”
  
  秦然冲着‘冰冻者’喊道。
  
  “好的,大人。”
  
  ‘冰冻者’一躬身就走向了厨房,而在‘冰冻者’再次返回的时候,房门响了。
  
  “是猫女。”
  
  “大人,您要见她吗?”
  
  戈蓝通过家中布置的扬声器说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双方关系还算和睦,而且,秦然相信对方不会没事特意来看望他。
  
  咚、咚咚!
  
  猫女小心翼翼的敲着房门,一走到这里她总会有不好的回忆,但是,在不好的回忆着,还有着一些让她忍不住沉浸其中的记忆。
  
  例如:食物!
  
  一想到上次吃到的食物,猫女就忍不住的唾液分泌。
  
  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主动的接下这个任务,并且选择踩着午饭的饭点来。
  
  无疑,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闻闻这香味吧!
  
  劳记的水煮鱼丸!
  
  燃烧地窟的烤羊腿!
  
  琳琳达的芝士蛋糕!
  
  每一种都是她最爱吃的,特别是相互搭配后,其中的味道会变得更好。
  
  一想到马上就能够分享这样的美食,猫女不由兴奋的扭动着脖子,下意识的想要找到什么东西蹭蹭。
  
  费了好大的劲,猫女才压制住了这种冲动。
  
  “淑女!”
  
  “喵是淑女!”
  
  “保持仪态!”
  
  猫女这样告诉着自己,但是在弗里斯开门的一刹那,她就径直高喊道:“我找2567!”
  
  喊完,猫女就冲进了兰顿丁17号。
  
  她迫不及待了。
  
  她要吃鱼丸、羊腿、芝士蛋糕。
  
  然后……
  
  她看到了空空如也的包装盒。
  
  顿时,猫女呆愣在了原地。
  
  “你吃完了?”
  
  猫女愣愣的问道。
  
  “嗯。”
  
  “对方带来的礼物,我感觉不错,就尝了尝。”
  
  “味道不错。”
  
  秦然点了点头。
  
  “味道不错?”
  
  “呵,男人。”
  
  “你是喵的一生之敌!”
  
  猫女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请帖扔到了面前的茶几上后,转身就走,而这个时候,艾玛.艾迪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她看着猫女,忍不住的打着招呼:“弗里斯马上要做饭了,赛琳娜你不吃过再走吗?”
  
  顿时,猫女前行的脚步就僵住了。
  
  她脖子僵硬的转过头。
  
  “还有饭?”
  
  “有啊,弗里斯每天都会定时做饭的。”
  
  艾玛.艾迪回答道。
  
  猫女没有转过身,而是就这么的后退到了秦然面前,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刚刚喵出现幻觉了。”
  
  “你果然是喵的好朋友。”
  
  猫女说着就想要去蹭秦然,但却被秦然躲开了。
  
  呵,女人。
  
  秦然完全无视着对方,拿起了茶几上的请帖,当打开请帖,看到上面的内容时,秦然不由一皱眉。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